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恭喜林昊兄弟成為了白銀級彆的強者。”

在這一次天劫雷電結束之後,王若愚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看著眼前的林昊說道。

“我說這個前半夜你就不要和我開玩笑了,白銀級彆的實力也算得上是高手嗎?如果真算的話,那麼咱們北方雪國的高手,那可就是成片成片的了。”

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無奈的笑容,自言自語般的說道。不過心中對於王若愚的認可還是感到非常的高興的。林昊心裡很明白,如今的王若愚雖然僅僅是大師級彆的強者,但作為曾經的聖賢級彆,頂峰的強者的,他也擁有著相當強悍的力量。

因此能夠得到王若愚的認可,就代表如今林昊的實力的確強大到一定的地步。

“對了前輩,你還是不打算回到北方雪國之中嗎?”

林昊像是忽然間想到了什麼似的,臉上帶著一絲疑惑的神情,看著眼前的王若愚問道,在林昊的眼中,看來王若愚說到底也是北方雪國的底蘊級彆的存在,而如今的北方雪國也並冇有讓王若愚感到失望,因此他要不回去的話多多少少會有一些可惜。

林昊冇有想到的是在自己說完這句話之後,王若愚竟然笑著搖了搖頭。

“如今的這個世界是屬於年輕人的,像我們這樣的老東西已經冇有什麼存在的必要了,因此我就算是回去恐怕也冇有任何的意義。”

王若愚說完這句話之後,林昊臉上露出了一絲驚訝的神情,而後他笑著搖了搖頭。

“王若愚謙卑有的時候口是心非可不是什麼好事,我想你也應該非常在意如今北方雪國的狀態吧,再說了隨著時間的推移,你覺得如今的北方雪國才真的是諸葛家族一家獨大嗎?”

就在林昊說完這句話之後,他注意到王若愚臉上的神情,發生了微微的轉變,隻見王若愚輕輕的皺了皺眉頭。

“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難道有人對諸葛家族不忠誠嗎?”

看到王若愚如此的反應,林昊的心中自言自語般的說道。

“果然如同我心中所猜想的一樣,王若愚對於諸葛家族還是非常的忠誠的,隻要聽到了任何關於諸葛家族不利的訊息,他都會做出很自然的反應。”

“前輩你也不要誤會,我隻是隨口這麼一說,畢竟時間過去了這麼久了,就算那些創始家族,當初他們對於諸葛家族的祖先非常的尊敬,可是他們的後代,會怎麼樣誰也說不清楚。”

林昊所說的話,倒也並非是無故放失。並且作為北方屬國的伯爵,想你也知道了,許許多多外人不知道的秘密,他心中很清楚,有這一些自以為是的家族打算,在諸葛家族的影響力最為薄弱的時候,去推翻諸葛家族的政權。

隻是這樣的想法一直冇有可以實施的機會,因為無論是在文官的影響力,還是自己所掌控的軍隊,和諸葛家族相比多少還是相差了許多。

“不管怎麼說,隻要那些人敢做出對於諸葛家族不尊敬的事情來,老夫定當第1個去滅了他們。”

王若愚的臉上露出了少有的堅定的神情,看著自己身旁的林昊說的。

“放心吧,這一天就算不用您老人家出手,我也會對那些人動手的,絕對不會輕饒了他們。”

林昊的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說道。到了晚上吃飯的時間,林昊等人圍坐在餐廳之中,圍著那巨大的餐桌,每一個人的臉上都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自從王晨曦嫁過來之後,不管是廚房裡麵的事情,還是一些基本的開銷,都有專門的人去管理,因此不虛浮之中的生活質量顯然也得到了顯著的提升。

而在北方雪國準確的說,在整個神武大陸裡麵,隻要是出生於豪門的女子都會接受這樣的培訓,因為打理好一個家庭也是一名女子應有的能力。

“看來要早點將小姐娶過來纔好,這樣的話咱們就不至於吃的那麼長了。”

張廣將口中的飯菜嚥了下去,臉上露出了滿足的神情,從王晨曦嫁過來一直到現在這段時間之中,經過忽然間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雖然說那個時候的林昊也冇有虧待了他們,不過林昊在管理的能力,與王晨曦相比多少還是相差了許多。

“你小子說這句話,到底有冇有良心搞得一副老子虧待了你的樣子?”

林昊故意做出一副不高興的樣子,看著眼前的張廣說道,聽到林昊所說的話,張廣笑著搖了搖頭,並冇有說些什麼。

而正當眾人一邊說笑一邊吃飯的時候,從外麵跑進來一個侍衛。侍衛的臉上帶著一絲焦急的神情,他直接來到了林昊的麵前,將一封信交到了林昊的手中。

“報告林昊伯爵,這是一個自稱是您4弟的人,讓我把這個東西交到您的手中。”

聽到這個稱呼,林昊臉上露出了少有的嚴肅,這個人不是彆人正是空間好,不過況天浩究竟有什麼事情要找自己,甚至於隻留下一封信就走了,難道是她遇到了什麼危險嗎?

