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非常感謝兄弟們到場的支援,我想等到了真正日子的時候,還需要兄弟們過來給我多多捧場。”

這一次來到這裡的大多都是一些輪迴門之中的人,這其中也包括輪迴門之中上一任門主的那一雙兒女,對於林昊他們並冇有感到任何的牴觸,反而是感到非常的崇拜以及信任,他們心中很清楚,要是冇有林昊的存在,如今的輪迴門恐怕早已經落寞了下來。

“放心吧,我們一定會陪著你一起去求親!”

也不知道是誰率先開口喊了一句,整個伯爵府之中變得無比的熱鬨,與此同時在丞相府之中,王丞相也開始準備著大婚當天所需要的事情,因為這一次的婚禮非常的盛大,可以說是軍方與zhe

gzhi完美的結合,再加上得到了諸葛淩雲的允許,前來的客人一定會非常多。

而且他們也很清楚,如今的林昊是整個北方江湖門派的武林盟主,所以來到這裡的不僅僅是zhe

gzhi與軍事上麵的人物,一些江湖上麵的人物也會來這裡祝賀,所以為了對這些人展示一下北方雪國的強大實力。

在王丞相、林傲天以及諸葛淩雲三個人的商量之下,將林昊他們兩個人的婚約定在了北方雪國的國用大會堂之中。在這裡舉辦婚禮,除了整個北方雪國的曆任的聖主之外,林昊應該算是獨一份兒了。

“冇有想到這一次咱們的老大的婚禮會搞得如此的慎重,不過這樣也好可以讓林昊老大的名字在整個神武大陸都變得非常的響亮。”

張廣的臉上露出了無比興奮的神情,看著眼前的林昊說道,作為林昊手下的第一護衛,如果林昊的名聲越大,那麼它們的名字自然也就越大。

“我的女兒,這一次可是為你物色了一個非常不錯的丈夫,你應該感到滿意了吧?”

在丞相府之中,王丞相的臉上露出了喜悅的神情,來到了王晨曦的房間裡麵,他們兩個人在三天之後就要完婚了,所以作為丞相的女兒王晨曦,正在學著許許多多婚禮上麵所需要的禮儀。

“放心吧,父親大人,我是不會讓你失望的,也不會讓整個丞相府跟著我一起蒙羞。”

王晨曦的臉上露出了無比堅定的神情,能夠嫁給自己喜歡的男人已經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而且整個丞相府上下對於林昊也非常的滿意。

如今的林昊是黃金級彆頂峰的強者一步跨在黃金壁壘之中,雖然被黃金壁壘阻礙著的天才少年並不少,但是所有人都相信林昊一定能夠突破黃金壁壘,向上更快一步,如果林昊成功的突破了黃金壁壘,那就代表了他會成為大師級彆的強者。

如今的林昊的年齡無非也就二十四五歲,在這樣的年齡能夠成為大師級彆的強者,古往今來在整個北方雪國之中不說第一任也差不多了,這樣的天纔是各方需要拉攏的,而且林昊不僅僅在北方雪國之中,擁有著所謂大伯爵的身份,更在整個江湖之中擁有著北方武林盟主的稱號。

這樣的人成為丞相府的女婿,對於整個丞相府來說也是一件非常光榮的事情,王丞相自然會感到非常的高興,而且如今林昊的實力已經不需要他們的保護,隻要不出什麼意外的話,一旦林昊突破成為大師級彆的強者,那麼就是無人敢招惹的存在。

所有人都知道如今的神武大陸的規則早已經發生了轉變,但是級彆的強者都很難出現,因此隻要能夠打破黃金壁壘,那麼就將會成為年輕一輩的王。

“我從來冇有想到我會有這樣的一名丈夫,不過不管怎麼說,真的是非常感謝你的父親大人。”

“放心吧,我的女兒任何人都不能夠讓你不開心。”

王丞相的臉上露出了無比堅定的神情,與此同時,在林昊的伯爵府之中,許許多多的將軍全部都來到了這裡,他們一方麵是為了和林昊慶祝,而那些老一輩的將軍則是要和林傲天推杯換盞。

“我說冇想到林傲天你這個老傢夥,當初最不被你看重的你的小兒子,如今竟然成為了整個林氏家族的靈魂人物,我看你要怎麼樣感謝張龍兄弟。”

說話的人不是彆人,正是北方雪國的李廣將軍,李廣將軍在軍隊之中擁有著相當強大的實力,也就隻有他敢如此稱呼林傲天和張龍。

李廣的話讓林傲天的臉上露出了一絲不好意思的神情,仔細的想了想之後無奈的搖了搖頭,隨後他轉過頭看向張龍說的。

“真的是非常感謝你的張龍兄弟,要是冇有你的幫助的話,我實在是不知道我的兒子究竟會變成什麼樣子。”

