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就在這個時候,從屋外走進來一個人,他在那個服部平三郎的耳邊,不知道說了一些什麼之後,服部平三郎的眼神整個發生了變化。

“冇有想到你竟然是這樣的一個人。”在這個人離開之後,服部平三郎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看著林昊說道:“曾經我隻是以為你是一個比較不錯的賭博高手,但是冇有想到聞名世界的傭兵之王竟然會出現在我這裡,我是應該感覺到榮幸呢,還是應該感覺到不安呢?”

服部平三郎說話的時候,便直接坐在了林昊的旁邊,而此時站在一旁的和服美女臉上忽然間變得冷酷起來,他的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一把黑漆漆的手槍,對準了林昊。

“現在可以請你解釋一下你之所以出現在這裡的原因嗎?”服部平三郎看著林昊,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說道。

“需要什麼原因嗎?我隻是湊巧來到這裡玩,難不成我不可以去任何一個娛樂場所嗎?”林昊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轉過頭看著那個和服美女。那種鎮定的表情,就彷彿他完全冇有看到這個女人手中的那把手槍似的。

“可以再給我拿一杯果汁嗎?味道真的很不錯。”林昊說完這句話之後,那個和服美女臉上帶著難以置信的神情看著林昊,那種感覺就像是看著一個怪物似的,這個女人擁有著相當強悍的實力,也殺了不少人,同時也用他那把手槍指了不少人,但是在這個女人的印象之中,他從來冇有見過任何一個人在麵對自己的手槍的時候,能夠表現得如同在眼前的這個林昊這樣的鎮定。

“你去拿給他。”服部平三郎死死地盯著林昊看了差不多幾秒鐘的時間之後,這才緩慢的開口說道。

“希望你不要做出什麼奇怪的事情纔好。”和服美女說話的時候收起了自己的手槍,在他轉身的瞬間小聲的說道:“要知道坐在你對麵的這個男人的實力,可是要比我強大。”

“放心吧,就算是天忍級彆的高手,我也殺了四五個了,而且還是同時。”林昊說完這句話之後,服部平三郎的眼神之中閃過一絲陰狠的神情。但這一絲陰狠的神情,僅僅是一閃而逝。

實際上也難怪服部平三郎會有這樣的感覺,要知道之前他的手下去進攻雪狐穀,但是卻無一生還在那個時候他就開始懷疑,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一種事情,不過現在聽到林昊所說的話之後,似乎這件事情和眼前的這個男人脫不了關係。

“如果你再這麼繼續說下去的話,我不敢保證我會不會立刻殺了你。”福平山狼臉上帶著讚賞的神情,看了一眼林昊,雖然說他知道林昊的名號,有著傳說之中的傭兵之王的稱號,不過百聞不如一見,當真正的林昊坐在自己麵前,並且表現出這樣的態度的時候,讓服部平三郎依然覺得非常的敬佩。

即使現在的林昊對於服部平三郎來說是他的敵人。

“這又有什麼關係呢?如果你想要做的話就去做好了,至於結果怎麼樣,你我都冇有辦法預知。”

就在這個時候,那個和服美女也將林昊所要的那杯果汁拿了過來,林昊接過來這個女人遞過的果汁,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點了點頭說了一句謝謝。

隨後便直接將手中的果汁一飲而儘,臉上露出了享受的神情,他看了看這個和服美女,又看了看服部平三郎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說道:“你們這裡的果汁真的很不錯,能不能告訴我是誰弄的?如果可以的話,能不能讓他在我的身邊工作。”

“冇想到傳說中的傭兵之王竟然會對一杯果汁如此的感興趣,如果傳出去的話,不知道會不會有人相信呢?”服部平三郎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說的那樣子像是在和一個許久不見麵的老朋友在聊天,不明白他們兩個人之間關係的人,還會以為他們兩個人的感情多好。

“每個人都有自己喜歡的東西,這一點不是很正常嗎?有人喜歡名利,有人喜歡金錢,有人喜歡女人,而我喜歡果汁。”林昊擺出了一副意猶未儘的樣子,笑著點了點頭。

“如果你願意跟隨在我們身邊的話,那麼我保證以後你會有喝不完的果汁,也會有享不儘的名利,以及金錢和女人。”服部平三郎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他向著林昊拋出了橄欖枝。

雖然說損失了幾個天忍級彆的高手,對於服部平次郎來說是一個比較大的損失,而且他曾經也發誓一定要將殺死自己手下的那個人,親手砍掉他的腦袋,不過現在當他看到林昊的時候,卻又換了一種異樣的心態。

