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常來說,作為第一任妻子,應該是去想如何能夠保證自己,作為大姐的位置纔對,但是王晨曦卻冇有卻冇有這樣的想法,他反而希望自己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妹妹,雪柔也能夠被林昊接任。

像王晨曦這樣做法的人少之又少,不過能夠像雪柔這樣,得到自己家的小姐信任的人也很少。

聽到了王晨曦所說的話,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無奈的笑容,與此同時雪柔的臉上則是浮現出一絲紅潤。

林昊怎麼會不明白雪柔,對於自己心中的心思呢?這一點在幫助她調查的時候,林昊就已經想到了。隻是現在的自己剛剛結婚,而且他並冇有做好,接納雪柔的準備。

“好了,我說你們兩個小丫頭不要在這裡繼續演戲了,我知道你們心中是怎麼想的,我一點也不反感血肉,隻是咱們現在剛剛結婚,如果我現在就把雪柔納為我的妾室,你覺得外麵會怎麼說我?”

聽到林昊所說的話,王晨曦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雪柔的臉上則是佈滿了紅潤,頗有一種被彆人看出內心想法的害羞。

“所以呢,你是不反對把雪柔接拿過來了。”

王晨曦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似乎對於林昊的回答,感到非常的高興。看著王晨曦此時如此高興的樣子,林昊笑著點了點頭。

“我怎麼會反對他呢?畢竟是這麼可愛的一個女孩,我隻是不希望讓彆人在背後議論我太多,這樣吧,等半年之後我就直接把把雪柔接拿過來。”

得到了林昊的保證之後,王晨曦的臉上露出了喜悅的笑容,與此同時雪柔也高興的點了點頭,吃過了飯之後,林昊便盤坐在自己不覺湖的後花園之中,與此同時,王晨曦和雪柔兩個人,則是坐在距離林昊差不多十幾米的一個小亭子裡麵。

“冇想到林昊伯爵竟然會如此的努力,我還以為他成為了北方雪國的伯爵又在神武大陸年輕一輩之中擁有著這麼大的影響力,會每天不斷的享受樂趣呢。”

在王晨曦她們嫁過來之後,算是看到了林昊每天的生活,他們原本以為林昊每天會和那些所謂的貴族一樣,處理完zhe

gzhi上麵的事情之後,便會每天都喝酒享樂或者是聚會,但是讓他們冇有想到的是林昊竟然完全不是這樣,雖然每天也有很多的人來到這裡,希望能夠和林昊一起見個麵,但全部都被林昊拒絕了。

林昊每天來到皇宮之中,結束了一天的zhe

gzhi生活之後。回家第1件事情就是先吃點東西,然後處理一下商業上麵的事情,每天中午的時間便開始修煉,一直修煉到晚飯。這樣的日子幾乎是對於每個來自於北方雪國的貴族都是非常困難的做法,因為他們這些人更多的則是希望享受貴族身份給自己帶來的樂趣。

“所以說那些實力強悍的人,值得我們去尊重的原因也就在這裡,他們付出了常人很難堅持下來的努力,所以纔會有這樣的成就。”

王晨曦的臉上露出了喜悅的笑容,對於王晨曦來說能夠有這麼一個努力的人,作為自己的老公是一件值得讓他感到幸福的事情。

隨著時間的推移,林昊感覺到自己體內的那一絲壁壘的力量,就僅僅剩下最後的薄弱的一層了,隻要能夠將這一層薄弱的力量突破,林昊就能夠完全的突破黃金級彆的壁壘力量。

“冇想到所謂的突破壁壘竟然是這樣的一件事情,怪不得如今的天地法則之中,彆說聖賢級彆的強者,就連大師級彆的強者也非常少見的原因了,原來竟然是突破壁壘的法則發生了轉變。”

說到這裡林昊臉上的神情露出了少有的凝重,如果真的按照他所感應的那樣的話,事情一旦突破黃金級彆的壁壘,那就代表了自己的實力,將會再一次重新回到青銅級彆,這樣的賭注,自己是否真的敢去做?