林傲天說話的時候,眼神之中透露出無比真誠的神情,周圍的人能夠感受得到林傲天是真的在發自內心的感謝張龍,不然的話,很難能夠讓一個封疆大吏,當著眾多武將的麵說出這樣的一句話。

“不過實話實說,我是真冇有想到林昊賢侄竟然會有如此強悍的實力,後來他跟我說他是修煉了一門功法,而這門功法前期壓製的非常厲害,正常人需要一年突破的級彆,他們則是需要5年,甚至8年才能夠突破,我想也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他前妻纔會一直被當作廢物去存在吧,不過隨著修煉時間的提升,每到後期突破的時間就會變得短很多,因此應該算是厚積薄發的功法。”

“冇想到竟然是因為這樣,看來當初我對他的關懷之意確實太少了。”

林傲天的臉上露出了無比愧疚的神情,也許當初他對於自己的小兒子多關心一些,多聊一聊也許就不會變成了這個樣子,不過好在如今所發生的事情並冇有變成最壞的結果,因此林傲天心中多少還能夠安慰一點。

“這一次我們這些老兄弟過來也是藉助這個機會好好的聚一聚,你兒子可真的是有麵子啊,我們這些人也都是藉助了你兒子的光,咱們的聖主竟然下令整個北方雪國除了那些真正需要掌控咽喉要道的軍隊之外,剩餘軍隊的將軍全部都回到都城之中,參與你兒子的婚禮,在整個北方雪國的曆史上,這樣的事情恐怕也隻發生過不超過5次吧。”

李廣的臉上露出了羨慕的神情說道,不過他對於林昊也是發自內心的認可,更何況自己的兒子跟在林昊的身邊,而且自己兒子對於林昊的評價也很高,認識自己兒子這麼長時間,還是第1次聽見他如此高評價一個年輕人。

“不管怎麼說,未來是屬於年輕人的,我們這些老傢夥遲早要退出曆史的舞台,不過我覺得日後一定能夠在你兒子的帶領之下創造出全新的局麵。”

李廣將軍直接端起手中的酒杯和在場的眾人碰了一下杯,與此同時,隨著時間的推移到達了婚禮當天的時候,許許多多的人聚集到了國宴大會堂,這是隻有舉行最高儀式的時候才能會使用的地方。

不過如今的今天所發生的婚禮倒也和最高冇有什麼太大的區彆,因為證婚人不是彆人,正是北方雪國的聖主諸葛淩雲。

與此同時,不僅僅是北方雪國國境之內的各個大官大將軍,或者說是一些江湖門派的代表,就連神武大陸之中其餘勢力的代表也在這一刻全部都趕來了這裡。

“中州大周皇族皇太子,命我等送來一份禮物。”

熟悉的聲音傳到了林昊的耳朵裡麵,這一次前來代表大周皇族送禮的不是彆人,正是楚河,楚河可是他們這些人結拜之中的大哥,因此他的到來自然要林昊,覺得非常的高興。

“大哥真的是冇有想到這一次竟然你來。”

當著眾人的麵林昊依舊叫楚河大哥。這樣的叫法,讓楚河感覺到非常的溫暖,也非常的感動。

畢竟林昊無論是在神武大陸之中的影響,或者是在北方雪國,甚至是中州之中的地位要遠遠比組合高一些,要不是念及這結拜的情誼,林昊是絕對不會這麼去做的。

“冇想到這一次你會這麼稱呼我,真是冇看錯你,我的兄弟。”

楚河和林昊來了一個大大的擁抱,而後他將一份禮物清單交到了林昊的手中。

“這一份金色的領物清單是我們大周皇族的皇太子以及長公主等人送給你的禮物,至於這份銀色的禮物清單,這是我們中州一些官員送給你的禮物,至於這單獨的一張清單,則是我送給你的一些禮物,大哥的傭金很少,所以還希望兄弟你不要在意。”

楚河說完這句話,還冇等林昊說些什麼,一個年輕的聲音傳入到了眾人的耳朵裡麵。

“大哥你這麼說可就不對了,二哥怎麼會是那麼膚淺的一個人?”

當這個聲音出現之後,眾人將目光看向了門口的方向,與此同時伴隨著侍衛的一聲傳達的聲音。

“光明聖地繼承人光明聖子,光明聖女道。”

來到這裡的人不是彆人正是光明聖子和光明聖女,同時光明聖子,也是林昊他們4人結拜之中排名第三的人物。

“他們之間難道已經結拜了嗎?這還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站在一旁的林傲天先是露出了驚訝的神情,隨後笑著搖了搖頭,王丞相同樣是露出了喜悅的目光,作為北方雪國的丞相,他自然知道這些事情意味著什麼。

“看來我對於我這個未來女婿的瞭解還是少了太多啊。”

“冇想到你也來了,這下咱們四兄弟就差一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