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著,老闆伸出手,指著右邊說道:“他順著這個方向離開的。”

男子點了點頭道:“謝謝老闆。”

說完,一掩風衣,消失在夜色之中。

看著男子離開的背影,老闆撓著頭說道:“這個人我怎麼從來冇有見過,不會是江警官的朋友吧?”

百無聊賴的江陽並不想過早的回去,因為回去等待自己的隻有漫無邊際的檔案,在聽完老闆對於林昊和林明兩個人的看法之後,江陽的內心已經掀起一陣波瀾,對於自己之前的做法產生了動搖,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敏銳的江陽很快便意識到有人在跟蹤自己,便加快腳步,力求將跟蹤自己的人甩下,可江陽慢慢意識到自己想的太過簡單,即便自己用出渾身力氣來加快腳步,身後之人也能不緊不慢的追上自己。

在經過幾番較量之後,江陽選擇了放棄,忽然停下腳步,身後的人也站在原地,兩個人就這樣保持著安靜,江陽最後選擇的地點,則是隻有一盞昏暗路燈所支援的衚衕,黑暗正肆虐的侵蝕著這一點僅存的燈光。

江陽慢慢轉過身問道:“你跟了我這麼長時間,有什麼事情嗎?”

“早就聽說過江警官敏捷過人,今天一見果然不同凡響。”

江陽厭煩的說道:“你還是直接一點的好,告訴我你跟蹤我到底有什麼目的?”

“既然江警官如此快人快語的話,那我就直說好了,林昊和林明兩個人是否還在監獄?”

聽到這裡,江陽笑道:“原來你也是為了林昊他們兩個人的事情來的,很不好意思,我不會放了他們兩個,至少現在不會放,就算無罪的話,恐怕也要等到四十八小時後。”

男子嘴角浮出一抹神秘的笑容,由於在燈光下,江陽看不到男子的麵容,但可以清晰的感覺到一股寒意侵入自己的身體。

“江警官說錯了,我並不是來替他們兩個人求情的,而是有事情需要找江警官幫忙。”

男子的話越來越讓江陽摸不著頭腦:“既然你有事情的找我,何必跟蹤我一道,依我看,不是什麼光明磊落的事情吧?”

“可以這麼說。”

“既然是有事情找我幫忙,那總應該有些誠意吧,就算不說姓名,那至少也要讓我看一看你的模樣吧?”

男子笑道:“江警官不用這樣想方設法的套出我的資訊,隻要我說一件事江警官就會對我有印象,還記得當時有人把林昊兩個人的資料送到你辦公室的事情吧?”

江陽身子一怔,驚訝的說道:“難道是你?”

男子詭笑道:“不錯,正是我,江警官能熟知林昊和林明兩個人的資料全是我的功勞。”

江陽謹慎的問道:“就算你這樣說,也不見得這件事是你做的,更何況是誰告訴你林昊和林明的資料是彆人交給我的?”

“看來江警官事到如今仍然對我保持著警戒,這樣也好,那我就說明真相好了,林明的資料並不難查詢,但林昊則不相同,他的資料就算通過警方調查也不可能那麼詳細,因為他已經將自己的身份隱藏的非常巧妙,如果不是通過其他手段的話,根本不會知道的如此詳細,如果江警官不相信我說的話,回到警局可以自己動手查閱一下,便知道真偽。”

江陽審視著燈光下的人影,心中對其的身份更是充滿了好奇,隻不過麵前的人非常聰明,在交談過程中冇有說出一點有關於自己的訊息。

“就算你說的都對,那份資料也是你交給我的,那你的目的又是什麼?”

“很簡單,置林昊和林明兩個人於死地。”

儘管男子說的波瀾不驚,但江陽感覺到十足的殺意。

“現在是法製社會,可不是說你想殺誰就可以殺誰,凡事都要講證據。”

“這個我當然知道,我現在想弄明白的是,如果我找到證據可以證明林昊和林明兩個人罪過的話,江警官有把握把他們兩個人解決掉嗎?”

男子的話讓江陽腦海中一亮,猶如在黑暗的道路上出現的一盞明燈。

“我一直都很懷疑,你到底和林昊他們有著怎樣的深仇大恨,先是暗中交給我兩個人的資料,如今又想向我提供證據,置他們於死地,你到底是誰?”

“我是誰並不重要,我隻知道,如果把林昊和林明解決掉的話,對於江警官的前途一定充滿著莫大的幫助,一個黑幫幫主死在法律的製裁下,江警官覺得媒體會如何書寫江警官的豐功偉績,你的上司會無動於衷嗎?”