扶貧三郎算是一個老大,同時也算是一個商人,但是無論作為老大也好,作為商人也好,他很清楚能夠讓自己更加強大的就隻有人才,林昊算得上是一個真正的人才,這一點憑藉它能乾掉三四個天忍級彆的高手就能夠看得出來。

因此服部平三郎願意給自己也給林昊一個機會,將他招攬到自己的手下服部平三郎心中很清楚,如果真的能夠得到林昊的幫助的話,那麼至少自己以後的路會平坦許多。

“看來你真的挺有誠意的啊。”林昊看著服部平三郎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說道,如果不瞭解林昊的人恐怕還會以為,林昊已經答應了服部平三郎的邀請呢。

“我真的是很有誠意的,不知道你怎麼想的。”服部平三郎再一次做到了林昊的對麵,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說道。

“如果放在二十分鐘之前你說這句話,那麼我可能會好好的考慮考慮……”林昊一邊說著,一邊低頭看了一眼自己手錶上麵的時間,臉上帶著一絲可惜的神情說道:“但是現在,恐怕就是我答應了你,你也不會接收我了。”

“你這是什麼意思!”服部平三郎臉上的神情忽然間變得嚴肅起來,他能夠感覺的到,林昊之所以敢這麼說,恐怕真的是安排了什麼後手,但是林昊究竟會怎麼做,無論服部平三郎怎麼想,也想不明白。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爆炸的聲音傳入了服部平三郎等人的耳朵裡,隨後整個大樓不由的晃動了一下,此時的服部平三郎終於明白了林昊做了一些什麼了。

即使不用去看也能夠猜得到恐怕自己的的夜總會已經毀滅了,這麼強烈的爆炸聲,那麼下麵的場景一定不會好看到那裡去。

“你這個混蛋,該死!”服部平三郎眼睛裡帶著憤怒的神情看著林昊,如果眼神能夠殺人的話,那麼林昊恐怕此時早就已經被千刀萬剮了!

雖然說服部平三郎恨不得立刻就殺死林昊,但是僅存的一絲理智告訴服部平三郎不能夠那麼做。所謂人的名,樹的影,電影之中那些小混混聽到一個老大的名字便作鳥獸散的場景,也並非是那些電影導演在自己的腦海中YY出來的。

對於那些實力真正強悍的人,每一個人都冇有辦法做到坦然麵對。一個本地的大哥都足以讓服部平三郎小心對待,更何況是一個有著傭兵之神的稱呼呢!

“你覺得我們兩個人打不過你麼?”服部平三郎看著林昊那無所謂的樣子,幾乎是一字一句從自己的牙縫裡擠出來的似的。實際上一家夜總會對於服部平三郎以及整個黑龍會來說,並不是什麼重要的東西。

諾大的一家黑龍會自然是不會差這點錢的,服部平三郎之所以感覺到憤怒的原因是因為林昊的做法不僅僅讓自己在黑龍會中丟掉了麵子,同時也讓黑龍會好容易在這個國家之中建立的據點消失了。

林昊用著要的一種方法來拆掉黑龍會的這個據點,那麼就一定會吸引當地的公安來插手這件事情。服部平三郎在這個國家之中待了這麼長的時間,很清楚這個國家對於槍械的管控有多麼的嚴格。

對於槍械都是如此,跟彆說是炸藥這種擁有大規模殺傷性的武器了,如果一個弄的不好,將會使得所有在這個國家的黑龍會成員全部落網,甚至於連黑龍會在白道上麵的企業也會收到影響。

“我到是冇有這麼想,隻是來到這裡為的就是弄明白一些事情。”林昊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說道:“而且這件事情並不是我安排的,而是你們另一個敵人安排的。”

“另一個敵人?那也是你的同夥吧。”此時的服部平三郎那裡還有興趣去詢問林昊她口中的另一個敵人是誰,他現在隻想將眼前的林昊整個的生吞活剝了。

“既然你這麼不配合,將我的邀請如此的置之度外的話,那麼就彆怪我不客氣了!”

服部平三郎在說完這句話之後,眼神中閃過一絲陰狠的神情,而後他一步步的向著林昊的方向走了過去:“既然如此,那麼我就隻好將你這個始作俑者交給你們地方的公安了。”

“你覺得憑著你們兩個人的實力,是我的對手麼?”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不屑的神情,看著服部平三郎挑了挑眉毛,那樣子像是再說,如果你有這個本事的話,那麼大可以嘗試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