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鬱雨晨和唐婉雖然心繫事情的發展,最後還是被林昊安排到了一個隱秘的房間,通過監視器觀察現場情況。

與此同時,約翰和獵熊也相繼趕到了天雨集團的外圍,看著倒在地上的屍體,約翰笑了起來:“看來伊歧那他們已經進去了。”

獵熊非常老成的把手放在屍體上說道:“從屍體冰冷的程度上來看,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如果說一切進展順利的話,他們已經早就出來了,可為什麼現在一點訊息都冇有?”

約翰說道:“縱然你不放心伊歧那的實力,但猛虎和狂鷹的實力你也應該清楚,想要置他們於險境的話,也不見得是什麼容易的事情,再加上林昊和林明兩個人已經身死,剩下的都是蝦兵蟹將,無須擔心。”

約翰的話打消了獵熊心中的憂慮,獵熊也漸漸把心態放平說道:“說的很有道理,就憑剩下的那些人根本不會是他們的對手,我們還是等等看好了。”

見獵熊的情緒穩定下來,約翰心中大喜,可能獵熊還不知道,自己已經掉入了約翰早已經為自己設計好的陷阱當中,為的就是削弱獵熊的實力,更好的被自己掌控在手中。

林昊見伊歧那銳不可當,便吩咐其他人離開,隻留下幾個實力超群的人,而關欒和吳忠也清楚這次戰鬥的重要性,放下傭兵團的事情,親自參與到其中。

林昊看著伊歧那說道:“由於您是前輩,如果我們一起上的話難免會讓彆人說閒話,我看這樣好了,由我一個人和您交手,怎麼樣?”

伊歧那笑了起來:“小子,你知不知道你說這話的時候要有多大的勇氣,但在我看來你這不是勇氣,而是愚勇,很快你就會知道你的決定由多麼荒謬。”

“能和大名鼎鼎的伊歧那先生交手是我夢寐以求的事情,縱然戰敗的話我也不會後悔。”

伊歧那反手握刀:“既然這樣的話,那就滿足你一個願望好了。”

林昊見安排好自己的事情便看向留下來的關欒等人,關欒也是心領神會,麵對心狠手辣的對手,關欒不會像林昊一樣作出公平的決定,而是和吳忠一起誓要擊殺掉眼前的敵人。

另一方麵,麵對著全體出動,陷入空虛的台北路,唐紅軍也不甘心,再弄清楚約翰等人行動規劃之後,便來到了台北路,妄圖利用自己現在僅有的力量,爭取把台北路重新奪回。

駐守台北路的ju

re

見是唐紅軍,也冇有太多的警戒,而是將其放了進來,就在ju

re

和唐紅軍打招呼的時候,一把匕首直接刺入了ju

re

的體內,還未等ju

re

喊出聲來。

唐紅軍的手下再度狠狠刺入,ju

re

直接倒地而亡,就這樣,唐紅軍兵不血刃的奪得了半個台北路,而他不知道,一雙眼睛把自己的所作所為早已經看在眼裡,並且已經行動起來。

麵對伊歧那這種高手,林昊不敢大意,雖然可以避開伊歧那的攻擊,但由於距離的牽製,也冇有辦法展開反擊,局勢陷入了僵持階段。

關欒和吳忠等人的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和經過專業訓練的猛虎、狂鷹兩個人交手,雖然勉強占據了上風,但兩個人都清楚,這種上風及其微弱,稍不留神就會從自己的手中一閃而過,最重要的是還有血痕等人幫助自己,如果自己孤軍奮戰的話,後果將不堪設想。

又是鋒利的一刀斬來,林昊閃避躲過,當站穩身體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的衣服也已經被斬的七零八落,林昊看著搞笑的自己,索性將衣服脫掉,露出結實的肌肉。

伊歧那說道:“冇有想到你竟然還隱藏著這樣的實力,我聽約翰提起過,你的硬氣功和太極非常厲害,不過光憑這兩點你是戰勝不了我的。”

林昊笑道:“當時燼也是這樣和我說的,最後當他施展自己最信任的忍術時,還是敗在我的手下。”

伊歧那的眼神變得認真起來:“既然這樣的話,我就讓你看一看什麼叫做真正的忍術。”

說著,伊歧那改變握刀的方式,林昊可以清楚的感覺到伊歧那身邊的氣流開始發生改變,提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應對接下來的伊歧那。

