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赫然是鬱雨晨和一眾科研工作人員被兩方勢力包圍的場麵。

其中雇傭兵,各種殺手畫麵清晰展現。

隻見畫麵上一個忍者腳下突然出現白煙,然後瞬間消失不見,接著一個殺手被擊殺,一柄太刀從那殺手胸膛抽出。

接著四周的殺手,還有近側的雇傭兵們紛紛和忍者拉開一些距離,接著幾個忍者跟著出現,都是憑空出現,看上去非常的詭異,也非常的神奇,像是虛幻的傳說突然成了現實。令人十分震撼。

高台下,不少人驚呼道,忍者真的存在?

在很多人的認知下,忍者就是島國漫畫裡的東西,是虛幻的,冇想到竟然真的存在。那麼漫畫中那些神奇的能力也都存在著?

“你們看看,這些人是國際雇傭兵,國際雇傭兵是什麼人你們都大略知道一點吧?那絕對的刀口上舔血,根本不顧人命的凶殘所在,說是恐怖分子一點都不為過。再看看這些人,島國忍者,天雨集團得罪了這些人還有存活下去的希望嗎?好了,言儘於此,剩下的你們自己選擇吧!”

那演講者口才極佳,而且對節奏的把握非常好,看到大部分人動心了,不再多說,而是開始讓人收拾東西,一副你們冇多少考慮時間的模樣,顯示著天眼集團並不是多麼需要你們的模樣。

頓時,不少人著急起來,現在是百分之八十的待遇,如果再晚點是不是百分之七十?或者根本就不招了?

而去了小公司,能夠現在待遇的百分之五十嗎?

看到這一幕,被圍在外圍的警車上的鬱雨晨,小月都是十分焦急,他們已經看到這些人都是公司中層,若是大量離職,公司短時間內將完全運轉不開。

鬱雨晨連忙下車。

“大家不要聽他胡說八道!”下了車,鬱雨晨急聲叫道,小月緊隨其後。

人們已經被天眼集團的人說的心裡慌亂不已,看情況似乎天雨集團真維持不下去了,此刻聽到鬱雨晨的聲音,看到原老闆出現,焦躁的內心頓時鬆了口氣!一些人連忙快步迎了上來。

“鬱總,鬱總……”人們急聲叫了起來。

很快,鬱雨晨被一群人圍住了。人們又是焦急,又是興奮,焦急於天雨集團的情況,興奮於現在看到鬱總了,至少能夠先得到一個回覆了!而如果天雨集團能夠繼續運營下去,那麼留在原公司自然是最好的。

“大家放心,天雨集團不會垮!”鬱雨晨大聲叫道。“公司不會倒閉的。”小月也跟著叫道。

人們聽到這話心裡稍稍放鬆,天雨集團能夠維持下去自然是最好的了!隨即又一個問題出現在他們心頭。

“鬱總,那麼我們的……”一些人想要詢問,但卻有些不好意思。

一些人則直接詢問了出來。“鬱總,我們的待遇怎麼樣?”

“公司麵臨這種禍事,我們的工資,福利還能夠得到保證嗎?”

一些人則已經被天眼集團的人打動了,而且他們更相信他們自己的眼睛,更在意他們的待遇。如果鬱雨晨不能夠給出一個讓他們完全安心的承諾,他們是不會相信的。

“公司當然會繼續運營下去啊!”鬱雨晨急聲道。

“而且公司的待遇,福利都不會有變化!”鬱雨晨又道。

“公司遭遇了現在這種情況,我們的待遇怎麼給與保證呢?”一個女員工叫道,她長的頗為漂亮,但嘴唇卻有些薄,有點刻薄相。

“啪啪……”一陣響亮的鼓掌聲響起。

“以前就聽說過鬱總喜歡畫畫,冇想到現在專攻一門,這大餅畫的我都要相信了,我都彷彿聞到一股誘人的蔥花香味了!”一個年輕人人拍著手掌走了過來,臉上滿是譏諷的笑容。

畫餅充饑嗎?不少人都明白這話的內容,而且這個年輕人大家都認識,是濱江市有名的鑽石王老五,天眼集團大少陸飛。

“飛哥,我說總感覺感覺走到這裡有一股走到小吃街的感覺呢,這的蔥花味還真是濃啊!”又一個聲音跟著叫起。赫然是之前被林昊修理過的杜陽。

“我說這裡怎麼有一股臭味,原來是某個不漱口的傢夥又來了。”林昊的聲音冷冷響起。

之前他一直冇說話,是因為一種秘法,他需要憋住全身元氣,肩膀上的傷勢才能夠快速恢複。

和鬱雨晨說了幾句話已經讓他十分難受,全身大量流汗就是後遺症,不過當她發現淩映雪出來時,他當即順勢為之,露出肩膀讓淩映雪看到。

在來醫院路上,淩映雪故意撞向他右肩,林昊便意識到淩映雪懷疑到他頭上了,當下順勢打消對方的猜疑。

現在,經過這一段時間,終於恢複了。也不需要再用秘法將傷口進行掩飾了。

杜陽看到鬱雨晨心裡就是一陣膩歪,他想玩鬱雨晨的心思毫不掩飾的流露出來。不過以前是追求,現在卻是赤果果的玩弄了。

天雨集團的新藥被摧毀,公司人員再被大量挖走,天雨集團還拿什麼來立足?她鬱雨晨現在還有什麼資格與他杜大少平起平坐?現在的鬱雨晨就是一個有點姿色的女人罷了。一個冇實力卻又非常漂亮的女人,除了被玩還有其他什麼選擇嗎?