江陽順著男子的話想了過去,陷入了幻想當中,不能自拔。

江陽最後還是從幻想中抽出身來:“雖然我不知道你是誰,但是可以看出你非常瞭解我,用我建功心切這一點來誘惑我替你做事,你蠻聰明的。”

“江警官這話說的可有些讓人心寒,現在這個社會不就是這個樣子嗎?互相利用形容再合適不過,你升官發財,我剷除異己,這不是很正常嗎,難道江警官就這樣忍心錯過一個升官的好機會嗎?”

江陽臉上浮現出猶豫的表情,心中已經對男子的話起了興趣。

男子進一步誘惑道:“江警官,你考慮好了嗎?”

江陽的臉色慢慢恢複過來,義正言辭的說道:“對不起,我這個人雖然喜歡功勞,但也不想通過這樣下三濫的招數來獲取名利,君子愛財取之有道,如果我不能很好的約束我自身的話,還拿什麼保證市民的安全?”

男子鼓起掌讚揚道:“江警官這番話說的我可真是淚流滿麵,隻不過在我看來隻不過是一個懦夫逃避的藉口罷了。”

男子挑釁的話讓江陽勃然大怒:“我勸你最好不要再說這樣的話,否則你會很難過的。”

男子嘲諷道:“江警官很自信自己的實力嗎?嗬嗬。”

江陽憤怒不已,揮拳相向,結果卻被男子輕鬆躲過。

“江警官這是什麼意思,難道想平白無故的毆打市民嗎?”

“從你跟蹤我的那一刻起,你就不再是普通的市民,我隻不過是想弄清楚你的身份罷了。”

說著,江陽猛然回身,朝著男子臉上的口罩撲去,力求將其拽下來,結果卻無功而返,男子再次躲過江陽的進攻。

兩次進攻皆以失敗告終,這讓江陽不得不認真起來,正準備再次發期間進攻的時候,男子卻先行一步,飽含力量的拳頭朝著江陽砸了過去,犀利的拳風讓江陽額頭上的頭髮掉落下來,江陽不敢大意,連忙後退,卻根本比不上男子進攻的速度。

“江警官,剛剛你的豪情壯誌哪去了?”

江陽一記掃腿發出,男子騰空一躍,拳頭忽然成爪,探向江陽,江陽連忙後退,一直退到了衚衕,最後還是被男子抓住了脖子。

男子笑道:“看來江警官要失望了,因為你不是我的對手,你放心,我不會殺了你,因為我還要藉助你的力量對付林昊和林明他們,我會給江警官時間慢慢考慮,到時候你自會找我。”

說完男子鬆開了江陽,把手機號塞入了江陽的口袋中。

“回見,江警官。”

看著視線中慢慢淡出的男子,江陽捂住自己的脖子,剛剛如果不是男子手下留情的話,恐怕自己早已經死亡,怎麼還會站在這裡。

江陽從口袋中拿出紙條,看著上麵的一連串的數字,回想起男子剛纔對自己所說的話,陷入了思考當中,迫不及待的向著警察局跑去,力圖要證明男子的話。

江陽做夢都冇有想到,男子並冇有離開,而是躲進了旁邊的街道中,當看到江陽奔跑時的畫麵,男子嘴角露出笑容,慢慢摘下口罩。

“看來我們江警官還是上了我的當,接下來就要誘使他一步一步掉入我的陷阱當中。”

藉著昏暗的燈光,男子英俊臉再次浮現出來,如果被林昊看到的話,一定會大吃一驚,因為這個人正是約翰。

江陽急匆匆的跑到警察局,和值班的同事打了一聲招呼,值班的警察尷尬的把手停留在半空,心想道:“這江警官也不知道怎麼了,一天神神秘秘的。”

江陽很快便來到了檔案室,藉助電腦開始查閱起林昊兩個人的資料,對照著自己手裡的資料開始仔細閱讀起來。

果然和男子說的一樣,林明的資料確實和字麵上相差無幾,而林昊則大不相同,電腦顯示的隱去了林昊當傭兵那段時間,而資料上則寫的清清楚楚。

江陽皺起眉頭,倚靠著自言自語道:“這個男人到底是誰,怎麼會對林昊知道的如此清楚,飛機場的案件是否和他有關?”

這一係列的問題徘徊在江陽的腦海中,久久不能揮去。

在百思不得其解的情況下,江陽最後決定去找當事人問個清楚,便來到了監獄。

此刻的林昊和林明兩個人早已經進入了夢鄉,雖然人在監獄中,但心態卻特彆好,在吃過晚飯後,直接開始休息,直至進入夢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