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縱然雪浪的身體及其強壯硬朗,但也承受不住林昊這一腳所蘊藏的力量,在半秒僵持之後,直接飛了出去,頭部撞在了堅硬的櫃角上,鮮血也就理所當然的從雪浪的頭部流淌下來。

修羅冇有想到雪浪會在這種關鍵時刻衝了出來,更是奮不顧身的向林昊撲過來,用意非常明顯,就是想要將自己從林昊的手下救走,但非常不幸,雪浪的想法也遭到了空前的失敗。

林昊笑道:“原本我還以為你們會和徐界他們一個樣子,對於同伴的死置之不理,現在看來是我太小看你了,冇有想到你們兩個人還能顧及彼此,儘管這樣,我也不會放過你們!”

剛說完話,雪浪怒吼著再一次撲向林昊,這一次連林昊都冇有想到雪浪在遭到如此攻擊之下還能夠重新站起來,有所吃驚,由於太出乎意料,被雪浪陰謀得逞,硬生生的壓在了地上。

看著如此奮力解救自己的雪浪,修羅心中百感交集,不知道從哪裡湧現出來的力氣,竟然從地上站了起來,隻不過看起來還是有些搖搖欲墜,根本冇有辦法趁此機會對林昊等人下手。

林昊臉上浮現出自信的笑容,因為在他看來,就算雪浪如此奮不顧身的向自己發動攻擊,也不可能會是自己的對手,除掉他隻不過是時間的問題罷了,所以也不會有太多的心慈手軟。

修羅剛準備對林昊作出力所能及的事情時,卻被雪浪的吼叫聲製止下來,修羅為之一愣,雪浪帶給自己的意外實在太多了,一直以來都是修羅自己對雪浪指手畫腳。

而如今雪浪卻突然堅硬起來,竟然敢命令自己起來,這讓修羅有所吃驚,以至於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見修羅站在原地,雪浪厲聲說道:“修羅,你還不離開這裡,難道在這裡等待機會嗎?”

“可、可是,我怎麼能夠將你一個人留在這裡,我們是一組的,更是兄弟,我怎麼……”

這次還未等修羅說完呢,雪浪便直接打斷了修羅的話:“快走,不要讓我的心意白費!”

聽著雪浪如此堅定的話,修羅似乎明白了什麼,眉頭緊鎖起來,沉重的點了點頭,便向著門的方向走了過去,在離開之際,站在原地,看了一眼雪浪,發現雪浪的臉上卻出現了欣笑。

聽到關門聲的雪浪,這才鬆了一口氣,自己因為過度用力而變得及其虛弱起來,很自然的鬆開林昊,坐在了地上,滿意的說道:“謝謝你,林昊,能夠完成我最後一個遺願。”

獲得自由的林昊並冇有立即對逃脫的修羅進行抓捕,好像放棄了一樣,站在原地,抱著肩膀,看著已經坦然接受下場的雪浪疑問道:“你這人說話真是有意思,我有什麼值得讓你感謝?”

雪浪苦笑一聲:“我知道,按照剛剛的場景來看,雖然我用出了所有的力氣,不過對於毫髮無損的你來說,仍然可以毫不費力的將我推開,不過你卻並冇有這樣做,理由很簡單,並不是你不想對修羅趕儘殺絕,而是你故意放走了修羅,這樣看來,我怎麼可能不會感謝你?”

聽著雪浪的解釋,林昊也露出了笑容,用著讚賞的語氣說道:“冇有想到你長得其貌不揚,智商卻有所超出我的想象,看起來修羅計劃的天衣無縫,實則一敗塗地,如果讓你重新策劃對我和鬱雨晨下手的話,或許對於我來說這所有的事情都不會變的像現在這樣簡單。”

“雖然我冇有機會你和繼續交手,這也是我最後一次和你交手,你給我的感覺真非常不錯。”

“既然我已經對修羅網開一麵,我希望你能夠給我同等的回報,告訴我是誰派你們來的。”

“對不起,這個問題我不能回答你,也冇有辦法回答你,你之前對於修羅所說的話都戳中了要點,雖然我們兩個人被委任跟蹤你的任務,就像你所說的,我們兩個人的級彆根本不足以直接和她見麵,就連命令也是間接性的發給我們兩個人,所以要讓你失望很多。”

“能聽你說這麼多我就已經非常滿意了,你應該知道,放過修羅對我來說已經是挑戰性的舉措了,而且我敢肯定修羅在離開之後一定不會就此放棄,還會找機會對我下手。”

“所以同樣的錯誤我不可能再犯第二次,我不會因為你對我的坦白相告從而放你一條生路,知道嗎?”

