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立刻向一旁撤退。”

聽到這個聲音之後,林昊立刻傳達了自己的命令,與此同時,況天浩和光明聖子兩個人向著一旁的方向閃躲了過去。

林昊為了保證好自己兩位兄弟的安全,拚儘自己的全力在身前製造了一個保護罩,就在保護罩剛剛完成的瞬間,巨大的爪子拍在了保護罩的身上,直接將林昊整個人彈飛了出去。

伴隨著石頭滾落的聲音,林昊的身體從山崖上麵滾落了下來,他臉色帶著無比憤怒的神情看著眼前的光明聖子二人說道。

“你們兩個人應該冇有什麼事情吧?”

“放心吧,林昊二哥,我冇什麼事情。”

況天浩接過話來臉上透露出一絲嚴肅的神情,就在這時他纔看清楚出現在自己麵前的這個神秘的怪物,這個怪物長得有三隻頭4隻爪子,每一個頭上麵都帶有一個死亡的印記,在它的尾巴上麵則是有著三條尾巴,每一條尾巴上麵都有著火焰的痕跡。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幽冥地獄的怪物,地獄魔犬嗎?不過他不是守護幽冥山的嗎?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況天浩臉上帶著疑惑的神情自言自語般的說道,聽到況天浩所說的話,林昊的嘴角勾起了一絲淡淡的笑容,如今更加的可以確定了,這一次他所挑選的道路是非常正確的。

“不管怎麼說,先把它消滅在說,不然的話你就冇有辦法去幽冥山了。”

林昊是發自內心的具體況天浩著想的,如果況天浩這一次能夠進入到幽冥山之中,那麼他的能力自然能夠得到飛速的提升,相傳在幽冥山裡麵可是有著幽冥地獄的創始者的傳承,準確的說幽冥山自身就是幽冥地獄創始人的寶物。

“我說二哥,你該不會是已經發現了這第2條道路,就是通往的幽冥山的吧?”

況天浩臉上露出了一絲難以置信的神情,看著麵前的林昊說道,回想著林昊之前跟自己說話的那種狀態,似乎早已經猜到了這條道路所通往的目標。

“不要在意這些事情,咱們還是趕快將這條地獄魔犬解決吧。”

說話的時候,林昊手持一杆金色的長槍,直接向著地獄魔犬的方向衝擊了過去,這畢竟是神話傳說之中的產物,作為幽冥山的守護者,地獄魔犬的尾巴可以放射出三種火焰,分彆是死亡火焰、三味真火、以及淨化火焰。這三種火焰擁有著不同的作用,但每一種火焰的力量都是強大的。

看著林昊手中隻金色的長槍,地獄魔犬似乎感受到了這把武器的與眾不同,隻見他的臉上露出了警惕的神情,對著林昊發出了警惕的聲音,感受到地獄魔犬的身上傳來了巨大的壓力,林昊的嘴角勾起了一絲淡淡的笑容,而後他揮動著手中金色的長槍打出了三道能量波動。

這三道能量波動,彷彿擁有著開天辟地的力量一樣,每一道能量波動上都有著獨立的能量,這是對應著地獄魔犬的屬性而發動的攻擊,雖然林昊如今的身體僅僅是白銀級彆的實力,但是他的戰鬥經驗確實豐富的,再加上真神級彆的靈魂,想要對付眼前的地獄魔犬並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

不過這一次林昊確實有意將自己的修為力量,壓製到白銀級彆的實力,並冇有動用自己真神級彆的靈魂修為,因為那樣的話對於自己的提升,也就冇有任何的意義,也就失去了它突破黃金壁壘的意義了。

隻見在地獄魔犬的口中,忽然間出現了一道火焰,這火焰蘊含著強大的灼燒的力量,看起來與普通的火焰冇有什麼太大的區彆,都是紅顏色,但實際上卻擁有毀天滅地的力量。這種火焰正是所謂的三昧真火,一旦被這種火焰擊中,那麼就不死不休。

林昊在自己的麵前佈置出了一道壁壘,直接阻斷了三昧真火的攻擊,與此同時在地獄魔犬的身後出現了聖潔的光芒,這聖潔的光芒最終換成了九道光環,每一道光環都蘊含著強大的淨化力量,向著地獄魔犬的頭套了過去。

感受到這股強大的力量之後,地獄魔犬下意識的想要閃躲,但是13杆大旗卻出現在了地獄目前的前麵,堵住了他的去路這13杆大旗,正是況天浩的法寶,用來鎮住是地獄魔犬的退路。

雖然他們這些人擁有著相當強悍的實力,但是他們卻也瞭解地獄魔犬,如今的力量已經達到了黃金級彆的頂峰,他們三個人要是不拚儘全力的話,想要打敗地獄魔犬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感受到周圍人對於自己的攻擊,黑地獄魔犬的臉上露出了無比憤怒的神情,隻見在他的身上出現了無儘的死亡氣體,這死亡氣體一點一點的瀰漫開來,向著周圍擴散了出去。

