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先生不知道你有冇有興趣跟我們的老闆聊一聊。”正當林昊剛剛讀完這一曲的時候,這位和服美女將自己的嘴放在林昊的耳邊,小聲的說道。

“你們的老闆?怎麼她對我有興趣嗎?”林昊的臉上帶著一絲淡淡的笑容,頭也不回的看著這位和服美女,再一次將手中的籌碼扔了過去。

“的確,他剛剛跟我說,想要和你見一麵,不知道您是否願意。”和服美女再一次重複了一遍自己剛剛對於林昊的請求:“當然了,這並非是勉強,隻是單純的希望能夠和您見一麵。”

“既然這樣的話,那麼我就去看一看好了。”林昊站起身來,算是答應了這位和服美女的要求,然後他轉過頭看著小狐狸笑著說道:“既然這樣的話,那麼你就先離開這裡下去,跟咱們的朋友們待在一起,如果有什麼事情的話,我會再聯絡你們的。”

說完這句話之後,林昊便直接離開了這裡,跟著這位和服美女向著一個偏門的方向走了過去。

“怎麼難不成,你不需要讀完這一局的嗎?”和服美女臉上帶著疑惑的神情問道,他剛剛還親眼看見林昊將一個50萬的籌碼扔到了賭桌上麵。

“說了我並不會什麼技術,隻是隨緣罷了,如果真的能贏的話,那麼就算給你的大商號了。”

就在林昊剛剛說完這句話之後,隻見那個荷官開口說道,剛剛獲勝的人是離開的那位先生。

“既然這樣的話,那麼我就真的感謝你了,看來我今天晚上的確是有了不菲的收入。”

和服美女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說道,對於人來說,每一個人都是喜歡錢的,無論他是武學方麵的至尊或者是一些其他的什麼東西,到最終努力的結果,無論是明或者視力,到最後都會給他們帶來相當不菲的收入,這是他們無論想不想拒絕,到最後都會獲得的東西。

“冇想到你們這裡弄的還挺偏的嘛。”林昊看著在一旁毫不起眼的這個鐵門,如果不是有這個和服美女帶路的話,林昊真的很難相信,這竟然就是通往裡麵的那條道路。

“這也是冇有辦法的事情,我們也需要保證自己的安全。”和服美女笑著點了點頭,隨後便帶著林昊直接走進了這條通道之中,就在他們剛剛走進去的時候,這扇大門便直接被關閉了起來,林昊隻是嘴角抽搐了一下,並冇有做出什麼太多的反應。

“我真的冇有想到林昊先生,你竟然是一個膽子如此大的人,看得出來你也應該是經曆過很多事情,也算是見過大世麵的人吧。”

對於林昊的反應,和服美女多少感到有一些意外,正常來說一般賭場的老闆想要去約見一個人的話,都不會是什麼太好的事情。

但是眼前的林昊對於這件事情似乎是完全冇有感到害怕似的,哪怕是自己帶他走進了一個烏漆嘛黑的通道之中。

“該來的還是會來,不該來的你想讓他來他也來不了,所有的事情都是隨緣,有時候人生就和賭場上一樣。”

林昊像是看穿了這位和服美女心中的想法似的,隨後自言自語一般的說道。

“如果可以的話,我倒是真的想對你深刻瞭解一下。”說話的時候,這個和服美女忽然間停了下來,而後轉過身輕輕的抱住了林昊,一對酥胸在林昊的身上用力的蹭了一下,將自己的唇輕輕地印刻在林昊的唇上:“不知道你是否願意給我這個機會呢?”

“這種事情就像我剛剛所說的,隨緣吧……”林昊嘴角勾起了一絲淡淡的笑容,似乎對於眼前的這個女人的主動獻身,完全都不在意思的。

實際上林昊心中很清楚這一次來的目的,因此也並冇有將自己的精力放在其他的身上,林昊也很清楚,這樣的女人不是輕易能夠征服得了的同時他也對這些人冇有什麼太大的興趣。

看著林昊臉上那如此堅定的神情和符美女的心中不由得感覺到了一絲挫折,這麼長時間以來,自打他出道直到如今,還冇有遇到一個在麵對自己時候能如此鎮定的男人,就算是他即將要帶過去見的那個人在麵對自己,依然會有一些慌亂。

“既然這樣,那麼我就先帶你過去好了,以後咱們兩個人的事情我想有的是時間去溝通。”說完這句話之後,和付美女簡單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而後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便繼續向著裡麵的方向走了過去。

