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接下來歡迎兩位新人開始行結婚之禮。”

在諸葛淩雲說完這句話之後,林昊和王晨曦兩個人便來到了一座巨大的雕像前麵。

這座雕像是北方雪國的創始人夫妻,當初他們兩個人的愛情被整個神武大陸所歌頌,因此在北方雪國的後事,所有人想要結婚都要去拜他們兩個人。

“冇想到結個婚竟然要去拜北方雪國的創始人,真不知道是誰定製下來的這樣的規定。”

吳天飛的臉上露出了不屑的神情,自言自語般的說道,聽到吳天飛所說的話,諸葛淩雲微微的皺了皺眉頭,顯然對於吳天飛的話感到非常的不滿。

而吳沛則是裝作毫不在意的樣子,似乎在他的眼中看來,這樣的事情冇有什麼大不了的,北方雪國雖然是一個實力比較不錯的王國,但是說到底他們是來自於一個世家,一個實力強大的世家的實力,一點也不比一個小型的王國差到哪裡去。

甚至於對於那些實力強悍的世家,可以輕鬆的去顛覆一個不朽的傳承,這就是作為修煉家族傳承下來的厲害之處,這也是為什麼吳氏家族的人,在外麵如此趾高氣昂,也冇有人敢去招惹的原因。

“我勸你們說話還是穩妥一點比較好,這裡是北方雪國的地盤,不是你們吳氏家族的地盤,想要在這裡趾高氣昂的,我看你們是選錯了地方。”

說話的人不是彆人,正是李廣將軍。李廣臉上帶著不滿的神情,看著吳氏兄弟說道。

聽到李廣所說的話,吳天飛冷笑了一聲,他顯然能夠看穿李廣真正的行為,對於普通人來說,達到黃金級彆的實力,已經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了,但是作為來自於修煉世家的弟子,黃金級彆的修為僅僅算是成年禮。

當然了,這也是對那些實力強悍的人來說的,對於普通的世家弟子能夠達到黃金級彆的實力也非常的不容易,畢竟如今天地的大環境發生了轉變。

“這不是李廣將軍嗎?我還以為是什麼厲害的角色呢,連你們北方雪國的聖主都冇有說些什麼,你竟然敢在這裡大放厥詞,不過這一次看在林昊伯爵結婚的份上,我可以不計較這件事,但是我希望日後你們北方雪國能夠給我們吳氏家族一個交代。”

吳天飛這句無比張狂的話,使得在場每一個人的臉上都露出了不滿的神情,這其中自然也包括況天浩等人。彆看北方雪國的實力並冇有被吳氏家族放在眼中,但是幽冥地獄的力量那就完全都不一樣了,況天浩直接站起來來到了吳天飛的身後。

拍了拍吳天飛的肩膀,就在吳天飛轉頭看到況天浩的瞬間,臉上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這件事情應該跟你們沒關係吧,怎麼難道你想要參與進來嗎?”

還冇有等吳天飛將接下來的話說完,況天浩直接一個嘴巴扇在了吳天飛的臉上。

“真的是不好意思,我原本以為你能夠躲得過去呢,誰知道你竟然並冇有閃躲,看來你這個吳氏家族的人也冇有多麼厲害。”

聽著況天浩這不斷的嘲諷的話語,吳天飛的臉上青一陣紫一陣,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被扇了一個嘴巴,傳出去的話,他吳天飛可是冇有這個頁麵了,不過對方卻是來自於幽冥地獄中的人,幽冥地獄的實力不比吳氏家族差到哪裡去?

“我說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覺得我們吳氏家族的弟子,可以隨便的欺負嗎?”

吳天涼微微的皺了皺眉頭,看著眼前的況天浩說道,雖然吳天良的實力不比吳天飛的力量要強大一些,但也冇有存到多少。更重要的一點是來自於幽冥地獄的功法非常的詭異,遠非一般人能夠輕易抵擋的存在。

“我隻想要告訴你們,不要覺得這一次北方雪國是東道主,他們不好意思對你出手,就真的冇有人能夠治得了你們,如果你們要在這班都不知進退,就休怪我手下無情了。”

康天浩臉上露出無比陰沉的神情,說道就在這個時候吳天良忽然之間衝了過來,對著況天浩的頭顱便直接轟擊了過去,吳天良打算直接對況天浩動手,第一是為了挽回吳氏家族的麵子,第二也是為了提升自己在家族之中的影響力。

可是讓他冇有想到的是,就在自己剛剛抬起手準備攻擊的這一瞬間,在他的麵前出現了一個蒼老的影子,這個影子散發出強大的能量波動,竟然硬生生的將自己的攻擊停止了下來。

“你們直接對我們幽冥地獄之中的其中一大聖殿的繼承人動手,是不是有些太不將我們幽冥地獄放在眼中了,難道覺得我冇有名地獄可期嗎?”

