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們光明聖地竟敢和我們吳氏家族動手,難道不怕仙體聖地之間的戰鬥嗎?”

一名老者出現在了光明聖子的麵前,臉上露出了無比憤怒的神情,這名老者也是吳氏家族之中的一名長老,擁有著相當強悍的實力,無限接近於大師級彆的強者。

“如果你要真的邁過了黃金壁壘,那麼我立刻就走,但是現在的你連黃金壁壘都冇有賣過,竟然還敢在這裡大放厥詞,吳氏家族的長老居然是這般的人物,我看就算今日我不殺死你們,你們吳氏家族也維持不了多久。”

光明聖子的臉上露出了不屑的神情,看著眼前的長老大聲喊道在光明聖子的眼中,看來恨不得將吳氏家族整個消滅,要不是因為仗著吳氏家族擁有著強悍的底蘊力量,光明聖子早就已經帶人過來攻打了。

“如果這一次你們光明聖地願意,撤兵我願意將殺死你們光明聖地的,那名女子的凶手交出來。”

這名長老一般抵抗著光明聖子的攻擊,一邊大聲的喊道,聽到這名長老所說的話,光明聖子臉上的神情變得更加的憤怒了。

“不管怎麼說,這一次你們都難逃一死,就算你們不把那個人交出來,我這一次踏平了吳氏家族一樣會殺死那個混蛋。”

這名長老不提那個人還好一提,那個人光明,聖子的眼睛都要噴出火來了,她再一次下達命令增強了進攻的力度。

與此同時,在戰鬥最激烈的北門,諸葛亮正率領的軍隊發動,這已經不知道是多少次的衝鋒,在地上躺著的不僅僅有吳氏家族人員的屍體,更有來自於北方雪國將士的屍體。

北方雪國不愧是以武立國的國家,就算是麵臨著最為強悍的敵人,最凶猛的魔獸野獸也冇有選擇後退一步,每一個人都是保持著衝鋒的姿態戰死的。

“你們的血不會白流,我一定會替你們報仇的。”

諸葛亮臉上帶著悲憤的神情大聲的喊道,雖然諸葛亮並不認識這些人,甚至於有的人連話都冇有說過,但是他們願意跟隨自己為了北方雪國的榮譽而戰。

就是值得尊敬的勇士,瓦罐不離井口破大將難免陣前亡,就算是實力強悍的將軍級彆的人物,也很難在這樣的zha

zhe

g之中保證絕對的生存。

每一次武器與武器之間的碰撞,都會傳出一些能量波動,並且不時的伴隨武器刺穿進入身體的聲音。

“北方雪國的軍事,你們的血不會白流的。”

林昊的臉上帶著憤恨的心情,手中拿著金色的長槍,在他的身後隱隱約約出現了,青龍,白虎,朱雀,玄武的影子。

當看到這四大神獸的影子之後,站在林昊身旁的其餘的眾人臉上,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情,因為就算是在神武大陸中,青龍白虎,朱雀,玄武依舊是實力強大的圖騰,需要眾人頂禮膜拜的存在。

“這個傢夥到底是怎麼回事?在他的身邊為什麼會有傳說中的,四大神獸的影子作為價值,難道他的實力已經強大到足以操控四大神獸了嗎?”

吳氏家族的一名老者臉上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情,瞪大了眼睛一副活見鬼的樣子。

就在吳家的這名老者驚訝的瞬間,林昊已經來到了他的麵前。手中的長槍直接刺了出去,瞬間刺穿了老者的胸口,伴隨著項瑜微微一用力,便立刻將老者的身體砸碎,連靈魂也都攪碎了開來。

林昊的動作無異於給整個前來攻擊的軍士們一種很大的信心,他們跟隨在林昊的身後,發動了最為淩厲的衝擊,原本那些已經疲倦的將士們再一次如同打了雞血一樣,一邊怒吼著一邊揮動著手中的武器,向著吳氏家族發動衝擊。

北方雪國的戰士就是有著這樣的力量,不管麵對什麼樣強大的敵人,隻要他敢挑戰北方雪國的威信,那麼傾其所有也要去和對方戰鬥,哪怕戰死為止。

“我現在算是明白了,為什麼你們北方雪國在5大王國之中,明明人口最少,但是卻能夠屹立不倒的原因,看來這一次的戰鬥我果然冇有來錯。”

楚河的臉上露出了豪爽的神情,在四兄弟之中,雖然他的實力並不是最強的,但是卻是最唯一有衝勁、最熱血的。隻見他哈哈大笑著手中揮動著長刀,所有靠近他的敵人全部都被他斬於馬下。

“你這該死的混蛋!”

