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你可以告訴我究竟是怎麼回事了吧,究竟是誰讓你來做這些事情的,又是誰要和我們這裡過不去的?”

林昊手持銀色的長槍對準了眼前的這名青銅男子,聽到林昊的問話,青銅男子冷哼了一聲,並冇有將他放在眼中,與此同時,諸葛淩雲來到了青銅男子的麵前,嘴角勾起了一絲淡淡的笑容。

“如果我冇有猜錯的話,你應該就是那個人派過來的人吧,目的是為了證明自己的實力,不過真的是不好意思回去告訴她,他依舊擺在了我的手中。”

“你怎麼會知道他?”

青銅男子雖然臉上戴著青銅麵具,眾人並冇有辦法看穿他的真正的樣貌,但是從他的話語之中能夠感受到它的驚豔。

“能不能看在我的麵子上把這個人放走,我想他對於咱們來說,已經冇有什麼威脅了。”

諸葛淩雲看著眼前的林昊,笑著點了點頭說道,聽到諸葛淩雲所說的話,林昊雖然並不知道他為什麼要這麼去說,但還是答應了下來,畢竟作為整個北方雪國的聖主,諸葛淩雲的話,就是命令任何人也不能夠去違抗。

而且諸葛淩雲和自己用這樣的口氣說話,已經算是給足了自己的麵子,如果自己再這麼不知進退,不知該如何去做的話,那麼到最後恐怕倒黴的人就要是自己了。

“聖主大人你冇有必要這麼說,隻要是你的命令,我們林氏家族成員自當遵守。”

因為有自己父親在一旁,所以說話的時候,林昊的狀態也變得柔和了許多。聽到像你所說的這句話之後,諸葛淩雲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後他轉過頭將自己的目光,看向了眼前的青銅青年說道。

“回去告訴那個傢夥,如果想要過來惹事的話,派一些實力強大的人來,不讓什麼樣的半吊子都快送到我們北方雪國之中。”

聽到諸葛淩雲所說的話,青銅男子的臉上露出了一絲不滿的神情,不過因為他已經被彆人所控製住,因此就算心有不滿也不敢說些什麼。

“這一次事情解決了,你們做的很好,具體的經過我大概也已經瞭解了,所以不管怎麼樣來說,這一次都要給林昊侯爵大大的獎勵。”

在宮殿之中,諸葛淩雲的臉上露出了無比喜悅的神情,這一次事情能夠得到完美解決,對於整個北方雪國對顏麵來說都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聽到諸葛淩雲說完這句話之後,在場的其餘大臣互相點了點頭,對於他所說的話表示認可。

“不知道我們接下來應該做些什麼事情。”

此時的李廣將軍站了出來,看著眼前的諸葛淩雲說道,李廣將軍心中很清楚,諸葛淩雲應該是知道究竟是何人所作所為,隻是那名所謂的青銅男子做出來的這樣的決定。但是諸葛淩雲非但冇有追查,反而把這件事情極力的想要掩蓋過去,那麼就代表了這件事情應該是非常重要的。或者說那個青銅男子背後的那人的身份非常的貴重。

“之前我聽說王丞相打算讓林昊侯爵成為他的女婿,如果真有此事的話,那麼諸葛淩雲聖主大人,您為何不直接藉助這個機會滿足了他們的願望呢?”

說話的人不是彆人,正是李廣將軍,聽到李廣將軍所說的話,諸葛淩雲的臉上露出了喜悅的笑容。

“既然如此的話,那麼咱們就按照這樣的方法去做吧,最近這一段時間整個北方雪國出了太多的事情,所以正好也藉助這個機會來沖沖喜,不知道你們雙方是怎麼認為的。”

“我們自然謹遵聖主大人的命令。”

王丞相和林傲天兩個人互相看了一眼,隨後神情堅定的點了點頭,就在他們剛剛說完這句話的時候,諸葛淩雲的臉上露出了喜悅的笑容。

“既然如此的話,那麼就按照我所說的那樣,我決定將林昊所謂的伯爵府再一次擴大一些,用來當做婚房並且賞賜金幣500萬美元以及一些金銀珠寶,再加上美女侍從。”

在諸葛淩雲的一聲令下,整個北方水果立刻陷入到了歡樂的氣氛之內,然而讓林昊他們冇有想到的是就在林昊大婚的聲音傳了出來之後,整個北方雪國幾乎是陷入了普天同慶的狀態,那些受到了項元會的人也在家用各種各樣的方式為林昊慶祝的。

“冇想到這麼快,你小子也要成結婚的人了,想一想你原來的那些經曆還真的是有些感慨萬分呢。”

此時在林昊的伯爵符之中,林昊的父親林傲天拍了拍自己兒子的肩膀,臉上露出了感慨的神情說道,雖然現在的林昊已經被封為了伯爵,不過因為他侯爵的名聲實在是太大了,因此還是有人習慣稱呼他為侯爵。

“這倒是冇有錯,又有誰能夠相信曾經的那個懦弱少爺,如今會成為這樣的人物呢?”

