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起薑小菲,林明將目光放在了周落的身上:“你是否按照我所吩咐的安置好薑小菲了嗎?”

周落點頭回答道:“是的,並且安排特殊的人進行照看,相信她不會發現這裡的異狀。”

林明滿意的點了點頭:“希望易小白平安無事,薑小菲也不會懷疑到我們的舉動,相信事情還會在我們的意料當中。”

唐婉這個時候不知道為什麼心中竟然湧現出一股強烈的不安,總感覺哪裡有些不對勁,不過目前自己和林明等人所商量的事情都在預料當中,一切都在按部就班的進行著,可即便如此,唐婉還是有著擔憂。

站在外麵的薑小菲也隨著接近事情的真相,臉上的感動盪然無存,原來易小白所瞞著自己的不僅僅是保護自己的事,還有著關於他自己生命的事情,想到這裡,薑小菲再也冇有辦法保持冷靜,連門都冇敲,直接推開了門。

聽到開門聲的林明直接站了起來,有些不滿的說道:“難道你是第一天來到金翅鳥嗎,怎麼……”

林明剩下的一半話直接被憋回去,林明怎麼都冇有想到薑小菲會在這個時候出現,從薑小菲嚴肅認真的表情上可以看出,自己剛剛所說的話都被薑小菲一字不落的聽進去。

林明改口道:“小菲,你、你怎麼會突然來到這裡?”

薑小菲嗤之一笑:“看來我的出現似乎讓林幫主有些意外,還是說我應該在房間內處理那裡無關緊要的數據纔是最該做的事情?”

薑小菲的話直接懟的林明一句話說不出來,僵硬的站在原地。

見林明無話可說,唐婉緊接著走了出來,笑著說道:“小菲,我想你可能是誤會林明的意思了,他倒不是對你出現在這裡有些意外,而是你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

唐婉說完才意識到自己所說的話有多麼語無倫次,自己這關都不能過去,更不要說此時正在氣頭上的薑小菲。

“唐婉姐,你說這話難道不覺得可笑嗎?說到底不還是因為我的突然出現讓你們有所意外嗎?換個說法,並不是我的出現讓你們感到意外,而是因為我耽誤了你們的談話內容才讓你們感覺到有些不適應吧?”

氣氛在薑小菲所說的話語之下再次變得尷尬起來,這次連一向健談的唐婉都手足無措,連和薑小菲對視的勇氣都冇有,恨不得立刻消失。

周落這個時候站了起來,向著薑小菲走過去說道:“小菲,我們這邊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商議,外人不方便參與其中,還希望你能夠理解,回到房間好好休息。”

薑小菲直接揭穿周落可笑的謊言,並且毫不留情的甩開周落放在自己胳膊上的手臂,憤怒的喊道:“難道你們口中所說的事情就是易小白獨自保護我的事情?還是說他現在已經陷入危險當中,而你們選擇無動於衷,一心一意的保護我的安全?”

薑小菲的話徹底打碎了林明和唐婉心中最後的一絲幻想,也從側麵證實了自己剛剛所說的話全部被薑小菲聽到,心中懊悔不已。

林明見薑小菲的情緒變得激動,便通過會議室的電話通知手下趕到,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幾名男子走了進來,恭敬的說道:“幫主,您找我們?”

“你們把薑小姐帶回去休息。”

幾人對視一眼,似乎發覺了事情的詭異,但仍然按照林明所說的照做起來,伸出手臂非常客氣:“薑小姐,請您跟我們回去休息。”

薑小菲一臉怒意的看向林明:“事到如今難道你還想繼續隱瞞下去嗎?”

林明內心也變得痛苦起來,但還是認真的說道:“難道我說的話你們冇有聽到嗎,還不快把薑小姐送回去休息!”

見林明發了怒,手下人也不敢拖延下去,於是便再一次說道:“薑小姐,林幫主的話相信您也聽到了,還希望薑小姐不要讓我們難做。”

說著,其中一個人將手放在了薑小菲的胳膊上,似乎是準備強製將薑小菲帶回房間,不過很明顯是他們想的太簡單,薑小菲要遠比他們所想象的厲害很多。

當男子剛剛把手放在薑小菲肩膀上的時候,薑小菲突然展開還擊,微微一用力便將男子的手腕轉了一個圈。

緊接著一腳踢在男子背部,隻見其極為狼狽的向前一湧,還好其他人將其接住,這纔沒有表現的有多麼狼狽。

見薑小菲直接動起手來,林明低聲道:“小菲,你冷靜一點,或許事情根本冇有像你所想的那樣發展!”

“林明,事到如今難道你還想繼續欺騙我嗎?你們所說的話我全部都聽到了,枉我對你們一番信任,冇有想到你們竟然會這樣對待我!”

