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想這裡應該就是你們幽冥地獄的秘密了吧,所有的東西全部被鐫刻在周圍的壁畫上麵。”

林昊看了一眼周圍壁畫上麵,所以要鐫刻出來的畫麵,微微的皺了皺眉頭,這句話上麵所鐫刻出來的東西,有一些竟然和自己世界之中,所謂的逐鹿大戰比較相似,逐鹿大戰指的就是黃帝炎帝大戰蚩尤的那一場戰爭。

“為什麼在這裡麵會有這樣的畫麵呢?”

林昊心中自言自語般的說道,就在這個時候,況天浩不知道何時,來到了林昊的身邊,他看著畫麵裡麵所鐫刻出來的東西像是失了神一樣。

“這裡麵所鐫刻出來的內容真的好熟悉。”

看著況天浩這一副沉醉的樣子,項雨微微的皺了皺眉頭,在這一瞬間她像是忽然間想到了什麼似的,轉過頭看這天好一時之間,林昊忽然間想起來況天浩的傳說相傳,況天浩在自己的世界之中是第一代殭屍王將臣的兒子,雖然殭屍並冇有辦法進行生育以及後代的繁衍,但是況天浩的確是將臣用自己的最為精華的血液創造出來的後代。

“難不成這裡麵的世界與自己的世界之中是互相連接的嗎?”

一個令林昊都感覺到瘋狂的想法,浮現在他的腦海之中。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麼這件事情都是有趣了。”

林昊心中很明白,如果這個世界真的與自己的世界,有著一些所謂的平時聯絡的話,那麼自己想要回到自己的世界之中也不是一件困難的事情,但不管怎麼樣,他現在最需要做的,就是幫助礦電耗獲得者幽冥地獄之中的傳承。

“我看還是要阻止況天浩的做法比較好,我感覺他的靈魂已經受到了影響。”

忽然之間站在一旁,一直冇有說話的光明聖子,臉上露出了緊張的神情說道。聽到光明聖祠所說的話,林昊這才注意到,況天浩的整個人的狀態,發生了劇烈的改變。

“這件事情交給我去做,我一定會將她拽回來。”

如果說在靈魂實力的方麵,任何人也不會是林昊的對手,就在林昊說完這句話之後在他的眉心之處出現了一絲淡綠色的印記,這個印記代表著的是強大的靈魂力量,而後一股淡綠色的光芒瞬間被籠罩在了況天浩的身體上麵。

此時的況天浩正沉浸在一副奇異的場景之中,在他的麵前有著許許多多的士兵,拿著看似原始的武器,卻爆發出強悍的力量在進行的戰鬥。

寇天浩此時已經被,眼前的戰鬥場麵所震驚了,一時之間就連有人出現在自己的身邊,竟然也把這件事情給忽略了。

“到底是什麼人想要來到我的身邊?”

況天浩轉過頭來當她看到站在自己麵前的這張熟悉的臉的時候,臉上露出了驚訝的神情,站在自己身邊的這個人,不是彆人正是林昊,林昊竟然也會出現在自己的身旁。

實際上況天浩,眼前的這片戰場並不是真正的戰場,僅僅是受到了周圍的壁畫的影響,周圍的壁畫有著強大的力量,可以將一個人的靈魂直接拽入到這畫麵之中,似乎讓她經曆了一場完全真實的戰鬥一樣。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怎麼會出現在我的麵前?”

方天浩的臉上帶著疑惑的神情看著林昊問道,聽到況天浩所說的話,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

“我說你小子還好意思和我說的,你整個人的靈魂都被拘禁了過來,要不是我的靈魂修為足夠強大,恐怕就冇有辦法把你給拽過來了。”

說完這句話之後,林昊直接抓住了況天浩的手,隻感覺自己眼前的場景在進行急速的傳輸,讓他再一次反應過來的時候,周圍的場景已經變成了,之前他們所來到的那巨大的廣場上。

“冇想到竟然還會有如此強悍的迷幻陣法,這一次多謝林昊二哥的幫忙了。”

況天浩對著林昊臉上露出了感激之情,如果真的是被周圍的壁畫吸引的目光,從而導致自己失去了這一場對決的機會,那麼對於況天浩來說將會是最大的損失。

“我想這樣的場景,為的就是將你們的心神進行一次磨練吧,所以你也不用在於這件事情。”

林昊拍了拍況天浩的肩膀,安慰著說道,就在林昊話音剛落的時候,忽然之間周圍的壁畫竟然出現了一些反映,散發出淡淡幽綠色的光芒。

而後這壁畫開始不斷的收縮,到最後竟然變成了一幅卷軸,而這幅卷軸則是直接飄到了況天浩的麵前。

況天浩下意識的將這幅卷軸拿在了手中,一時之間,許許多多的刺激的場麵出現在了況天浩的麵前,看到眼前的場景,況天浩不由得驚呆了,但這一次況天浩的靈魂並冇有受到任何的束縛,反而是無比的清醒。

彷彿這一次的況天浩所讚助的視角是上帝視角一樣,任何事情也冇有辦法乾擾得了他的靈魂。

“我想這一次你應該是得到了這幅壁畫的認可,到最後獲得了這強大的迷幻陣法,你可以憑藉著自己的力量,將敵人收入到這幅陣法之中,這倒是一個比較不錯的武器。”

光明聖子來自於光明聖地,光明聖地對於這樣的東西研究是最深的,因此光明聖子能夠認得出來,況天浩手中的這幅畫卷究竟是什麼?

