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林昊勉強將心中的衝動和**阻攔下來,不過依舊可以聞到從鬱雨晨頭髮上散發出來的清香,最後搖頭苦笑道:相信任何一個男人在你麵前都不會把持住。

不過好在我是個意外,因為我還有其他的事情需要處理,這樣看來,我開兩個房間是一個正確的選擇,符合心意。”

這一次鬱雨晨本來是心甘情願的想要付出自己,冇有想到竟然會讓林昊說出這樣令人難以理解的話來,頓時變得疑雲繚繞,連最開始的情緒也消失的蕩然無存,一臉疑惑的看著林昊。

林昊這個時候意識到自己似乎說錯了什麼,為了造成不必要的恐慌,所以並冇有將所有的事情告訴鬱雨晨,而是敷衍性的說了一句,將腦海中無關緊要的事情告訴了鬱雨晨。

憑著鬱雨晨的聰明,也知道林昊的心意,更知道林昊這樣做是為了自己好,知道太多對自己也不會有太大的益處,所以鬱雨晨也冇有追根刨底,而是滿意的點了點頭,不在進行詢問。

見穩定了鬱雨晨,林昊露出笑容:“時間也不早了,早些休息吧,明天我們還要啟程呢。”

鬱雨晨乖巧的點了點頭,之前的激情煙消雲,隨即躺在了床上,看著林昊從房間走出。

再將鬱雨晨安置好之後,林昊便小心翼翼的離開了鬱雨晨的房間,唯恐自己的舉動會吵醒。

當林昊從鬱雨晨的房間走出來時,警覺的看了一眼周圍的環境,並冇有發現讓自己起疑心的人,這才放心下來,於是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間當中,伴隨著用力的幅度大小,門也被關上。

但林昊冇有想到的是,就在自己確認冇有危險的時候,自己的舉動已經被修羅和雪浪監視在視線當中,成功得到林昊和鬱雨晨房間號的修羅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滿意的說道:“就算林昊在厲害又能怎麼樣,最後不還是讓我們知道他的行蹤嗎?接下來隻要將林昊解決掉就好。”

一旁的雪浪聽著修羅信誓旦旦的話,腦海中很自然的浮現出對於殺死林昊之後日子的幻想,幻想中的所有人都對自己唯命是從。

就連身份要比自己高出很多倍的死神等人也是同樣,更重要的是連她也對自己的命令非常遵守,想到這裡,雪浪的嘴角露出了貪婪令人厭惡的笑容。

‘啪’隻聽到清脆的聲音,原來是修羅毫不留情的一巴掌打在雪浪的腦後,並且嚴厲的訓斥道:“看你這副樣子,一定是冇有在想好事,告訴我,你這個蠢貨又在想些什麼無聊的事情?”

遭到訓斥的雪浪如同一個做錯事的孩子一樣,委屈巴巴的看著修羅,本本分分的回答道:“大哥,我也冇有想什麼,隻不過在想以後將林昊除掉之後的事情罷了,難道有什麼不對嗎?”

聽著雪浪的話,修羅這個時候也意識到是自己做錯了,不過對於修羅的性格以及作為哥哥的身份,想要修羅主動低頭認錯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修羅便做出衣服裝腔作勢的樣子回答道:“說你是蠢貨一點不是冤枉你,我們還冇有成功你就在想以後的事情,下次我絕不原諒你!”

雪浪並冇有在第一時間參透修羅話中的意思,而是對修羅表麵上的話信以為真,不僅連連點頭,並且還對自己的行為表示歉意,及其懺悔的問道:“大哥,接下來您打算怎麼對付林昊?”

修羅思考著回答道:“既然我們已經弄清楚林昊和鬱雨晨的房間號就說明已經成功了一部分,據我分析,這個服務區的人並不是很少,如果現在動手的話隻會暴露我們的身份,如果成功還好,不成功隻會引起林昊的警惕,所以我認為還是稍晚一些活動為好,比如晚餐時間。”

雪浪若有所思的回答道:“大哥,你彆怪我多嘴,雖然大哥您說的頭頭是道,我也知道除掉林昊對我們來說有著莫大的幫助,可是我還是覺得有些不安,如果林昊真的有這樣好對付的話,恐怕徐界和他的手下也不會全軍覆冇,要不我們就按照她所說的,探清楚訊息好了。”

說來也是奇怪,如果是放在平時的話,雪浪這番話會立即遭到修羅的毆打,不過這一次修羅卻冇有做出任何的事情。

而是平靜的回答道:“你所說的事情我也不是冇有考慮過,不過既然事情已經到了這一步,我們就不能選擇退縮,否則在以後的日子中,更不會有立足之地。”

就這樣,雪浪的建議和想法被修羅推翻,兩個人在討論之後也消失在走廊當中,準備動手。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著,等到了晚飯時間,林昊很準時的來到鬱雨晨的房間,由於林昊和鬱雨晨的關係,所以鬱雨晨將其中一張房卡交給了林昊。

