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廈外,淩映雪領隊,她一身皮衣,眼神中還有一些醉態。

在被林昊占了些便宜後,她越想越氣,忍不住找了一個姐妹去酒吧喝酒,正喝的開心時一個電話打來,得知天雨大廈被大量雇傭兵,殺手圍堵時,酒頓時嚇醒了,連忙酒駕了過來。

已經進入大樓,大廳裡的一幕將她們徹底震住了。

一般的大案就是死幾個人,但現在一座電梯完全墜毀,裡麵滿是人被摔成肉泥的軀乾,幾個特警直接吐了出來。再當他們看到另外一座電梯裡七八個死屍堆疊在一起時,更加驚駭。

這裡的鬥爭到達有多麼激烈,凶殘?

“我建議,請求軍隊支援。”王中科道。

他是市公安局的常務副局長,正局長處於半退養狀態,基本上他就是一把手。他今年剛剛四十歲,正年富力強,看到這些死屍時也是臉色難看,腹中翻江倒海的難受。

當確定其中幾個殺手的身份時,得知其中一人還是國際警察通緝的要犯時,警察們更加震撼。

這樣的高手都死在這裡,像是一個普通人一樣死去,那麼進入大樓的最強高手實力會有多強?裡麵那些超級高手又會有多少?他們這些武警雖然平時都操練著,但哪裡能夠和那些真正刀口上舔血的狠人抗衡?

“我讚同。”幾個刑警分隊的隊長連忙點頭表示同意,大家都有些怕。畢竟警察也是人!

他們覺得隻有靠軍隊的人海戰術,以及武器裝備的巨大優勢,才能夠與那些殺手、雇傭兵抗衡。

“局長,那現在呢?”淩映雪問道。

等軍隊的人到來,隻怕那些高手都已經退走了。

幾個隊長都朝淩映雪瞪來,冇事那麼多話乾嘛?大家心裡頗有默契的采取等待戰術,都不提及此話題,畢竟光在這裡等待著確實不好看,他們是武警,是將百姓生命安全抗在肩頭的武警。索性都不提這話題。

畢竟上麵的可是真正殺人不眨眼的殺手和雇傭兵!

但現在淩映雪這麼一提,大家都隻能正麵麵對這個問題。

“嗯,你有什麼建議?”王中科問道,神色很不好看。

“我建議武警乘坐直升飛機先將天台占據,我擔心他們在天台準備好了退路。我們雖然無法和他們正麵抗衡,但截斷後路還是能夠做到的。我們武警不能讓軍隊的人看扁了。”淩映雪叫道,渾然不顧王中科的難看臉色。

幾個小隊長心裡不由的冷笑,淩映雪是喝酒喝多了吧?想立功想瘋了吧?

“太危險了吧?淩隊長是不是有些太小看那些殺手和雇傭兵了?”王中科看了淩映雪一眼,道。雖然一副擔心淩映雪安危的模樣,但明顯有股慫恿淩映雪自己上的意思。

“局長,我願意親自帶隊攔住封鎖天台。”淩映雪大聲道。

對於王中科的心思她很清楚,自從她掉到市公安局後,王中科就對她有意思,數次獻殷勤,但她不予理會。之後王中科就暗恨上了她,處處給她穿小鞋想逼迫她就範。

此刻她明白王中科的齷蹉心思,但她根本不放在心上,她確實想要衝上去,想殺身先士卒,衝擊在第一線。

不是為了立功,隻是為了她心中的責任感,警察的榮耀。

而且她心裡還有一個心思,現在這個局麵,那個傢夥一定會出現吧?正是揭開對方真麵目的好時機。

至於危險?她根本不怕,做警察本來就是有今天冇明天的工作。

在她看來,犧牲是一種榮耀!

“好,你去吧,不過一切小心啊。”王中科道。

他心裡早有了想法,淩映雪要是成功了,他這個領導自然有功勞。

如果淩映雪出事了,正好換個新的警察隊長。既然玩不了淩映雪,那就換上一個自己的心腹,以後玩樂時也不會有人挑刺了。整個警察局將成為他的一言堂。

淩映雪駕著一架飛機,帶著她旗下幾個小隊成員乘坐飛機飛了上去。

幾個警察都是青年乾警,本身有衝勁,渴望建功。雖然知道危險,但當淩映雪詢問他們是否願意參加行動時,紛紛響應。

但當他們進入天台後,卻發現天台上根本冇什麼人。

他們當即選擇進入大樓。不過他們不敢太過逼近14層,淩映雪雖然建功心切,但還冇有失去理智,她命令手下造勢,做成警察大部隊已經突入進大樓的假象,給那些危險分子一個震懾,讓他們不敢太過放肆!

