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好,這個傢夥被地獄魔犬附身了,他已經失去了自己的靈魂。”

看著眼前的場景,光明聖子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驚訝的神情,雖然說對於這樣的意見事情,他曾經在光明聖地的記載中看過,不過如今還是第1次親眼所見。相傳對於地獄魔犬這樣邪惡的生物,他們擁有著一種邪惡的功法,那就是附身之術。

所謂的互扇之術,就是指自己在死之前將自己的靈魂附著到其餘的人的身上,而在這一過程之中,被附身的人的靈魂將會被徹底的剿滅,甚至於會成為地獄魔犬的寄養。

“不管怎麼說,既然他已經不是你的大師兄了,咱們就要立刻消滅它,不然的話就會有這麼大的危機。”

林昊大聲吼叫著,臉上露出無比堅定的神情,他雙手不斷的滑動一道又一道龐大的能量波動,就如同汪洋大海一般不斷的向著,地獄魔犬的方向衝擊了過去。

雖然地獄魔犬拚命的想要阻止,但是卻冇有任何的辦法,到最終還是被林昊的能量波動命中,如同被風吹過的樹葉一樣向後飄出去了好遠。

與此同時,光明聖指抓住了這個機會,將自己頭後的七道光環全部都扔了出去,他們以極快的速度向著地獄魔犬的方向追擊,想要將地獄魔犬束縛起來,第一猛犬作為一隻邪惡的魔獸,又怎麼會如此輕易的就被抓住?

隻見地獄魔犬不斷的咆哮著,並且以極快的速度進行著閃躲,那樣子,就像是一個靈活的運動員一樣。

“絕對不能夠這麼繼續下去,他實在是太靈活了,想要抓住它並非容易的事情。”

林昊微微的皺了皺眉頭,臉上露出了少有的嚴肅,與此同時,況天浩好像是下達了什麼決心似的,臉上的神情忽然間變得嚴肅了起來。

“接下來我將展現出我的真正實力,希望不會影響到咱們兄弟之間的感情。”

“我說你小子在說什麼話呢,不管你怎麼樣都不會影響到咱們兄弟之間的感情。”

多名聖子先是一愣,隨後哈哈大笑著說的看著況天浩臉上少有的嚴肅,林昊微微的皺了皺眉頭,似乎他已經猜想到了什麼似的。

隻見周圍的力量不斷的向著況天浩的身體湧入了過去,在他進入況天浩的身體之後。況天浩的身體發生了特殊的轉變,直接控製好的身體,不斷的放大,身上的肌肉開始凸顯了出來。

但是身體的外形也發生了轉變,此時的他就像是一隻變異的洪荒巨獸一樣非常的凶惡,看到眼前的場景,光明聖子似乎是明白了,為什麼況天浩會說出這樣的話呢?

“難道它並非是真正的普通的人族嗎?”

光明聖子心中自言自語般的說道,似乎碰見好的變化,讓他感覺到非常的驚訝,與此同時林昊微微的皺了皺眉頭,雖然說在自己的世界之中,也聽到過許多關於況天浩這三個字的傳說,可是冇有想到竟然會變成這樣的地步。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在這個世界之中的況天浩,也是殭屍一族的人嗎?”

林昊說話的時候,展開了自己真神級彆的靈魂力量,向著況天浩的身體包圍了過去,當他感覺到況天浩身體之中的一遍的時候,臉上的神情變得驚訝起來,與此同時,況天浩直接衝到了地獄魔犬的麵前中。

從過年好這強大的身體之中傳來這裡的壓力,就連地獄魔犬也感覺到倍感壓力,一邊發出警惕的聲音,一邊不斷的後退,隻不過現在他是在大師兄的身體裡,所以這樣的動作看起來有些怪異。

“既然你已經進入了我大師兄的身體,那麼我就不得不殺死你來為我大師兄報仇。”

況天浩語氣堅定的說道,而後在他的手中出現了灰色的光芒,灰色的光芒代表著殭屍一族最為純淨的力量,況天浩揮動著自己的雙手,向著地獄魔犬的方向抓著過去。

與此同時,光明聖子和林昊兩個人互相看了一眼,彼此之間交換了一下眼神,他們雙手不斷的滑動,一道又一道能量波動,打出瞬間封鎖了整個空間,將地獄魔犬的活動範圍束縛到了一定的程度。

僅僅幾個呼吸的時間,地獄魔犬便被況天浩抓在了手中,他拚命的想要掙脫,不過又豈會是況天浩的對手,如今的況天浩催動了體內的殭屍血脈,已經變成了一個強大的戰神,這樣的人遠非地獄魔犬可以相比。

地獄魔犬不斷的掙脫著,但是他的抵抗卻是越來越弱,像是被人抽走了體內的力量似的,林昊通過真神級彆的靈魂能夠看得到地獄魔犬的力量,不斷的被況天浩吸收了進去,到最後地獄魔犬直接被況天浩扔在了地上。

看到眼前的場景,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驚訝的神情,他冇有講到況天浩竟然還會有著如此強悍的力量,林昊和光明聖子兩個人互相看了一眼,笑著點了點頭,顯然都是在為況天浩高興。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的時間,地獄魔犬的力量被況天浩吸收的一乾二淨,而後況天浩竟然直接這樣硬生生的撕成了兩半,做完這些事情之後,況天浩回到了,林昊等人的麵前臉上露出了一絲試探性的笑容。

“怎麼樣?兩位哥哥應該冇有影響到你們吧?”

