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怎麼可能啊?”

周圍眾人臉上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情,那種表情就像是見到鬼一樣,他們很難相信,竟然吳天飛的拳頭,直接從林昊的身上穿透了過去,而林昊的身體才一點一點的消失。

“這小子的速度還真是有夠快的,竟然都出現了殘影。”

吳天飛微微的皺了皺眉頭冷哼了一聲,眼睛裡麵的神情變得陰沉起來,她環視一週,看著周圍觀眾呐,帶有信任性的目光感覺到,這似乎是周圍人對於自己的嘲諷一樣,讓吳天飛覺得很難接受。

“不要覺得這種雕蟲小技你就能夠打敗我,如果你是男人的話就硬碰硬的和我打一場。”

此時的吳天飛像是陷入了癲狂的狀態,不斷的大聲吼叫著,與此同時不斷的對林昊發動了衝擊,聽到吳天飛所說的話,林昊哈哈大笑了兩聲,他站在那裡宛如上古時期的戰神複活了一般,話語之中充滿了不屑的意味。

“就你這樣的人物,我也想要和我進行戰鬥,今天我能夠站在這個比武場上,是因為你大鬨我的婚禮,我不得不給周圍觀眾一個麵子才這麼去做,如果換做平日裡的話,你覺得我會如此和你浪費時間嗎?不管你是不是吳氏家族的人,今天你必須給我一個交代。”

留下這句話,林昊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整個人向著吳天飛的方向衝擊了過去,此時的林昊彷彿化成了一道人形的閃電,所經之處出現了強大的能量波動的於波。

這一道一道的餘波,立刻向著周圍擴散了出去,要不是那些實力強悍的人反應足夠快的話,單單憑藉著這些餘波就足以將周圍的客人殺死。

此時的吳天飛像是見了鬼似的,整個人呆愣在原地,根本就冇有辦法做出任何的反應,看到眼前的場景,吳天良的臉上露出了凝重的神情,他緊握著雙拳,隨時做好了打算出擊的準備,與此同時冷血和張廣兩個人互相看了一眼,彼此之間點了點頭,他們已經做好了打算,隻要無天良敢出手去乾擾這場戰鬥,那麼他們兩個人就一定要將吳天涼了下來。

這一次在林昊的婚禮上,他們竟然敢做出這樣的事情,顯然已經使得林昊臉上無光,如果關於這件事,林昊要還是不做出任何反應的話,那麼恐怕就冇有人會把他放在眼中了。

“趕快躲開這裡!”

眼看著林昊距離吳天飛越來越近,而吳天飛就像是一個傻子一樣站在那裡,冇有辦法做出任何的反應,吳天良的臉上不由得露出了著急的神情。

說話的時候,吳天良已經開始的行動,他向著擂台的方向衝了過去,那樣子似乎是想要阻止林昊的動作無天良的動作快,有人比他的動作更快,與此同時兩道人影從人群之中閃了出來,直接來到了無天良的麵前,兩道強大的能量波動向著無天良的方向攻擊了過去,無天冷哼了一聲,雙手向前一排強大的力量席捲而出與這兩道能量波動抵消了起來。

與此同時周圍的觀眾發出了驚訝的聲音,隻見林昊的拳頭直接刺穿了吳天飛的喉嚨,而後林昊用力一甩直接將吳天飛的頭顱和身體分了家。

但這並不是事情的結束,隻見林昊雙手不斷的滑動,探出了一隻灰色的大手,隻灰色的大手,直接抓向了吳天飛的眉心之處,伴隨著林昊用力一拽,直接將一道墨綠色的光芒給拽了出來,這道墨綠色的光芒便是吳天飛的靈魂力量。

“你要是膽敢毀掉他的靈魂力量,我們吳氏家族與你不死不休!”

吳天良臉上帶著無比陰沉的神情,看著林昊威脅所說的話,林昊冷哼了一聲,顯然冇有見它威脅的話語放在眼中。

“不要覺得你現在能夠有多麼強大的實力,再說了,就算與我不死不休如何,我今天就算不殺死他,你們吳氏家族依舊不會放過,再說了我們北方雪國無懼任何的挑戰,如果你真的想要動手那就來吧,且看咱們究竟誰能夠滅掉誰。”

話音剛落,林昊冇有任何的猶豫,強大的能量波動隨之席捲而出,竟然出現了灰色的火焰,這灰色的火焰直接將這淡綠色,的光芒包裹在裡麵,隨後從這墨綠色的光芒之中發出了慘叫的聲音僅僅兩個呼吸的時間吳天飛便煙消雲散,甚至於連靈魂的力量都冇有辦法留存下來。

“你竟然敢殺死他,我一定要和你拚了。”

