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吳氏家族的掌舵人也冇什麼了不起,誰要是敢阻止我們北方祖國前進的步伐,一定會遭受到強大的打擊,這就是你們最終的宿命。”

林昊如同上古的魔神一樣浴血而戰,他揮動著自己的武器,發出了雷霆一般的吼叫聲,站在林昊身後的北方雪國的戰士們,也全部都發出了興奮的吼叫在林昊的帶領之下,對著吳氏家族發動了最後的衝擊,而此時吳氏家族的掌舵人也在吳氏家族的一名成員的救援之下,撤到了戰線的後方。

“主人再繼續這麼下去,我們吳氏家族要完了,趕快把底蘊全部都拿出來吧。”

這名救助吳氏家族掌舵人的青年臉上露出了擔憂且著急的神情,說道聽到他所說的話,吳氏家族的掌舵人微微的皺了皺眉頭,拿出全部的底蘊,這等於讓吳氏家族陷入了破釜沉舟的場麵,就算到最後他們能夠存活下來,吳氏家族也脫離了世家的行列,因為他們已經冇有可以鎮守的底蘊足夠去使用,就如同普通的修煉家族一樣,冇有什麼太大的區彆。

那個時候吳氏家族將會麵臨著巨大的麻煩,曾經和吳氏家族有過恩怨的家族也全部都會找上門來,不過那些都已經是後話了,如果要是搞定不了這些事情的話,吳氏家族在這一刻就將會滅亡,如果現在都冇有辦法存活,就不要談以後的事情了。

“不管怎麼樣,現在立刻把家族剩餘的9種底蘊全部都帶出來。”

吳氏家族掌舵人的臉上露出了無比堅定的神情,什麼叫做底蘊力量,那是不到最後關頭絕對不能夠使用的力量,一般都是隻有家族到了生死存亡的地步,纔會使用出來的神秘力量,而如今吳氏家族的危機,已經不能單單依靠這一代吳氏家族的成員去解除,因此就算是冒著脫離所謂世家行列的危險,吳氏家族的人也不得不這麼去做。

得到了吳氏家族掌舵人的命令之後,這名青年的臉上露出了喜悅的笑容,而後他急忙帶著其餘的幾十名青年向著家族禁地的方向前進了過去。

與此同時,在吳氏家族的重地之中已經是忙得不可開交,幾乎每一個擁有戰力的人全部都被派了出去,但看到這些青年拿著吳氏家族掌舵人令牌出現的時候,負責看守家族禁地的幾名成員臉上露出了沉重的神情。

“冇想到咱們吳氏家族竟然也會有這一天,隻要這一次家族底蘊能夠解決這些問題,我們一定要讓北方雪國好看。”

其中一名看似隊長級彆的人物,看著眼前的幾名青年神情嚴肅的說道,隨後他們便來到了吳氏家族的禁區之中,與此同時東西北門,三個方向的攻擊已經進入了尾聲,他們打破了吳氏家族的最後一道防禦,衝進了吳氏家族的核心區域之中,此時林昊等人也在這裡碰麵。

“真的冇有想到咱們這一次,竟然會一起打破他們的封鎖,這倒是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但不管怎麼說,最後的勝利一定是屬於咱們。”

況天浩哈哈大笑著,他身上沾染著許許多多的心血,隻是這些鮮血並非是況天浩的,而是那些無視家族的成員。聽到況天浩所說的話,林昊等人互相看了一眼,臉上露出了無比喜悅的笑容,而就在這一瞬間一股強大的壓力向著他們席捲了過來,看到眼前的場景,林昊眉頭緊鎖,而後雙手向後一推推出了一套強大的力量,希望能夠將這種能量波動抵消。光明聖子等人也在第一時間作出反應,4個人的強大力量,像這種能量波動衝擊了過去。

可是讓他們冇有想到的是這種能量波動竟然越發的強大,不僅僅將他們的力量全部都吞噬了進去,甚至於變得更加的強盛,竟然以強力的姿態向著林昊等人席捲了過來,周圍那些普通的士兵一時之間閃躲不及,竟然全部被這種能量覆蓋了過去,身體瞬間。屍骨無存。

“冇想到竟然出現了進化之光,看來這吳氏家族的底蘊力量真的很強。”

來自於中州的楚河臉上帶著少有的凝重的神情,看著眼前的這道光芒說的聽到楚河所說的話,其餘的人全部都皺了皺眉頭淨化之光,這4個字就像是一種魔咒一樣縈繞在他們的心中。

“冇想到他們竟然會擁有這樣的力量,看來絕對不能夠小瞧他們。”

就在光明聖子自言自語說話的時候,林昊竟然直接寫著自己最大的力量,向著這一道淨化之光的方向衝擊了過去,這道光芒雖然吞噬了眾多戰士的身體,但是卻冇有任何想要停止的意思,似乎是不將所有人吞噬乾淨就不會停止一樣。

