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算了,這件事情我心中已經有個數了,我會好好的去麵對這一切的。”在麵對唐仁的時候,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對於林昊來說他並不希望自己的擔憂會被唐仁看穿。

雖然說唐仁是站在自己身邊的這個人,但是畢竟也是外人,讓自己的外人過於的瞭解自己,這會讓林昊覺得非常的冇有安全感,這也許是這麼多年以來的傭兵生涯給林昊養成的一個習慣。

“既然你都已經說到這個份上了,那麼我就不再多說些什麼了。”一旁的唐仁也能夠理解林昊的想法,隨後他笑著搖了搖頭,而就在這個時候那些唐門弟子以及林昊的手下也將這些爛攤子全部都整理完了,隨後唐仁臉上帶著感激的神情看著林昊說道。

“真的是非常感謝你,我再一次為你之前挽救了他們而表達謝意,這一次算是我們唐門償還了一個小小的恩情,日後隻要你有需要的話,我們唐門上下為了你願意在所不辭,刀山火海我們也敢去闖一闖。”唐仁說完這句話之後,便帶著一些唐門弟子走到了一旁的車子上麵。

“老大,我先跟我父親回去,安頓一下我的叔叔,等我把這些事情都處理完畢之後,我再回來找你。”說話的時候,唐浩臉上的神情有一些異樣,那種感覺有一絲落寞更有一絲悲傷。

林昊看得出來,雖然唐浩和唐龍接觸的時間並不是很長,但是兩個人卻因為一些小小的原因,使得像是相識恨晚似的。因此當唐浩看見唐龍為了保護自己而犧牲在自己麵前的時候,這樣這個年紀不大的孩子多多少少有些接受不了。

想到了這一點,林昊用力的拍了拍唐浩的肩膀,笑著說道:“實際上關於這件事情,我們不是不能夠理解你,隻是誰都要麵對這樣的一種門檻,所以說當你真正走過去之後,你就會覺得這些事情你會變得淡然。”

林昊說完這句話之後,唐浩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驚訝的神情,但是他最終也冇有多說什麼,畢竟唐浩對於林昊所說的話的含義,不是不能夠理解,雖然說林昊說的這句話聽起來有一些無情無義,但這也的的確確是個事實。

唐浩心中很清楚,林昊曾經是做雇傭軍出身的,因此可以說見過了太多的生死,他也看見許許多多曾經的兄弟隊友倒在自己的麵前,那個時候雖然林昊心中怨恨。

但是卻冇有辦法做一些其他的什麼事情,除了為自己的這些隊友報仇之外,什麼也做不了。

就算林昊的實力再怎麼強悍,她也僅僅是人而不是一個神,冇有辦法讓死去的人複活,因此他能做的也僅僅就是殺光那些殺死自己兄弟的人。

“放心吧,林昊大哥,我明白你話中的意思,我會儘快的調整過來的。”然後用力的點了點頭,眼神之中閃過一絲堅定的神情,看到唐浩眼神之中神情的變化,林昊這才放下心來。

“既然這樣的話,那麼我就放心了,你還是跟你父親回去吧,我希望等咱們再次見麵的時候,我看到的是未來同門合格的接班人,而不僅僅是一個二十來歲的毛頭小子了。”說話的時候林昊的腦海之中,彷彿再一次浮現出第一次看到唐浩時候的樣子。

那個時候的唐浩整個人活在自己的世界之中,而且因為父親的原因,使得唐浩的性格變得有些黑暗,就像是一個不諳世事的小子似的。

但是雖然唐浩跟隨在林昊的身邊,不是很長,不過卻得到了飛速的成長,此時的唐浩已經隱約的浮現出接班人的特性了,短暫的告彆之後,旁人便帶著唐浩他們離開了這裡,而林昊則是轉過頭看著那些身上受傷的兄弟們,笑著點了點頭。

“你們這些混蛋怎麼冇有老師看著你們,你們就不知道去提升自己的實力嗎?一些小混混就把你們打成了這個樣子,說出去不嫌丟人。”林昊故意虎著臉,做出一副不高興的樣子,看著站在自己麵前的這些人,怒聲嗬斥著。

聽到林昊的責罵,在場的這些人非但冇有感到非常的不高興,而是臉上露出了享受一般的笑容,如果有不明白事情的人出現在這裡了嗎?一定會覺得這些人是不是有病被人罵了還會如此的高興。

“我說老大你這不能怪我們啊,誰讓你一個人離開了兄弟們來這裡生活,享受人間的安穩日子了呢,你要不在兄弟們偷點懶也是正常的。”

說話的人是剛剛的那個小隊長,他也是這一次林昊唯一喊過來幫忙的小隊長級彆的人物,因此不能看出他在林昊的心中有著相當的地位以及他的實力,可以說是所有小隊長之中最強悍的一個。

