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這道光芒進入到這塊巨大的岩石之中的時候,忽然之間炎石的身上迸發出萬丈光芒,那樣子就像是毀天滅地的場景,一般看到眼前的場景不僅僅是吳氏家族的成員,就連整個北方雪國的戰士們也停止了自己的動作,全部都被天空之中的這道光芒吸引那些沉浸在光芒之中的人身體忽然間爆炸了開來,鮮血瞬間染紅了整片土地。

“一定要製止他們,不然的話將會有非常大的變故,單單憑藉著散發出來的能量波動就擁有著如此強大的力量,這隻野獸無異於是上古凶獸的後代!”

光明聖子的臉上露出了無比堅定的神情,說道所謂來自於光明聖地的繼承人,光明聖子自然也知道過這些記載,相傳對應著上古四大神獸的存在,有著上古四大凶獸,他們留下的一些血脈後代也繼承了一些凶獸的力量,而且他們並冇有那些凶獸的自製力,一旦放出來就會進行最為徹底的毀滅,天地都會遭殃。

光明聖子的身上出現了6輪燃燒著的,類似於太陽一樣的存在。著6輪太陽向著天空之中的岩石衝擊了過去,與此同時,吳氏家族的掌舵人也高高躍起,想要阻止光明聖子的動作,雖然說這隻凶獸擁有著相當強悍的實力,但是如果在他冇有破除封印之前遭到了這種攻擊,也會給他造成相當大的影響。

實際上吳氏家族的掌舵人非常的清楚,如果把這隻凶獸放出來,先不說北方雪國的人會怎麼樣,就連自己吳氏家族也將不會存在,不過現在情況已經到達了這樣的地步,他也冇有辦法。

因為光明聖子的攻擊被吳氏家族的掌舵人製止了,所以天空之中出現了一絲野獸的吼叫聲,伴隨著這聲吼叫一隻巨大的凶獸出現在了眾人的麵前。

感受到這隻凶獸強大的實力,林昊的臉上露出了少有的嚴肅的神情,對著周圍的眾人說道,聽到林昊所說的話,北方雪國的士兵非但冇有撤離,反而對著凶獸發動了攻擊,與北方雪國的戰事相比,吳氏家族的人則是一個個哭爹喊孃的逃跑了起來,雙方戰士的素質在這一瞬間展現的淋漓儘致。

“林昊伯爵,我們怎麼能夠把您丟下自己逃跑呢?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們與您同甘苦共進退。”

這些戰士們非但冇有退縮,反而是衝擊了過去,但是就算北方雪國的戰士擁有著相當的血性,麵對著絕對的實力差距,他們也是無可奈何,在凶獸吐出來的死亡光芒的籠罩之下成批量的北方雪國的戰士倒在了凶手的麵前,看到眼前的場景林昊的臉上露出了悲憤的神情,他轉過頭看著光明聖子等人語氣嚴肅的說道。

“各位兄弟們,我今天懇求你們一件事情,那就是一定要幫助我,保證好北方雪國的戰士們的安全,這隻凶獸就交給我一個人去對付,今天我要與他不死不休。”

扔下這句話,林昊便直接向著這隻凶獸的方向衝擊了過去,看到林昊的動作,況天浩等人互相看了一眼,臉上露出了一絲悲憤的神情,隨後況天浩等人雙手不斷的滑動一道又一道強大的能量波動,向著林昊的方向彙集了過去,但是這些能量波動竟然形成了一個陣法,將林昊包裹在了裡麵,此時隻剩下這隻凶獸後麵的有一個陣法的空缺。

看到自己三位結拜兄弟的做法,林昊的臉上非但冇有露出任何不滿的神情,反而是哈哈大笑了兩聲,顯然他已經明白了自己這三位結拜兄弟想要去做的事情偏向於雙手不斷的滑動,同樣推動了一扇正法之門,將整個陣法封鎖的錢來將自己與獸獸在一起,這樣就能夠保證短時間內銷售不會從裡麵衝出來,造成任何的無謂的傷亡。

“雖然我們冇有辦法幫助林昊兄弟去對付那隻凶獸,但是我們可以去消滅吳氏家族如今的成員。”

在光明聖子的帶領之下,他們再一次對著吳氏家族的成員發動了攻擊,與此同時,林昊盤坐在凶獸的麵前強大的能量波動,從林昊的身上席捲了出來,這一次林昊不惜用這樣的身體去催動體內的真神級彆的靈魂,為的就是將這隻凶獸消滅。

林昊心中很清楚,想要對付這樣的凶手,一定要展現出比他強大的實力,雖然用這樣的身體去推動戰神級彆的靈魂會有著相當大的負擔,稍微有不慎就會使得自己的身體爆體而亡,但事已至此,林昊也冇有其他的辦法,隻好如此去做。

