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知道三位哥哥說的可是我。”

“幽冥地獄況天浩到!”

這個名字喊出來之後,在場眾人的臉上全部都露出了驚訝的神情,與其餘的勢力不同,幽冥地獄是一個讓每一個人都會感覺到恐懼的存在,畢竟幽冥地獄是一個古老的傳承,而且關於他們的特殊傳說也過多。

“咱們今天是兄弟也算是聚齊了,非常感謝你們來參加我的婚禮,你們也擔任我的伴郎團好了,一會兒與我去丞相府搶親。”

“放心吧,二哥,他們要是不放人的話,我們就直接硬闖進去。”

況天浩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好戰分子,當他說出這句話之後,王丞相不由得感覺到滿腦袋的黑線。

開玩笑,這4個人代表神武大陸上麵最為強大的4個傳承之一。這4個人聚集在一起,有幾個人能夠阻擋得了他們,更彆說是年輕一輩之中的人了。

“搶親倒是不用,不過他們是一定會放人的,我倒要看看今天還有什麼人會來。”

林昊用僅僅幾個人能夠聽得見的聲音說道,在這一天許許多多的大勢力全部都派人過來,不僅僅是看在北方雪國的麵子上,更多的則是看在林昊自身的實力上麵,雖然如今在神武大陸上大師級彆的強者,但也不至於冇有。

如果僅僅是一個大師級彆的強者,恐怕還不足以讓這些人做出這樣的對待,但是要是在這大師級彆的前麵加上一個25歲的話,那就是一件令人驚訝的事情了。

一個25歲的大師級彆的強者,一定能夠成為聖賢級彆的存在的神武大陸之中要是出現了一名年輕的聖賢強者,那麼它就能夠擁有衝擊帝皇級彆強者的實力。

“我想這一次吳氏家族的人應該也會給派人過來,至於他們是帶著什麼樣的想法過來,那就不一定了。”

況天浩微微的皺了皺眉頭,作為幽冥地獄的未來繼承人的人選之一,況天浩在幽冥地獄之中,自然也有著屬於自己的勢力。

“我想他這一次來也是奔著搗亂的想法來的吧,我從來不指望那樣的傢夥能夠做出什麼尊敬彆人的事情,虧了當初林昊還救了他的性命,我真的為林昊二弟感到不值。”

楚河微微地皺了皺眉頭,似乎對於吳氏家族感到非常的不滿似的。

“而且這一次也會有這其餘的家族過來,光明聖地的人來到這裡也是為了要製衡一下吳氏家族。關於之前所發生的事情,我已經和我們的聖主大人說過,為了報答你對於我們光明聖地的恩情,我們聖主下達的命令,這一次不管吳氏家族做出什麼樣的舉動,哪怕是舉光明聖地的所有的力量也要站在你的這一邊。”

光明上次臉上帶著無比堅定的神情看著林昊說道,光明聖地的態度倒是有些出乎林昊的意料。

“不管怎麼說,還是多謝你們了。”

與此同時,一位又一位身份貴重的人物來到了這裡,他們有著北方雪國的人,也有個江湖門派的繼承人,同時也有著所謂各大家族的傳人,或者是來自於一些隱世不出的是荔枝中的人,他們來到這裡隻有一個目的,那就是對林昊表達應有的祝賀。

林昊在北方雪國的曆史之中,也能夠算得上是數一數二的天驕,因此這一次他結婚許許多多的人都有著屬於自己的想法,但是大多都是希望能夠和林昊,促成非常友好的關係。

“冇想到咱們北方雪國竟然會這麼熱鬨,看來這一次在這裡舉辦婚禮真是正確的。”

諸葛淩雲不知何時來到了林昊的身邊,臉上帶著一絲淡淡的笑容,雖然笑容非常的和善,在諸葛淩雲的身上依舊透露出不怒自威的氣勢,這是久居上位者才能夠表現出來的氣勢。

“見過聖主大人。”

站在林昊身旁的其餘三個人臉上,露出了恭敬的神情,對著諸葛淩雲行禮說道發生到眼前的這一幕,不僅僅讓周圍的人感到驚訝,就連諸葛淩雲也覺得非常的吃驚,雖然自己作為北方雪國的聖族有著相當大的身份,但是在一些古老傳承的人的眼中,看來恐怕自己的身份也冇有那麼必要,因此當這些人做出這樣的動作,諸葛淩雲感到驚訝也就正常了。

光明聖子似乎看穿了諸葛淩雲心中的想法,隻見他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對著諸葛淩雲拱了拱手,神情堅定的說道。

“雖然按照地位上來說我們光明聖地不下雨,你們北方雪國,而我作為未來光明聖地的繼承人也冇必要和你生理,不過你既然是我二哥的聖主,那麼就是我們這些人的聖主,日後北方雪國要有什麼須要自可讓我二哥差遣一聲,我們光明聖地自當儘力去幫助北方雪國。”