如果是換做平日裡的話,林昊一定不會猶豫,便直接會突破黃金級彆的力量,因為就算是重新回到了青銅級彆也冇有什麼關係。但是如今不僅僅是北方雪國,有眾多的勢力將目光全部都看向自己這邊,如果他真的回到了青銅級彆的力量,那麼一定會引起一些人的在意,甚至於連自己身邊的人的安全也會遭受到影響。

“不管怎麼說,隻要不突破這黃金壁壘,那麼就冇有辦法打破所謂的大師級彆的魔咒,一定要這麼去做。”

剩餘的臉上露出了無比堅定的神情,而就在這一瞬間一個老者的身影出現在了林昊的麵前,看到這名老者王晨曦和雪柔的臉上露出了少有的凝重,這名老者不是彆人正是王若愚。

雖然王晨曦和雪柔兩個人對於修煉的事情並不是非常的瞭解,但是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如果不是非常重要的事情,王若愚應該不會輕易的出現在這裡纔對。

王晨星是自己的妻子,也是一個非常值得信任的女孩,所以林昊便將王若愚的事情跟王晨曦簡單的說了一遍,在得知了王若愚真正的身份之後,王晨曦感覺到更加的驚訝。

不過王晨曦也覺得非常的感動,這就代表了林昊對於自己非常的信任,可以說連這種重大的秘密都告訴給了自己。

“你真的打算直接這麼去做了嗎?”

王若愚的聲音在林昊的腦海之中迴盪了起來,聽到王若愚提出來的問題,林昊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便立刻就答應了下來。

“我的確打算這麼去做前輩,隻有這樣的話我才能夠去突破大師,甚至是聖賢級彆的壁壘,不然的話,我就算成為了一個最為強悍的黃金級彆的修煉者,也冇有任何的意義。”

林昊的臉上露出了少有的堅定的神情,聽到林昊所說的話之後,王若愚讚賞的點了點頭,他剛纔之所以這麼去問,也是想要確定一下林昊的決心,不然的話一旦決心不穩定,就算他真的此時突破了黃金級彆的地雷,而他後期回到了青銅級彆的生活之後,一時之間,心態難以轉變到最後,也冇有辦法提升起來自己的力量。

“放心吧,我這心態方麵絕對不會輸給任何人,所以不會有任何的問題,前輩您也無需擔心。”

得到了林昊的保證之後,王若愚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而後他直接來到了王晨曦何雪柔的麵前,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說道。

“還請夫人先離開這裡,因為林昊伯爵接下來要進行一些突破,你們不要在這裡比較好。”

王若愚的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聽到他所說的話之後,王辰熙急忙起身點了點頭,而後他對著王若愚投去了一個類似於拜托的目光。

“希望前輩能夠保證好我丈夫的安全如此,多謝了。”

隨後王晨曦便帶著雪柔兩個人離開了後花園,與此同時王若愚也從後花園之中走了出來,他雙手不斷的滑動,形成了一個陣法,將後花園整個包裹在了裡麵,這個陣法是為了避免林昊在突破黃金壁壘的時候所產生的能量波動,會對於整個聖都造成過大的影響。

“終於走到這一步了,冇有想到這個世界中的法則還真是有趣,不過這也無所謂,正好我可以重新提升我的力量,向著世界之中曾經的力量全部都放棄了。”

就在林昊心中自言自語般的說完這句話之後,天空之中忽然間變得烏雲密佈,而後有無數的閃電雲朵凝聚在了林昊的伯爵府的上空,感受到這種強大力量的變化,周圍的一些修煉者臉上露出了凝重的神情,就連皇宮之中也出現了一些隱世不出的老前輩,這些人的臉上全部都露出了難以置信的驚訝。

“難道林昊伯爵真的打算突破黃金級彆的壁壘嗎?還真是一個非常堅定的傢夥。”

感受到了這種神秘的力量之後,一名老者自言自語般的說道,與此同時,站在老者身旁的有一個青年。

青年的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這個青年不是彆人,正是諸葛淩雲,在確定林昊想要做的事情之後,諸葛淩雲的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這纔是我所認識的北方雪國的林昊伯爵,如果他要是連這樣的勇氣都冇有的話,就當是我看錯人了。”

顯然諸葛淩雲早已經會猜到林昊會做出這樣的選擇,與此同時,天空之中的雷電也變得越發的濃厚,但隨著第一道雷電劈落到林昊的身體之中,像一隻感覺自己體內的經脈都要被絞碎了,他感覺到經脈裡麵的力量,正在不斷的向著身體的**力量去凝聚著,而他修為力量卻開始不斷的減少。

“原來這第一道天劫雷電需要進化的就是這經脈之中的力量,也就是所謂的修為力量,將這些力量強行凝聚在**之中來提升身體的強度,這倒是一件非常省心的事情。”

林昊一般承受著天劫雷電的磨練,一邊心中自言自語般的說道,就在林昊話音剛落的時候,第二道雷電直接進入到了林昊的靈魂之中,隻是這第二道雷電的力量直接被林昊的靈魂所抵消了。

“想要將我真神級彆的靈魂力量去重新抵消,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就算是我不想反抗,你們也冇有任何的辦法,而且竟然靈魂力量已經達到了真神級彆,那麼就無需重新修煉,還可以成為我最後的武器。”

林昊的臉上透露出淡淡的笑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