吳天良說這話整個人以極快的速度向著林昊的方向衝了過來,吳天飛可是吳氏家族的繼承人吳天良的實力雖然比吳天非常大,但是論身份地位上,那就比吳天飛差了很多,如果這一次吳天非死在這裡,而吳天良完好無損的回去,就算林昊不殺死他,吳氏家族也不會輕易的放過他,實際上吳天良作為旁係家族的成員之所以能夠有這麼高的地位,就是因為吳天飛對於他這個哥哥非常的尊敬,纔會有無天良的如今。

無天良以極快的速度向著林昊的方向衝擊過去,但是張飛跟冷血兩個人又豈會讓他如願,隻見兩人直接衝了出去,攔在了無天量衝擊的路途之中,但讓他們冇有想到的是林昊,竟然直接下令讓自己這兩個人不要去插手這件事情。

吳天良衝到了林昊的麵前,揮動著自己的右手打算,發動最為淩厲的攻擊的瞬間,整個人竟然直接呆愣在了那裡,冇有辦法發出任何的一點攻擊。

“怎麼你現在還想要和我比拚一下嗎?不好意思,你似乎真的冇有這樣的實力。”

林昊一邊說著話,一邊揮動著自己的拳頭,直接貫穿了吳天良的胸口,林昊之所以能夠做到這一點,是因為他用真神級彆的靈魂釋放出了強大的靈魂,攻擊這樣的靈魂攻擊能夠直接乾擾他們靈魂的旋律,讓他們的靈魂冇有辦法去掌控身體,整個人陷入失語的狀態之中。

實際上林昊之所以這麼做的原因也非常的簡單,那就是他要藉助這個機會殺雞儆猴,如果連吳氏家族的人她都冇有放在眼中,那麼其餘想要對北方雪國或者對自己有些壞心眼的人也就不敢隨意的輕舉妄動的。

看到眼前的場景,諸葛淩雲的臉上露出了喜悅的笑容,他一點也不擔心所謂的世家會對北方雪國發動攻擊,北方雪國是一個以武立國的存在,他們最不懼怕的就是zha

zhe

g,或者說他們最渴望的也是zha

zhe

g。

北方雪國不懼怕滅亡,他們唯一感覺到恐懼的就是冇有任何的事情去做,這樣會讓他們找不到自己存在的代價,這樣的國度雖然聽起來有一些搞笑,但是卻擁有著相當強悍的戰鬥力,遠非普通的國家能夠相比。

“真的是不好意思讓各位見笑了,我的婚禮上麵竟然出現了這種事情,不過就是我也宣佈一個態度,那就是無論北方雪國還是我林昊本人永遠不懼怕任何的挑戰,誰要想對我動手,我儘量歡迎,但是誰要是敢做出一些下三濫的手段,不管你是誰,我一定會滅你滿門。”

林昊當著眾人的麵還是第1次說出如此強勢的話語,聽到林昊所說的話站在一旁的王晨曦臉上露出了驚訝的神情,她還是第1次遇到這樣的林昊,聽到林昊說出這種話來仔細的想一想,王晨曦也就釋然了。

畢竟今天在婚禮上都能夠發生這樣的事情,如果林昊再不做些什麼的話,那麼接下來他所遭受的挑釁將會更加的嚴酷。

實際上林昊也不希望這麼去做,這樣很容易會使得自己樹立更多的敵人,不過這也是冇有辦法的事情,現在的自己都已經成婚了,所以他要為自己的親人負責,如果還像是原來那樣的話,林昊倒也一點不擔心,因為他們下手的目標隻能是自己,但是現在不一樣了,他們能夠對自己的妻子下手,所以林昊就算不在乎自己也要在乎自己家人的安全。

“我說老王,你這一次可是找了一個好女婿啊。”

李廣將軍來到了王丞相的身邊,臉上露出了一絲讚賞的神情說道。彆看李廣是軍隊出身,但是心思細膩,自然能夠明白林昊為什麼會這麼去做。

聽到李廣所說的話,王丞相笑著點了點頭,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他故意用非常高調的聲音大聲喊道。

“我的這個女婿的確是很好,隻是他這些想法有些太過於擔心了,我就不相信我們北方雪國是任何人都可以隨意欺辱的,如果他們真的想這麼做的話,我在丞相府中恭候他們的大駕,我倒要看看究竟會有多少人有來無回?”

王丞相如此的話語就等於表明瞭自己的一個態度,那些圍觀的群眾微微的皺了皺眉頭,他才意識到情況有一些不太對勁,與此同時就在吳氏家族的兩個人剛剛倒在這裡的瞬間,從外麵傳來了數量繁多的,但卻強大的能量波動。

“血刀門門主道。”

“魔域道道主道。”

“修魔門門主道。”

“魔刀門門主道。”

“獅虎山門主道。”

…………

……

一個又一個聲音代表著這一次前來參加聚會的人,每一個人都擁有著相當尊貴的身份,這些門派全部是神武大陸北方有頭有臉的門派,聽到這一個又一個名字,那些觀眾才反應過來,原來林昊不僅僅是北方雪國的伯爵,更是整個北方江湖門派的盟主。這樣的實力自然是不容得任何人去隨意的挑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