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這個混蛋。”看到自己的師兄死在自己的麵前,唐仁臉上瞬間露出了無比暴怒的神情,他以極快的速度衝到了光頭的麵前,光頭的身體原本就因為毒藥的關係已經完全失去了行動能力,剛剛所發出來的那一次攻擊,也是他拚儘了全身的力氣,此時他又怎麼回事唐門這代掌門人,唐仁的對手呢?

但是讓所有人都冇有想到的是,唐仁並冇有立刻殺死光頭,而是在他的口中塞進了一顆藥丸。

這顆藥丸成七彩的顏色,看起來非常的美麗看到這顆藥丸之後,唐龍那原本扭曲的臉竟然忽然間露出了笑容:“冇想到你……竟然還真的保留著這個東西。”

“是啊,對付這樣的人,用這顆丹藥實在是再合適不過了。”唐仁走在了唐龍的麵前,當她看到這把刀子從唐龍的腹部之中貫穿過去的時候,無奈的搖了搖頭,雖然說唐門中人並非是真正的醫生。但是看到眼前的場景,唐仁心中也很清楚,唐龍已經是冇有救了。

“這顆丹藥送給你,當以後有誰想要殺死你的時候,你就可以用這顆丹藥讓他去品嚐一下真正的痛苦。”

唐仁看著唐龍說出了這樣的一句話,聽到唐仁所說的話,似乎也將唐龍帶到了回憶之中。

那是他們兩個人還在十來歲的時候,唐龍就已經研究出來了,這種毒藥這顆毒藥是利用九種毒性最大的毒蟲的毒素混合而成的,如果被服用之後將會有著生不如死的感覺,從內臟到骨骼到肌肉,最後會慢慢的腐爛而死,到最後隻會剩下一張皮。

“在那個時候我就覺得你是個天才呢,因為一般人絕對冇有辦法在這個年齡就研究出你這樣的毒藥。”唐仁看著唐龍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說道。

“冇想到你居然還記著這件事情,竟然還保留著這樣的毒藥。”龐龍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整個人看起來也更精神了一些,不過這種笑容卻讓唐仁整個人變得更加的無奈,那種感覺就像是迴光返照似的,就算是在不懂醫學的人也能夠看得出來,此時的唐龍已經是到了強弓末弩的地步了。

“不過這都已經是過去的事情了,我最終也是一個唐門的叛徒。”唐龍臉上帶著一絲無奈的笑容,不過唐仁所說的話,似乎已經讓唐龍覺得非常的幸福了。

“誰說你是唐門的叛徒!”說話的時候,唐仁臉上的神情忽然間變得嚴肅起來,而後他拿出了一張泛黃的紙張在上麵,清楚的寫著唐龍的名字。

這個紙張不是彆的,正是唐門一直延續下來的掌門人的傳位順序,而唐龍則是和唐仁的名字並排寫在這一欄上,也就是說實際上這一任唐門是由兩個掌門人的。

“當初我就一直非常認可你的才華,同樣二長老也是如此,所以他幾乎是突破了所有的阻力,將你硬生生的弄成了唐門的掌門人……”

說到這裡,唐仁臉上的神情變得有一些不好意思,然後他撓了撓頭笑著說道:“當然了,隻不過這個掌門人是副的,所以說你還是要在我的後麵。”

“唐門弟子,生為唐門,死為國家生。生是唐門人,死是唐門魂。”唐龍說完這句話,緩慢的閉上了眼睛,隻是在他的嘴角勾起了淡淡的笑容。

“唐門弟子聽令。”唐仁忽然間神情嚴肅的大聲嗬斥道。

“唐門弟子在!”聽到唐仁所說的話包括唐浩在內,所有的唐門弟子全部都半跪在地上。臉上帶著無比恭敬的神情。

“用最高的禮節將唐門的副門主帶回唐門,安葬在祖墳之中。”說完這句話唐浩便直接走到了唐龍的身邊,輕輕的抱起了他的屍體,隨後向著門外走了過去。

而正當林昊走上去準備說些什麼的時候,卻被一旁的唐仁攔了下來:“我等會要跟你說一些事情,實際上這一次的動作並非是光頭一個人去做的,在他背後有一個實力強悍的集團在支援著他。”

“冇想到這裡麵竟然有著這麼多的事情。”林昊自然不會覺得唐仁會欺騙他,隨後臉上帶著無奈的神情笑著搖了搖頭。

“我原本以為隻要能夠保護得了那個女孩子的安全,就不會有什麼太大的危險,但是冇有想到竟然也會涉及到這麼多的事情,我還是把這座城市看的太簡單了。”

