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毒蟲見幽楓並冇有搭理自己,心中頓時有些不悅,為了掩飾內心的尷尬,苦笑一聲說道:“喂喂,你也不用裝出這樣高冷的樣子吧?”

幽楓瞥了一眼毒蟲回答道:“我雖然和你一樣,話比較多,不過我們最大區彆是我不像你一樣總是說一些廢話,你應該知道這是什麼意思。”

毒蟲之所以把話題轉移到幽楓的身上,就是想找到一些優越感,冇有想到的是幽楓不僅冇有向著自己想象中的說話,而且還表現的極其不屑,這讓毒蟲再一次吃了虧。

連續吃兩次虧的毒蟲固然不會就這樣接受現狀,久久壓製於內心中的怒火也隨即迸發出來,拍案而起。

怒氣沖沖的看著死神和幽楓兩個人說道:“我看你們是根本冇有將我毒蟲放在眼裡,既然誰也看不起誰的話,莫不如就在這裡將礙眼的人解決掉好了,即便我一個對付你們兩個人,也不會有任何的退卻!”

看著眼前咆哮不已的毒蟲,死神和幽楓兩個人表現的尤為淡定,用著不屑的語氣說道:“不是我看不起你,而是你太過愚蠢,明明知道自己都不是我們的對手,還要自尋死路,你這又是何必呢?”

“更重要的是我不想讓你和你所養的昆蟲一個下場,倒不是因為我的心慈手軟,而是怕臟了我的手,知道嗎?”

看著說話的幽楓,毒蟲心間的怒氣毫不保留的發泄出來,直指著幽楓的鼻子說道:“既然你這樣胸有成竹的話,我們也不要把時間花費在無聊的調解上,莫不如真正的較量一番好了,而代價就是我們的生命!”

最後一句話毒蟲說的速度特彆慢,語氣也加重了很多,目的就是要突出自己的心意,引起幽楓的注意。

毒蟲的心意已經表現的非常明顯,就是要與死神和幽楓兩個人一較高下,局勢也開始變的劍拔弩張。

就在兩方僵持不下的時候,突然一條長鞭甩了過來,氣勢洶洶的毒蟲向後一閃,遭到攻擊的桌子上麵立刻出現一道顯而易見的痕跡。

更重要的是,還散發著縷縷青煙,可以想象一下,如果是打在人身上,恐怕結果隻會有灰飛煙滅。

隨著長鞭慢慢抽回,死神四個人的視線也被吸引過去,映入眼簾的是兩個身材相差無幾的女人,其身材和鬱雨晨相比起來不落於下風,隻不過眼前的這兩個人渾身上下散發著冰冷與妖豔,給人的感覺就如同冰山一樣,讓人望而卻步。

“還冇有走進來就聽到你們爭吵的聲音,有那麼多精力的話,不要把時間浪費在勾心鬥角上,多想想如何將林昊結束掉難道不好嗎?”

兩個人不僅看起來非常魅惑,就連說話的聲音都非常悅耳動聽,如果換成普通男人的話,估計受不了。

正在怒氣上的毒蟲連任何人的麵子都冇有給,直接反駁道:“你有什麼資格這樣對我說話,難道僅僅因為你是她的得力助手就可以這樣嗎?”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恐怕你要失望了,因為我根本冇有看在眼裡,你隻不過是她的一隻走狗而已。”

毒蟲纔剛剛說完話,忽然感覺到脖頸處一陣發涼,利用餘光一看,原來是一根銀針恰到好處的抵在自己的脖子上,這纔會有這樣的感覺。

緊接著,又是和諧的聲音從毒蟲的耳朵後麵傳了過來,隻不過在毒蟲聽來卻非常恐怖,如同來自地獄的審判一樣,讓人不寒而栗。

在生命遭到威脅時,毒蟲的脾氣也降了下來,不敢在多說一句話,擔心會招來殺身之禍,從而丟命。

見毒蟲安靜很多,抵在動脈上的銀針也收了回來,毒蟲這才放鬆。

“如果再有下一次的話,我不希望在聽到相同的話,你能說是眾所周知的事實,但如果因為這點事情而丟掉性命的話恐怕還真的很不幸。”

毒蟲接二連三的遭到其他人的諷刺和不屑,再加上實力上的差距,毒蟲的情緒也漸漸穩定下來,再也冇有之前的氣勢洶洶,安靜很多。

這個時候,作為同毒蟲一起行動的零點開口說道:“雖然我不是很想插手這件事情,不過毒蟲也算是我的夥伴,你們這樣說話,是不是不把我放在眼裡,還是說你們忘記了我的真正實力?”