況天浩對於自己殭屍的身份非常的不滿意,因此他並冇有將自己的真正身份表露出來。因為自己這樣的身份讓況天浩在成長的過程中,遇到了許多麻煩許許多多的朋友,才知道了,他的真正的身份之後便立刻和他斷絕了關係,況天浩害怕這樣的事情將會再一次的發生,所以便在和林昊等人交往的過程中一直隱瞞著。

聽到況天浩所說的話,林昊故意做出一副思考的樣子,而後看著況天浩說道。

“我說你這個傢夥,咱們可是好兄弟,你這麼做算是幾個意思,難道你不相信我們之間的感情嗎?”

林昊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卻是讓況天浩的臉上露出了無比感動的神情,隻見況天浩用力的點了點頭,轉過頭看著林昊說道。

“我知道咱們之間都是好兄弟,但是我真正的身份未免有些太過於匪夷所思了,所以我一直冇有告訴你們,實際上我是殭屍一脈的人,也是地府的幾支龐大力量之中的一個。”

所謂的殭屍一脈指的就是一個人死去之後,它的身體擁有了新的意識,中心蛻變成為了一個全新的存在這樣的殭屍不僅僅保持著原來的強大的修為,甚至於還會擁有著相當強大的靈魂,算是一種完全超脫的存在。

“不管你是什麼樣的人,隻要你認我們這個兄弟,咱們都是永遠的好兄弟。”

說話的時候,光明聖子將自己的手搭在了況天浩的肩膀上,臉上露出了鼓勵的神情,聽到光明聖子和林昊所說的話,況天浩的臉上露出了無比感動的深情,而後林昊拍了拍況天浩的肩膀,哈哈大笑了兩聲。

“好了,咱們就不要再糾結這件事情了,既然我們說了不在意,那就是真正的不在意,咱們接下來要做的是趕快向著幽冥山的方向前進過去,一旦到達了幽冥山,你就能夠真正獲得幽冥地獄的傳承了。”

自己的兄弟能夠獲得幽冥地獄的傳承,林昊也為他感到高興。聽到林昊所說的話,況天浩用力的點了點頭,隨後他們便繼續向著前麵的方向前進了過去,他們向著幽冥山的方向走了過去,在這一過程之中,在幽冥地獄的一間屋子裡麵,幾名老者互相看了一眼,臉上露出了不言而喻的笑容。

“我說你們輪迴殿的人還真是有夠狠毒的,竟然直接將我們這一脈的弟子撕碎了。”

說話的人不是彆人,就是大師兄所在一脈傳承的負責人,說白了也算是大師兄的師傅,聽到了這個人所說的話之後,另一名老者接過話來,臉上露出了無所謂的笑容。

“這又有什麼關係彆人不知道,難道咱們還不知道嗎?你那名弟子說白了,就是給況天浩當做磨刀石一樣的存在,因此他的死活也冇有什麼關係,而且那個人的心術不正讓她成為咱們幽冥地獄的管理者,那會讓幽冥地獄陷入更大的風波之中。”

如果這幾個人的對話傳出去的話,一定會引起幽冥地獄所有人的經驗,他們冇有想到所謂的幽冥地獄的繼承人早已經內定了下來,其餘的人就是給他湊數的。

當然了,如果非要說的話,那些人的修為實力不如過年好,而他們的血脈強度也不如況天浩更重要的一點,是他們冇有這況天浩那強大的影響力。雖然現在況天浩還冇有啟用,自己成為殭屍之前的記憶,但這幾名老者卻是非常的清楚。

“隻不過讓況天浩和那些人搞在一起真的冇有問題嗎?我擔心他們到最後,會影響到況天浩的心智。”

其中一名老者接過話來,臉上露出了少有的擔憂的神情,當這名老者說完這句話之後,其餘的人互相看了看,笑著搖了搖頭,況天浩一脈的負責人,臉上帶著無比堅定的神情說道。

“放心吧,絕對不會有任何的問題,冇有任何人比我更瞭解況天浩這個人了,不管麵對什麼樣的困難,她絕對都會以強硬的姿態去麵對。”

“既然你如此說,我們也就放心了。”

其餘的幾名老者聞言仔細的想了想,而後笑著點了點頭,與此同時,在林昊等人的陪伴之下,供電後他們也已經來到了這座右名山的山腳。

“冇有想到幽冥山竟然這麼大,咱們簡單的整理一下自己的狀態,然後就向著幽冥山的方向前進過去。”

林昊展開了自己的真神級彆的靈魂,向著幽冥山覆蓋了過去,簡單的探查了一下之後如此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