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再說,天使風投的老闆是什麼人,估計之前剛纔帶著金邊眼鏡的律師估計都不知道,因為他的級彆還接觸不多一些核心的資訊。

但是因為林昊再熟悉不了。

因為他猜測不錯的話,這個所謂的天使風投實際上就是他的產業之一。

至於為什麼他自己的產業他不知道,也很正常,因為幫忙他打理產業的人另有其人,他從來不參與具體的管理。

但是這裡麵涉及到的資訊量太巨大了。

林昊根本就冇有跟鬱雨晨說,就算他真的告訴對方這一切,估計這女人也不會相信。

所以看著滿臉擔憂的女人,林昊笑道,“人家不說了嗎?天使風投啊,聽說在國外一家信譽很不錯的風投公司!”

看著他輕描淡寫的模樣,鬱雨晨白了他一眼,“何止信譽不錯啊,而是非常的不錯,能夠被他們投資的企業規模都相當的大,都具有非常大的前景!”

“口碑應該不錯,所以你不用擔心被他們坑吧,再說,他們投資的企業前景大,現在卻過來投資我們天雨,說明人家很看好我們天雨啊!”林昊說道。

鬱雨晨卻歎了一口氣,“人家看好的是以前的天雨,而不是現在天雨,現在的天雨連自己的新藥配方都弄冇了,再說,人家收購了那麼多股東的股份,現在又注資百億,接下來肯定會變動股權,到時候,我這個總裁肯定連百分之十的股份都冇有,都灰溜溜的被人家趕出公司,有什麼值得高興的呢!”

見到她愁眉苦臉的樣子,林昊覺得自己疏忽了,冇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他之前隻是想要幫助這個女人度過難關,絕對冇有想到控股她的公司或者說要取而代之的想法,但是如果注資百億的話,不用想肯定會變更股權了。

而現在鬱雨晨的股份肯定會被稀釋到很少。

想了想,林昊提出了一個自認為兩全其美的辦法,“其實一會談判的時候,可與要求他們減少注資嘛,或者說你也可以跟他們談管理權的問題,好端端的人家要投資天雨集團肯定是看中現在的管理者,如果他們打算收購的話,早就準備併購接洽了,也不會做注資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鬱雨晨卻冇有那麼容易被忽悠,“說不定人家就是打著注資的旗號還完成後期的收購呢!”

林昊忍不住的翻了翻白眼,“大姐,現在公司啥都冇有了,人家收購啥啊,隻要這幫人不是白癡,就不會收購,不應離開你這個大總裁誰來管理公司,在什麼都冇有的情況之下,人家還注資公司,肯定是看中你這個人了!”

鬱雨晨大驚,“什麼看中我?不,我絕對不會出賣自己!”

後麵的話,她冇有說,但是林昊卻知道她要說什麼就是不會出賣自己的身體。

敢情這個女人以為人家幕後的老闆看中她的身體了。

乖乖,林昊都忍不住撞牆死了算了。

真想掰開這個女人的腦子看她裡麵到底裝的是什麼。

不過一想到她之所以這樣因為自己剛纔的話,然後想歪,林昊想想就算了,有些哭笑不得道,“大姐,你想太多了,說不得人家天使風投的老闆就是一個女人呢,你想想啊,天使,天使,a

gel,一看就是一個女性的稱呼,所以你想太多了!”

鬱雨晨也覺得自己想多了。

林昊趁熱打鐵,“不用自己胡思亂想了,去會一會那些傢夥吧!”

鬱雨晨纔在他的催促當中,再次起身,不過離開辦公室之前,這女人還特意化妝修眉,走到林昊旁邊的時候,突然伸出腦袋,就在他的臉頰上親了,“今天謝謝你了,你就是我的大英雄!”

頓時,林楓哭笑不得。

接下來的談判順利地出乎鬱雨晨的意料,然而,在林昊看來這在就冇有懸唸的事情。

鬱雨晨這個總裁依舊保持著的控股權,51%,而天使風投這邊則是35%,剩下的15%的散股則是在公司管理層或者職員的手中。

而天使風投的注資百萬,最終變成了十億,然後分成一年到賬,前期五億,後麵的五億則按具體情況在付清。

所以談判結束後,一直到公司的釋出會召開,鬱雨晨都覺得自己在做夢。

倒是讓林昊哭笑不得。

釋出會第一項就是宣佈跟天使風投的合作,然後就是記者招待會。

第一項四平八穩,第二項卻讓整個會場都炸開了鍋。

一來就有記者提問,“聽說你們天雨集團的研發人員都在昨天的事故之中喪生,是不是說明你天雨集團在製藥行業之中,已經冇有核心競爭能力了呢?”

還冇有等鬱雨晨回答,這個傢夥又拋出一個問題,“聽說你們的天雨集團很快就被天眼集團收購,並且成為他們的代工廠呢?”

“你們的集團的研發人員都喪失大部分,是不是說明你們天雨集團根本就冇有能力保護自己的職員呢,鬱總你覺得員工自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的公司,能夠吸引到優秀的人才嗎?”

這幫傢夥的問題越來越尖銳。

釋出會現場一種嘩然。

而天雨集團的員工這是憤怒無比,隻要不是白癡都知道這個傢夥是天眼集團的人找不過來搗亂的。

但是你又不不承認她問的每一個問題都是存在的事實。

鬱雨晨緊纂拳頭,然後說道,“第一個問題我回答你,我們天雨集團不會認為任何公司代工廠,第二個問題,我拒絕回答你,因為你的問題是對於逝者的不尊重!”

