-

“這就是上網體的實力嗎?未免有些太恐怖了。”

僅僅是爆發出了雙方體應有的一種功法,就已經擁有了強大的力量,這種強大的力量讓奪魂等人臉上露出了震驚的神情。

“我說的都很老大,看來日後你這第1人的位置可能要不保了。”

站在一旁的火鳳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玩味著說道。聽到火鳳所說的話,都會笑著搖了搖頭,臉上露出了毫不在意的神情。

“這又有什麼關係?咱們都是自家兄弟,自己的兄弟,實力提高了我自然也高興,至於什麼所謂第1人的位置我從來不在意。”

奪魂笑著點了點頭,還冇等他把接下來的話說完,天空之中就飄起了純白的雪花,所有人都知道這是飄雪的攻擊方式,飄雪,作為冰屬性的修煉者擁有著相當強悍的實力,再加上如今他的通靈體質啟用,對於自然力量的感悟更提高一些,所使用出來的力量也更加的強大。

“現在才使用出你通靈體質的力量,是不是有些太看不起我了?”

趙雲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陰冷的神情,雖然他非常的喜歡飄雪,但是被對方這般的對待,也讓趙雲的心中有一些不太舒服。

“並非是我看不起你,而是我剛剛纔啟用這種體質,所以通靈體質的一些功法我還冇有熟練的掌握。”

飄雪依舊是那副高冷的樣子,對於他來說能夠露出一絲笑容已經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飄雪的性格本身就是非常的高冷,因此在學院之中纔有著冰冷女神的稱號。

如今在他啟用了通靈體質之後,更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整個人的實力提升了許多性格也變得更加的高冷了。

飄雪也是有意的想要控製自己的狀態,不然的話,麵對外人他所表現出來的狀態將會更加的高冷,周圍的雪花所經過之處空間似乎都出現了凍結,看到眼前的場景,林昊微微的皺了皺眉頭,要是這麼繼續發展下去先不說彆人會怎麼樣就連這片空間都會遭受到劇烈的影響。

如果整個空間破碎開來那麼正常之中的人將會受到影響,通靈體質本身並冇有什麼強大的攻擊力,但是他唯一的特點就是可以增加適合所有者施加的法術的力量。

也就是說現在的飄雪,雖然是白銀級彆的5級,但是有了通靈之體的加持之後,他的實力可以發揮到白銀級彆的三級。

同樣上網體也有著類似的功效,隻是它所演化出來的力量並非是增加傷害,而是增加體質的力量。

“冇想到你能夠施展出這樣的功法,看來我還是小心一點比較好。”

天空中飄落的雪花觸碰到了趙雲的身體,趙雲感覺到自己像是,被寒冬的冷氣凍傷一般,所雪花碰到的地方發出了刺骨的疼痛。

“不要覺得這樣就可以打敗我。”

趙雲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嚴肅的神情,整個人周圍的法則發生了清楚的改變,林昊微微的皺了皺眉頭,臉上露出了驚喜的神情,那樣子就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般。

“我倒要看看這個世界之中,所謂的秘境法則究竟是怎麼回事。”

林昊心中自言自語般的說道,這個世界之中並冇有林昊所擁有的秘境法則,但是根據每個人擁有著獨特的體質,不同也可以施展出不同的一種戰鬥方式。

這種戰鬥方式可以改變周圍的環境,讓周圍的環境變得有利於自己這一方,也算是秘境法則的一種表現形式。

此時在趙雲的周圍出現了一輪明月,隨後一片樹林出現在了趙雲的身後。看到這樣的場景,就連林昊也不由得感到有一絲壓力,他感覺到體內的秘境力量開始變得躁動起來,像是要掙脫自己身體的束縛,主動啟用去抵擋趙雲的法則攻擊。

“冇想到竟然會有這麼大的影響力,看來我還是真的小瞧了這個世界之中的法則了。”

林昊心中自言自語道與此同時,飄雪那邊也發生了變化,同樣是一輪圓月升起,但是卻又出現了一輪太陽,風雨,雷電,金木水火土,各種各樣的基本元素出現在這片空間之中,通靈之體不愧是最為接近天道自然的體質,可以溝通出許許多多的基礎屬性。

兩種強大的力量不斷的碰撞著,這讓林昊所佈置出來的這片空間也出現了輕微的裂痕,看到眼前的場景,林昊微微的皺了皺眉頭,他意識到要是繼續這麼繼續戰鬥下去的話,很有可能整片聖城都會出現危險,一旦發生了這樣的事情,那麼林昊也就不好交代了。

他現在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隱藏好自己身邊這些人的能力,如果泄露出去的話,很可能會引起一些人的窺視,要麼會造成他們死亡的危險,要麼很可能會被強行要人。

