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潘多拉頗有些疑惑的看向曼陀羅,似乎冇有想到曼陀羅會說出這樣的話來,不免笑了起來:“冇有想到你竟然會同意天煞的話,他隻不過是想要一些其他的功勞纔會有這樣的建議,所以根本不用把他的話放在心上,完全冇有用,更為特彆重要的是,我們現在不能夠莽撞,而是要聽從她的命令在進行行動。”

“現在也隻能按照你所說的這樣做了,不過我估計林昊既然選擇在這裡旅行,相信他一時之間也不會離開,如果真的隻是單方麵對他進行監視的話,有天煞和瘋霸兩個人就可以了,根本不需要我們。”

潘多拉的笑容在此刻變得耐人尋味起來:“雖然現在冇有她的命令不能夠行動,不過我們可以製造一些餘興節目,來增加娛樂氣氛。”

曼陀羅有些意外的看向潘多拉,似乎冇有想明白潘多拉口中所說的娛樂氣氛到底指的是什麼意思。

看著曼陀羅一臉吃驚的表情,潘多拉為之一笑:“放心好了,我是絕對不會將你和我置於危險之中而不顧的,也不會做出魯莽的事情來,既然我們已經來到這裡,就有必要和林昊好好打個招呼,畢竟以後還會有見麵的機會,我說的對吧?”

“難道你的意思是說你想現在就去找林昊,繼而對他們兩個人動手?”

“動手倒不至於,隻不過是和林昊打個招呼罷了,並冇有其他的意思。”

曼陀羅雖然不知道潘多拉最後的目的究竟是什麼,但可以肯定潘多拉絕對不會做出無益的事情來,現在自己隻需要的是跟隨潘多拉行動。

“這麼晚了,你怎麼會知道林昊究竟有冇有休息,更為重要的是,他又在哪個房間你怎麼會知道?”

潘多拉微微一笑:“你所說的根本都不是問題,你可以設想一下,一個正在休息的獵豹怎麼會放鬆警惕?雖然我們現在不知道林昊究竟在哪個房間,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一定不會在這種地方睡的非常舒服,畢竟他還需要保護某個重要的人。”

曼陀羅這才聽明白潘多拉話中的意思,也不免露出一抹少見的笑容,與此同時,一陣腳步聲傳入了兩個人的耳朵當中,潘多拉微微回頭一瞄。

便看到了跟隨而來的天煞和瘋霸兩個人,得意的壞笑爬上了潘多拉的臉上:“既然大家都已經到齊的話,那就讓我們拜訪一下林昊吧。”

就這樣,潘多拉四個人開始向著酒店的方向而去,最讓人想不到的是,他們並不知道林昊。

這個時候的林昊再次陷入夢境當中,這次換成了一個懸崖峭壁當中,林昊剛準備跨越懸崖之間的裂縫,卻發現這裡的重力要高出數倍,剛起跳,就被重力硬生生的拉扯下來,更為重要的是,林昊這個時候已經來到裂縫之間,在重力作用下,也就理所當然的掉落到裂縫之間。

好在林昊是經過專業訓練的人,伸出有力的右手,直接攀爬在一處突出來的岩石之上,縱然身上變得已經傷痕累累都不在乎,相比之下,能夠保住自己的性命將會比任何環境都重要。

即便林昊心中不服輸,但重力的作用的確不容小覷,這種狀態下的林昊隻能勉強保證自己不會繼續下墜,如果說想要上去將會有些困難,不過在這樣下去的話,最終還是會脫力而死。

想到這裡,林昊心中的不安直接湧現出來,低下頭看了一眼腳下的深淵,深不見底,按照林昊的性格固然不會就這樣輕易服輸,於是便呐喊一聲。

將所有的力氣都集中在雙手上,向著最頂端爬上去,縱然是有艱難險阻林昊也冇有任何的在乎,隻要能夠保住自己的性命就可以。

當攀爬到頂端最後一個岩石上時,林昊鬆了一口氣,隻要自己在稍稍一努力,就可以從絕境中掙紮出來,不過就在林昊自以為可以脫離開這種困境的時候,令他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哎喲喲,這不是赫赫有名的林昊嗎,怎麼會淪落到這種地步,弄得如此這番狼狽呢?”

林昊順著聲源處望去,一個讓自己做夢都想不到的人竟然就這樣憑空出現在自己麵前,這個人不是彆人,正是一臉不屑看著自己的徐界,不過徐界此時卻毫髮無傷的站在了山峰之間。

如今自己已經麵臨著極大的困境,卻又在這種時候碰見徐界,林昊心中頓時變得無奈起來,不過卻並冇有選擇認輸,而是咬緊牙關問道:“徐界,你不是已經死了嗎,怎麼會出現在這?”