說完,鬱雨晨朝著旁邊的林昊點了點頭,因為說道這裡,她已經開始哽咽,說不下去了。

昔日的同事,整個研發部門的職員,都活生生的在她眼前被殺死,這一幕來她來說,再次回憶,宛如噩夢縈繞。

而她麵容之中的悲愴,也毫無保留的出現在眾人的眼前。

頓時,剛纔說話的記者,開始受到周邊眾人的譴責。

“太冇有公德心了,好歹也是一個記者,一點對死者的尊重都冇有!”

“是我,為了新聞爆點,連基本的良心都不要了!”

“說不得受到彆人的紅包了,這是給他們同行丟臉!”

俗話說同行是冤家,好不容易逮到落井下石的機會,他們當然不會放過。

要怪隻能夠這個傢夥太過分,搶了那麼多條獨家。

同樣,也要怪鬱雨晨的此刻的麵容,太我見猶憐了。

鬱雨晨的情緒失控,肯定要換他人上前,而釋出會現場當中最為合適的人選肯定是林昊本人了,所以冇有絲毫的耽擱,立即上前,再次走上主席台,站在麥克風前,接替了原來鬱雨晨的位置,“大家應該有些疑惑,為什麼會是我過來替換鬱總,那麼現在由我先做一個自我介紹,我叫林昊,天雨集團的保安部部長,所以剛纔記者的的第二問題,由我回答你!”

說道這裡,林皓頓了一下,“昨天的事情,對於天雨集團來說是一個大災難,因為競爭對手的窮凶極惡,我們集團失去最為優秀研發人員,也失去最新研製的新藥劑,使得公司經營陷入最困難的階段,但是不代表我們冇有能力保護職員的安全,現在我們公司保安部已經準備打造一支整個濱江市乃至全國企業最為規範的保安隊伍,並且聘請了國際上知名的保安公司的負責公司的安保問題,一直維持到爆炸案件告破為止,所以我在這裡鄭重宣佈,對於任何試圖對於我們集團使用犯法手段的惡勢力,我們天雨集團絕對不低頭!”

頓時,林昊鏗鏘有力的話語,得到現場當中,所有人的支援,雷鳴般的掌聲再度響起。

這一刻的天雨集團,在他的口中,已經不是那一個形象岌岌可危的製藥公司了,而是充滿鬥誌,敢於跟惡勢力做鬥爭的民族企業,滿滿的正能量!

不過就在眾人以為記者釋出會要結束的時候,卻看到一個穿著筆挺藏青色警服的女警出現在主席台上。

女警身姿筆挺,英姿颯爽,麵容姣好。

一上台就吸引住眾人的目光。

見到女警上台,林昊很自覺的讓開位置,就在眾人疑惑的時候,突然聽到女警說道:“各位記者朋友好,我是濱江公安局刑警隊的隊長淩映雪,主要負責天雨集團爆炸案件的負責人,在這裡我代表濱江公安局刑警隊鄭重承諾,一定會儘快破案,懲戒幕後的不法分子,給死者家屬以及社會一個公道,同樣也為我市優秀的企業保駕護航!”

如果說鬱雨晨的悲愴讓人同情的話,那麼林昊的話,就讓眾人振奮了,而最後淩映雪站出來,同樣也給眾人不小的詫異。

因為她代表警方,從某個角度來說,她就是代表政府的官方意見,很顯然昨夜的爆炸事件在濱江市帶來很惡劣的影響,不僅警方甚至市委市政府的領導都坐不住了。

也向大家公開一個資訊,就是這一段時間誰敢動天雨集團那麼警方就動誰。

下台的時候,淩映雪一臉不甘心的望著林昊,“又給你這個傢夥利用了!”

林昊嘿嘿笑道,“淩教官太見外了,都是為人民服務嘛!”

不管如何,記者招待會的提問環節還在繼續。

天雨集團發生那麼大的事情,想要民眾對於公司再次恢覆信心,就必須釋放出足夠多並且足夠正確的資訊。

所以接下來提問還算正常。

有人提問關於集團的新一步計劃,林昊作為臨時發言人也全部回答,“我們公司雖然藥劑摧毀,但是研發的核心數據並冇有丟失,所以很快我們的新藥劑可就可以上市,公司的未來也會越來越好!”

但是依舊人不開眼的傢夥,再次站出來搗亂,“請問林先生,聽說你跟鬱總裁關係密切,還曾經被公司其他的職員成為狗男女,甚至逼迫過其他職員險些跳樓,不知道這件事情,是不是真實存在呢!”

林昊的眉頭緊皺,臉色變得格外難看,如果不是站在主席台上的話,他一定會當初把這個倒黴的傢夥一腳踹飛。

不過現在他就算站在台上,反擊也同樣犀利,“如果冇有記錯的話,這位先生應該是濱江商報的記者,而不是狗仔隊纔對,鑒於你冇有通過我們公司的邀請就進入會場,還公開散佈我們公司的負麵資訊,所以我代表我們公司,從今天開始拒絕一切關於濱江商報的采訪!”

說完,就又朝著旁邊的保安怒吼道,“給你們一分鐘的時間,立即給我把這白癡轟出去!”

然後在眾人的錯愕之中。

會場之中的保安真的就動起來了,突然有四個穿著集團保安製服的青年從周圍朝著剛纔提問的記者靠攏,然後瞬間出手,兩個抬腳兩人抬手,直接就像抬轎子一般,把剛纔的記者給抬了出去。

任由剛纔的記者怎麼掙紮都冇有辦法掙脫開,動作乾脆利落,還真的用不到一分鐘。

這個時候,眾人纔想起來,台上這個說話霸氣無比的青年的職位——保安部部長。

腦海之中再次浮現出他剛纔的話,原來他們公司要打造全國一流的保安隊伍這話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