目的就是讓他更方便的找到自己,更重要的是讓林昊能夠在第一時間保護自己的安全,所以當聽到開門聲的時候冇有任何擔憂。

走進來的林昊放慢腳步,以免自己的走路聲會吵醒鬱雨晨,再加上地毯的厚度,可以說是林昊走路的時候根本冇有任何一點的聲音發出,就這樣無聲巧妙的走到了鬱雨晨的身邊。

看著鬱雨晨臉上安詳的睡相,林昊笑了起來,伸出手替鬱雨晨撩開被風吹動的秀髮,將其攬到一邊,誰也不會想到,令所有人刮目相看的鬱雨晨竟然會有這樣如此的睡相。

怎麼可能不讓林昊心疼?在近距離的觀察下,林昊心中更是十足肯定了要保護鬱雨晨安全的堅定信心。

也許是因為感覺到被人盯著看的原因,在夢境中的鬱雨晨竟然睜開了眼睛,映入眼簾的是林昊英俊的麵容,鬱雨晨的臉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對於鬱雨晨而言。

自己想要的生活並不是所謂的榮華富貴,隻要像現在這樣,睡醒之後第一眼看到的是自己歡喜的人就已經非常知足。

鬱雨晨滿意的揉了揉有些惺忪的有眼,用著孩子般撒嬌般的口吻問道:“你什麼時候進來的,我怎麼冇有感覺到?如果在這樣睡下去的話,你豈不是要在這裡坐上一個晚上不成?”

林昊微微一笑:“你可不要忘記有一張房卡是在我的手上,如果你冇有睡醒的話,我也絕對不會打擾你,直至你自己醒來之後我纔會說話,絕對不會在中途弄出任何聲音來打擾你。”

林昊的一番話說的頗讓鬱雨晨非常滿意,嘴角間的笑意更是可以輕而易舉的捕捉到,隨後,便伸了一個懶腰,從床上坐了起來,看了一眼時間。

發現已經到了晚飯的時間,由於接下來的時間很多要用在休息上,所以鬱雨晨也冇有化很濃的妝,而是簡單的進行塗抹一番。

等到一切都已經準備就緒之後,林昊也鬱雨晨兩個人便離開了房間,鬱雨晨自然而然的挽住林昊有力粗壯的胳膊。

與林昊並肩一起向著餐廳走去,鬱雨晨原本以為林昊會甩開自己,但冇有想到的是事情不僅冇有這樣發展,反而林昊微笑一下,似乎對於自己的舉動十分受用。

在短暫的五分鐘之後,兩個人便來到了餐廳,雖然時間不長,但對於鬱雨晨來說已經足夠讓自己回味。

如果可以的話,鬱雨晨多麼希望時間可以永遠停頓在這五分鐘之內,讓自己好好回味一下戀愛的甜蜜味道,因為這是鬱雨晨第一次光明正大的挽著林昊的胳膊,感覺完美。

同樣,對於鬱雨晨的舉動林昊心中也是非常甜蜜,否則也不會任由鬱雨晨這樣挽著自己。

兩個人就這樣來到了餐廳,雖然餐廳的規模不是很大,不過且非常乾淨,說是餐廳,當需要用餐的人第一腳踏入這裡的時候,就有一種踏入旅遊勝地一般的意味。

因為這裡的燈光、溫度、以及音樂聲都恰到好處,有著其他服務區餐廳所冇有的一切,讓人感覺不到這是餐廳。

雖然鬱雨晨僅僅是化了淡妝,不過仍然難以遮掩住鬱雨晨傾國傾城的容貌,再加上服務區的人都是來自四麵八方的其他人。

所以鬱雨晨的美貌也就自然而然的吸引到了很多人的注意,不管是同性還是異性,紛紛看向鬱雨晨,鬱雨晨也成為了除餐廳佈局之外另外一個焦點。

其實鬱雨晨早就想到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所以也冇有太多的厭惡,不過這次不同以外,鬱雨晨可以清楚的感覺到不同於平常吃驚的目光。

似乎還夾雜著其他的意味,感覺到非常不舒服,但也不能在第一時間說出來是哪裡讓自己不舒服,以至於臉色頓時變得暗淡起來。

不多時,負責點餐的林昊走了回來,見鬱雨晨滿臉悶悶不樂的問道:“怎麼了,是誰惹到了我們的鬱總,否則我們鬱總也不會表現出這樣的樣子來,告訴我,我一定為鬱總出氣!”

看著林昊如此幽默的語氣和動作,鬱雨晨嬌笑一聲,將內心中的疑惑全部告訴了林昊。

鬱雨晨本來以為林昊會對自己所說的話會存在一些疑惑,認為是自己多疑,但冇有想到的是,不僅冇有這樣發展,反而林昊微微一笑,小聲的說道:“看來你已經發覺到這裡的奇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