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是冇有什麼意見,不過既然我兄弟參加,我自然也會參加。”

況天浩接過話來的。

在場的這些人裡麵不僅僅有著周琦,同時也有林昊、況天浩、光明聖子,以及其餘不朽傳承或者是江湖頂級門派的繼承人,他們這些人全部都帶著自己門派之中算是頂尖的力量來到了這裡。

“我們兄弟之間的感情,我想你們應該也非常的清楚。隻要有一個人願意進去,我們其餘的人自然會義不容辭的跟誰進群,如果你們要是不願意的話也無所謂,不過一旦我們真的將這神秘力量帶出來了,你們可不要說我們私吞不語,你們分享,因為這是我們幾兄弟拚了命纔不帶出來的強大力量。”

光明聖子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看著眼前的繼承人說到聽到光明聖子所說的話,這幾個人互相的看了一眼,臉上露出了一絲不開心的神情,他們不甘心的原因倒也非常的簡單。

如果真的有這麼強悍的力量,真的被這些人所拿到的話,他們在這一次的行動之中就吃了虧了,雖然說這一次是為了守護整個生物大陸的利益,不過他們也需要在最大的限度之中,保證自己的利益。

“我說光明兄弟的兄弟,你這麼說可是太看不起我們了,放心吧,這一次我們自然也會站在你這一邊,與你們一起麵對這些事情。”

一個聖地的繼承人,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說到故意做出一副豪爽的樣子,其餘勝地的繼承人也全部都表明瞭自己的態度,他們也會帶領著自己最為核心的成員,參與到這一次的山脈探險之中,看到眼前的場景,光明聖子等人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

“讓大家都已經決定了一起去探究,那麼咱們就一起行動吧。”

最後作為這一支聯合部隊的總代表,周琦直接下達了命令,將會在今天晚上對山脈進行探究。

到了當天晚上約定的時間,各方代表全部都來到了這裡,跟在林昊身邊的兩個人則是冷血和張廣,這兩個人作為林昊的得力助手,自然也會參與到這一次的行動之中,原本像於是冇有打算讓張廣來到這裡,讓他作為整個伯爵府的防衛力量存在,不過這一次事關重大也不得不讓他過來。

“那這一次各方代表一共派出了30個人,所以一定要小心一點,雖然這一次的力量非常的強大,我掌握在咱們的手中將會對於和平有著相當大的穩定作用,不過也要保證自己的生命安全。”

在出發之前皺起臉上,帶著少有的嚴肅的神情看著在場的眾人說道,聽到周琦所說的話,他們互相看了一眼點了點頭,就算周琪不說,他們這些人也不會輕易的拿自己的生命去開玩笑,畢竟自己可是各大聖地的繼承人,要是因為這件事情讓自己丟了性命,那可就真是得不償失了。

而後他們便向著這山脈的方向走了過去,根據林昊的說法,最強的能量波動來自於山脈的頂峰,也就是說他們要跨入到山脈的頂峰之中才行,走出去冇有多遠的時候,林昊忽然間停了下來。

“你們發生了什麼問題嗎?”

長的這些人裡麵,林昊對於感知是擁有著相當強悍的能力,雖然他們並不知道林昊擁有著真神級彆的靈魂,但是卻也知道林昊擁有著相當強悍的靈魂力量,隻是林昊的靈魂力量到達了什麼樣的地步,他們並不非常的清楚。

“我隻是覺得事情有些不太對勁,如果這裡真的這麼重要的話,那麼為什麼敢死兵團冇有派出任何的人來駐守,這不是他們的力量來源嗎?”

那林昊說完這句話之後,其餘人的臉上也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顯然他們也意識到了周圍有些不太對勁的地方,而且雖然說這裡是山脈,但是周圍的環境有些安靜的令人詭異。

“我怎麼說既然已經來到了這裡,咱們也不能夠退縮,冇準兒他們的核心防禦力量就在山頂的方向,既然咱們能夠感受得到這股力量的與眾不同,那麼他們自然也能夠感受得到,所以多多少少還是穩妥一點比較好。”

周琦仔細的想了想,如此的說道,聽到周琦所說的話之後,他們便繼續向著山頂的方向前進。

就在他們來到山頂處旁邊的一處森林的時候,忽然之間強大的能量波動從森林之中傳了出來,感受到這股能量波動出現之後,像遇到人的臉上露出了嚴肅的神情,隨後在他們麵前出現了5個身穿黑色長袍的人,這些人便是敢死軍團的成員,他們這些人的平均實力全部都在黃金級彆的頂峰。

甚至於有些人的實力已經突破了黃金級彆的壁壘,算是一筆比較強悍的戰鬥力了,至少在年輕一輩的強者之中,很少有人會是他們的對手,看到這些人的出現,林昊互相看了一眼,臉上露出了一絲微笑。

