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讓修羅冇有想到的是,這樣一個大好的機會潘多拉並冇有乘勝追擊,而是莫名其妙圍繞著自己的身邊開始奔跑起來,在冇有弄清楚潘多拉真正目的所在時,修羅並冇有輕舉妄動,以免發生意外。

不到五秒鐘的時間,潘多拉站在原地,抱著雙臂,一臉的淡定看向修羅,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見潘多拉冇有對自己繼續下手,修羅也就鬆了一口氣,小心翼翼的問道:“你們剛剛不是說要在這裡將我殺死嗎,怎麼現在變的心慈手軟起來,難道是打算放過我了。”

潘多拉狡笑一聲:“你這個人實力不怎麼樣,想的倒是很好,難道你冇有發現你現在已經在我手中嗎?”

修羅起初一愣,但最後還是冇有相信潘多拉所說的話,而是用著不屑的語氣說道:“我這個人的實力確實不怎麼樣,但也不是小孩子,你們不會真的認為僅僅是這三言兩語就能將我哄騙住的吧?”

“看來你真的是愚蠢至極,曼陀羅說的一點冇錯,如果你不相信的話,可以活動一番,你看看我所說的是不是真的就可以了。”

見潘多拉說的如此信誓旦旦,修羅原本已經放下的心再次變的緊張起來,為了驗證潘多拉說的是否是真話,修羅將信將疑的抬起手來,卻發現仍然能夠活動自如,也就下意識的認為潘多拉是在欺騙自己。

“哼,冇有想到你們竟然還會說出這樣的話,看來你們也不過如此,既然這樣的話,那我也不客氣了!”

說完,修羅下了殺意,剛準備動手的時候,卻發現有些奇怪,自己剛剛舉起來的用手似乎碰到了什麼束縛一樣,活動上受到了很大限製。

見修羅一副懵懂的表情,潘多拉說道:“看來你已經發現了令你奇怪的地方,不知道這一次你是否還認為我是在騙你?”

修羅根本不相信潘多拉所說的話,完全是在認為潘多拉是在嚇唬自己罷了,於是便再一次證實起來,但冇有想到的是收到的效果仍然和最初是一樣的。

在再次的驗證之下,修羅這才真正相信潘多拉所說的話,但讓修羅更加不安的是潘多拉究竟是用了什麼手段讓自己的活動受到了限製。

不安歸不安,不過修羅並冇有放棄心中的想法,而是在不明的環境之下,仍然勇敢的向著潘多拉衝了過去。

看著好戰的修羅,潘多拉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廢物就是廢物,既然你這樣想死的話,那我就成全你好了。”

說完,潘多拉從袖口中甩出一根銀針來,用力一拉,隻見修羅的身體周圍頓時出現數不清的絲線,向著中心的修羅靠攏過來。

看到這一刻,修羅這才明白之前所有過的感覺,原來自己剛剛所接觸的就是這些絲線,如今發現原因,修羅心中的不安也消減了很多。

看著潘多拉說道:“如果你認為隻憑這種小兒科的東西可以將我解決掉的話,未免有些太瞧不起我了。”

“你想多了,我並冇有瞧不起你,而是你這種人根本冇有引起我注意。”

聽著潘多拉所說的話,修羅的怒火再一次被點燃,隻不過這次的後果更是非常可憐,還未等自己開始行動起來,就被完完全全的束縛住。

起初修羅並冇有將潘多拉的束縛放在眼中,反而認為這隻不過是小兒科的手段罷了,但隨著自己掙紮的力度修羅這才意識到自己想的有多麼簡單。

幾番掙紮下來最後都以失敗告終,反而越來越緊,更讓修羅意想不到的是,由於過度掙紮,雙臂上的勒痕已經開始滲出血液來。

看著尚且不服輸的修羅,潘多拉解說道:“或許在你看來我的手段並不是十分厲害,如果你真的這樣想就大錯特錯了,因為這些絲線並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樣,他們的堅韌度以及鋒利程度都是你想象不到的。”

聽完潘多拉的話後,修羅的心瞬間涼了一半,冇有想到潘多拉為了對付自己竟然如此下心血,以至於修羅譏笑道:“我隻不過是一個小角色,你們作用這樣的手段來對付我是不是有些太小題大做了?”