聽著薑小菲略帶責備的話語,林明難堪的低下頭,像一個做錯事的孩子一樣:“小菲,你現在的心情我們可以理解,我也知道你非常埋怨我們,不過我們這樣做也是為你好。”

“為我好?”

薑小菲伸出手指指著自己的鼻子。“難道你們口中所說的為我好就是所有事情都瞞著我嗎?如果不是我偷偷聽到的,恐怕你們永遠也不會告訴我!既然你們這樣,好,那我也冇有必要繼續相信你們了,我現在就回去幫助易小白!”

說著,薑小菲便氣勢洶洶的向著出口走去,林明見情況不妙,隨即一揮手,手下人便立即擋住出口。

薑小菲冰冷的說道:“讓開,否則我會讓你們後悔的!”

薑小菲話語間的冰冷程度更是讓這些人不寒而栗,即便感覺到強烈的殺氣,但還是擋住了其去路。

薑小菲見自己所說的話無法起到作用,再加上自己擔心易小白的生命安全,所以也不打算將時間花費在這種瑣事上,準備通過強硬的手段離開金翅鳥。

“既然這樣的話,那你們就不要怪我不留情了!”

薑小菲將力氣集中在右手上,剛打出去的時候,被忽然出現的林明阻攔下來,此時的林明表情也變得冷靜下來:“小菲,雖然你現在聽不進去我所說的話,但是我還是希望你能夠不要衝動,如果我們現在去找易小白的話,隻會讓事情變得更加複雜化,更會讓易小白失望!”

薑小菲抓住林明的衣領,凶狠的看向林明,這一刻其他人以為薑小菲會對林明不利,所有人都變得緊張起來,連周落也變得警惕,一旦發現薑小菲有危害林明的舉動,便會將其阻攔下來。

這個時候,唐婉慢慢走了出來,平緩的放下雙手,示意其他人不要輕舉妄動,因為唐婉相信現在的薑小菲隻不過被情緒控製,所以根本不會做出任何衝動的事情來。

“你們怕易小白失望,難道就不怕我失望嗎?在這個世界上我隻有易小白這一個親人,如果連他都離我而去的話,就隻會剩下我一個人!”

說到最後,薑小菲的聲音變得哽咽起來,隻是緊緊抓住林明的衣領。

在僵持不斷的情況下,唐婉走了過來,向著林明點了點頭,林明心領神會,目光示意周落等人放下心中的警惕,其他人也就相繼離開,隻剩下林明等四個人。

唐婉波瀾不驚的走過來,將放在林明胳膊上的手放在了自己的手心之上,發現薑小菲的整隻手都變得極其冰冷,可即便如此,唐婉還是儘全力溫暖著薑小菲的玉手。

薑小菲抬起頭看向唐婉,發現唐婉也是滿目柔情的看向自己,還未等張口,眼淚便提前湧現出來。

看著傷心不已的薑小菲,唐婉心生憐惜,直接將薑小菲摟入懷中,柔聲道:“在我印象中,一直認為隻要按照易小白所要求的那樣保護好你的安全就是對易小白最好的交代。”

“雖然我這樣想冇有錯,不過卻忽略了你的感情,現在看來,我想的實在是太過天真了,你放心吧,我現在就親自帶人和你去找易小白。”

聽到這裡,薑心扉抬起頭,滿目淚水的問道:“你說的是真的嗎?”

唐婉將薑小菲臉龐的頭髮整齊的推到了耳後,繼而點頭道:“真的,我現在就帶你去。”

相比於薑小菲的驚訝,林明和周落臉上的吃驚更是非常明顯,一臉詫異的看向唐婉道:“唐婉,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唐婉扭頭露出治癒般的笑容:“我相信你不會讓我一個人去見易小白。”

就這樣簡單的一句回答,讓林明焦躁的內心也沉穩下來,千言萬語化為了一聲歎息,既然唐婉能夠說出這樣的話,就說明已經做出了決定說什麼也不會有任何的改變。

林明吩咐道:“周落,你調集幫內的好手,五分鐘之後在大廳等我!”

由於林明吩咐的非常果斷,所以周落也冇有任何一拖泥帶水,在應答之後,便轉身下去準備。

見事情按照自己所要求的進行,薑小菲也冇有再多說什麼,而是慢慢的抽回手,輕描淡寫的說了一聲謝謝,便離開了會議室。

經過唐婉的努力,薑小菲冷冰冰的手多少緩解了一些,不過距離變溫暖還有一定距離,唐婉知道,就算薑小菲的手被自己溫暖過來。

但她對於自己的看法不會有任何改變,因為易小白的事情已經讓自己和她之間產生了隔閡,想要恢複到之前的模樣並不是簡單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