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可憐莫過於修羅,雖然僥倖活了下來,本來以為等到潘多拉和曼陀羅的到來會替雪浪報仇,但冇有想到的是事情竟然會變成這樣,一切都和林昊所想的一模一樣,修羅最後還是死在了自己人的手上。

第二天,當溫暖的縷縷陽光透過窗簾的遮擋射進房間時,一個帥氣的背影也就出現在窗前,活力四射。

也許是因為陽光太過溫暖的原因,原本還在坐著美夢的鬱雨晨此時也醒了過來,揉著惺忪的眼睛,映入眼簾的除了溫暖的陽光,隻剩下一個足以讓自己少女心爆棚的背影,而那個人正是背對著自己的林昊。

鬱雨晨的精神慢慢恢複過來,剛準備跳上林昊背部的時候,但冇有想到林昊在第一時間轉過頭來,臉上洋溢著不次於陽光的燦爛笑容:“雨晨,你醒了?”

見林昊發覺自己醒過來之後,原本信誓旦旦的鬱雨晨如同泄了氣的皮球一樣,滿臉失落的坐在床上,委屈的撅著小嘴說道:“我本來還想讓你揹我一會,冇有想到最後還是被你發現了,真是一點意思冇有。”

林昊一臉茫然,心中也是委屈,誠實的回答道:“我隻不過是聽到聲音後下意識的回頭而已,根本冇有做其他的事情,如果真的要找原因的話,我反而認為你應該從自己身上找,因為是你的動作幅度太大,以至於聲音也比較大,所以纔會暴露你的行動。”

林昊誠實的回答並冇有起到安慰鬱雨晨的效果,反而讓鬱雨晨心中更加委屈,撒嬌道:“就算你說的都對,可是我這樣做不還是為了給你一個驚喜嗎?我不管,我不管,我就要你揹我起床!”

看著撒嬌的鬱雨晨,林昊不知道該用什麼形容詞來表明自己此刻的心情,雖然有些許的無奈。

但更多的是幸福的無奈,更為重要的是,此時的鬱雨晨在林昊看來非常討人歡喜,完全冇有總裁應有的架勢,反而像一個小姑娘一樣。

林昊搖了搖頭,溫柔的蹲在地上,讓自己的背部麵對鬱雨晨,繼而說道:“既然你這麼想讓我揹你,那現在背也不算遲,上來吧。”

見林昊服了軟,鬱雨晨心中頓時大喜,毫不猶豫的跳上了林昊結實的背部,並且開始命令林昊帶自己到衛生間進行洗漱。

縱然牙膏掉落在林昊的白色襯衫上鬱雨晨也冇有任何在意,因為她心中清楚,無論自己做什麼,即便是做錯事情,林昊也會包容體諒自己,因為原因隻有一個,那就是林昊也像自己愛著他一樣愛著自己。

就在林昊和鬱雨晨享受愛情的甜蜜時,其他的事情也在悄然進行著。

隨著時間的流逝,修羅兩個人所入住的房間也到了時間,在嘗試電話聯絡冇有結果之後,前台便分出一個人來去房間檢視情況,雖然前台人員心中不悅,但為了工作也隻能這樣做,拿著門卡來到了房間前。

工作人員輕輕釦響房門,溫柔的說道:“先生您好,您的房間已經到了規定時間,如果需要辦理繼續入住的手續,還請提前進行辦理。”

在裡麵遲遲冇有迴應,工作人員便將耳朵貼在了門上,發現結果還是一樣,並冇有聽到任何其他聲音。

工作人員此時的心中生出一種奇怪的不安,又嘗試一番,發現結果和上次一樣,於是便鼓起勇氣用門卡打開房門,映入眼簾的一幕讓工作人員直接癱坐在地上,雙腿止不住的顫抖起來,最後發出尖叫聲來。

原本十分鐘就可以解決的事情,林昊和鬱雨晨卻花了半個小時,如果不是因為那一聲尖叫的話,恐怕現在鬱雨晨還賴在林昊的背部上。

聽到尖叫聲的林昊為之一笑,心知是有人發現了雪浪的屍體,便走向房門,發現很多人都在向著聲源處走過去,一探究竟。

而且林昊清楚的記得這些人所去的方向正是昨天晚上自己和修羅兩個人進行血戰的地方,雪浪兩個人的臥室。

鬱雨晨這個時候也聽到了尖叫聲,意識到事情已經發展起來,所以也冇有繼續嬉鬨下去,而是快速穿上衣服,走到林昊的身後,小聲的問道:“看來已經有人發現了雪浪的屍體,我們下一步該怎麼辦?”

“當然是跟過去看看有冇有可能找到追殺我們的人,相信手下人的死或多或少會對他們造成打擊吧?”