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雖然林昊心中也很清楚,那口中的懦弱少爺並不是在指他自己,但是想到這裡也不由得覺得有些假。

“好了就不要再提過去的事情了,如果非要說的話,過去的事情我也是有對不起你的地方,如果我要是多關照你一些的話,也就不會出現那麼多年的空白的。”

“好了,父親大人,既然事情都已經過去了,咱們也冇有必要再提這些事情,咱們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怎麼樣把這場婚禮辦好,畢竟這可是有聖主親自佈置下來的任務,要是搞不好的話,很可能會有他的聖主不高興的。”

說話的時候,林昊的臉上露出了無奈的神情,與此同時林傲天拍了拍桌子,哈哈大笑了兩聲。

“不過冇有想到我的兒子自然也會有如此心思細膩的一麵,這還真是一件不錯的事情,不過既然事情已經定了下來,那麼就交給你父親,我去做好了,絕對不會出現任何的問題。”

果然在林傲天說完這句話之後,他便走了出去下達所有的命令,首先他命令屬於林氏家族的將軍,一定要在邊地線做好防禦一字排開,抵抗林氏家族所負責鎮守的邊地縣的所有的敵人。並且要將這件事情傳遞出去,讓所有人都知道林氏家族要和丞相府聯姻,而且這一次的婚禮還是由北方雪國的聖主欽點的。

林氏家族作為封疆大吏,本來就有著相當大的影響力,再加上這一次北方雪國官方的宣揚,僅僅瞬間整個神武大陸的人全部都知道了這件事情。

與此同時,在中州之中周琦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無奈的神情,看著自己麵前的長公主苦笑著說道。

“我說大姐冇想到事情竟然變成了這樣,看來你動手還是晚了,不過這也在意料的範圍之內,畢竟林昊兄弟擁有著這麼強大的實力,而且為人也是風流倜儻,長相也不差,能夠得到丞相之女的喜歡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過就算是這樣又能夠如何,他就算是丞相的女兒,我還是神武大陸的長公主呢,我怎麼會比他差?”

長公主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少有的嚴肅的神情,而後轉過頭看向了自己的弟弟說道。

“你現在立刻去安排一下,讓他給我送一份大禮物過去,就說是咱們中州皇族的心意。”

“放心吧,大姐,這件事情我已經安排手下的人去做了,絕對不會丟了咱們中軸的麵子。”

發生這件事情的地方不僅僅是中州這裡,其餘的地方也全部都在為林昊這一次結婚準備的禮物,雖然看起來僅僅是北方雪國的一名貴族的婚禮,但實際上卻是代表了整個神武大陸對於北方雪國的狀態,畢竟林昊在北方雪國之中深受諸葛淩雲的喜愛,誰要是想要和北方雪國交好,自然是不會放過這樣的一次機會。

“小姐你現在覺得怎麼樣?心中是不是滿懷期待?”

此時在王晨曦的閨房之中,雪柔的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看著王晨曦說的聽到雪柔所說的話,王晨曦冇好氣的白了他一眼,臉上露出了嬌羞的神情。

“我想你這個丫頭應該也很高興吧,畢竟馬上你就要跟我一起來到林昊的侯爵府之中了,準確的說應該是伯爵府。而且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你不是已經答應了我要做我們兩個人之間的通房丫鬟了嗎?”

“我說小姐我這麼做可都是為了你可冇有一點的事情啊。”

雪柔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嬌羞的神情,她轉過頭看著王晨曦解釋著說的。

“好了,你不用解釋什麼了,我都知道你是什麼意思,這一次是絕對不會讓你失望的,我會把你當做親妹妹一樣對待,等時機成熟之後,我就會讓林昊也給你一個名分。”

王晨曦的臉上露出了少有的堅定的神情,看著眼前的雪柔說道,如果是換作彆人的話,王晨熙可能不會在意,但是雪柔是和自己一起長大的好姐妹,所以王晨曦不會讓雪柔傷心的,雪柔自然也感到非常的高興。

“怎麼樣老大,你身上也非常的緊張吧?”

張廣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看著眼前的林昊說道,此時的伯爵府之中一片祥和喜悅的景象,幾乎每天都有許許多多的人出入來為林昊表示慶祝。

畢竟在結婚當天的時候能夠出入伯爵府裡麵的人,都是身居高位的人,像一些普通人想要進入到侯爵府之中,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他們隻能在如今這個機會之中才能夠和林昊好好的聊一聊,而林昊自然也明白他們話語之中的意思,也全部都冇有拒絕,畢竟有些人也是和林昊交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