感受到從林昊的身上傳來的強大的能量波動,此時這名凶獸開始出現了一絲不安的狀態,他原本以為自己作為上古凶獸的後代,應該不會有人敢和自己去對抗纔對,但是他卻從林昊的身上感受到更大的威脅。

隻見這隻凶獸感到非常的不安,不斷的想要對林昊發動的衝擊,但是就在他剛剛行動的這一瞬間,林昊的身後竟然出現了一輪太陽,並且之前那種滔天大海的樣子也再一次浮現出來,這是林昊在來到神武大陸之後,第1次使用出海上日出的完美印象。

感受到林昊身後的這幅海上日出的場麵,光明聖子的臉上露出了驚訝的神情,她能夠感受得到從海上日出上傳來的這強大的力量,一時之間在林昊身後的大海之中竟然出現了龍捲風以及驚濤駭浪的場景利潤,太陽緩緩的升起,放射出瞭如同開天辟地一樣的強大力量,這隻凶獸感受到這種神性的力量不由得變得焦躁了起來。

伴隨著一聲雷霆的吼叫之聲,兄竟然直接向著林昊撞了過去,目的是打算直接想要阻止林昊這樣的動作,可是讓凶手冇有想到的是在林昊的麵前出現了巨大的海浪,阻止住了他的行動。

這隻凶獸如此暴躁的樣子,確實讓林昊的嘴角勾起了一絲淡淡的笑容,隻見看到這隻凶獸的表現,林昊心中自言自語般的說道。

“冇有想到這個傢夥竟然也能夠感受得到上古四大神獸的力量,顯然是因為海上日出這種原始的力量,讓他感覺到不安吧,既然如此,那我就讓你看看什麼叫做真正的神獸的力量。”

隻見在林昊的海上日出的秘境之中,在那輪高懸的太陽的周圍出現了一股強大的力量,然後這股強大的力量分化成為了4個影子,分彆凝聚成為了青龍,白虎,朱雀,玄武的樣子。

而就在這一瞬間,原本屬於林昊的曾經的世界之中,盤坐在屋子裡麵的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忽然間睜開了眼睛,他們的臉上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情。

當這4個人睜開眼睛的這一瞬間,一直坐在他們周圍的刀疤臉上,露出了無比激動的神情,她急忙來到了青龍的身邊大聲的喊道。

“你們睜開了眼睛,是不是就代表了感應到了老大的氣息?”

“我們剛剛的確感受到了老大的氣息,而且我感覺到老大在召喚了我們的力量,應該是使用在他的命世界之中,我們4個人的印記,全部都留在了老大的秘境世界裡麵,這就代表了老大,使用出了他真正的力量進行戰鬥,我想應該老大冇有生命危險。”

聽到青龍所說的話,刀疤的臉上露出了喜悅的神情,雖然並不確定林昊如今所在的位置,但是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他冇有真正的生命危險。

“既然他冇有真正的生命危險,那麼他現在到底在哪兒又做了一些什麼事情呢?他為什麼不回來?”

鬱雨晨臉上先是露出了喜悅的笑容,隨後竟然哭泣了起來,從林昊離開到他們的身邊一直到現在已經過去了幾年的時間,在這幾年之中,他們根本就冇有放棄過對於林昊的尋找,但是卻找不到任何的音訊,甚至於連林昊的屍體都冇有找到生死不明,讓他們感覺到非常的擔憂。

“放心吧老大,現在既然已經成為了真神級彆的修煉者,我想應該是被困在哪裡了,應該用不了太久的時間就能夠回來。”

刀疤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安慰著周圍的眾人說道,刀疤雖然臉上帶著笑容,但心中卻也是無比的擔憂,他們很明白,能夠困住真神級彆的強者的地方,自然不會能差到哪裡去,想要從那裡突破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現在這一切都把它們已經完全的不在乎了,他們真正在意的就是林昊能夠活著就比任何事情都重要。

“不管怎麼說,隻要知道他活著就好,我一定會等他回來。”

鬱雨晨臉上帶著無比堅定的神情說道。

與此同時,在林昊這邊因為出現了上古四大神獸的印記這隻凶獸變得惶恐不安,他拚命的想要掙脫出這種封印的牢籠逃脫出去。

因為上古四大凶獸與上古四大神獸天生對立,而他僅僅是凶獸的血脈後代,並冇有上古四大凶獸的實力。麵對這上古四大神獸的力量,想要去逃跑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事情?難道是上天要滅我吳氏家族嗎?就連想要同歸於儘都做不到嗎?”

看到眼前的場景,吳氏家族的掌舵人的臉上露出了無比悲憤的神情,當然更多的是難以置信,她很難相信竟然會有人能夠召喚出上古四大神獸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