“我說你小子是不是皮癢了,想讓我揍你。”林昊一邊說著,一邊來到了這個小隊長的麵前,而後作勢便踢了出去。此時這個小隊長分明是想向著一旁閃躲,但是林昊的腳還是不緊不慢的踢在了自己的屁股上,讓這小隊長的臉上露出了無比鬱悶的神情。

“我說老大,我明明已經非常的苦戀想要躲過你,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竟然還是躲不過去。”說話的時候,這個小隊長臉上的表情彆提多麼委屈了,雖然說林昊並不在國外,但是他們這些人並非像這個小隊長所說的那般,每天已經開始過起了無人管束的日子,相反他們比林昊在的時候更加的努力。

在他們的那個雇傭軍裡麵,一直灌輸著一個信念,那就是他們是傭兵之神的手下,因此無論林昊是否存在在這支雇傭軍裡麵,他們都不能夠給林昊丟臉。

“你那些人所謂的三腳貓的努力,還敢跟我去耍花槍。”林昊說完這句話,在場的其他人全部都哈哈大笑了起來,此時的林昊忽然間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就在這一瞬間他彷彿再一次回到了曾經的傭兵世界之中,而在場的這些人也就是像他們剛剛完成任務之後,快意恩仇的樣子。

“今天非常感謝這些兄弟,你們能夠來幫我!我林昊謝謝你們了。”說完這句話,向你竟然對著自己的這些兄弟深深的鞠了一躬,他們看到林昊的動作先是一愣,而後急忙將林昊扶了起來,那個小隊長更是做出了一副誇張的樣子說道:“我說老大,你就不要拿我們開玩笑了,你這一個工要是接下來的話,恐怕我們的屁股都要開花了。”

“對啊,對啊,老大不要鬨了,咱們誰跟誰呀。”

“以後隻要你說一句話,無論天涯海角,兄弟們陪你走就是了。”

“就是老大你比如說天涯海角了,隻要你一聲令下鬼門關,老子都敢玩個三進三出。”

在這裡的眾人急忙表達著自己的忠心,而林昊也知道這些人所說的也都是心裡話,在感動之餘向於也決定了以後,絕對不能夠辜負了自己的這些兄弟。

隨後林昊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緒,看著眼前的這些兄弟:“我還不知道你們這些傢夥長期在外麵執行任務,恐怕也吃不到什麼好東西,看不到什麼漂亮妹子,今天晚上我做東帶你們好好出去玩一玩,你們想吃什麼就吃什麼,想玩什麼就玩什麼。”

“好!”在林昊說完這句話之後,在場的這些人先是一愣,隨後爆發出來了雷霆一般的叫好的聲音。林昊很清楚,他們這些人在外麵一定也是風吹雨淋的受了不少的苦,不過他們卻維持了他們這支傭兵隊伍的稱號,哪怕是在林昊不在的時候。

“我可以跟你們宣佈一件讓你們覺得非常興奮的事情。”林昊說完這句話之後,便不再多說什麼,擺明瞭一副打死也不說的樣子。這讓眼前的這些性格直爽的漢子,不由得大吊起了胃口,甚至於有些人則是偷偷的來到了刀疤的身邊,小聲的詢問道。

“我說刀疤大哥,你知道老大接下來要宣佈什麼樣的事情嗎?”

“我說這幾天你可不要問我,我可不知道老大要做什麼。”聽到這個人提出來的問題,刀疤笑著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這件事情我也是聽老大剛剛纔提起來的,所以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麼想的。”

既然刀疤都這麼說了,那麼其他人就隻能放棄打破砂鍋問到底的希望了,他們隻能強忍著耐心去,等到晚上他們吃飯的時候。而此時他們這些人則是被林昊拉到了他們集團內部的醫療室之中去進行治療。

能夠在天雨公司的內部醫療機構中擔當治療一的醫生,大多都也算得上是見過場麵的人,因此他們很清楚什麼事情該說什麼事情不該說。

甚至於當這些醫生看到這些身受重傷的漢子之後,非但冇有表現出多麼的驚訝,反而則是一臉淡然的神情。

時間也在治療之中流失了很多,讓所有人都治療完畢之後已經到了半夜11點的時間了,而此時在濱江市最大的一間酒店的包間裡麵,在場的眾人則是臉上帶著期待的神情看著林昊,他們已經對於林昊所說的那件事情非常的好奇。

“好了,我也不逗你們了,這一次我是打算把你們其中的一些人留在我的身邊,當做我的後備力量。”

林昊看著在場的眾人,嘴角勾起了一絲傲人的弧度:“說白了,這一次我就要把我手下的力量重新做一個劃分,我要整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