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接下來的時間之中,也許是因為得到了之前那些人的報告,像於他們這一群人竟然冇有遭受到任何的攔截,而是安安全全的到達了山頂的地方,當林昊他們來到山頂的時候,這股能量波動變得更加的明顯了,與此同時在驚訝之處的樹林之中有這幾個人,其中一個看似領頭的人,他身上不僅穿著黑色的長袍,還卷刻著金色的紋絡,這樣在甘肅兵團之中是副軍團長以上的職位的人才能夠使用的標誌。

“怎麼讓他們來到這裡呢?這樣豈不是對咱們產生相當大的影響了嗎?”

其中一名手下人臉上帶著疑惑的神情看著自己的副軍團長說到聽到這名手下人所說的話,副軍團長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他的臉上露出了饒有深意的神情。

“那股力量實在是過於強大了,單單憑藉著咱們甘肅兵團的實力,雖然能夠把他們帶出來,但是消耗也一定很大,如今咱們敢死兵團打算與整個神武大陸開戰,所以高層的經營人員一定要保證好,因此先讓他們去探探路,咱們跟在他們的後邊,如果他們能夠走進去一定程度的話,咱們也減少了一定的傷亡。”

陸軍團長臉上露出了無比自信的神情,說道所謂螳螂捕蟬,黃雀在後說的應該就是這樣的一個道理。與此同時,其餘人的臉上露出了讚賞的神情,他們冇有想到自己的夫君團長竟然能夠想出如此好的計策。

“這個地方有些不太對勁,這能量波動過於強大了,就連我們也不得不依靠強大的力量去抵抗著,這究竟是什麼樣的能量波動啊?”

光明聖子在眾人之中算是比較鎮定的人了,可就算是鎮定如同光明聖子一樣的存在,也不由得感到驚訝。

“不管怎麼說,一定要堅持下去,你們可以守在這裡讓我一個人進去,我一定要將那個東西帶出來。”

林昊的臉上露出了無比堅定的神情,與此同時周圍人注意到,林昊這一次並冇有使用出任何的頂級的防禦力量,僅僅在自己身體的周圍佈置了一個防禦陣法,這防禦陣法並不是非常的強大,那麼林昊為什麼會安然無恙?

在來到這裡之後,向與越發的確定,這股強大的能量波動就是自己想要尋找的,可是林昊冇有想到,這個東西竟然會出現在這裡。

“我感覺來自於北方雪國的林昊伯爵,似乎對於這種力量多少有一定的瞭解,能不能讓你好好的說清楚,這樣我們日後的路也能夠安全一點。”

一名不朽傳承的繼承人,臉上露出了少有的凝重的神情,看著眼前的林昊,說道,通過林昊的種種反應他能夠判斷的出來,林昊對於這樣的地方應該有著屬於自己的瞭解纔對,不然的話他是絕對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聽到這名繼承人所說的話之後,其餘眾人的臉上也同樣露出了疑惑的神情,他們也意識到從頭到尾林昊都是一副非常堅定的樣子,似乎早就猜想到了這些事情似的。

“因為這件事情我也僅僅是得到了部分的情報,但是並冇有立刻確定。”

林昊環視一週,看著在場的眾人說道。

“關於這些事情我也不能夠和你們說太多,因為情報並不準確,到時候出了什麼危險,我也要承擔責任,不過我能夠保證的是,隻要你們跟在我的身後,那麼絕對不會有任何的危險,我會走在第1個位置,我想憑藉著我的實力,就算遇到了什麼樣的危險,你們應該也有時間全身而退。”

那林昊已經把話說到了這樣的地步,其餘的眾人也不好說些什麼,如果是換做平時的話,他們一定仗著自己強大的影響力,逼迫林昊說出一切的事情,或者直接向於一個人進去,把東西拿出來分給他們。

不過林昊自身的實力很強,又在北方雪國之中有著相當大的影響,更何況的是,林昊周圍的那些結拜兄弟也都是來自於個個不朽傳承,要真是逼迫林昊的話,很有可能會引起彆人不滿。

“林昊伯爵已經把話說到這樣的地步,我們就不再多說些什麼了,一切都按照林昊伯爵的安排去做,隻是希望到最後能夠給我們一個滿意的交代。”

之前那名不朽兄弟的繼承人仔細的想了想,說出了這樣的一句話,這也算是認可了林昊所說的話,然後接下來林昊簡單的調整了一下自己的狀態,率先向著山東裡麵的方向走了過去,而林昊等人的動作也冇有出乎敢死軍團的那些人的意料,看到林昊他們走進去之後,副軍團長的臉上露出了無比興奮的神情。

“他們這些人終於走進去了,接下來就讓你們展現一下強大的力量,為我們好好的探探路吧。”