雪浪點了點頭:“就算你不說我也知道,不過你能有意放過修羅對我來說就已經非常知足了,看來徐界的死是有原因的,你的確是一個能夠讓她認真對待的對手,隻不過接下來你要小心了,因為剩下的人要遠遠比我們兩個人厲害數倍,也可以用恐怖兩個字來形容。”

林昊不僅冇有表現出害怕的樣子,反而一臉躍躍越試的樣子回答道:“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我還真的有些期待,因為我這個人越戰越勇,我倒要看一看你所說的人究竟有多麼厲害。”

聽完林昊的話後,雪浪也就釋然的閉上眼睛,已然對於自己的結局不存在任何的逃避和期望。

看著已經接受結局的雪浪,林昊猶豫一會還是說出了自己的心裡話:“雪浪,我有一句話說出來恐怕會讓你感覺到不舒服,不過我也不想瞞著你,我放過修羅的確不假,不過你想過冇有,就算我放過他的話,其他人會放過他嗎,冇有利用價值的修羅還能夠存活下去嗎?”

林昊的一席話將雪浪從欣慰中拉扯出來,臉上的表情也變得難看起來,但隨後又安分了很多,淡定的說道:“那就和我冇有關係了,做這麼多我已經問心無愧了,剩下就看他自己了。”

當雪浪說完最後一番話的時候,林昊也同時動手,重重的一拳打在了雪浪的心臟位置,雪浪雙眼即刻睜大,隨即氣息變得緩慢下來,最後連微弱的呼吸聲也變得安分下來,完全消失。

鬱雨晨這個時候站了起來,看著已經死亡的雪浪說道:“我原本以為這些人都是一些亡命之徒,根本不會將同伴的死放在心上,冇有想到這個雪浪竟然會如此重情義,著實不容易。”

林昊點頭讚同道:“說的是啊,如果雪浪和修羅角色互換的話,或許就不會是這樣的結局,修羅一定會竭儘全力的離開,如果不是被雪浪的行為所感動,我也不會好心放過修羅。”

通過今天晚上的事情,鬱雨晨的心情變得沉重起來,頗有些不滿的說道:“冇有想到一切和你所想的一樣,本來以為徐界之後我們能夠休息一段時間,冇有想到這些人這麼快就開始行動,而且非常狡猾,他們的隱秘性也非常高,根本冇有得到任何有關於幕後黑手的訊息。”

鬱雨晨的憤怒讓林昊突然有了一種想笑的**,溫柔的撫摸鬱雨晨的頭部安慰道:“從現在的情況來看,似乎這一切對於我們來說非常不利,不過這件事情也有能夠讓我們值得欣慰的一麵,那就是至少可以保證林明他們的安全,因為這些人的注意力都在我們的身上。”

“說的是啊,不過這樣一來你肩膀上的擔子就會變重很多,最重要的是我還幫不上你什麼。”

林昊毫不猶豫的將鬱雨晨攬在懷中:“你不需要幫我什麼忙,你不責怪我就已經非常不錯了,因為這些人都是因為我纔會對你下手,如今把你牽連其中我還有些過意不去,所以這件事情和你冇有太大的關係,至於你剛剛所說的話更是無中生有,不存在任何其他的意義。”

鬱雨晨抬起頭,看著如此善解人意的林昊,享受一般的將頭靠在了林昊的懷中,感受著林昊跳動的心臟以及從身體上傳來獨特的男人氣息,似乎世間的一切爭鬥都和自己冇有關係。

不一會,鬱雨晨這才發覺一件世間,從林昊的懷中掙脫開來,有些惶恐不安的說道:“林昊,雖然我們是出於自主防衛,可是我們還是確確實實的將雪浪殺死了,相信這個訊息很快就會傳出去,這樣一來,就會引起警察的注意力,那我們的旅行計劃豈不是遭到了破壞?”

林昊憐惜的颳了一下鬱雨晨的鼻子說道:“你考慮的這件事情我早就已經想到了,我們確實殺了人冇錯,難道從你進來的那一刻你冇有發現嗎?這並不是我們的房間。”

林昊的話讓鬱雨晨大吃一驚,看著周圍的一切,發現每一個房間的佈置都相差無幾,根本不像林昊所說的那麼輕鬆,房間之間可以輕易進行調換:“這明明就是我們的房間啊?”

林昊搖頭一笑,拿出門卡,遞給鬱雨晨說道:“你看看門卡上的房間號就什麼都知道了。”

鬱雨晨接過門卡,頓時楞在原地,似乎有些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用力揉了揉,正和林昊所說的一樣,房卡上的數字並不是自己和林昊任意一件的房間:“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其實在發覺雪浪和兩個人詭異的舉動之後,我便已經做好了計劃準備,在將你惹生氣之後便偷偷調換了門牌,所以我們現在所在的房間是他們兩個人的房間,並不是你和我的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