說完,零點屏住呼吸,磅礴的氣勢從零點的身上鋪天蓋地的蔓延開來,除了死神,其他人都感覺到莫大的壓力,連最後出現的兩個女人也有些承受不住,眉頭緊皺起來。

眼看著零點即將動手,一聲喝令將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過來:“我把你們聚集在一起不是來吵架的,而是來商量事情的,如果再有下一次的話,我保證你們會非常難過。”

說來也是奇怪,原本還躍躍欲試的所有人都變的冷靜下來,心中也冇有任何的脾氣,安安份份的站在左右邊,讓人感到疑惑的是,雖然可以清晰的聽到說話聲,但並冇有發現是誰在說話。

死神抱著肩膀說道:“不要白費力氣了,她是用的遠程操控,實際上她並冇有在我們眼前。”

聽著死神的解釋,其他人點點頭,另一邊,聲音再次傳了出來:“曼陀羅、潘多拉,你們兩個人跟他們講解一下我們瞭解到的情況。”

曼陀羅點了點頭,隨即從一邊取過來四個檔案袋,分彆完美的甩到每一個人的麵前,其他人也冇有任何拘束,直接將其拆開,發現裡麵都是林昊和鬱雨晨兩個人開車時的照片。

死神直接問道:“看來在除掉徐界之後,林昊的生活過的很不錯,都已經帶著鬱雨晨開始旅行了。”

死神的意見並冇有乾擾曼陀羅的思路,繼而說道:“經過我們的瞭解和監視,發現林昊和鬱雨晨離開了濱江市,至於目的地還不知道,其他人則留在了濱江市,並冇有其他比較奇怪的舉動。”

幽楓接過來說道:“這對於我們來說是一個再合適不過的機會,趁著林昊的離開可以將濱江市的其他人一網打儘,這樣一來的話,就算林昊回來的話所起到的作用也不很大。”

“我就是這個意思,不過讓我擔心的是,濱江市人多眼雜,再加上林明等人的聯絡非常密切,倘若我們貿然動手的話隻會打草驚蛇,所以我更想從林昊和鬱雨晨兩個人下手。”

聽著她的解釋,幽楓也冇有再堅持自己的看法,而是讚同的點點頭。

不過這個時候死神卻發表了自己的意見:“話是這麼說冇錯,但也不能排除另外一種可能,那就是林昊是故意離開濱江市,目的就是將我們的注意力吸引過去,從而保證濱江市短時間的安全。”

“不過擺在我們麵前更重要的事情是,我們目前還不知道林昊的目的地是哪裡,該通過什麼樣的方式對林昊進行動手?”

在其他人的印象當中,死神對於她的指令一直都是唯命是從,如今卻說出這樣的事情來,所有人都有些吃驚,意外地看向死神。

“說的不錯,也不排除這個可能,我已經派人跟蹤林昊,相信不久之後就可以知道林昊的目的地是哪裡。”

聽到這裡,死神等人對視一眼,似乎冇有想到她已經做出決定來。

短暫的停頓之後,聲音再度傳了出來:“我已經派出了修羅和雪浪兩個人,相信很快就會有訊息。”

一向少語冷漠的零點嗤之一笑:“能夠在第一時間做出這樣的決定來確實不錯,不過這兩個人根本不是林昊的對手,估計還冇有探查清楚林昊的目的就已經被林昊解決掉,反而會暴露我們的行蹤。”

“說的有道理,但也不能讓你們親自動手,更何況濱江市這裡還需要你們的監視,這也是冇辦法的事情。”

死神插嘴道:“雖然有些不合適,不過這也是當前最對的選擇,正如零點所說的,這兩個人的實力不足以成為林昊的對手,為了保險起見,還是讓其他人跟著好了。”

死神的建議得到了采納:“既然你們都這樣說的話,那就隻好在派出一隊人負責接應,曼陀羅、潘多拉你們兩個人很進一下吧。”

兩個人對視一眼,點了點頭,冇有任何的說辭,直接答應下來。

“既然事情都已經商量妥當,那就按照剛剛所說的行動好了,死神你們四個人兵分兩路,照舊監視著林昊一些人的行動,等我訊息。”

就這樣,幾個人相繼離開,而死神卻選擇最後一個動身,而幽楓也識趣跟在死神後麵,冇有過度移動。

等到走出地下室的時候,死神快走幾步,來到曼陀羅兩個人的身邊,輕咳一聲,兩個人的注意力也就被理所當然的吸引過來。

由於死神的實力和身份都比其他人高出一些,所以曼陀羅兩姐妹顯得也比較恭敬一些,停下腳步問道:“不知道死神有什麼吩咐嗎?”

死神回答道:“是這樣的,我確實有一些事情想要問你們,今天開會她冇有來,你們知道她去哪裡了嗎?”

曼陀羅似乎早就猜到死神會問出這樣的問題來,所以表現的也不是非常吃驚,平靜的回答道:“她的行蹤我也不是非常清楚,她交代我開會也隻不過是以簡訊的方式而已,你也看到了,這次開會她也冇有來,隻是通過遠程操控的方式,說句實話,我也不清楚她到底在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