隨後在這個和服美女的帶領之下,他們來到了一個小的屋子裡麵。穿過了這個小屋子之後,來到了一個紅木的門,看到這個門之後,林昊有一種異樣的感覺,他隱約能夠感覺到在門的另一邊,那個人絕對不是普通的人物。

“怎麼為什麼不進去呢?”和服美女看到林昊的動作之後,臉上露出了一絲震驚的震驚,雖然說他對於門另一邊的那個男人評價也非常的高,但是她還是第一次遇到像林昊這樣的,冇有見麵的時候就有如此反應的人。

“看來我這一次選擇來這裡是來對了。”林昊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隨後便推門而入,隻見一個穿著黑色西裝的人影坐在老闆椅上背對著自己,當聽見開門的聲音之後,這個穿著黑色西裝的人人便坐著椅子轉過身來向宇當看到這個人,第一眼的感覺就是真的非常的俊美。

“冇有想到在那個國家之中,竟然還有這樣的人物。”林昊所說的這句話,倒也並非是捧或者說是一些其他什麼的意思,而是林昊真正的感覺。

“不知道這一次你找我來有什麼事情嗎?”林昊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看著眼前的這名男子說道:“我想你這一次找我過來,應該不僅僅是為了簡單的聊聊天纔對吧。”

“這位先生,你還是真的比較有趣,我從來冇有見過一個人可以如此輕鬆的麵對我。”在林昊說完這句話之後,坐在椅子上麵的那個人站起身來,來到了林昊的身邊,林昊的身高差不多1米8多,但是這個人卻和林昊的身高不相上下。

“這個有什麼關係,無非說到底見我的也是一個人,大家都算得上是同一個種族的,又有什麼好害怕的呢?如果說這一次見我的是鬼的話,那麼我還要另當彆論。”

林昊說話的時候故意講鬼,這個字說得很重,在聽到這個字之後,無論是這個青年或者是那個和服美女,臉上都露出了一絲異樣的神情。

似乎這個字深深的刺痛著他們似的實際,難怪他們會有這樣的感覺,畢竟曾經人們在稱呼他們的人的時候,都經常會用上這個字,因此時間長了他們也為此覺得深惡痛絕,不過林昊既然是以另一種方式說出來的,而且還是用一種玩笑的口吻,因此他們心中即使不滿也不好說些什麼。

“難道您就不在意這一次,我把您請過來,究竟是有什麼事情嗎?”此時的這個男子,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看著林昊笑著說道,說完這句話之後,這名男子便不再多說什麼,一雙眼睛死死地盯著林昊那樣子,像是想要從林昊的眼神之中看穿一些什麼東西似的。

“我為什麼要在意呢?既然是你把我喊過來的,那邊應該是你要對我說些什麼,而不是我應該對你說些什麼。”

說話的時候,林昊直接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麵,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說道:“對了,我想你該不會就這麼讓我乾著跟你聊吧,怎麼也應該給我拿一些果汁飲料或者是礦泉水之類的東西。”

林昊說完這句話之後,男子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難以置信的神情,他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在麵對自己的時候,能夠做到像林昊這般鎮定的。

“你的確是一個值得敬佩的人。”這個男子站起身來,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說道。

“你這麼說可是有些過於誇獎了,我僅僅是一個普通人罷了,無非也就是偶爾有一些不太好的訊息吧。”林昊絲毫冇有在意這個人所說的話,而後接過來那個和服美女遞過來的一杯果汁,說了一句謝謝之後津津有味的喝了起來。

“不得不說你們這裡還算是不錯,果汁竟然冇有兌水,真是難得。”此時的林昊就像是一個土包子似的,說出來的話也讓這名男子和那個和服美女感到難以置信。

“這位先生,我這一次找你過來,是希望能夠跟你談一談合作的事情。”男子見對方絲毫冇有詢問的意思,隻好開口說出了自己心中的事情,不過這也是讓男子覺得非常的不舒服,這名男子一直信奉這個古老的國度之中的一句話。那就是上趕著,不是買賣。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說這名男子在和任何人交流的時候,都會努力的控製著自己的節奏,讓所有的事情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但是這一次在麵對林昊的時候,這名男子似乎很難做到這一點。

“對了真的不好意思,忘記和你做自我介紹了,我的名字叫做服部平三郎。”此時的這名男子看著林昊,嘴角勾起了一絲意味深長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