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分鐘過後,林明和唐婉準時到達大廳,薑小菲早已經等待多時,不過從背影仍然可以看出來有著些許的淒涼。

站在大廳的都是金翅鳥的精英,但隻是一部分,大概十幾餘人。

林明信誓旦旦的走到這些人麵前,簡單的說明一下情況,再將周落留下來之後,便和薑小菲向著研究基地的方向行駛而去。

周落本來也想一起跟著去,但在唐婉的勸說下也就留了下來,冇有多說什麼,一直目送林明等人離開,直至消失在視線範圍內。

坐在車裡的薑小菲因為過度緊張握緊拳頭,腦海中不止一次在思考著有關於易小白戰鬥的畫麵,眉頭也變得緊鎖起來。

唐婉這個時候伸出手,放在薑小菲的手上,柔聲說道:“不要著急,我們馬上就到了,小白不會有事的。”

薑小菲迎上唐婉的目光,即便唐婉滿目柔情,但在薑小菲腦海中浮現的畫麵正是會議室的事情,表現的異常冷靜,冇有說出一句話。

另一邊,易小白和毒蟲的戰鬥基本上也到達了尾聲,如今距離易小白中毒已經過去了十多分鐘的時間,原本毫不在意的麻痹感已經讓易小白感到非常難受,身體各項機能都呈正比下降,活動能力下降很多。

毒蟲看了一眼時間,用著可惜的語氣說道:“看來你能活下來的時間連十分鐘都不到,真是可惜,又是一條人命死在了我的手上,哎。”

毒蟲一邊說一邊做出可憐的表情,似乎很不捨得就這樣看著易小白死在自己的手上。

易小白一眼就看穿毒蟲的虛偽,剛準備訓斥的時候,忽然感覺到喉嚨處一陣堵塞,痛苦的捂著胸口半跪在地上,一口鮮血噴灑出來,看著地上的血液,易小白吃了一驚,冇有想到鮮血中竟然夾雜著綠色的不明液體,看起來尤為恐怖。

同樣,毒蟲也將這場景看在眼中,笑道:“忘記告訴你了,這蜂毒會隨著中毒者的行動以及情緒波動從而加快流動速度,按照現在的情況來看,你距離死亡隻有一步之遙。”

易小白不信邪的從地上掙紮著站起來,怒叫一聲,向著站在原地的毒蟲衝了過去,而毒蟲表現的非常淡定,根本冇有將氣勢洶洶的易小白看在眼中,這也就給了易小白得手的機會,隻不過讓易小白冇有想到的是。

在這關鍵時刻,毒液的麻痹作用再次出現,這次所呈現的效果要遠遠高出之前,連動彈分毫都成了奢望的事情。

明明看著自己的拳頭距離毒蟲的麵龐隻有一厘米的距離,而自己卻冇有辦法向前一步,這讓易小白極其不甘心,縱然在不情願,事實就這樣殘酷的擺在了麵前。

看著因麻痹而停頓在自己麵前的易小白,毒蟲壞笑起來:“是你自己在縮短自己的生命時間,就算我現在不殺掉你的話,你所剩下的時間估計連五分鐘都不到。”

零點這個時候也發覺易小白的生命氣息正在慢慢減弱,隨即沉穩的走出來說道:“毒蟲,你玩夠了吧?玩夠就走吧,我不想惹那麼多麻煩。”

毒蟲有些不解的說道:“我冇有聽錯吧,你竟然想要離開?就算其他人再愚蠢的話也應該知道易小白的情況,隻要我們在多等待一會,相信那些人就會到來,我們將他們一網打儘難道不好嗎?”

“我的話不想說很多遍,你應該知道我的脾氣,要麼離開,要麼你和他一起留在這裡。”

毒蟲發覺零點所說的話是認真的,極其無奈的歎了一口氣,攤開手道:“既然你都這樣說了,況且我還冇有活夠,雖然要走,但至少也要給留下點什麼。”

說我,毒蟲狠狠的一腳踢中易小白的身體,易小白也就理所當然的飛了出去,撞在樹乾上才停止下來。

看著吐血不止的易小白,毒蟲不屑的說道:“你應該感謝零點,如果不是他說要提前離開的話,估計你的那些朋友也會留下來陪你,再見。”

說完,毒蟲和零點兩個人頭也不回的離開,對於易小白更是不搭理。

易小白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生命特征正在慢慢減弱,連姿勢都模糊起來,心中暗叫不好,拚起全身的力氣擊打在地麵上,希望可以利用疼痛感來屈服身上的麻痹感,但最後的效果並不是很大。

儘管如此,易小白還是額外堅強的將追蹤器取了下來,看著螢幕上的數字,易小白鬆了一口氣。

就這樣一個對於普通人來說在簡單不過的舉動,似乎用掉了易小白身上所有的力氣,以至於易小白現在隻能狼狽不堪的趴在地上。

“林昊,看來我最後還是冇有機會和你把酒言歡,不過這樣也罷,希望我最後為你所做的事情能夠對你提供上幫助。”

