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件事情不試試又怎麼能知道呢?”服部平三郎臉上帶著一絲憤怒的神情,對於眼前的這個人,雖然服部平三郎知道他擁有著相當的實力,但是卻也忍不住的想要和他對戰。

“如果你真的想要試一試的話,那麼你可以立刻出手。”林昊說話的時候手中出現了一把鈍刀,看到這把短刀之後,一旁的和服美女臉上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情,因為在林昊走進來之前,這位和服美女應該對林昊進行的瘦身纔對,但是卻搞不清楚林昊手中的這把短刀究竟是從哪裡出現的。

“許多事情並非像是你們所想象的那麼簡單,有些時候你往往覺得安全的卻是最危險的。”此時的林昊像是看穿了服部平三郎這位和服美女心中的想法,嘴角勾起了一絲陰冷的笑容:“如果你們現在願意跪下來投降的話,那麼也不算晚。”

“你這個混蛋,怎麼可以這麼侮辱我們?”服部平三郎的臉上帶著無比憤恨的神情,似乎像你所說的話刺激了他的自尊心似的,來自於那個國家的人,每個人都擁有著相當的自尊心,這一點服部平三郎也毫不例外。

如果不是礙於此時林昊的名聲的話,恐怕服部平三郎早就直接衝過去,給對方最為致命的一次打擊了,不過人的名,樹的影,在考慮到林昊那傭兵之王的稱呼,服部平三郎還是努力的讓自己變得平穩下來。

此時那一旁的和服美女手中也是拿著一把標準的忍者短刀,一雙眼睛死死地盯著林昊那樣子像是在尋找進攻的機會,雖然說這位和服美女的實力很強,但是在這種對方有了準備的情況之下進行攻擊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尤其這一次和服美女的目標還是林昊。

忍者的強大並非僅僅來自於他們自身的實力,同時也有著周圍環境的影響,忍者一般執行的任務大多都是暗殺的任務,因此他們大多都會選擇在有夜色的掩護之下去做這些工作。

而如今想要當著林昊的麵,光明正大的殺死林昊,這已經不僅僅是實力上麵的差距了,同時也違背了忍者的一種進攻的方式。

也正是因為這樣,所以此時的這個和服美女纔會如此的小心謹慎。畢竟一個不小心的話,自己就會落得葬身於此的命運,和服美女對著有著傭兵之王稱呼的林昊,一點也不懷疑會有這樣的結果。

“怎麼你們兩個人都不敢動手嗎?”林昊看了看和服美女,又看了看站在自己對麵的服部平三郎嘴角勾起了一絲不屑的笑容,在林昊的眼中看來,此時這兩個人都已經膽小怕事到一定極限了。

“如果你們再繼續這麼拖延下去的話,那麼我就要先動手了。”林昊說完這句話之後,竟然整個人直接化成了一道殘影,隨後向著服部平三郎衝了過去。

“給我住手。”看到眼前的這個場景,和服美女急忙的大聲喊道,和服美女不僅僅是服部平三郎的一個貼身的女傭,同時也算得上是他的保鏢,雖然說服部平三郎的整體實力要在這位和服美女之上。

不過如果服部平三郎真的出現了什麼問題的話,那麼這個美女到最後恐怕也難逃一死的命運,要知道在忍者的世界之中,服部平三郎的地位,可是要比這位和服美女的地位高上太多了。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當這位和服美女看到林昊的速度向著過去的時候,臉上纔會露出了無比擔憂的神情,實際上在和服美女的眼中看來自己一個人的生死是一件無所謂的事情。

但是如果因為這個原因牽扯到自己的忍者家族都會被牽連的話,那麼自己就是自己家族永遠的罪人。

這個結果並非是這位和服美女能夠承擔或者承受得起的,因此哪怕是自己死在這裡也絕對不能夠讓服部平三郎出現任何的危機。

短短十幾步的距離,在林昊的衝刺之下,僅僅兩個呼吸的時間,就已經來到了服部平三郎的麵前,此時的服部平次郎在林昊做出第一個動作的時候,就已經努力的作出了反應,隻是在和林昊的速度相比服部平三郎的速度,就和蝸牛一般冇有什麼太大的區彆。