在整個北方雪國的曆史之中出現這種特殊體質的人也冇有超過10個,而如今有兩個人出現在自己的手中,雖然他們現在的境界不高。

但是隻要有一些見識的人都知道所謂的境界對於他們這種擁有特殊體質的人根本就不成問題,尤其是飄雪,作為擁有通靈之體的人,他隨時隨地都在修煉,甚至於睡覺和呼吸也是如此。

如果趙雲努力一些的話,想要成為半步帝皇級彆的強者,根本就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飄雪也同樣是如此,甚至於隻要他足夠努力,再有人成為帝皇級彆的強者的時候,他依舊可以奪取對方的造化,這就是這種體製的優勢,可以說是完全被上蒼所眷顧。

正當兩個人準備施展出最為淩厲的攻擊的時候,一股強大的力量向著眾人席捲了過去,與此同時海浪的聲音傳入到了每一個人的耳中,聽到這個聲音,在場的眾人都明白,這是林昊使用出了自己那獨特的力量,想要插手到這攻擊之中。

想到這裡奪魂等人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期待的神情,他們想要看一看林昊這種神秘的力量,與這些流傳於上古時期的特殊體質相比,究竟是誰比較厲害。

海浪聲沖天而起,似乎這成為了這片世界之中唯一的聲音,聽到這個聲音之後,每一個人的臉上都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情。

無論是森林月亮的景象還是這漫天飄雪的景象,此時全部都消失不見,有的僅僅是林昊那一股強大的力量。

“接下來的戰鬥就先暫停一下吧,如果你們再繼續這麼打下去的話,恐怕整片空間都會被你們所摧毀。”

聽到林昊所說的話,趙雲和飄雪兩個人互相看了一眼,臉上露出了一絲凝重的神情,它們在啟用了自己的身體力量的同時感應能力又增加了許多,如今在麵對林昊的海上日出的秘境的時候,所帶來的恐懼要比之前更加的明顯,此時的他們纔算是明白了林昊這種神秘的力量究竟有著多麼大的影響。

“那麼這場比賽究竟算誰贏誰輸呢?”

趙雲試探性的看了象一眼,臉上帶著一絲期待的神情,他之所以如此喜愛這件事情,就是因為這樣可以確定究竟飄雪能不能夠和自己在一起。

“這場比賽的輸贏不是在我這裡看的,而是看飄雪的一個態度。”

林昊心中很清楚飄雪心中的想法是什麼,隨後他將這個問題拋給了飄雪,聽到林昊所說的話,飄雪無奈的搖了搖頭。

而後他直接撕開了這片空間,消失在了眾人的麵前。看著離去的飄雪,留下趙雲一臉懵逼的站在原地搞不清楚究竟是發生了怎麼樣的事情,看著趙雲如此呆萌的樣子,在場的眾人互相看了一眼,無奈的搖了搖頭奪魂拍了拍趙雲的肩膀歎息了一聲,隨後林昊解除了這個空間,所有人再一次回到了院子裡麵。

“我說老大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剛剛到底是誰輸誰贏啊?”

趙雲雖然明白周圍的人在笑話自己,但是卻搞不清楚為什麼會受到嘲笑,他來到了林昊的身邊接著追問著說道。

“我剛剛已經說了這個問題,你要去問飄雪,而不是來問我現在他已經離開了,不正是一個單獨相處的好機會嗎?”

林昊原本以為自己在處理感情問題的時候就已經非常的呆萌了,但是冇有想到趙雲這個傢夥竟然比自己還要遲鈍,因此無奈的點撥了他一下。

聽到林昊所說的話,趙雲的臉上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他大笑兩聲,隨後向著飄雪的屋子趕了過去,與此同時張廣從外麵走了進來,來到林昊的身邊臉上,帶著恭敬的神情說道。

“報告老大,剛剛皇宮中來人說聖主要邀請你進入皇宮一趟。”

聽到張廣所說的話,林昊微微的皺了皺眉頭,他和諸葛淩雲之間已經有了約定,那就是平日裡冇事的話,他可以不用來到皇宮裡麵,而如今諸葛淩雲主動的來邀請自己,顯然是有著什麼重要的事情。

“好的,你回去個報告,那邊的人就說我即刻就會趕過去。”

林昊仔細的想了想,便回到了自己的屋子裡麵,簡單的更換了一下衣服之後,便坐著馬車向著皇宮中的方向行駛了過去,在這一路上引起了周圍許多人的關注。

林昊作為最年輕的侯爵,自然擁有著相當大的名聲,在人群之中有一位衣著華麗的女子,看著林昊的馬車微微的皺了皺眉頭,對著身邊的人輕聲說道。

“我冇有猜錯的話,那個人應該就是最近名聲大振的北方雪國的侯爵吧,不知道人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