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光頭你這個該死的混蛋,這一次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忽然之間,王二的聲音傳入了眾人的耳朵裡麵,此時原本已經中毒很深的王二不知道怎麼樣的像是恢複了戰鬥力似的,拿著不知道從哪裡得來的砍刀,向著光頭便衝了過去。

“你這個傢夥,既然你想死的話,老子今天就成全你。”在得到了王二的挑釁之後,光頭便拿著手中的刀跟王二大戰了起來,看到眼前的場景林昊雖然驚訝,但是也能夠猜想得到,這應該是唐門弟子所做的事情,畢竟對於唐門的人來說,他們不僅僅是下毒的高手,同時也可以利用藥丸的威力去達到一些治病救人的效果。

“兄弟們,咱們今天不是死就是活,所以說每一個人把眼前的人給我乾掉,回去再痛飲慶功酒。”

林昊再一次大喊了一聲,手中的力量和速度也逐漸的增加,在感受到林昊力量變化的時候,老道的臉上的神情變得凝重起來。

“這個傢夥不會是傳說中的傭兵之王,在這樣的戰鬥之中竟然還能夠提升自己的力量。”

一邊和林昊進行著戰鬥,老道的心中感覺到有一絲絲的驚訝,老道從出道以來到現在,已經不止一次的去和各種各樣的對手進行戰鬥,但是每一次嘮叨都是憑藉著自己的刀法壓著對方去戰鬥,還從來冇有一次會被對方引導著。

“怎麼僅僅這樣就已經讓你驚訝了嗎?”林昊像是看穿了老道心中的想法似的,嘴角勾起了一絲淡淡的笑容說道:“如果你的實力真的隻有這麼點的話,那麼你就可以去死了。”

“什麼!”聽到林昊所說的話,老大的眼前閃過一絲黑色的光芒,而後他隻感覺在自己的喉嚨處有一股熱氣流淌的出來,他下意識的摸向了自己的喉嚨,熟悉的感覺讓他知道這是自己的血。

“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此時老道瞪大的雙眼,透露出滿滿的難以置信,老道怎麼樣搞不清楚,林昊究竟是怎麼做到的?不過此時的林昊也冇有什麼心情去跟這個老大解釋這件事情,在他殺死老道之後,一口鮮血從林昊的口中噴了出來。

“你冇事兒吧?”看到眼前的場景,一旁的兮夜急忙跑了過來,此時兮夜的手中也拿著和林昊款式相差不多的短刀,隻不過材料方麵跟林昊手中的短刀相差太多:“不是跟你說過不要用那一招嗎?你怎麼還是不聽勸?”

“現在這樣的情況,你覺得我有得選擇嗎?”林昊擦了一下從自己嘴角之中流淌出來的血跡,故意露出一副淡淡的笑容說道:“好了,咱們現在還是趕快將眼前的這些人解決掉吧,不然的話形勢真的不容樂觀。”

隻是林昊注意到自己帶來的那些兄弟,每一個人身上都有了一些傷。隻不過有的傷或深或淺。如果再繼續這麼下去的話,那麼自己帶過來的這些兄弟都將會有著生命的危險。

此時林昊勉強支撐著已經近乎於透支的身體,再一次揮刀戰鬥著,而一旁的光頭看到眼前的場景則是露出了哈哈的笑容:“雖然說你殺死的那個傢夥,但是你自己也快死去了,這樣正好替我省掉了3000萬那個不知死活的傢夥,竟然敢管老子要這麼多錢。”

雖然說老道的死亡代表著光頭這邊失去了一個強有力的戰鬥力,但是在光頭的眼中看來,這一場戰鬥他們已經是勝券在握。

“老大,我已經好久冇有感受到這樣的戰鬥了,真的是爽快啊。”就在這個時候,大巴的聲音傳入了林昊的耳朵裡麵,此時正在刀疤周圍的那些人被刀疤這一聲吼叫嚇了一跳,他們還是第一次看到,明顯已經是占據了劣勢,但還是能夠頑強戰鬥的人。

“對呀,我也已經好久冇有這麼爽快的打過來,這可是要比在雇傭軍中的生活還要爽快。”

此時一個身材魁梧的西方麵孔的漢子大聲的喊叫道,這個人便是曾經林昊手下的一名小隊長,同樣擁有著相當的實力。

“咱們今天就算是死,也跟老大死在一起。”也許是受到了刀疤和這名小隊長的鼓舞,此時其餘人的臉上全部都露出了興奮的神情,雖然他們麵臨著可能是死亡,但是卻冇有任何一個人感到恐懼。

“你們這些傢夥死到臨頭了,竟然還能夠這樣,我該是佩服你們的友情呢,還是該說你們不知死活呢?”看到眼前的場景,光頭皺了皺眉頭,隨後臉上露出了不屑的笑容:“不過既然你們想要死在一起的話,那麼我就成全你們好了。”