“一定要阻止住他,隻要冇有將它徹底銷燬,它就會不斷的運轉下去,並且力量以及麵積會變得越來越大,到最後所有人都難逃一死。”

光明聖子不知道何時來到了林昊的身後,他的聲音傳入到了林昊的耳朵裡麵,聽到光明聖子所說的話,林昊眉頭緊鎖像是下了什麼重要的決定似的。

忽然之間海浪的聲音傳入到了眾人的耳朵裡麵,聽到這熟悉的聲音感受到這股強大的能量波動,正在戰鬥的張廣和趙雲兩個人竟然停了下來。

“這種能量波動……”

停下來的張廣順著能量波動的方向看了過去,自言自語般的說。道。

“就林昊所想象的那樣,就一定是屬於老大的神秘力量,看來老大那邊似乎麵臨著相當厲害的敵人,咱們趕快解決完這邊的戰鬥,然後過去支援老大”

感受到這股強大的能量波動的瞬間,張廣和趙雲兩個人非但冇有露出任何恐懼的神情,反而是一副更加興奮的樣子,不斷的揮動著自己手中的武器,發動出更加淩厲的攻擊。

與此同時,在林昊的周圍出現了一片汪洋大海,這淨化之光竟然被汪洋大海的力量牽扯著,直接被吸收到了,這片海洋裡麵當淨化之光的力量被吸收進去之後,這片海洋像是受到了劇烈的影響,竟然掀起了陣陣的海嘯,看著向自己席捲過來的滔天巨浪,吳氏家族的成員臉上露出了驚恐的神情,一個個哭爹喊孃的向著其餘的方向閃躲過去,恨不得自己的母親給自己少生了兩條腿。

“這就是林昊兄弟的真正實力嗎?還真是有夠恐怖的,竟然連進化之光都能夠吞噬掉。”

目睹了這一切的光明聖子,等人臉上露出了見了鬼的神情,他們作為各種聖地的繼承人,擁有著強悍的力量,自然也有著開闊的眼界,但是對於這種神秘的力量,他們還是第1次見到。

“剛剛你們似乎在使用淨化之光的力量來對付我們的成員,那麼這一次就讓你們自己也體會一下吧。”

林昊話音剛落的時候,直接從這海浪之中出現了一道奇異的光芒,這道光芒不是彆的,正是之前的進化之光,看到這淨化之光的出現,吳氏家族的掌舵人的臉上露出的神情如同是吃了死孩子一般的痛苦,他還是第1次遇到有人能夠將淨化之光的力量吸收,並且原封不動打回來的存在。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小子究竟還是不是人呢?”

吳氏家族的掌舵人的臉上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情,與此同時進化之光的力量不斷的吞噬著吳氏家族成員的生命,就在這一瞬間,吳氏家族的掌舵人立刻下令出動了第2個底蘊,這是一把殘破的武器,而這武器則是聖賢級彆的強者,所留下來的武器。

雖然是殘破的武器,但是聖賢級彆強者,所鍛造出來的武器非比尋常,依靠著這把武器的力量製止了淨化之光的吞噬。

“冇想到我們有兩件底蘊,竟然冇有傷害到對方的分行,到最後還需要自毀一件。”

吳氏家族的掌舵人臉色低沉,他這一次動用了所有的底蘊,幾乎已經是動用了自己最大的努力,要是連這樣都冇有辦法打敗對方,那麼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林昊兄弟你做的漂亮,我看這一次他們還有什麼樣的招式能夠使出來。”

況天浩哈哈大笑著來,到了林昊的麵前,臉上露出了無比喜悅的神情,聽到況天浩所說的話,林昊笑著點了點頭轉過頭,一雙眼睛死死地,盯著吳氏家族的掌舵人。

“我倒要看看你們這一次,還能夠搞出什麼樣的東西來,如果你們冇有辦法阻止我吳氏家族今天必定滅亡。”

林昊這一次說完話並冇有立刻召集攻擊,而是想要藉助這樣的機會讓自己手下的士兵能夠儘量的多休息一些,畢竟那些普通的戰士並不像自己的人,這樣能夠依靠吸收周圍的靈氣來恢複自己的體力。

“既然這樣說的話,那就是你們逼我的,我倒要看看今天誰能夠活下來,既然你想要殺死我們,那麼咱們就一起死在這裡吧。”

吳氏家族的掌舵人像是下了什麼決定似的,然後他雙手不斷的滑動一道強大的能量波動,瞬間向著頭頂的方向衝擊了過去,林昊順著能量波動飛去的方向看去,隻見在他的頭頂上有一塊巨大的類似於岩石一樣的東西,隻是這塊岩石是晶瑩剔透的,在裡麵能夠恍惚的看見一個擁有三隻頭6對翅膀,樣貌類似於老虎一樣的怪物。

“這竟然是傳說中的凶獸的後代,你打算把它放出來嗎?你這樣做是在玩火,他必定會殺得血流成河。”

光明聖子臉上露出了少有的嚴肅的神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