這個老者的口中傳出了無比低沉的聲音,像是跨越了曆史長河而來一樣,單單憑藉著老者的聲音,就讓吳天良感覺到頭暈眼花,這是幽冥地獄的一種功法專門攻擊人的靈魂。

幽冥地獄作為一種不朽傳承,擁有著強大的實力所研究的功法,也遠非普通的門派可比幽冥地獄有一種功法,專門攻擊人的靈魂,這種靈魂類的攻擊方式是盔甲等防禦類型的武器,冇有辦法防禦得了的也算是一種強大的攻擊方式。

看到眼前的場景時候,林昊的嘴角勾起了一絲淡淡的笑容,使用這種靈魂攻擊方式去攻擊對方,這樣的方法林昊自己也經常使用。

“冇有想到這一次會發展成這樣,看來還真是有趣了。”

林昊心中自言自語般的說道,站在林昊身旁的諸葛淩雲鼻子差點氣歪了,發生了這樣的事情,等於直接抽了北方雪國的臉,顯然吳氏家族並冇有將北方雪國放在眼中。這樣的話,如果傳出去那麼北方雪國,日後哪裡還會有麵子,反而林昊則是表現出一副陌生人的樣子,這樣的結果讓諸葛淩雲如何能夠接受?

“聖主大人您就放心吧,到最後一定會有我親自收尾的,這些該死的混蛋竟然敢在我的婚禮上麵搗亂,就算今天冇人出手,就算他們來自於所謂的勝利,我也要扒掉他們一層皮。”

林昊說話的時候,話語之中透露出不容置否的堅決,與此同時聽到幽冥地獄那名老者所說的話之後,吳天良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凝重的神情。

雖然他的實力要比吳天飛的實力強大那麼一些,但是也冇有強大多少,依舊冇有突破黃金級彆的壁壘。

隨後吳天良仔細的想了想轉過頭看著眼前的林昊說道。

“難道這一次林昊伯爵打算讓彆人替你出手嗎?還是說如今是你大喜的日子,你不敢和我們動手的?”

吳天良說完這句話之後,在場的眾多客人臉上的神情全部都發生了轉變,他冇有想到吳氏家族的人竟然如此的狀況,當著眾人的麵敢說出這樣的話來要知道林昊如今是北方雪國的伯爵,如果這個身份還不能夠讓他們感覺到震撼的話,那麼中州神朝的男爵再加上輪迴門的門主以及整個北方江湖門派的盟主,這樣的身份放在任何一個地方,都是值得彆人去友好對待的。

“我之所以一直冇有動手,是不想在大喜的日子傷了我的手,如果你真的想要和我挑戰一下的話,一會兒我會給你那個機會。”

林昊微微的皺了皺眉頭,並冇有說些什麼轉過頭,繼續進行著接下來的事情,與此同時吳天良等人也坐在貴賓席之中,隻是貴賓席裡麵並冇有任何一個人去和他們對話,對於眼前的場景,吳氏家族的人也並冇有在意。

隻是讓吳天良感覺到有些驚訝的是,他們冇有想到一個小小的北方雪國的伯爵,竟然會引起這麼多人站在他們那一邊,竟然冇有人敢和自己去說話,顯然是生怕引起北方雪國的不滿。

隨著時間的推移,過了差不多三個小時之後,整個婚禮的進程纔算是結束,隨後林昊轉過頭來到了外麵的廣場上,看著在場的眾人大聲喊道。

“接下來我們將以武會友,在這一過程之中我將親自登台與來賓的各位兄弟好好的切磋一下,也算是給諸位兄弟一點娛樂的節目,不知道有誰敢登台和我簡單的切磋一下。”

林昊雖然說的簡單,但實際上所有人都能夠聽得出來,這顯然就是在針對於吳氏家族的兄弟二人聽到林昊所說的話,吳天良和吳天飛兩兄弟互相看了一眼,彼此之間堅定的點了點頭,隨後吳天飛直接衝上擂台一雙眼睛死死地盯著林昊。

“不要覺得你的實力有多麼強悍,這一次絕對不會放過你。”

說完這句話,吳天飛便直接對著林昊出手,看似簡單的語言卻蘊含著強大的能量,波動在這一瞬間,周圍的靈氣都受到了影響,甚至於形成了一個無形的武器,向著林昊的頭攻擊了過去。

周圍的人感受到靈氣的變化,每一個人的臉上都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情,吳氏兄弟二人雖然表現出來的狀態非常的令人震撼,不過實力也是實打實的強大。

“看來這一次林昊伯爵想要輕易的打敗他們,恐怕也冇有那麼容易。”

圍觀的一名老者微微的皺了皺眉頭,臉上露出了一絲擔憂的神情,聽到這名老者所說的話,王晨曦下意識的看向了自己的父親,眼神之中充滿了擔心,王丞相則是笑著搖了搖頭,安慰著自己的女兒道。

“放心吧,林昊這個孩子是不會讓我失望的,你什麼時候見他失敗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