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活就像一場鬨劇一般,你方唱罷我方登場,今天原本就是陸飛跟杜陽兩個天眼集團的二代聯合起來對付鬱雨晨,想要挖人,分離天雨集團,結果冇有想到會這樣灰溜溜的離開。

讓原先投靠天眼集團的部分職員大跌眼鏡。

被陸飛拋棄的他們,很快就轉頭回來哀求鬱雨晨。

“鬱總,剛纔對不起,是我們有眼無珠!”

“對啊,鬱總,希望你在給我們一個機會!”

“在公司那麼多了,捨不得離開大家啊!”

不僅如此,還開始打著敢情牌,似乎之前背信棄義的人根本就不是他們。

鬱雨晨冇有說話,小月第一次跳了出來,“你們這幫無恥的傢夥,剛纔天眼集團的人逼迫鬱總的時候,你們都在乾什麼,想想你們的嘴臉,現在好意思過來求鬱總,看著你們我都噁心,如果我是你們可以跳樓了!”

一眾人被小月說的有些羞愧。

但是也不是每一個人都如此,頓時,就又開始有人喊話道,“我們憑什麼跳樓,目前為止我們還是天雨集團的員工呢!”

“很抱歉,現在你們已經不是了!”這個時候,林昊鬆開了鬱雨晨,然後說道。“我全部你們現在都被開除了!”

“你說不是就不是啊,林昊你隻是一個保安部的部長,有什麼權利開除我們!”有人開始叫囂道。

既然撕破臉皮了,也不再求饒了。

“那麼我呢?我應該有權利開除你們吧!”鬱雨晨終於站了出來。

如果剛纔看到他們求饒,鬱雨晨還有點惻隱之心,那麼現在那一點香火情,早就消失殆儘了。

看見這幫傢夥的嘴臉,自己覺得噁心,原來這就是自己手底下的職員,一時之間鬱雨晨有些心灰意冷,苦心維持的公司,卻多了那麼蛀蟲。

善不掌權慈掌兵,鬱雨晨這一刻的強硬,但是讓林昊很滿意。

然而,這個時候,鬱雨晨的話也不好使了,又有站出來,“憑什麼開除我們,我們在公司那麼久了,就算那麼功勞也有苦勞,你這樣開除我們不知道會讓大家的心寒嗎?再說,開除我們也必須給我們賠償金!”

“你們無恥……”小月氣壞了。

“小丫頭,你阿姨在公司的時候,你不知道還在哪裡撒尿呢,現在敢罵我們無恥!”

“對,必須賠錢,賠償我們的損失,不能夠無辜開除我們,不然我們就上訴,去法院告你們……”

“對,告你們,我們去市委市政府告你們……”

一旦有人,出來帶頭,剩下的傢夥也都跳了出來了。

反正都撕破臉皮了,在離開之前,必須撈到一點好處。

而且這幫傢夥相當的精明,開始瞄上了前來的律師,“幾位老闆,你們看看,這就是你們投資的公司,這樣對待我們老員工,你們這是壓榨我們!”

林昊真的忍無可忍,怒吼道:“都給我閉嘴!”

然後朝著一邊周全嗬斥道,“周全,你們這些保安都是死人嗎?還不給我轟人!”

“誰敢,誰敢動老孃!”剛纔帶頭嗬斥小月的大媽,現在有站出來,“你要敢我們走,我現在就從這裡跳下去,說你們這對狗男女聯合起來,欺負我們普通老百姓!”

這潑婦,雙手叉腰,那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架勢,還真把周全他們鎮住了。

有些遲疑不敢上前,生怕逼著這個老女人要跳樓。

其他的那些撕破臉皮的員工也開始扯著嗓子亂喊,“逼死人了,逼死人了,狗男女逼死老員工咯!”

“快,報警,讓人民警察來處理這對狗男女!”

“對,打電話給媒體,要把這件事情捅了出去!”

冇有指名道姓,但是他們口中的狗男女,不用想也知道是誰了。

氣得鬱雨晨渾身發抖,林昊卻比鬱雨晨冷靜了不少,摟著她的肩膀,說道,“放心,交給我!”

見到事態有些惡化了,淩映雪也忍不住站出來,望著林昊小聲道,“你最好處理好,不然真的逼得人跳樓,對於你們天雨集團的形象絕對是雪上加霜!”

這一點,林昊當然會明白,點了點頭,就開始走了上前,望著作勢要跳樓的大媽,說道,“張玉梅,你最好現在跳,不然一會你就冇有機會了,不以為然跳樓就能夠逃脫你自己的罪名,勾結公司的競爭對手,竊取公司商業機密,還鼓動公司員工,散步公司謠言,抹黑公司形象,現在還打算用跳樓來威脅公司,你的膽子真大!”

說著,再次拿起手機,“你們不是說,報警跟捅給媒體嗎?不用了,這些我已經幫你們做了!”

然後指著淩映雪說道,“這位淩教官,就是負責我們公司資料失竊以及爆炸事故案件的警方負責人,一會張玉梅你還有什麼冤屈就給淩警官說吧!”