“這一次非常感謝兩位兄長的幫助,不然的話我恐怕就要敗在這第一關之中了。”

況天浩對著林昊和國民生死兩個人鞠了鞠躬,再一次表達自己的感謝,與此同時一個極為不和諧的聲音,傳入到了他們的耳朵裡麵,隻見大師兄不知道何時,來到了眾人的麵前,而況天浩也在聽到這個聲音的瞬間,立刻將這幅卷軸收到了自己的儲物空間之中。

“你們竟然在這裡呆了這麼久還冇有前進,看來這幅卷軸倒是有著奇妙的地方,就讓我好好的觀看一下吧。”

但是用立刻觀看起了周圍的壁畫,在這一瞬間,他的眼睛裡麵的神經也變得如同最初的況天浩一樣,與此同時,況天浩等人互相看了一眼,便直接向著裡麵的通道走了,過去,就在他們剛剛穿越石門的這一瞬間,看到出現在自己麵前的竟然有三條通道。

“怎麼樣?咱們應該怎麼去選?”

說話的時候,曠天昊轉過頭看向了一旁的林昊,他覺得這樣的時候問林昊這種事情是非常正確的選擇,是最重要的一點,林昊對於陣法有著超然的理解,之前在那片空間裡麵要是冇有林昊對於陣法的獨特理解,恐怕他們是冇有辦法那麼快就逃脫出去的。

“我的直覺告訴我走第二條通道比較好,也就是咱們眼前的這一條。”

林昊雖然嘴上說的是直覺,實際上林昊早已經展開了自己的靈魂力量去觀察這三條通道的儘頭,如果是換作彆人的話,一定冇有辦法清楚的觀測到,這三條通道的儘頭,但是對於擁有真神級彆靈魂的林昊來說,卻不是一件困難的事情。

林昊注意到在這一條通道的儘頭是一片汪洋大海,第3條通道的儘頭則是刀山火海,隻有第2條通道的儘頭是一座山。

這樣林昊感覺到在意的是,第2條通道儘頭的那座山,有點類似於在神話傳說中所記載的地府的聖山,也就是所謂的幽冥山的樣子。

如果第2條通道的儘頭真的是幽冥山的話,那麼對於況天浩來說將會有著總比強大的幫助,畢竟在神話傳說之中,幽冥山和建成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

聽到林昊所說的話之後,況天浩冇有任何的猶豫,直接向著第2條通道的入口走了進去,與此同時,在廣場之中的大師兄等人臉上則是透著無比憤怒的神情。

“這個該死的混蛋,他竟然已經發現了這裡不對的地方,但卻冇有告訴我,是希望我困在這迷幻陣法之中嗎?”

要不是因為大師兄身旁的黑白無常功法的傳人的幫助,恐怕她一輩子都要被困在這壁畫之中的回過神來的大師兄,臉上帶著不甘心且憤怒的神情大聲喊叫道。

“放心吧,大師兄,他們剛剛離開冇有太長的時間,所以咱們現在追過去還來得及。”

黑無常的傳人接過話來仔細的想了想,依舊是那副語氣平淡的樣子,聽到黑無常傳人所說的話,大師兄微微的皺了皺眉頭,直接向著下一個入口的方向走了過去。就在大師兄消失在洞口方向的瞬間,一名青年從角落中走了出來,青年手中拿著摺扇,一襲白袍看起來不像是地府的人,反而像是一名實力強悍的修仙者。

“冇有想到竟然會有這樣的人存在,看來這一次將會變得非常的有趣。”

話音剛落青年的身上便出現了黑色的氣體,這白色的長袍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套馬頭鎧甲。

“走這條路真的是正確的嗎?我怎麼感覺前麵越走越深了,而且這種感覺讓我覺得非常的不安心。”

況天浩一邊在通道裡麵行走著,一邊自言自語般的說道,聽到況天浩所說的話,林昊故意做出一副不高興的樣子,冇好氣的白了況天浩一眼。

“如果你要是信不著我的話,那你就重新走彆的路好了。”

“大哥我不是在和你開玩笑的嗎?我怎麼會不相信你的實力?”

雖然知道林昊是在和自己開玩笑的,但況天浩還是不由得想要解釋一番,就這幾個人說笑的時候,他們已經從這條通道之中走了出來,然而就在這一瞬間巨大的吼叫聲傳入到他們的耳朵裡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