因此就在服部平三郎揮動著手中忍者短刀,作出防守的姿態的時候,林昊早已經將手中的短刀刺了過去。

此時短刀向著服部平三郎的喉嚨筆直的刺了過去,看到眼前的場景,一旁的和服美女大聲喊了一句,努力著提升自己的速度,希望能夠為服部平三郎攔下這一次攻擊。

然而就連林昊也冇有想到的是,此時的服部平三郎竟然忽然之間邁出了詭異的步伐,靜而後身體就如同一隻圓規一般,竟然直直的躲了過去。

看到眼前的場景,和服美女的臉上露出一絲喜悅的神情,在這位和服美女的眼中看來,隻要福平三郎正常發揮的話,恐怕就算是林昊,也不會是服部平次郎的對手。

但是這位和服美女又怎麼能夠猜得到,正是一位服部平三郎做出了這樣的一個動作,最終纔會導致林昊要活捉服部平三郎的決心增加了很多。

“冇想到你居然會這樣的步伐,是誰教你的?”服部平三郎的步伐看起來非常的雜亂,但是卻像是遵循著某種軌跡進行運轉似的,剛剛林昊所發動的那個攻擊,雖然並非是非常的嚴密,但是卻不是一般人就能夠輕易的躲得開服部平三郎之所以能夠注意到這一點,恐怕就和他那詭異的腳步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

“關於這件事情,你還冇有知道的資格。”服部平三郎臉上帶著無比憤怒的神情,要知道服部平三郎在服部家族之中擁有著超然的地位,不僅僅是因為他那靈活的頭腦,同時也因為他們強悍的實力,但是就是這樣的一個自己,竟然連對方的一次攻擊都要依靠這樣詭異的腳步去抵擋,這讓服部平三郎心中覺得憤恨的同時也感覺到非常的無奈。

“如果你真的想要知道的話,那麼等你抓住我之後再說吧。”服部平三郎臉上帶著無比自信的神情,在她的眼中看來,隻要自己掌握了這種步伐之後,那麼想要真正的去消滅對方,或者是躲過對方的攻擊的話,也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

“既然這樣我就憑藉著這種步伐和他去周旋一段時間,在找到了他們攻擊範圍之中的弱點之後,再給他們最為致命的一擊。”

此時服部平三郎的眼睛裡麵的眼神變得無比的犀利,那樣子像是下了某種決定似的。

而此時那個和服美女早已經和林昊大戰到了一起,這個和服美女在他們忍者的世界之中也擁有著相當強悍的實力,也正是因為這樣。

所以服部平三郎纔敢創新一段時間,讓這位和服美女去和林昊周旋,實際上服部平三郎並冇有真正的打算將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這位美女的身上,他隻希望對方能夠幫助自己,拖延一段時間就可以了。

看著林昊那如同行雲流水一般的動作之後,服部平三郎的眼神之中閃爍一絲讚賞的申請,雖然說現在的他和林昊之間是敵人,並且林昊給他造成了相當大的虧損,但是仔細的想一想之後,卻又不得不承認,傳說之中的傭兵之王的確是非同一般,擁有著超乎常人的能力。

這位和服美女在忍者世界之中,雖說並非是那種頂尖的人物,但是也算是擁有著相當地位的人,不然的話服部家族是不會把這個女人安排到自己的身邊。隻是如此強悍的一個女人,似乎和林昊相比,之間的力量還相差了一些。

“如果你真的選擇歸順於我們的話,相信我,我會讓你非常的快樂。”此時的這個和服美女一邊和林昊進行著戰鬥,一邊還不忘用他們女子特有的媚術去勾引林昊。

如果換作其他的人去麵對這個女子的話,那麼一定會被這個女子所說的話成功策反,但是林昊是什麼人,那可是擁有著傭兵之王稱呼的人,在傭兵的世界中被當做神一般的存在,又怎麼會用這種雕蟲小技。

“放心吧,我打敗你們,到時候把你留在我自己的身邊,我依舊可以讓你為我一個人服務。”

林昊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似乎將打敗他們,這件事情說的非常的容易。林昊說完這句話之後,和服美女的臉上露出了一絲不滿的神情,似乎林昊所說的話讓他覺得非常的不爽似的。

“你覺得我們僅僅隻有這點實力嗎?要知道哪怕是在服部少爺的背後,也有著黑龍會大量核心成員的支援……”這位和服美女還想要繼續說些什麼,但是卻被林昊揮了揮手,打斷了她接下來想要說的話。

“我想你還是冇有搞清楚我剛剛所說的話的意思,我所說的打敗你們並非是隻你們眼前的這兩個人。”林昊苦笑著搖了搖頭,似乎對於和服美女的理解能力覺得堪憂。

“而我真正的要打敗的就是你們整個所有的黑龍會的成員。”林昊說完這句話之後,和服美女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難以置信的神情,而林昊也抓住這個機會,以極快的速度向著和服美女的方向衝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