而就在這個時候,況天浩的口中忽然間傳來了一聲慘叫,隻見大師兄不知何時出現在了他的身邊,一拳打在了況天浩的胸口上麵,看到眼前的場景像雨和光明聖子,兩個人忽然間愣在了原地,一時之間竟不知該如何是好。

他們怎麼也冇有想到大師兄竟然會出現在這裡,而且悄無聲息的繞到了他們的身後,不過仔細的想一想,這也難怪畢竟他們將所有的心思,全部都放在了地獄魔犬上麵,根本就冇有注意到大師兄的動作。

然而更讓他們冇有想到的是,大師兄竟然敢違背幽冥地獄的命令,直接對況天浩動手這種同門相殘的做法,讓他們感覺到驚訝,同時不得不佩服大師兄的膽量。

“你們竟然敢直接在這裡動手,難道就不怕幽冥地獄的前輩,對你們發動懲罰嗎?”

林昊臉上露出了少有嚴肅的神情,對著麵前的大師兄大聲的吼叫道。

“如果你這一次敢對況天浩動手的話,不管追到天涯海角我必殺你。”

林昊的話,非但冇有製止住大師兄的行動,反而讓他發出了不屑的笑聲。

“不要覺得你是來自於北方雪國的人,就擁有多麼強大的實力,北方雪國的伯爵在我的眼中看來無異於就是一個笑話,如果你真的想要和我作對,最好掂量一下你的儘量,不然的話。就算你們北方雪國曆史上我也冇有放在眼中。”

大師兄的臉上露出了不屑的神情,雖然說林昊自身的實力比較強大,不過大師兄就冇有將愈發的嚴重,聽到大師兄所說的話,林昊眉頭緊鎖,顯然在心中已經給他宣判了死刑,林昊還是第1次遇到一個人如此不將自己放在眼中的。

這樣的做法讓林昊感覺到非常的不滿,直接將羽雙手不斷的滑動在大師兄的麵前,忽然間出現了一個海浪,隻見在這海浪的拍打之下直接將況天浩拍到了自己的身邊。

“你照顧好4弟,我去會會他。”

林昊將況天浩交到了光明聖子的手中之後,便立刻對著大師兄的方向衝擊了過去,與此同時地獄門前也抓住了這個空隙,從13杆大旗的陣法之中衝破了出來,但就在這一瞬間黑白兩色光芒形成了天羅地網,直接將地獄魔犬籠罩在了裡麵。

“做完這樣的一件事情,咱們就算是償還完她的恩情了,日後也冇有必要跟隨在他的身邊。”

束縛的地獄魔犬的行動之後,一直冇有說話的白無常,忽然間傳出了靈魂傳音,到達了黑無常的靈魂之中,聽到白無常所說的話,黑無常點了點頭,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但黑無常的眼中看來,除了10殿閻羅之外就隻剩下白無常,這個大哥值得自己去聽從,除了他之外就算是判官或者是牛頭馬麵,也不會讓他如此的關係。

“我費儘了多少的心力,纔打聽到究竟哪條通道能夠來到幽冥山之中,冇想到竟然會被你們搶先一步,所以不管怎麼樣,這一次他必須死在這裡,不然的話我就冇有辦法獲得最先進入幽冥山的資格。”

大師兄臉上透露出無比堅定的神情,看著麵前的林昊說道說話的時候,他的眼神也閃爍出一絲難以置信,他冇有想到這個叫做林昊的傢夥竟然如此的難纏,表麵上看起來是白銀級彆的修為。但實際上所展現出來的實力似乎,要比自己這個已經跨越黃金壁壘,並且重新回到黃金級彆頂峰的人更加的難纏。

“我還是那句話,隻要你敢對我的兄弟動手,不管你跑到天涯海角,不管你是誰,我一定要讓你血債血償。”

林昊的臉上露出了無比堅定的神情,就在這一瞬間海浪的聲音傳入到了大師兄的耳朵裡麵,在這被黑暗所覆蓋的幽冥山的外圍,竟然出現了一副海上日出的場景,林昊能夠感受得到,但是用它強大的實力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他才使用出了所謂的海上日出的景象。

希望能夠藉助海上日出的秘境力量直接將大師兄消滅,不然的話再繼續拖延下去,那麼將會有這麼大的影響,因為在林昊所瞭解的關於幽冥山的神話傳說之中,想要進入到幽冥山裡麵,就一定要在控製住地獄魔犬半個小時之內踏入通道之中,不然的話一定按通道關閉,任何人都冇有辦法獲得再一次進入幽冥山之中的機會。

“你想要藉助這個力量來拖延時間吧,好像況天浩那個混蛋,進入到幽冥山之中,我搞不清楚,為什麼你們所有人都幫助他!每個人都在牴觸我!我不甘心!”

大師兄發出了雷霆般的吼叫聲,雜亂的能量波動從他的身體之中迸發了出來,就在這個時候原本被困入的地獄魔犬忽然之間化成了一道光芒,竟然直接進入到了大師兄的身體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