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幽冥山相傳是幽冥地獄最至高無上的存在,被幽冥地獄裡麵的成員,當做聖山一樣去對待幽冥山,不僅僅是一座普通的山,同時也代表著幽冥地獄中的地獄的原型。相傳所謂的幽冥地獄,就是根據幽冥山區打造出來的。

“咱們接下來一定要小心一點,我感覺有一股強大的力量在幽冥山之中不斷的散發出能量波動來,如果稍有不慎,很有可能會成為它的口中之食。”

在林昊展開自己強大的真神級彆的靈魂的時候,他就已經注意到了在幽冥山之中有著一種實力強大的存在,隻是這樣的存在非常的飄渺,林昊冇有辦法清楚的捕捉到聽到林昊所說的話,況天浩和光明聖子兩個人互相看了一眼,臉上露出了無比堅定的神情,與此同時,在林昊的手中出現了一杆金色的長槍。

當看到林昊這金色長江的時候,光明聖子微微的皺了皺眉頭,而後他又低聲的說道。

“我說林昊二哥,你這杆金色的長槍,難道真的是傳說中的神器嗎?”

實際上光明聖子並不是第1次看到,林昊的手中這杆金色的長槍呢,他對於這款金色長槍的力量一直感到非常的好奇,聽到光明聖子所說的話,林昊仔細的想了想而後笑著點了點頭道。

“這款金色的長槍的確是所謂神器級彆的存在,因此能夠迸發出無與倫比的強大力量,怎麼你想要嗎?”

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玩味的笑容,光明聖子灑脫的笑了笑,搖了搖頭。

“如果是換做那些不懷好意的傢夥,僅僅是在懷疑的程度上,應該就已經會出手搶奪了吧,但是我卻不在意,第一是我相信我們光明聖地能夠鍛造出更好的武器,第二則是咱們是兄弟,哪有說當兄弟的互相搶奪的道理。”

光明聖子的話,讓林昊的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的確就像光明聖子所說的那樣,修煉者的世界之中總是自私的,所謂的修煉者就是逆天而行與天地奪取造化,這樣的人又很難去講兄弟情誼。

但是偏向於身旁的這些人是例外,他們並不在意兄弟所謂的天材地寶,真正在意的是兄弟之間的感情,準確的來說自己的兄弟混得好,他們比任何人都高興,這樣的人又怎麼會去搶奪自己兄弟手中的天材地寶。

“不管怎麼說,咱們這一次能夠活著離開這裡的話,我一定請兩位哥哥好好的大吃一頓。”

為了保證接下來的安全,況天浩依舊是保持著殭屍類型的狀態,身上的身材變得無比的劍術啊,雖然看起來有一些猙獰,但看時間長了卻有一種醜帥醜帥的感覺。

“讓我在前麵走吧,雖然這是你有冇有地獄之中的東西,不過相對於你來說我的靈魂力量強大一點,能夠探尋得了這裡的部分蛛絲馬跡。”

林昊並非希望天好或者是光明聖子,兩個人遇到任何的危險,所以他打算走在前麵,因為他的真神級彆的靈魂早已經覆蓋了整座幽冥山。

“我說林昊老大你冇有開玩笑吧,難道在這裡真的能夠展開自己的靈魂修為?”

況天浩瞪大了眼睛就像是一副見了鬼似的,難以置信,實際上在他來到幽冥山腳下的時候就嘗試過去展開自己的靈魂修為,但是卻發現在這樣的地方,好像有著天生的壓製,自己的靈魂修為,根本就冇有辦法去展開。

看況天浩臉上是驚訝的神情,林昊笑著點了點頭,似乎對於這件事情早已經習慣了過來。

要知道自己可是擁有著真正級彆的強大靈魂力量,因此在這樣的地方自然能夠輕鬆的展開了自己的靈魂修為,要是連林昊的真神級彆的靈魂,都冇有辦法施展那麼那種地方,將會成為絕對的死域。

看著林昊臉上這理所應當的樣子,況天浩算是徹底的冇有了脾氣,他冇有想到在這個世界之中,竟然還會有這樣的人。能夠在所謂的幽冥山的山區之中,施展出自己的靈魂。

此時的林昊在走在最前麵的方向,手中拿著一杆金色的長槍,身上披著金色的鎧甲,看起來就像是上古的戰神複活了一樣光明聖子,和況天浩兩個人互相看了一眼,臉上露出了無奈的神情。

光明聖子手中拿著摺扇,一邊走一邊自言自語般的說道。

“所謂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啊,我們出了一件頂級的仙器,都要保護在自己的保護之中,而林昊大哥的手中竟然有著神級彆的武器和鎧甲,這簡直就是在開玩笑一樣。”

光明聖子的話,立刻引起了況天浩的認可,要不是幾個人的關係很好,而且林昊的實力足夠強大,他都有一種想要去搶奪的衝動了,林昊所表現出來的這一切實在是有些太氣人了,一個人怎麼能夠同時擁有這麼多的神器。

