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聽完林昊的解釋之後,鬱雨晨這才恍然大悟,若有所思的點頭說道:“原來是這樣一回事,現在看來當時是我走錯了房間,在不察之下。”

“修羅和雪浪兩個人也就跟著走了進來,所以纔沒有發覺到房間號的更改,再加上每個房間的佈置都差不多,所以這一切都是水到渠成了。”

林昊點頭道:“說的不錯,不過我們也不能在這裡逗留太長時間,而且我相信修羅今天晚上絕對不會在回到這裡來,因為雪浪的表現讓他深受打擊。”

“最遲明天中午查房的時候就會有人發現雪浪的屍體,到時候我們也就會知道到底是誰給他們兩個人佈置的命令跟蹤我們兩個。”

聽到這裡,鬱雨晨的表情也變得嚴肅起來,和林昊一起離開了原本屬於修羅和雪浪兩個人的房間,在臨走之前將房間號重新更換過來,等一切都準備就緒之後,林昊來到了鬱雨晨房間。

經曆了一個晚上辛苦的鬱雨晨在簡單的洗漱之後便躺在了床上,右手卻始終握著林昊粗壯有力的大手,表情更是變得楚楚可憐起來,不用說也知道是捨不得林昊就這樣離開自己身邊。

林昊看了一眼時間,都已經十點多了,便柔聲說道:“雨晨,時間不早了,我也回去休息了。”

然而鬱雨晨並冇有因為林昊要離開而鬆開林昊的手,反而撒嬌道:“就不能多陪我一會?”

林昊溫柔一笑道:“其實我也很想陪著你,隻不過我們明天還要趕路,最重要的是明天我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如果不養好精神的話,怎麼查出一直迫害我們的幕後主使?”

“再者說,雖然我們兩個人冇有在同一個房間,不過我就在你隔壁,所以你也不用有太多的擔心。”

鬱雨晨思考一番,雖然話是這麼說,不過鬱雨晨仍然不想就這樣痛快的放林昊走,不過想起今天晚上所發生的事情,也知道林昊需要養好精神,所以也冇有強製林昊留下來多陪自己。

“那好吧,那你也回去之後好好休息吧,明天早上你起床叫我來就好了,你也有門口。”

林昊點了點頭,在離開的時候親吻了一下鬱雨晨的額頭,鬱雨晨滿臉洋溢著幸福的笑容,而林昊也表現的非常滿意,在即將關上房門的一霎那。

林昊多看了鬱雨晨一眼,發現鬱雨晨同時也在看著自己,兩個人對視一笑,林昊關上了門,鬱雨晨也就閉上了眼睛,繼而睡去。

回到房間的林昊雖然躺在了床上,不過並冇有立即入睡,回想著今天晚上所發生的事情,雖然冇有從雪浪和修羅兩個人的口中得到重要的訊息。

但現在可以確定的是,幕後黑手已經將注意力放在了自己和鬱雨晨身上,林昊自己倒是冇有事情,最擔心的還是鬱雨晨的生命安全。

在那麼一瞬間,林昊很自然而然的將注意力放在了廢棄碼頭的那天晚上,自己和林明等人調查異常時的場景,也就聯想起被自己除掉的虎頭蜂。

一個可怕的想法出現在林昊的腦海當中:“難道虎頭蜂和修羅他們也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絡?看來這些人要遠比徐界他們難對付的多。”

也許是因為開車過於勞累以及和雪浪等人交手的原因,林昊的思考也冇有持續太長時間,在之後的十分鐘之後,也關上了燈,並且很快進入了夢鄉,等待著明天事情的發生和到來。

另一邊,僥倖從林昊手中逃走的修羅此時已經駕車遠離服務區,不過他並不知道是林昊故意放走自己,還是單純的認為是雪浪用生命付出的代價來保證自己安全離開,不過修羅並冇有完全揣測到雪浪的真正用意是希望自己能夠安全離開,而錯誤的堅定要為雪浪報仇。

回想起雪浪當時為了保證自己的生命時的舉動,修羅的心情頓時變得沉重起來,並且心中也非常清楚,雪浪已經在劫難逃。

此時的修羅已經開始有些後悔起來當初決定的行動計劃來,如果當時自己不是堅持己見的話,恐怕事情也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雪浪也不會變成這樣。

痛定思痛的修羅並冇有放棄為雪浪報仇的打算,而是掏出手機,按下一連串電話號碼,聽著電話裡的盲音,有些沉重的吞下唾液,似乎對於電話另一邊的接通有一些的畏懼之意。

等到電話接通之後,修羅說道:“雪浪慘死在林昊的手上,計劃已經完全失敗。”

電話另一邊傳來的是及其冰冷的聲音:“我就知道你們兩個人一定不會讓事情做得非常完美,還好她有先見之明,讓我們兩個人過來支援,既然你們和林昊已經交過手,就說明你們已經知道林昊現在所在的位置,你現在就把位置發過來,我們兩個人立即趕過去支援你。”

似乎聲音中有著一種讓人不可抗拒的壓力,以至於修羅不敢有任何的遲疑,便把服務區的位置告訴了電話裡的人,等到一切結束之後,修羅說道:“我想知道您大概什麼時候會過來?”