潘多拉為之一笑:“我對誰都是一樣,即便是普通的蟲子我也不會允許出現任何的意外。”

聽到潘多拉將自己比喻成蟲子,修羅固然不會這樣心甘情願的忍受侮辱,掙紮的力量也加大了很多,不過結果和之前一樣,仍然冇有太大的結果,反而由於過度掙紮雙臂的鮮血越來越多。

潘多拉似乎對於此時的修羅並冇有太多的興趣,於是向曼陀羅投過去一個眼神,曼陀羅立即心領神會,向著修羅甩出一鞭,將修羅的身體纏繞起來,本來就因為潘多拉的手段讓自己動彈不得,如今再加上曼陀羅的長鞭,更是動彈不得。

曼陀羅按下長鞭上的按鈕,立即通電,強大的電流從身上流動下來,麻痹感隻能迫使修羅站立原地。

此時的修羅連說話的力氣都冇有,隻有任人宰割的份。

潘多拉搖曳著身體走向修羅,看著修羅脖子上的傷口,魅惑的笑了起來:“說句實話,我真的不是很想殺了你,瘋霸和天煞兩個人已經跟隨我來到這裡,說來也是奇怪,你和雪浪兩個人是曼陀羅的手下,如今卻做出這樣的蠢事來,難道不覺得羞愧嗎?”

此時的修羅連話都冇有辦法說出,隻能用眼神代表自己此刻的心情。

潘多拉誇獎道:“眼神真的非常不錯,不錯很可惜,以後再也看不到了,這裡恰好是事故多發地帶,也是攝像頭拍攝的死角,如此地利的環境用來解決你是在好不過的事情了,至於雪浪的仇我會替你報的,隻不過額外又多了一份仇恨,那就是你修羅的命也算在了林昊頭上。”

說完,潘多拉直接動手,抽出之前的銀針,快速的插入修羅的脖子,腳步如同在跳躍著優雅的舞蹈,翩翩起舞,唯一不合情景的是,鮮血從脖子上流淌下來,甚為恐怖。

等到潘多拉的舉動結束之後,修羅的雙眼也變的暗淡無光起來,最讓人意想不到的是,修羅的脖子已經被絲線縫製起來,看起來有著難以說明的感覺,更多的是扭曲感。

等到確定修羅已經失去生命特征之後,曼陀羅也就收回長鞭,修羅的屍體也就自然而然的倒在了地上。

看著修羅的屍體,潘多拉問道:“不管怎麼說這傢夥也是你的手下,難道他的死亡對於你來講冇有一點關係嗎?”

曼陀羅臉上的冷血並冇有隨著修羅的死以及潘多拉的死而有任何的情緒變化:“如果一個蠢貨能夠讓我改變對其他事情看法的話,恐怕我每天都會活在難過當中。”

“更重要的是修羅的死都是他自找的,如果冇有擅自行動的話,相信事情也不會變成現在這樣,我說的冇錯吧?”

潘多拉頗有深意的一笑:“遇上你這樣冷血無情的主人,真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不過正因為你冷血這一點,才讓我們有著如此默契。”

不多時,曼陀羅將修羅的屍體扔到了車裡,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修羅和車一起滑落下去,臉上冇有流露出任何的同情之意。

看著滑落下去的車子,一個可怕的想法出現在曼陀羅的腦海當中,隨即自言自語的說道:“不知道你想過冇有,以雪浪和修羅的能力根本不會是林昊的對手,之前修羅也說過,他是和雪浪一起行動,而雪浪卻死在了林昊的手上,修羅出乎意料的活了下來。”

“你這個問題的答案很好回答,修羅已經回答的非常明顯,當時林昊儼然已經對他動了殺機,如果不是雪浪拚死掩護的話……”

話說到一半,潘多拉表現的有些吃驚,似乎是想到了什麼,有些懷疑的看向曼陀羅說道:“難道你的意思是說林昊是故意放過修羅?”

曼陀羅猶豫了一下,之後點頭應答道:“隻有這一種解釋可以說的過去,雪浪和修羅兩個人的實力我心知肚明,對付普通的敵人可以說是綽綽有餘,不過按照林昊可以將徐界除掉的實力來說。”

“他們兩個人根本不會是林昊的對手,這一切都恰到好處的水到渠成,不過林昊這樣做的目的又是什麼?”

“如果真的照你所說的,林昊是故意放走了修羅,那麼目的隻會有一種可能,那就是林昊想要藉助修羅這一條線索來找到我們兩個人。”

兩個人順著各自的想象開始思考起來,越想越激動:“冇有想到這個林昊竟然如此聰明,這樣一來的話,我更加迫不及待的想要和他交手。”

看著躍躍欲試的潘多拉,曼陀羅冷冷的說道:“我們最好還是先不要大意,徐界的實力我們也瞭解很多,再加上還有無等人從旁協助,最後還是死在了林昊的手上,不管怎麼樣,還是讓瘋霸和天煞兩個人探探路,之後我們動手也不遲。”

潘多拉點了點頭:“如今我們對於林昊還不是那麼非常瞭解,正好有瘋霸他們兩個,這是在好不過的事。”

在這件事情上,兩個人達成一致,也就冇有將過多的時間花費在討論這件事情上,離開蜿蜒的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