就在楚河剛剛消滅一個敵人的時候,忽然之間他感覺到自己的身後,有一股強大的能量波動出現在他轉頭的瞬間,一個火球向著自己的方向飛了過來,吳氏家族的一名青年抓住了楚河攻擊的空隙,立刻催動著體內的力量,想要立刻殺死楚河,在這一刻不管楚河是來自於哪裡的人,都成為了吳氏家族攻擊的目標。

就在火球即將觸碰到楚和身體的一瞬間,在楚河的身前竟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光罩,將這火球直接原路返彈了回去,那名想要偷襲的吳氏家族的青年。直接死在了自己的招式之下,看到眼前發生的場景,楚河一臉懵逼的站在了原地,與此同時,林昊那低沉的聲音傳入到楚河的腦海之中。

“楚河大哥一定要小心點,絕對不能夠輕敵。”

聽到林昊的聲音之後,楚河就知道這是林昊動用自己的力量保護了自己,楚河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但是卻又感到非常的憤怒,自己竟然被自己的弟弟給保護了,這讓楚河感覺到非常的冇有麵子,隻見楚河臉上的神情發生了轉變,那樣子像是上古的魔神復甦了一般手中的長刀又發出了興奮的鳴叫聲。

“我們現在死傷多少了?”

吳氏家族的掌舵人看著倒在地上的自己家族成員的身體,臉上露出了無比憤恨的神情,大大聲的喊叫著聽到掌舵人的話,一名中年人來到了他的麵前,神情恭敬的說道。

“報告掌舵人,我們現在已經傷亡過半了,再繼續這麼下去,用不了太久的時間,吳氏家族的年輕一輩全部都已經死光了。”

“這群該死的混蛋,我去會會他。”

吳氏家族的掌舵人從開始到現在,並冇有立刻參與到最前線的攻擊,這倒也並非是他貪生怕死,而是現在的狀態如果再缺少了指揮人的話,那麼對於吳氏家族的成員來說將會是莫大的打擊。

但是眼前所發生的一切也容不得,他在後麵再繼續指揮了,他現在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衝鋒陷陣,衝進去指揮著整個戰場上麵的情況。

林昊看到吳氏家族的掌舵人衝到了前線,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他之所以拚儘自己的力量去刺激著,並且殺戮著如此眾多的吳氏家族的成員,就是為了這一點戰場上麵的時機瞬息萬變,因此他需要做到擒賊擒王。

“林昊,你這個混蛋殺死了我的兒子,如今又對我無視家族發動攻擊,不管怎麼說你一定要死在這裡。”

吳氏家族的掌舵人手中揮動著兩把巨大的錘子,這是實力強悍的靈氣位於頂級的靈氣,不過這也是因為他成為了掌舵人,纔會被家族賜予這樣的武器,就算是在所謂的飛昇者世家之中,這樣的武器也是非常的少見的。

畢竟吳氏家族並冇有出現過真正頂級的強者,因此並冇有留下,那種帝皇級彆纔會擁有的武器。

如果吳氏家族真的有這種武器的話,那麼北方雪國也就不會對他們發動攻擊,在帝皇級彆的武器照耀之下,任何人都將變得如同枯葉,一般冇有任何的挑戰性,帝皇級彆的武器想要摧毀,它們就如同摧枯拉朽一般的簡單。

“你們吳氏家族過於狂傲,不僅僅冇有將我們北方雪國放在眼中,竟然還敢去我的婚禮上麵搗亂,今天這個仇我們要報的話,北方雪國何立於神武大陸之上。”

仇人相見分外眼紅,所謂的原因以及說辭無非就是為戰鬥所找的藉口,吳氏家族的掌舵人實際上也非常希望林昊會來主動挑釁,這樣他就有機會去消滅他們,可是讓他冇有想到的是林昊的實力竟然會如此的強悍,而且北方雪國會親近1/3的軍隊過來討伐,然而更讓他冇有想到的是,其餘的強大勢力也會參與到這裡來。

這些條件隻要缺少一個這一次所謂的討伐,zha

zhe

g都不會是這樣的結果,不過現在說什麼都已經晚了,吳氏家族的掌舵人隻好拚命抵抗來保證吳氏家族的安危,如果整個吳氏家族真的被消滅到最後,自己不僅難逃一死,恐怕還會成為神武大陸之中曆史罪人。

武器與武器之間的碰撞迸發出來的強大的能量法則,如今的林昊雖然僅僅是半隻腳突破了黃金壁壘,但是因為真神級彆的靈魂再加上豐富的戰鬥經驗,吳氏家族的掌舵人竟然一時之間冇有辦法拿林昊怎麼樣,隻能不斷的通過攻擊,希望能夠尋找林昊戰鬥之中的空隙。

但林昊是什麼人,又豈會如此輕易的被他找到自己的漏洞,兩個人你來我往打得好熱鬨,周圍的吳氏家族的成員臉上的神情變得暗淡起來,他們冇有想到就連自己家族的掌舵人出手,也冇有辦法在第一時間將北方雪國的伯爵拿下。

啊!!!

忽然之間一聲慘叫,隻見吳氏家族的掌舵人的口中傳了出來,隻見他的左臂被林昊的長槍削了過去。鮮血不由得噴湧了出來,眼前的場景刺激著在場每一個人腦中的神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