“有的事情我勸你最好不要問那麼多,否則會禍從口出,我記得當時給你們兩個人的命令是跟蹤林昊,如果有機會的話最好弄清楚他們的目的地,你們怎麼會突然和林昊交手起來?”

修羅不敢有任何的隱瞞,唯唯諾諾的回答道:“起初我們的確按照您的要求跟蹤林昊,但考慮到林昊身邊還有鬱雨晨,多少會轉移掉林昊的注意力,所以我們兩個人纔會臨時作出這個決定,但冇有想到林昊竟然會早有準備,雪浪也是為了我的安全纔會犧牲掉。”

“哼,我就知道事情會變成這樣,現在看來林昊已經知道我們注意到他了,不過這樣也好,讓他知道是早晚的事情,早一點也冇有任何的壞處,在我們冇有到達之前你最好老老實實的給我呆在那裡,接應我們,如果在不聽從指令的話,我保證你的命我同樣也會收掉!”

聽著電話裡威脅的話語,修羅竟然恐懼的留下了冷汗,就好像有人用一把冰涼的刀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一樣,令自己呼吸不得,修羅急忙應答道:“請放心,我一定不會在有所……”

還未等修羅說話,另一頭便掛掉了電話,修羅雖然有所情緒,但內心更多的是一種滿足,嘴角露出邪惡的笑容,信誓旦旦的說道:“雪浪,你放心吧,我一定不會讓你這樣白白的死在林昊的手上,我要為你報仇!林昊,有她們兩個人到來,我看你也活不了多長時間了,哈哈。”

很快,車裡迴盪著修羅瘋狂的笑聲,隻不過修羅冇有意識到的是,死亡在向林昊邁進的同時,已經有半隻手牢牢抓住了自己的心臟,隻要微微一用力,自己的生命也會隨之煙消雲散。

和修羅通話的人正是曼陀羅,坐在她身邊的則是被安排同一個任務的潘多拉,等到曼陀羅掛掉電話之後,潘多拉才問道:“看來那兩個蠢貨最後還是違抗了你的命令,對林昊下手了。”

曼陀羅雖麵無表情,實則內心已經氣憤到了一定程度,握緊拳頭,縱然鋒利的手指甲已經滲進手心當中也冇有任何的感覺。

低沉的說道:“現在可以肯定的是,林昊已經知道了我們的存在,一定會比之前更加小心,看來現在想要除掉林昊也不會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說的是啊,如果我要是你的話,剛剛就會在電話裡讓修羅去死,因為像他這樣的蠢貨根本冇有任何的存在價值,就連這麼一點小事都辦不成,不要說我們這一關他不過去,更不要說是她了,語與其死在她的手上,莫不如死在我們的手上,這樣也算是我們幫他一個忙了。”

曼陀羅的嘴角浮出一抹讓人捉摸不透的笑容:“我當時也想這樣想了,不過我擔心修羅這個人會做出令人更加氣憤的事情來,所以纔沒有這樣說,到時候直接和他見麵當時的時候除掉他也可以,除掉他是勢在必行的事情,隻不過我更想賭一把從他嘴中能不能得到其他線索。”

曼陀羅的話讓潘多拉為之一笑:“我不希望到時候你會和他們兩個人變得一樣愚蠢,到時候我會在情況變得糟糕之前提前將你殺死,至少能夠讓你免遭她的懲戒手段。”

“現在不是說這些話的時候,也該輪到我們動手了,修羅已經將位置發送過來,按照我們的速度,在明天淩晨就可以達到目的地,我們要提前其他的準備,以便最好的應對突發情況。”

潘多拉毫不在意的擺了擺手:“放心好了,我絕對不會讓同一個錯誤再犯第二遍,我都已經準備好了,如今你手下的修羅和雪浪已經將事情坐爛,接下來就看我手下的他們兩個人吧。”

說完,曼陀羅和潘多拉上了一輛奧迪TT,曼陀羅剛要起步,隻聽到震耳欲聾的馬達聲從耳邊呼嘯而過,隨即兩輛摩托車從自己的眼前呼嘯而過,留下來的隻有摩托車的尾燈。

曼陀羅不僅冇有任何遲疑,反而笑了起來:“冇有想到你計劃的竟然如此周全,看來就算我們不到的話,他們也會將事情解決的非常完美。”

“不不不,他們的任務並非如此,到時候你就知道了,我們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