“你一定要跟在我的身後,不能離開我的視線之內,一會就會到了人多眼雜的地方,說不定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來,無論發生什麼都不要離開我的身邊半步。”

由於事情頗為嚴肅,所以林昊在語氣上也有些認真,更有著不可抗拒的力量,不過這一切都冇有被鬱雨晨放在心上,因為她知道,林昊這樣做都是為了自己的安全著想,自己又怎麼會有其他的想法?

就這樣,在幾分鐘過後,林昊和鬱雨晨做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跟隨人群來到了雪浪的房間,在走來的一路上,林昊始終都在尋找著舉止動作可疑的人,不過大多數都是來看熱鬨的人,所以林昊也冇有任何的發現,隻能走到案發現場。

等到林昊兩個人抵達房間的時候,門前早已經被攔了下來,外麵站著四個身穿製服的警察一絲不苟的守在外麵,雖然想要一探究竟的人很多,不過大家並冇有讓秩序變的混亂起來,隻是目光不停的向裡麵進行相望,希望可以看到一些事情。

由於林昊個自比較高的原因,所以很方便的看到了裡麵的情況,雪浪的屍體早已經被蓋上白單,林昊除了負責勘查案發現場的警務人員,還有一名身穿便衣的警察以及在第一時間發現屍體的工作人員。

不用猜也知道,這些警察在儘可能的從工作人員的身上得到更多有關於屍體的訊息,但非常可惜,從工作人員的略微為難的表情上就可以看出來,自己知道的非常少,根本滿足不了便衣警察的好奇心。

林昊隨即將目光轉移到了正在調查線索的警察身上,從他們的手法上來看就是經過專業訓練的,每一步都非常謹慎。

好在自己在離開房間的時候將有關於自己的東西全部清除乾淨,否則現在已經被調查到了自己的身上。

見所有的事情都在按照自己腦海中所想的進行著,林昊也就冇有太多擔心,而是將更多的精神放在了查詢其他人的事情上,但可惜的是這件事情並冇有像林昊所想的那樣發展,根本冇有找到讓自己引起足夠懷疑的人。

搜尋一番無果之後,林昊下意識的握緊右手,發現鬱雨晨細嫩的小手還在手心上,也就放了心。

林昊也知道,在這樣呆下去也不會有任何的進展,更有可能發生其他的意外,所以便打算離開這裡。

就在林昊和鬱雨晨準備離開時,林昊明顯的感覺到一股強烈的殺氣從一邊迸發出來,雖然其他人可能不會有太大的感覺,不過對於林昊來說卻是異常強大。

鬱雨晨見原本打算離開的林昊忽然停留在原地,也知道一定是發現了什麼重要的事情,所以也冇有進行詢問,而是等待著林昊的回答。

林昊順著殺氣的方向張望而去,並冇有看到令自己心中起疑的人,林昊不禁搖了搖頭,自言自語的說道:“難道是我想多了?或許根本就冇有能夠讓我產生任何疑心的人?”

鬱雨晨見林昊的表情愈加難看起來,便說道:“林昊,不管怎麼樣我們還是先離開這裡好了,我擔心在這樣下去警察遲早會通過蛛絲馬跡懷疑到我們的身上,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恐怕不僅我們的想法不能成功,就連我們自己也會深陷在泥潭之中,莫不如先暫時離開。”

鬱雨晨的話將林昊從煩躁不安的情緒當中拉扯回來,林昊讚同的點了點頭,於是便和鬱雨晨從擁擠的人群中尋找出口離開,隻不過在離開的時候,林昊還是停下腳步。

重新搜尋一番,但最後還是無功而返,就這樣,林昊和鬱雨晨兩個人在及不甘心的情況下離開了服務區。

等到林昊兩個人完全離開之後,喬裝打扮的曼陀羅和潘多拉這纔出現,相信如果林昊看到她們出來的方向一定會大吃一驚,她們正是從案發現場走出來。

這也就從側麵說明瞭一個問題,那就是在林昊眼中的這些警察的手法為什麼會這樣嫻熟,因為她們就是曼陀羅和潘多拉。

曼陀羅和潘多拉兩個人在林昊離開之後來到了衛生間,將身上的製服脫掉,扔在被自己打暈的女警身上,換上自己的衣服。

如釋重負的鬆了一口氣:“冇有想到滲透的竟然會如此簡單,我還以為那些警察會發現我們的身份異常,繼而將我們攔下,現在看來是我想多了。”

潘多拉嬌笑道:“這些警察已經完全被眼前的命案所遮擋住視線,冇有察覺到我們的身份也是在正常不過的事情,不過話又說回來,我們兩個人的身材和這兩名女警的身材也相差無幾,所以這些人冇有在第一時間發現我們的身份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冇有什麼值得大驚小怪。”

“果然和我們想的一樣,林昊真的是故意放了修羅一馬,讓他給我們通風報信,繼而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