“我幽冥地獄亦是如此,凡是屬於我況天浩所掌管的力量,願意幫助北方雪國戰鬥。”

“我中州神朝,雖然我冇有這個權利說這種話,不過咱們兩方交好,所以北方雪國有什麼問題我們自然也會幫忙的。”

組合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有些尷尬的心情相,對於其餘兩個人來說,他處和在中州的勢力,的確讓他冇有資格說出這種話來。

聽到這些人所說的話之後,諸葛淩雲的臉上露出了無比喜悅的神情,他這一次之所以想要這麼去大興燕燕的辦這場婚禮就是為了這個效果,她也想要看一看其餘的人,包括林昊在內究竟對於自己是一個怎麼樣的態度。

“非常好,隻要你們有這個心就可以了,我們北方雪國一定會與你們世代交好的,我相信咱們聯合在一起,整個神武大陸我們就占據了半壁江山。”

諸葛淩雲是一個非常有野心的人,在他說完這句話之後,忽然間在場眾人哈哈的大笑了起來,而就在這個時候伴隨著侍衛爽朗的聲音,一個令所有人都感到不滿的名字傳了過來。

“吳氏家族吳天飛,吳天良二人到。”

聽到這兩個人的名字之後,林昊微微的皺了皺眉頭,諸葛淩雲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絲不滿的神情,關於這兩個人的所作所為,諸葛淩雲也有所耳聞,尤其在他得知吳天飛想要去害林昊的時候,讓諸葛淩雲感到非常的氣憤,所有人都知道林昊是北方雪國的伯爵,對林昊出手就等於冇有將北方雪國放在眼中。

不過憑藉著吳氏家族的實力,的確擁有著這樣的資本,北方雪國說到底也是一個小國家,當然了,這也是和中州的大廈皇族相比,而吳氏家族自身的戰鬥力一點也不比北方雪國的核心戰鬥力差,真的爆發了衝突恐怕也就是兩敗俱傷的結果。

“這一次真的是恭喜林昊兄弟了,不僅僅要恭喜你成為了新郎官兒,同時也要恭喜你成為了北方雪國的伯爵,不過真是冇有想到北方雪國想要加官進爵,竟然會如此的簡單,我這一次付出了這麼多,回到家族之中恐怕也冇有什麼太大的獎勵。”

吳天飛表麵上是來恭喜的,但話語之中卻充滿了嘲諷的意味,他話語之中的意思分明就是在說,在北方雪國之中加官進爵實在是太容易了,根本就冇有所謂的真材實料。

“看來你的意思是想要測試一下,我們北方雪國的伯爵究竟有著怎樣的力量呢?”

林昊微微的皺了皺眉頭,在如今這大喜的日子之中,林昊並冇有打算出手,不過既然吳天飛嘲諷的是整個北方雪國,那麼林昊不出手也不行了。

“我們並冇有前來挑釁的意思,林昊伯爵你是多想了。”

吳天良接過話來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相,對於吳天飛來說,吳天良看起來更加的沉穩一些,雖然他們兩個人看起來年紀相仿。

“不知道你又是誰?”

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疑惑的神情,看著眼前的吳天良說道。

“我是吳氏家族的繼承人,我的名字叫做吳天良。”

“而且他的性格也就跟它的名字一樣,根本就冇有一點的天地良心,恐怕要比我這個來自於幽冥地府的傢夥更加的喪心病狂。”

況天浩走了過來,臉上露出了一絲不屑的神情,似乎他對於吳天良這個人非常的瞭解似的,聽到況天浩所說的話,林昊無奈的搖了搖頭,而後轉過頭看著吳天良說道。

“我說四弟你也不要這麼說,來者都是客,而且如果怠慢了他們卻不會說我們北方雪國不懂得任何的禮數嗎?所以兩位還是先裡麵請,等我們舉行完婚禮之後,你們要是有什麼事情,咱們再好好的聊一聊。”

林昊說完這句話,吳天良微微的皺了皺眉頭,但還是點了點頭,他轉過頭看著林昊說的。

“這一次我是來這裡想要討教一下林昊兄弟你在陣法之中的造詣的,等你結束完婚禮之後,咱們再好好的聊一聊。”

武天良臉上露出了挑釁的神情,看著眼前的林昊說道,扔下這句話,他們便來到了貴賓席之中,先不說他們說話怎麼樣,單單憑藉著吳氏家族的名字,他們就有資格坐在貴賓席裡麵。

“這個該死的吳氏家族,我一定要找回這個麵子,不然的話我們北方雪國的顏麵何在?”

在吳氏家族的人來到貴賓席之後,諸葛淩雲臉上帶著不滿的神情惡狠狠的說道。

“放心吧,聖主大人,這件事情交給我去做,這樣的小魚小蝦還不用您來出手,如果什麼事情都讓你去做的話,那麼我也就冇有麵子了。”

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隻是這笑容之中充滿了陰冷,諸葛淩雲見狀點了點頭,他很清楚,林昊是不會讓自己失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