……

大廳裡,鬱雨晨和一眾科研工作者聽到淩映雪等人的呼喝聲都是精神一震。她們感覺被營救的希望大增。

另外三撥人馬卻是嘴角冷笑起來。真當那些警察有用嗎?普通匪徒怕,他們可一點都不將警察看在眼中。

幾個島國人突地叫了一聲,驟然間白煙升起,幾人消失在眾人視線裡。

“噠噠噠!”槍聲猛然響起,卻是猛獁傭兵團的人朝著鬱雨晨一撥人附近開槍了,不過他們隻針對一麵,放空了另外一麵。

子彈打在牆壁上,發出清脆的響起,並冇有忍者出現在他們射出的子彈彈道上。

“戒備!”猛獁傭兵團領隊猛然驚呼。

就在此時,幾個忍者出現在他們身旁,忍者手中太刀已經朝他們揮出。

七個忍者同時亮刀,七個雇傭兵被刀鋒籠罩住。

其中兩人反應極快,閃躲了開去,另外五個全被忍者的太刀砍中,其中四個當場斃命,有一個危急時刻用手臂擋了一下,手臂直接被切了下來。

“砰!”白煙再次升起,忍者們再次消失不見。

鬱雨晨幾人看的心驚不已,剛纔以為猛獁傭兵團的人朝他們開槍,冇想到下一刻,猛獁傭兵團的人反而受到巨大創傷。但緊接著他們發現那第三波人衝了過來。

他們不知道剛纔是猛獁傭兵團和忍者們的一次博弈。

忍者們的突然消失,讓猛獁傭兵團的人認為忍者們想要強行奪取試劑,他們朝鬱雨晨等人附近開槍,就是為了狙擊忍者。

但他們隻攻擊一麵,意圖是隻對一部分忍者造成傷害,減弱他們的實力就夠了。剩下的忍者則任由他們去搶奪試劑,製造混亂,好方便他們亂中擷取試劑。

而且那些獨行俠們臨時構成的隊伍也不會允許忍者們得到試劑,如此一來,亂局必然形成。

但他們哪裡料到,忍者們技高一籌,故意營造出去強搶試劑的假象,然後暗度陳倉,對雇傭兵進行攻擊。

顯然,在忍者眼中,雇傭兵們對他們威脅更大一些,先削弱最強對手的實力。同時,他們也算計到了第三波人馬會趁機搶奪,由第三波人來當做攪亂戰局的角色。

忍者們一擊建功,削弱了傭兵團的實力,同時那些獨行俠構成的臨時隊伍已經對鬱雨晨等人發動了攻擊。

刀光閃爍,隻是眨眼間,幾個最外圍的科研工作人員便被那些獨行俠們擊殺,眨眼間,他們便殺到了鬱雨晨身前。

其中一個身材矮小的胖子距離鬱雨晨最近,他在地上一個打滾,便來到了鬱雨晨近前,他身上的衣服明顯是特製的。

其中幾人看到胖子接近了鬱雨晨,順手就是一刀砍去,剛纔的聯盟瞬間瓦解。但刀砍在胖子身上發出清脆的聲響,根本無法傷到胖子。

胖子手中拿著雙刀,對著人們的腳切去。

鬱雨晨身前幾個科學家頓時抱著腳倒了下去,鬱雨晨毫無阻礙的出現在矮胖子身前。

矮胖子伸手就朝鬱雨晨手中的箱子抓去。

彆看他個子很矮,但手臂伸出來卻非常的長,幾乎有一米的長度,瞬間將箱子抓住,要從鬱雨晨手中硬搶。

一道寒光朝著矮胖子的長手斬殺過去,風聲呼嘯,十分淩厲。

矮胖子手連忙一縮,長刀重重斬在地上,地板磚朝兩側飛濺而去。

那赫然是一柄太刀,一個島國人已經殺了過來。

“砰!”煙塵蕩起,鬱雨晨頓時發現她四周全是白煙,她什麼都看不到了。

突地,白霧中一個島國人出現,舉著一柄刀朝她的手臂斬來。

“把箱子舉起來。”突地一個吼聲在她耳旁響起。她下意識的將箱子舉起。

頓時那長刀急速收回。

鬱雨晨舉起箱子後方纔反應過來,那聲音赫然是林昊的聲音。

他來了嗎?他已經來了嗎?鬱雨晨激動的兩行淚水禁不住的流了出來。

不知怎麼的,此刻四周雖然有無數強敵環伺,但聽到林昊的聲音,她莫名的感覺到一股安全感。

就在這時,煙塵散去,那島國人出現在她身周,她身旁幾個科學家已經完全倒了下去。

而島國人身上也多了兩條刀痕,兩個人已經將她纏住了。

其中一個是之前那個矮胖子,另外一個卻是一個女子,手中不知道拿著什麼兵器,她根本看不清楚,但忍者還有那個矮胖子都很忌憚。

“當!”刀劍撞擊的聲音響起,就從鬱雨晨身後發出。

她下意識的回頭看去,發現一柄太刀被蕩了開去,同時一個手錶掉落在地上,已經被切成了兩半。

那手錶鬱雨晨記得,那是林昊的手錶。

林昊,林昊他在哪兒?鬱雨晨忍不住朝四周張望起來,她想要找到林昊,想要馬上撲在林昊的懷裡。

一聲慘叫突地響起,接著不少人的驚呼聲響起,大家紛紛避讓,似乎遭遇了什麼洪水猛獸一般。

隻見一扇房門像是一座移動的城牆一般撞了過來。

接觸到房門的人紛紛慘叫出聲,像是被一列車撞到,接觸的瞬間便飛了出去,如遭雷擊。

一些閃開的人朝門後麵看去,發現那之前出現又消失的血人正推著門,那扇房門正是被他推動著向前衝去。

眾人各自駭然不已。

那房門可不是普通的木門,而是防盜門,而且是最頂級的那種,幾乎堪比銀行的防盜門,重量級大。

能夠將之舉動已經很不簡單了,再將之推動的營造出火車衝擊之勢,那血人力道到底有多強?天生神力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