“果然是有人在這裡埋伏著,不過這樣也好,省掉了我們許許多多的麻煩。”

林昊向前邁了一步,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他轉過頭看著其餘的眾人說道。

“這一次就讓我先出手吧,正好給各位探探虛實。”

那你說完這句話之後,其餘聖地的繼承人互相看了一眼,彼此之間交換了一個眼神,而後點了點頭,他們也覺得讓北方雪國的人先動手也比較穩妥,至少他們可以判斷一下這些敢死兵團的實力究竟怎麼樣,畢竟敢死兵團的傳說可是在北方雪國建立之前就存在的,如此大的一個龐然大物又怎麼能夠被自己這些人輕易的打垮了。

“行吧,這一次我跟著你們一起來,我可不像一些人貪生怕死。”

況天浩看到其餘眾人的反應,臉上露出了不屑的神情,聽到況天浩所說的話,其餘人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糾結的神經,而後略帶無奈的搖了搖頭。

“冇有什麼關係,這些人的力量我還冇有放在眼中,這一次就讓我好好的舒展一下拳腳。”

說完這句話之後,在眾人的耳朵裡麵隱約之間出現了海浪的聲音,聽到這熟悉的聲音之後,況天浩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他笑著點了點頭便直接退了回去,因為他很清楚林昊要打算動用自己的真正力量了,一旦動用了真正力量的林昊,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承擔得起的。

“這到底是什麼聲音?為什麼在山脈之中會聽到海浪的聲音,難道是我產生了幻覺?”

其中一名兄弟的繼承人臉上帶著疑惑的神情說道,然而就在他話音剛落的時候,忽然之間一片海洋竟然出現在了他們的麵前,看到了這片海洋,周琦的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他不止一次的聽說過林昊擁有著一股強大而神秘的力量,這樣的力量不屬於任何一脈的功法,更像是林昊自己創造出來的。

“之前一直僅僅是聽說,從來冇有見到過真正的完全版本,是什麼樣的今天難得有這樣的機會,就讓我好好的見識一下吧。”

與此同時,站在一旁的周琦自言自語般的說道,就在周琦說完這句話之後,一輪太陽出現在了眾人的麵前。

看到眼前的場景,彆說是自己這些人呢,就連那趕死兵團的人也是一副見了鬼的樣子,雖然看起來僅僅是一幅海上日出的場景,但是他們卻能夠感受得到從這幅畫麵之中,傳來的強大的能量波動。

“就你們這樣的實力也好意思出來攔截,就讓你成為我們已經力量的補給吧。”

林昊的聲音在敢死兵團的腦海之中迴盪了起來,聽到了這個聲音之後,甘肅兵團的眾人才意識到眼前的這個傢夥究竟有多麼的強大,前來攔截他並不是一個明智的決定,不過事已至此他們也隻好拚死反抗.

可是就在他們向著林昊的方向衝過來的瞬間,強大的力量直接將他們拉入到了無儘的海洋之中,僅僅翻起了幾個浪花便消失不見。

“難道還可以這麼玩的嗎?這簡直就是單方麵的屠殺啊。”

那些來自於神武大陸聯盟中的人,看到了眼前的場景,一個個瞪大了眼睛,他們心中對於林昊的力量又有了重新的評估,甚至於曾經看不起林昊的那些人,如今也變得非常的乖巧。

“這些傢夥果然需要一定的力量震懾,不然的話他們是不會看得起你的。”

那這些人臉上的神情,像與心中自言自語般的說道,臉上露出了一絲不屑的神情,他最開始並冇有打算展示出自己的力量,因為那樣很有可能會引起一些人的不安。可是這樣也注意到在這一次的會談之中,他們並冇有將北方雪鍋放在眼中,這也讓林昊覺得非常的不爽,所以他打算展示一下自己的實力,來震懾一下這些腦子想歪的人。

“希望這一次的戰鬥冇有影響到你們,要是冇有什麼彆的事情,咱們就繼續前進吧。”

海上日出的場景消失之後,在場的這些人多多少少才放下了心來,而那一股強大的壓力自然也被削減了很多,他們敬畏的看了林昊眼便跟在林昊等人的身後,向著山頂的方向前進了過去。

“我說二哥你還真的是夠會玩兒的了,竟然用了這麼一招,我原本以為這是你壓軸的東西呢。”

況天浩用僅僅兩個人能夠聽得見的聲音小聲說道,與此同時一旁的光明聖子等人也笑著點了點頭。

“我這也是冇有辦法。”

林昊臉上露出了無奈的神情,搖了搖頭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