聽到林昊的話時,他心裡更怒。這個土鱉,居然還敢這麼放肆?以前仗著鬱雨晨撐腰,現在還有誰能夠幫你?

“給我打!”他怒吼一聲,根本不在意現在是光天化日,眾目睽睽。他就是要在無數人麵前狠狠羞辱林昊。

頓時七八個保鏢衝了上來。

陸飛嘴角含笑,他冇有阻止。他也想給眼前這個囂張的小保鏢一些教訓。

之前高看這人一眼,冇想到這人根本不是鬱雨晨的未婚夫,隻是一個小保鏢。和這種人結交,讓陸飛柑橘有種和下等人為伍的掉價感。再加上他“禮賢下士”,居然還被拒絕了,這更加增添他心裡的惱火。

淩映雪眉頭一皺,但隨即神色便淡然下來。雖然有種警察被無視,甚至於被蔑視的憤怒感,但她現在心裡更加想要知道林昊現在會怎樣應對!這個林昊實力有多強?

她感覺之前對林昊就是血人的猜測完全混亂了,她需要重新收集證據。眼前就是觀察林昊的一個好時機。

麵對七八個保鏢,林昊心裡十分不屑,上前就是一拳打出,為了在淩映雪麵前證明他的右臂冇事,他刻意用右手出擊。

眼前這些保鏢雖然看起來虎背熊腰,氣勢洶洶,但根本就是一些渣滓,冇有經曆過炮火與鮮血的曆練,這些保鏢不過是力量強於普通孩子的孩子王罷了!

“砰!”他的右拳和一個率先衝來的將近兩米高的大漢撞擊在一起。那大漢頓時慘叫一聲,捂著胳膊痛叫起來。

淩映雪眼睛死死的盯著林昊,頓時發現林昊手上帶著一副鐵骨,在關節處有許多鐵刺。那大漢和這鐵刺撞擊在一起,不受傷纔怪。

淩映雪心裡不屑的哼了一聲,林昊這保鏢著實有點卑鄙。不過心裡卻更加疑惑了,難道那血人真不是林昊?

她很清楚,就算林昊帶著鐵刺,但剛纔大漢那十分凶狠的一拳也都被林昊接下了,如果林昊右臂真受過傷,根本承受不住了,而不會像現在這樣完好無損,而且還一副虎如羊群的感覺。

鬱雨晨卻是擔心極了,林昊現在還能出手嗎?為什麼還要用右手?她已經從淩映雪口中知道,昨天淩映雪對那個血人右肩開了一槍。林昊的右肩受過槍傷啊,一晚上能好成什麼樣?

林昊拳拳成風,腳下步法精妙,隻是三十來秒鐘,七八個保鏢便完全趴在了地上。

杜陽的臉色難看極了。這群廢物!

心裡正怒火著,突地發現眼前一黑,接著左眼巨疼,正要捂著眼睛喊痛,下一刻右眼劇痛起來。然後下身像是被火車撞中一般,他想叫已經完全叫不出聲來了。

一眾員工們呆呆的看著,剛纔還有點為林昊擔心,對於這位一個月前在公司十分風光,但為人卻相當不錯的總裁司機大家相處的還是不錯的,但看到七八個保鏢反被林昊收拾,忍不住為林昊叫好。

一些人心裡卻是擔心起來,他們已經打定主意準備加入天眼集團了,現在林昊收拾了天眼集團的人,天眼集團的人會不會遷怒於他們?不再招收他們,或者壓低待遇?

待他們看到林昊將天眼集團二號大少杜陽給打了,而且打那麼狠的時候,徹底呆住了。

這不是斷他們活路嗎?

一個原本天雨集團的員工連忙衝上去,關切起來:“杜少,杜少,您冇事吧?我馬上叫救護車!”

附近的人們都是一呆,最關心杜陽的居然是天雨集團的人?

一些天雨集團的員工倒是反應過來了,紛紛過去表示關切,一些人徹底不要臉了,對著林昊咒罵起來。

鬱雨晨頓時心亂起來,現在那些員工要倒戈了嗎?要被天眼集團的人招收了嗎?

陸飛本來心裡憋著火,杜陽就是一個蠢貨,手下就是一幫廢物。但看到這一幕,心裡一喜,杜陽受點傷反倒將天雨集團的人拉攏了,不錯,乾的不錯。

至於杜陽受多重的傷,他並不是太在乎,反而受傷的不是他自己。

“林昊,這個時候了你還如此囂張,我真是佩服你的膽氣。”陸飛冷笑道。然後他大手一揮:“我宣佈,剛纔對杜陽表示關切的人,進入天眼集團後待遇提升一成。”

這話一出,頓時大量員工朝天眼集團那邊跑去,紛紛對杜陽表示關切,對林昊大聲咒罵起來。

不過還有一半員工留在原地。他們心裡還是捨不得天雨集團的。

就在這時,十來個保鏢推開圍在一起的人群走了進來,一個律師模樣的男子被護在中間。

人們忍不住冷靜下來。

隻聽那律師冷聲道:“我們是天使風投基金的。公司總裁已經買下天雨集團三位股東的股份,股份超過百分之五十一。從今天起我們總裁將是天雨集團的董事長,我們老總決定注資一百億,留在原地的原職工,待遇提升一成!”

說完,那律師將一些檔案公之於眾!

頓時人們嘩然,國際上赫赫有名的天使風投基金向天雨集團注資了?留在原地的原職工待遇可以提高一層?

陸飛,以及剛剛恢複過來的杜陽徹底傻眼了!那些投靠天眼集團的人更是傻眼,幾個人直接癱軟到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