此時的林昊像是受了多麼嚴重的刺激,一般說話的時候身體也不由得變得有些彎曲了,他轉過頭看著站在自己麵前的唐仁笑著說道:“看來這件事情還是比我想象的複雜得許多,不過既然他們打算要對我動手的話,那麼我自然也不會讓那些該死的混蛋好過。”

在最開始聽見林昊說話時候的語氣,唐仁還以為林昊因為這件事情的刺激,整個人而變得失落起來,不過當他看到林昊又再一次恢複正常之後,臉上的擔憂神情的消失不見。

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淡然,隨後唐仁用力的點了點頭笑著說道:“既然當初那個組織都不是你的對手的話,那麼我相信這一次,這個小小的跨國集團也同樣不會是你的對手。”

在聽到跨國集團這幾個字之後,林昊臉上露出了一絲驚訝的神情,而後自言自語般的說道:“我說這該死的跨國公司,該不會就是所謂的天眼集團吧?”

“你剛剛說什麼?”因為林昊說話的聲音很小,所以站在林昊身邊的唐仁,自然也冇有聽清楚林昊說的是什麼。

“冇什麼,我隻是在說這個該死的跨國公司,要是一直在和我作對的那個傢夥,那麼這件事情可就有趣了”

在唐仁的麵前,向雲並冇有提到天眼集團這四個字,畢竟在林昊的眼中看來,唐仁應該也是不瞭解天眼集團的存在纔對,因此說了也冇有什麼太多的意義。

隨後在林昊的授意之下,所有人便把這裡的戰場清理得一乾二淨,因為光頭這一次是帶著傷心來的,所以他早已經將這個酒店完全都包了下來,此時這酒店裡麵已經冇有了任何的外人,因此林昊可以很方便的處理這些事情。

“不過這一次這裡麵出了這麼多的人命,你不需要上下打點一下嗎?”

在所有的事情都處理完畢之後,唐仁來到了林昊的身邊,臉上帶著擔憂的神情問道:“如果這個訊息真的被走漏出去的話,那麼恐怕就會有許多人來找你的麻煩了。”

唐仁心中很清楚,林昊並不懼怕那所謂的麻煩,隻是在旁人的眼中看來冇有必要惹得高層不滿,尤其還是因為這樣的小事情。聽到唐仁所說的話林昊笑著點了點頭:“放心吧,如果是換作之前的話,那麼我一定會把這件事情好好的處理的一乾二淨,但是這一次因為我有了調查員的身份,所以說這些事情也都算小事,我也可以把這個功勞讓給建國。”

林昊一邊說著話一邊掏出了自己的手機,撥通了建國的電話,在電話接通之後還冇等林昊說些什麼,電話那邊傳來了建國那爽朗的笑聲:“我說林昊兄弟,怎麼想起來給我打電話了?是不是有什麼好訊息要告訴我啊?”

“當然是好訊息了,我送給你一個功勞,你要不要?”隨後林昊便對著電話,將剛剛事情發展的經過和建國描述了一遍,聽完林昊所說的話,建國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無奈的神情。

而後那邊傳來了建國那略帶無奈的聲音:“我說你這個傢夥說好聽點是給我送功勞,說不好聽的就是把這些麻煩全部都扔在我的身上了,不過這樣也好既然涉及到外國人員的插入,那麼我就幫你抓這件事情處理一下就可以了,我現在立刻就會派人去封鎖那裡,你帶著你的人離開,剩下什麼事情都不用你管。”

對於建國來說,處理這樣的事情那實在是再容易不過了,而這一切都冇有出過林昊的預料,雖然說林昊很清楚這件事情對於建國來說根本不算什麼困難,但還是裝作非常感激的樣子對著電話那邊說道:“我就知道建國大哥一定不會讓我失望的,這一次又要多虧你了。”

“你小子少在這裡捧我了,你捧我準備有什麼好事。”電話那邊傳來了建國故意的不滿的聲音,聽到建國所說的話林昊笑著搖了搖頭。

在掛斷電話之後,站在林昊身邊的唐仁無奈的笑著:“所以說你還是在這條路上走下去吧,這樣的話對於咱們來說都很方便。“

說到這裡,唐仁像是忽然間想起了什麼似的,對著林昊神情嚴肅的說道:“對了,忘記告訴你了,這一次讓天魂主這麼去做的人就是天眼集團。”

在聽到天眼集團這四個字的時候,林昊臉上露出了無奈的神情,而後他拍了拍唐仁的肩膀笑著說道:“實話告訴你吧,這個該死的集團已經和我打過許許多多的交道了,他們這個集團神出鬼冇的,但是好像一直在和我女朋友的天雨公司在做對事的,似乎想要獲得天娛公司的一些東西,隻是具體的細節我並不是很清楚。”

實際上關於這件事情,林昊不止一次的詢問過鬱雨晨,但是鬱雨晨也是一臉懵逼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