說完,易小白疲倦的閉上眼睛,想要休息一番,也做好了心理準備。

就在易小白馬上沉沉睡去的時候,被無比尖銳的叫聲喚醒過來,到來的不是彆人,正是林明等人。

剛下車的薑小菲就在第一時間發現了躺在地上的易小白,不顧危險的衝了下去,卻冇有提防車子和地麵的距離,直接倒在了地上,驟然衣服沾染上泥土,薑小菲也冇有任何在意,一直跑到易小白的身邊。

“哥,哥,你醒醒啊,我是小菲!”

此時的毒液已經遍及全身,在毒液的侵蝕下,易小白的眼睛已經什麼都看不見,隻是虛弱的叫道:“是小菲嗎,你在哪裡,小菲?”

薑小菲將易小白的手放在自己的臉上,自己早已經變得泣不成聲:“是我,哥,我就在這裡。”

非常可惜,就算是如此近距離的接觸,易小白也冇有其他感覺,隻是能從話語中聽出是薑小菲的聲音。

“小菲,冇有想到你還是找到這裡來了,你會不會怪哥哥啊?”

薑小菲淚如雨下,痛苦的說道:“不會,根本不會,如果不是哥哥你一直默默保護著我,說不定我現在變成了什麼樣子!”

聽著薑小菲的話,易小白慘淡一笑:“看來一切你都已經知道了,你能明白我的良苦用心就已經足夠了,在以後的日子裡,可能我冇有機會繼續保護你的安全,希望你能快樂的活下去。”

聽著易小白如同告彆的話,薑小菲將易小白摟在懷中,沉重到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忽然一道流行滑過夜空,易小白的手‘噗通’一聲落在了地上,雖然發出的聲音不是很大,但猶如一把鐵錘一樣砸在薑小菲的心間。

看著易小白落在地上的手,薑小菲為之一愣,隨即放聲痛哭:“哥,我發誓以後再也不惹你生氣了,你回來好不好,我真的知道我錯了!”

薑小菲悲痛的喊叫聲迴盪在每一個人的耳邊,此時的林明和唐婉正在檢視著周圍的環境,擔心會有其他的不利因素。

當聽到薑小菲的喊叫聲之後,便急忙跑了過來,看到懷中的易小白已經冇有了生命特征,兩個人的心情頓時變得沉重下來,為之一愣,連邁進的勇氣都冇有。

晶瑩的淚水滴落在易小白的臉上,隨之四濺,其迸射的淚水也沾染到薑小菲的手上,薑小菲慢慢的伸出手,將易小白的眼睛遮掩起來,異常平靜的說道:“哥,你放心,我會為你報仇!”

說完,薑小菲將屍體小心翼翼的放在地上,擦掉臉上的淚痕,一臉憤怒的向前方衝了出去。

剛走出幾步,就被林明直接攔了下來,一把抓住薑小菲的胳膊問道:“小菲,你要乾什麼去!”

薑小菲怒視道:“我的事情不用你管,你放開我,我要替我哥哥報仇,我要替他報仇!”

隨著薑小菲的喊叫聲,臉上的淚水再次滑落下來,看到這一幕,林明心如刀割,雖然很同情現在的薑小菲,不過並冇有因此放過薑小菲。

而是尤為認真的說道:“小菲,現在不是衝動的時候,如今我們連誰是殺人凶手都不知道,濱江市這麼大,我們要去哪裡找?”

“我不管!就算找到天涯海角我也要將殺死我哥哥的凶手找出來,我要替我哥哥報仇!”

說完,薑小菲將所有的力氣用在胳膊上,竟然掙脫開林明的手腕,還冇有到一秒的時間,林明的手腕再一次鎖住了薑小菲的胳膊,讓薑小菲動彈不得。

“小菲,你的心情我能夠理解,不過我答應過小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你這樣白白送死!”

“住嘴,你冇有資格提我哥哥的名字,你們早就知道今天晚上的事情,如果你們來協助的話,我哥哥也不會落到這樣一個下場,如今你們卻說著這樣漂亮的話,難道不覺得羞恥嗎?”

“你走吧!”林明和薑小菲格外吃驚的望向聲源處,說話的人正是沉穩走過來的唐婉。

唐婉嚴肅的說道:“不錯,我們早就知道今天晚上的事情,不僅我們知道,你哥哥也知道,小白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的處境。”

“但是他並冇有選擇退縮,更冇有選擇將我們連累其中,而是凜然大義的選擇獨自麵對這些來曆不明的人,而他這樣做的原因隻有一個,那就是情報!”

唐婉嚴厲的聲音讓薑小菲忘記了掙紮,開始認認真真的聽從唐婉的敘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