說話的時候,這名副軍團長的臉上露出了無比陰冷的笑容,那樣子就像是陰謀得逞了似的,聽到這名副軍團長所說的話,其餘的人神情陰冷的互相看了一眼,臉上露出了一絲不良日語的笑容。

進入到山洞之後的林昊等人,除了林昊其餘之外的人,全部都感受到了非常不安的感覺。總感覺讓他們覺得非常的不舒服,彷彿隨時隨地都有著死亡的威脅一樣。

“你們冇有必要感覺到太大的壓力,就算真的有什麼危險,我也能夠抵擋一段時間。”

當你再一次開口說道聽到林昊所說的話,其餘不朽傳承的繼承人臉上露出了一絲異樣的神情,林昊所說的話雖然也有道理,但是他們說到底也是不朽傳承的繼承人這麼被說出來,多多少少有一些害怕的感覺,傳出去的話也會非常的冇有麵子。

林昊自然能夠感受得到他們心情的變化,不過林昊也冇有給他們什麼麵子,畢竟他們最開始就冇安好心,打算讓自己一個人去把東西帶出來,要不是因為有這幾位兄弟在這裡,他們恐怕還真的會強行把自己給扔進去。

在他們剛剛邁出去幾步的時候,忽然之間又有一股能量波動,散發了出來強大的能量波動,甚至於讓那些站在林昊身後的人都感到無比的驚訝。與此同時,況天浩等人也急忙地推動著自己的力量進行抵抗。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況天浩等人的腦海之中,忽然之間傳出了林昊的聲音。

“冇有必要有任何的擔心,接下來我會將我的一絲靈魂力量注入到你們的體內,這樣你們就能夠避免遭受到攻擊了。”

讓他們彆搞不清楚為什麼林昊的靈魂力量能夠避免這一次的攻擊,不過他們還是安安穩穩的聽從了林昊的安排,在他們的眼中看來,不管林昊怎麼樣也是絕對不會坑他們這些人的。

“難道二哥說的都是真的,摸不成他與這裡的神秘力量有什麼樣的聯絡?”

在林昊的靈魂力量進入到況天浩的人的身體之中的時候,況天浩的人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身體所受到的壓力,已經變得非常的小了。甚至於整個人冇有感受到任何的壓力,變得非常的舒服。

與此同時有這樣想法的人不僅僅是況天浩一個人,其餘的幾個結拜兄弟也有著同樣的想法,不過現在因為有其餘的人在一旁,所以他們也並不好開口詢問著什麼。看著眾人這一副非常困難的樣子,但況天浩的人則是一幅無比輕鬆的表情,其餘的不朽傳承的人心中感到非常的不爽。

“我說為什麼你們這些人冇事,反而是我們會如此的難受。”

這個人正是之前的那個不朽傳承的繼承人,臉上帶著不滿的神情說道聽到他所說的話,況天浩轉過頭,神情不屑的看了他一眼。

“這是因為我們距離林昊的身體非常的近,你們不是怕有危險嗎?所以讓你們走在身後了,怎麼現在你想要換回來?”

如果是彆人對自己說出來這句話之後,那麼他一定會毫不猶豫的和對方動手,不過說出這句話的人可是又名地獄的介紹人,因此就算是他心中再怎麼不滿,也不敢做出一些過分的事情。

那況天浩所說的話,他們也隻是自己之前所做的事情,有些理虧,隻好什麼都不說,繼續跟在林昊的身後向著前麵走進去,然而就在他們剛剛走出洞口的時候,卻發現自己出現在一個巨大的廣場上麵,在這廣場上麵有著許許多多的由石頭所雕刻而成的士兵的形象,看到了這些形象之後,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甚至於有一哭想要哭的衝動。

因為這些士兵的裝飾正是自己世界之中所非常崇拜的一個封建王朝,也就是大秦帝國的士兵的方向,而這些石雕的形象與兵馬俑非常的相似,此時的林昊心中自言自語般的說道。

“冇有想到在陷入沉睡之前,竟然還做出了這樣的事情,這也算是潛意識所做出來的事情了吧。”

與此同時就在林昊等人觀賞著周圍的石雕的時候,忽然之間,一名不朽勝地的繼承人大聲指著廣場的中間喊道。

“到那裡了嗎?那裡麵竟然有一口由青銅鍛造而成的棺材,我們要不要過去看一看,我想這神秘波動就是從這棺材傳來的。”

那名不朽聖地的繼承人說話的時候聲音都顫抖了起來,顯然距離這裡越近,他們就感覺到有更大的壓力,甚至於都要將他們的身體給碾碎開來,看到眼前的場景像雨,笑著搖了搖頭,右手一揮擊鼓力量進入到了其餘繼承人的身體之中,這也讓他們這種不舒服的感覺緩解了很多。

“你究竟是怎麼能夠做到這一點的?”

其中一名聖地的繼承人臉上帶著難以置信的神情看著林昊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