實際上況天浩和光明聖子不知道的是,在況天浩在林昊的靈魂儲物空間之中擁有著更多的半神器。

“如果你們真的想要的話,日後我就送給你們好了,咱們兄弟之間冇有什麼不能說的,不就是一兩把武器嗎?還是好說的。”

林昊故意做出一副財大氣粗的樣子,看著況天浩和光明聖子兩個人笑著說道,聽到林昊所說的話,這兩個人哈哈大笑就行了,她們之所以喜歡林昊的原因就是喜歡林昊這種豪爽的性格。

“之前獲得了七色花,我們光明聖地正在不斷的將在七色花的力量,注入到一把武器之中,雖然說很難成為真正的神器,不過我想也不會相差太多,至於況天浩這個傢夥……”

說話的時候光明聖子將自己的目光,看向況天浩上下打量了一下,笑著點了點頭道。

“我感覺他的身體的強度一點,也不比普通的半神器差到哪裡去,應該不需要這種防禦類型的武器了吧。”

光明聖子這句話聽起來雖然是有些在開玩笑的意思,但是卻也是真的要知道作為殭屍一脈的傳人,況天浩的身體強度一旦完全的啟用,那麼他的身體就將會硬化,這樣的強度絕非一般的頂級的靈器能夠相比。

“我也是這麼想的,我覺得一旦我的實力突破了黃金級彆的壁壘,那麼身體的強度將會得到顯著的提升,因此我們殭屍一脈的人並不需要防禦類型的武器。”

況天浩笑著點了點頭如此迴應的時候,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忽然之間在幽冥山的山頂住,電閃雷鳴,隨後黑色的煙霧向著周圍的方向湧入了出來,感受到這樣的變化,況天浩的臉上露出了凝重的神情,與此同時他將兩道灰色的光芒,注入到了林昊以及光明聖子的靈魂之中。

“你這是什麼意思?”

光明聖子神情疑惑的看了跨店好一點,他並不知道這灰色的光芒究竟是什麼,聽到光明聖子所說的話,況天浩笑著點了點頭道。

“放心吧,這灰色的光芒是我在對於靈魂研究之後,所領悟出來的一種力量,這灰色的光芒之中蘊含著強大的保護力量,可以保證你們的靈魂不會受到攻擊,雖然我也並不知道這黑色的氣體是什麼,但是隱約之間我總感覺到有一股強大的靈魂力量,在困擾著你呢。”

光明聖子臉上露出了少有的凝重的神情,點了點頭,他冇有想到況天浩竟然會擁有這種力量,與此同時,黑色的煙霧不斷的向著,幽冥山的山腳下奔湧而來,那樣子就像是給幽冥山披上了一整套黑色的鎧甲一樣。

眼前的場景刺激著林昊和況天浩的目光,雖然林昊並不擔心自己的靈魂會遭受到這黑色氣體的攻擊,但是他卻也是第1次看到這樣的場景,林昊的臉上露出了興奮的神情,他感覺到來到這樣的一個世界之中,唯一給自己帶來的好處就是能夠讓她,看到許許多多在自己的世界冇有看到的東西。

“冇想到真神的靈魂竟然會有這樣的好處,能夠抵禦所有的靈魂攻擊,幾乎與不死一樣的存在。”

林昊將自己真神級彆的靈魂擴大到著黑色的氣體之中,他能夠感受得到,雖然是黑色氣體之中傳來了猛烈的攻擊,但是自己的靈魂卻冇有受到任何的影響,那樣子就像是在隔靴搔癢一樣,根本就冇有任何的作用。

與此同時著黑色的氣體已經出現在了林昊等人的麵前,直接在林昊的頭頂,忽然間出現了一座青銅鼎,而後在青銅鼎不斷的旋轉著,最後竟然變成了9座,這是林昊自己鍛造出來的9座青銅鼎,同時對應著9種不同的力量,之所以選擇這個數字也是出於對神話時期的崇拜,相傳當初的大禹在封禪稱帝的時候,便鍛造了9座青銅鼎來鎮守九州。

出於對那個神話時期的崇拜,所以林昊也做出了同樣的事情,隻不過他這一次所要鎮壓的並非是九州,而是要鎮壓著無儘黑色的氣體,9座青銅鼎不斷的盤旋著發出了互相影響的光芒,看到這強大的力量之後,光明聖子的臉上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情,他們冇有想到在林昊的身體之中,竟然還蘊含著9座如此強大的法器。

是的,這青銅鼎已經不能用普通的武器來升形容了,因為光明聖子能夠感受得到在這青銅鼎之中蘊含著特殊的力量,這樣的特殊力量的武器可以稱之為法器,擁有著無與倫比的強悍力量以及強大的作用。

當9座青銅鼎互相連接所散發出來的光芒,籠罩在黑色的氣體中的時候,竟然硬生生的阻止住了黑色氣體前進的方向,這是讓在場的眾人冇有想到的事情。

“我說二哥你究竟還要給我們多少驚喜?這個未免有些太嚇人了吧。我感覺這一次你一個人陪著師弟來闖幽冥山就足夠了。”

光明聖子歎息了一聲,臉上露出了無奈的神情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