想到這裡林昊心中不由得擔憂了起來,不過仔細的想一想,林昊便要立刻把這個想法給否決了。先不說況天浩自身的實力怎麼樣,單單憑藉著他在幽冥地獄之中的地位,身邊就一定會有著所謂的護道之人的保護纔對。

而且如果他們真的遇到了危險,能來到自己的伯爵府之中,最穩妥的做法就是跑進來尋求伯爵府的庇護,這樣纔不至於出現什麼樣其餘的問題。

這就代表了這一次況天浩找自己,雖然說有非常著急的事情,但卻不是事關生命危險的事兒,隻要是自己的兄弟,冇有任何的生命危險。林昊就算是放下了心來,然後他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對著一旁的侍衛擺了擺手。

得到了林昊的命令之後,侍衛便直接離開了屋子,與此同時其餘的人也都將目光看向了林昊,對於林昊的4弟是誰,在場的證人也都非常的清楚。

“這一次到底是有什麼事情,空間好竟然會如此的著急,你還是趕快打開看看吧,之前發生了那麼多的事情,幽冥地獄都對咱們百般照顧,如果這一次他們有了什麼事情,咱們一定要及時幫忙纔對。”

王晨熙接過話來臉上露出了少有的堅定,對於王晨曦來說算是一次例外,因為之前林昊遇到什麼事情,王晨曦都不希望林昊去參加,因為可能會有生命的危險,但是這一次麵對著況天浩的事情,王晨曦的確表現出來了,相當的支援。

“我現在就打開看看,你們也冇有必要著急,畢竟地獄是一個非常強大的傳承,應該不會有什麼生命危險纔對。”

在林昊打開這封信件之後,看了一下裡麵的內容,臉上露出了少有的嚴肅的神情,周圍的這些人自然不知道信中的內容寫的是什麼,雖然他們可以利用靈魂的力量去觀察,但是卻冇有一個人這麼去做,因為那樣是對於林昊非常不尊敬的一件事情。

“況天浩遇到了一些麻煩,準確的說是況天浩說繼承的輪迴殿,所以他希望我們過去幫幫忙,這一次不僅僅是我得到了邀請,光明聖地同樣得到了邀請。”

不僅僅邀請了自己,同時也邀請了光明聖殿,由此不難看出輪迴殿,這一次所遇到的麻煩,倒也是實打實的。

聽到了,林昊解釋完之後眾人長長的出了一口氣,不管是什麼樣的麻煩,隻要況天浩冇有任何的生命危險,那就是最好的訊息。

“吃完這頓飯我便立刻趕過去幫忙,伯爵府中的事情全部都交給我的夫人,以及王若愚先生去安排,至於其餘的事情有什麼事情,等我回來之後再和我商量。”

林昊仔細的想了想,簡單的安排了一下伯爵府之中的工作,便帶著冷血和張廣兩個人向著約定的地點急速趕了過去,然而這一次讓林昊冇有想到的是,況天浩和自己所約定的地方竟然是幽冥地獄的總部,這是一個非常古老的傳承,當林昊站在這巨大的山門前麵的時候,臉上透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

林昊冇有想到這諾大的幽冥地獄的門口,竟然會在如此隱蔽的一個地方,最重要的一點是在這巨大的山腳下,隻有這一顆石柱在石柱上麵,用古老的文字刻寫著4個字,幽冥地獄。

“冇有想到幽冥地獄的入口,竟然會是在這樣的一個地方,如今真的是長見識了。”

就在林昊剛剛說完這句話之後,一個青年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了過來,這個青年的聲音不是彆人,正是況天浩的。

隻見,況天浩身上穿著一襲墨綠色的長袍,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頗有一副世家公子的樣子。

“這一次你把我喊過來,究竟是因為什麼事情,該不會真的讓我陪你去冒險吧?”

提到冒險這兩個字,林昊的腦海中便不由得回憶起,他們4個人結伴時候的那件事情,那個時候為了保證每一方的利益,也保證4個人日後能夠彼此之間互相合作,所以他們4個人才結拜成為了兄弟。

可是冇有想到的是,正是因為那件事情,才讓林昊收穫了三個這麼好的兄弟。

“這一次當然是去冒險了,隻不過冇有之前的那個地方危險,這一次咱們所冒險的地方是我們新發現的一處地域的遺址。”

況天浩臉上神情露出了少有的嚴肅,與此同時林昊的目光也變得嚴肅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