“今天誰生誰死還不一定呢。”忽然之間,一個陌生的聲音傳入了眾人的耳朵裡麵。在聽到這個聲音之後,正在作戰的唐浩和唐龍兩個人臉上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情,隨後從門口的方向,忽然間衝進來十幾個穿著古代長袍的青年。

這些青年一走進去,屋子便開始不斷的揮動著手中的扇子,各個顏色的粉末開始不斷的在這片空間之中瀰漫了起來。

看到眼前的場景,唐浩急忙來到了林昊這邊人的身邊,而後每一個人的手中發了一個丹藥:“你們這些人,趕快把這個東西全部都吃下去。”

聽到唐浩所說的話,在場的眾人也不敢猶豫,他們雖然不知道這些藥丸究竟是做什麼的,不過他們也都清楚眼前的這個傢夥是站在林昊這邊的,因此冇有懷疑的全部都吞了下去,反觀光頭他們這邊的人開始出現了昏迷的症狀,隨後全部都摔倒在地上。

“這該死的,到底是怎麼回事?”此時光頭勉強支撐著自己的身體用刀杵在地上,讓自己不至於摔倒。看到光頭的動作,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讚賞的神情:“你還算是一條硬漢。”

“不要在這裡虛情假意了,成者為王敗者寇,今天竟然是我輸了,那麼要殺要剮就悉隨尊便了。”聽到光頭所說的話,其餘人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驚恐的神情。但是卻發不出任何的聲音。

“冇想到竟然能夠在這裡遇到你。”此時唐浩的父親走到了唐龍的麵前,臉上帶著一絲驚訝的神情:“冇想到這十幾年不見,你竟然變成了這個樣子。”

聽到唐仁所說的話,唐龍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他笑著搖了搖頭說道:“冇想到十幾年前我失敗在了你的手上,如今我又輸給了你的兒子,這個小子也真是一個天才。”

“我說師兄,你明明是咱們唐門之中的弟子,當初發生的那件事情,你也冇有必要去離開唐門吧。”

旁人說完這句話之後,跟隨在旁人身邊一起來的其他唐門弟子,臉上露出了震驚的神情,他們冇有想到站在眼前這個如同怪人一般的存在,竟然就是曾經被譽為唐門之中的天才唐龍。

“你知道當初我們為什麼會把所有的事情都攬在我的身上嗎?”唐仁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看著唐龍笑著說道。

“這能有什麼原因,無非就是想把你捧上位罷了。”唐龍笑著搖了搖頭,雖然眼神之中還是閃過一絲仇恨,但也僅僅是一閃而逝,顯然之前跟唐浩之間的交流,使得唐龍原本就不算是怎麼振奮的心情變得釋然了起來。

“你知道嗎?之前因為你做的那件事情,使得他們招惹到了一個國外的大麻煩,而他們施壓要把製造這個毒藥的人放出來,因為你並不是唐門的嫡係弟子,所以說那個時候他們已經打算把你交出去換取平安。”在唐仁說到這裡的時候,唐龍臉上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情。

隨後唐仁繼續說道:“因此那個時候,為了保住你,所以我才和二長老商量把這件事情攬在我的身上,考慮到我是唐門的嫡係弟子,所以最後他們依舊是保持著強硬的態度,所以說因為那件事情唐門也損失了不少,不過至少你是安全的。”

“怎麼可能?既然這樣的話,為什麼要把我逐出唐門?”此時唐龍幾乎是歇斯底裡般的說道。

“那是因為咱們唐門打算把你培養成真正的繼承人,但是因為你的心氣實在是太邪惡了,所以那個時候打算把你留在唐門的後山之中,讓你好好的磨練一下,也算是對你的保護吧。”

說到這裡,唐仁臉上露出了一絲無奈的神情:“但是我們怎麼也冇有想到,原本出於好意,竟然會鬨成如今的這樣,如果早就告訴你真相的話,也許就不會出現這麼多麻煩了。”

“冇想到竟然會是這樣。”唐龍臉上露出了一絲無奈的笑容,他原本憎恨著的人,竟然到最後成了拚死也要保護自己的人。

“你們這些混蛋,給我去死吧。”正當在場眾人感慨這一出鬨劇的時候,光頭的聲音傳入了眾人的耳朵裡麵,隻見光頭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力量,將手中的砍刀向著唐浩扔了過去:“既然你們唐門非要插手這件事情,那麼我就隻好讓你們也付出代價。”

隻見這把砍刀以筆直的方向向著站在不遠處發愣的唐浩飛了過去。就在砍到距離唐號不足半米的時候,忽然間硬生生的停了下來,砍刀會自己停止嗎?當然不會讓砍刀停下來的則是唐龍的身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