醞釀完畢的伊歧那忽然睜眼,速度極快的襲向林昊,林昊急忙躲避開來,還未等穩住身體的時候,伊歧那的第二刀已經斬來,林昊向後退卻一步,脫離開伊歧那的進攻範圍。

伊歧那緊追不捨,單手撐地,向前翻滾,鋒利的刀刃直接抵向林昊,林昊見無法躲開,便一直後退,伊歧那便一直追趕,直至退到牆角。

林昊見無路可退,連忙翻滾身體,伊歧那的刀也刺入牆壁中,短時間內無法拔出。

林昊抓住機會,展開反擊,重拳不間斷的揮向伊歧那,雖然林昊每一拳都充滿了力量,不過卻冇有一拳命中,通通被伊歧那躲避開。

伊歧那不甘心現狀,揮出一拳,和林昊硬碰硬,兩個人同時後退開來,對彼此的力道有了新的認識。

林昊和伊歧那的目光幾乎同一時刻都瞄準了插進強中的太刀,不過伊歧那似乎更快一些,但林昊也冇有過慢,朝著伊歧那的手推了過去,出乎意料的一幕發生了。

伊歧那竟然順從的讓開刀柄,就在林昊疑惑伊歧那為什麼會做出這樣的舉動時,自己探出去的拳頭不知為何竟然充滿了傷痕,迫使林昊不得不抽回拳頭,看著得意的伊歧那。

伊歧那說道:“看來你已經感覺到疼痛了。”

林昊不解的問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伊歧那笑著解釋道:“很多人都認為我的刀法已經到了出乎意料的地步,但他們卻不知道,之所以我會被冠以這麼高的頭銜,不僅是因為刀法,而更重要的是因為它。”

說著,伊歧那拔下太刀,格外認真的在刀身上輕撫一次,伊歧那從口袋中取出紙來,緩緩放下,驚人的一幕發生了,當紙距離太刀還有一厘米的時候,紙忽然一分為二,及其詭異的從刀身兩側落下。

林昊似乎看清楚這其中的緣由,便說道:“如此說來,你剛剛隻不過是故意賣個破綻給我,之後讓我受傷。”

“不錯,當我輕撫刀身的時候,身上的氣已經附著上去,這也是為什麼外人把我的刀法誇的如此厲害,這纔是真正的原因。”

林昊摸了摸腦袋,自嘲的說道:“冇有想到伊歧那先生竟然還有如此縝密的心思,果然實力和年齡冇有關係,讓我開了眼界。”

伊歧那把刀放回刀鞘說道:“刀法你已經見識過了,剩下的就是忍術,我先把話說在前麵,如果你還抱著當時和燼交手的心態,估計你會比現在還要慘。”

對於伊歧那的忠告,林昊聽在了心裡,屏氣凝神,開始注意伊歧那接下來的動作。

猛虎大喝一聲,蠻橫的力道震開包圍自己的關欒、血痕、血刺三個人,十幾回合過去了,三個人雖然遏製住了猛虎的動作,但卻根本無法將其拿下。

而對於猛虎來說,眼前的三個人如同蟲子一般縈繞在自己的身邊,自己的拳頭好像打在棉花上一樣,留下的隻有滿心怒火。

關欒三個人對視一眼,心中已經做出了想法,如果冇有人捨身的話,根本不會對猛虎造成任何威脅,最後,在眼神的交談之中,三個人有了新的計劃。

而吳忠那邊的情況也不是很好,雖然自己可以勉強看清楚狂鷹下一步行動,但王思勝的速度遠遠跟不上,幾番下來,反而是龍修累的氣喘籲籲。

狂鷹傲慢的看著龍修說道:“看來當時在郭盛家時給你留下的傷口好了,真是好了傷疤忘了疼,既然這樣的話,就不要怪我在次出手。”

雖然狂鷹的話聽起來多少有一些目中無人,但對於龍修來說,並不是空穴來風,自己已經花費了很多力氣用在王思勝的身上,如果在這樣拖下去的話,三個人都會置身於險境當中,需要立即想出一個辦法纔可以。

正在和林昊交手的伊歧那攻勢不減,林昊越是越戰越勇,伊歧那短時間內也奈何不了林昊。

‘砰’兩個充滿力量的拳頭撞在一起,林昊快速抬起雙腿,按照泰拳的要領開始腿部攻擊,林昊的這一進攻讓伊歧那有些措手不及,直接被擊退,林昊乘勝追擊,當拳頭馬上打在伊歧那的那一刻時,伊歧那忽然露出笑容,憑空消失在原地,不僅林昊一臉茫然,就連鬱雨晨等人也是心生疑惑。

唐婉說道:“早就聽說過東瀛忍術以鬼魅著稱,現在看來果然名不虛傳,再加上這伊歧那對於忍術更是擁有獨到的見解,看來等待林昊的將是一場惡戰。”

鬱雨晨則是在緊張過後臉上出現了笑容:“無需擔心,上次燼也是用過忍術,最後還是輸在了林昊的手中,我相信林昊這次不會讓我們失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