頓時,張玉梅一臉慘白,完全冇有之前,潑婦無敵的形象。

淩映雪暗恨,冇有想到自己跟過來調查這個小子,卻給他給利用了。

但是這個利用,她也隻能夠接著,誰讓她是警察呢。

而且看著癱瘓在地上的女人,便知道剛纔林昊的話並冇有在愛胡編,而是確有其事。

所以隻能夠站出來,“張玉梅女士,請跟我們走一趟吧!”

“不,不,我不走,我不走……”

張玉梅一聲慘叫,趴在地上打滾,哪裡還有之前要跳樓的氣概。

淩映雪也冇有上前,都知道這個女人玩了,保安部眾人,也覺得臉色火辣辣的,都冇有想到會被這樣一個又蠢又潑辣的女人唬住。

難得有表現的機會,根本就不用林昊下令,就連忙上前把張玉梅拖開。

看到帶頭的張玉梅落得這個下場,其他的人也麵麵相覷。

林昊的話,卻還冇有完,“你們不是要捅到媒體記者那邊嗎?正好,今天我們天雨集團正好跟天使風投簽約注資新聞釋出會,歡迎你們去爆料啊!”

這個時候,隻要不是白癡,都知道跳出來反對會有什麼下場。

剛纔張玉梅就是殺雞儆猴啊!

雞婆都殺了,他們可不想自己成為下一隻潑猴。

看著想要開溜的其他人,林昊也懶得理會這幫跳梁小醜,“都滾蛋吧,識相的話,就去人事部辦理離職手續,不然張玉梅就是你們的下場!”

“滾吧!”

說這句話的時候,林昊殺氣騰騰,宛如剛纔地獄裡麵鑽出來的惡魔。

頓時,撕破臉皮的職員開始作鳥獸散,都紛紛逃離現場。

竟然都冇有一個人敢站出來反對。

頓時,周邊就響起一陣熱烈的掌聲。

鼓掌的當然就是之前堅決擁護公司的其他職員了。

很顯然,林昊剛纔給他們出了一口大惡氣。

這時候,鬱雨晨也恢複過來,望著了眾人揮手道,“都散了吧,各就各位!”

等待眾人散去,淩映雪才站在林昊的身邊,“行啊,林部長剛纔真的很威風,不僅身材了得,還足智多謀,完全就是拯救天雨集團於水火之中大英雄啊!”

說著還故意望了一眼,站在旁邊的天使風投的鬱雨晨。

林昊不吃她這一套,麵對淩映雪的刺探無動於衷,“還得感謝淩警官在關鍵時刻,站出來幫助我們一把呢,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淩映雪冷哼,“我還要去審人,就不在這裡耽誤你的好事了,希望你口中的張玉梅真的能夠提供一些有價值的東西!”

然後這個女人就頭也不回的走了,很有女警來去如風的風範。

鬱雨晨此刻也已經恢複女總裁的風範,望著站在總裁辦公室外麵的天使風投為首的律師,一臉抱歉道,“這位先生,真的對不起,公司這邊出了這麼大的亂子,讓您失望了,不過剛纔謝謝你仗義相助!”

她是在感謝,對方在麵對陸飛的挑撥離間的時候,始終站在天雨集團這邊。

“鬱女士客氣了,我是受老闆委托過來,幫忙天雨集團度過難關的,所以你不用的對我客氣!”

為首的律師是一箇中年男子,叫做李建超,一邊跟鬱雨晨說話的時候,還一邊介紹自己。

鼻梁上架著一副金邊眼鏡,很斯文儒雅,整個人顯得很有紳士風度。

跟鬱雨晨說話的時候,也很客氣,很有分寸,讓暗中觀察他的林昊,有些滿意的點了點頭。

心想,派這樣一個傢夥過來處理天雨集團的事情,確實派對人了。

“幾位,對不住,公司現在有點亂,我先讓人帶你們到會客室休息片刻,我處理完一些事情,再商談注資的事情,不知是否可以?”

鬱雨晨是第一次見到天使風投的人,所以難免有些謹慎,雖然知道對方可能是過來幫助她的,但是並冇有第一時間就跟談論公司上的事情,而是讓自己的助理小月把人帶到公司的會客室。

總裁辦公室內。

鬱雨晨一臉憂心的望著林昊,“你說這些人是什麼來頭!”

很顯然,對於突然出現的風投公司的人,她充滿了警惕。

也正是因為這樣,纔會讓小月先把人帶到會客室,然後纔在辦公室內跟林昊商量。

不知不覺之中,林昊已經成為她最為信賴的人了,遇到問題都下意識的征求他的意見。

這一點變化,在昨夜經過生死之後,變現的更加明顯。

而今天林昊在處理陸飛以及後來張玉梅的事情,都再一次讓她看到眼前這個男人不為人知的另一麵。

原來他還有這樣的領袖人物一般的才能。

林昊不知道她心中的想法,但是他心中卻覺得好笑,這個所謂的天使風投是怎麼來的,冇有人比他在清楚不過了。

他當初去收購天雨集團其他三大股東的股份,總共花費了也不到兩億一千,十億快還剩下八億呢。

那一邊前,他壓根就冇有動,所以這一次天雨集團陷入困境的時候,他才通過天使風投的人找一個名頭過來注資。

不然真以為天使風投的老闆就真的是天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