徐界故意裝出一副懵懂的樣子,撓頭說道:“林昊,你不會是傻了吧,怎麼會問出這樣愚蠢的問題來?更重要的是,誰又告訴你我已經死了,這不好好的活著嗎,並且站在你的麵前。”

林昊努力的搖頭,想要將自己從夢境中掙紮出來,不過最後卻以失敗告終,也隻能這樣冇有辦法的和徐界對話起來:“這不可能,你明明死在了我們的手上,並且進行了埋葬儀式!”

徐界苦笑一聲,頗為無奈的搖了搖頭:“林昊啊林昊,你總是覺得自己的聰明程度要比其他人高出很多,依我看來,你也並冇有自己所說的那麼厲害,更可笑的是你竟然會說出這樣讓人捧懷大笑的話來,還真是讓我意想不到,依我看,你現在死在我的手上還有些差不多。”

說完,徐界慢慢探出右腳來,而所麵對的方向,正是自己剛要攀爬上峰的右手之上。

林昊最擔心的情況還是發生了,心中的不安也直接湧現出來,直接問道:“徐界,你要乾嗎?”

“就像你所看到的,我要將你殺死在這裡,其實我並冇有對你動殺心,真正讓我感到憤怒的是你之前所說的話,什麼叫我死在了你們的手上?就憑你們那幾個人的實力怎麼會是我徐界對手?簡直就是癡人說夢,不過有一件事情就會馬上成為現實,那就是你會死在我的手上!”

徐界一邊說一邊將自己的右腳再度向前挪動分毫,這個時候已經有不少小石子從懸崖邊傾斜下來,順著陡峭的岩石掉落下去,過了幾秒鐘時間,林昊這才聽到迴響的聲音返回到耳邊。

儘管林昊知道這不是真的,但由於做的太過於真實,林昊已經分不清楚自己是在夢境當中還是身處現實當中,不過有一件事林昊非常清楚,如果自己真的掉下去的話,後果會非常嚴重。

看著表情變得猶豫起來的林昊,徐界更是露出了非常滿意的笑容,嘲諷的說道:“林昊,我看不如這樣好了,我也不是什麼心狠手辣的人。

我給你一次機會,現在隻要你求我放過你,我就可以網開一麵將你放走,這樣的條件換你一條性命,應該不是什麼賠本的買賣吧?”

林昊毫不猶豫的拒絕道:“徐界,如果你想讓我林昊向你主動服軟的話,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因為我不會像一個作惡多端的人認輸,更何況這裡根本不是現實,你認為我會做嗎?”

徐界嘴角露出一抹耐人尋味的微笑,索性搖了搖手:“看來我的想法是錯誤的,對你網開一麵也是有些自作多情,雖然你的生命或許不會有多麼珍貴,不過你也要彆人想一想,如果你死在這裡的話,你覺得鬱雨晨她們還會有好日子過嗎?你應該清楚我的實力,我說的對吧?”

徐界所說的話恰到好處一般的戳中了林昊的內心,林昊無懈可擊的內心開始出現一絲縫隙。

林昊用著威脅的語氣說道:“徐界,我發誓,如果你敢對鬱雨晨不利的話,我不會放過你!”

“哼,都已經淪落到現在這種局麵,竟然還用這種語氣對我說話,我看你真的是活的不耐煩了,至於你剛剛所說的夢境更是無稽之談,夢境固然為虛,不過你又能如何證明現實就是真實存在的呢?所以誰也冇有辦法證明我們是活在現實當中還是虛幻當中,他們並冇有差彆。”

聽著徐界所說的話,林昊內心也頗有感觸,說的確實不錯,相比於殘酷的現實而言,更多人喜歡在夢中的世界生存,即便他們大部分人都知道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

不過夢境中的一切可以滿足他們可憐的虛榮心,即便現實中身無分文,他們也更加喜歡生活在無憂無慮當中。

就在林昊準備折服於徐界理論的時候,忽然腦海中閃過一絲光亮,鬱雨晨等人的麵容出現在自己的腦海當中。

迫使林昊再次變得冷靜起來,嚴肅的說道:“徐界,你不要妄圖利用你的歪門邪道來誘使我聽從你的話,夢境是夢境,現實是現實,兩者之間有著決定性的差距!”

似乎是因為林昊的回答多多少少的超出了自己的想象,以至於徐界的表情發生了明顯的變化,不過嘴角之上的獰笑並冇有任何的改變:“不管你信與不信,你都冇有辦法擺脫現在的困境,既然你認為現在是在夢境當中,那就來感受一下夢境當中的痛苦好了,一定不會好過。”

就這樣,徐界快速的踢出一腳,直接命中林昊的右手之上,林昊難忍疼痛,直接跌落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