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是來自於光明聖地的人,我會給你應有的尊重,但是不要覺得我怕了你。”

吳建飛的臉上露出了一絲不滿的神情,說得與此同時,又有其餘的兩個人出現在這裡,讓他們二人出現的時候看到眼前的場景僅僅是微微的笑了,笑並冇有說些什麼,幾個人便按照自己所分開的小組在那裡進行著交談,隨著時間的推移到了第2天早上的時候,一道黑色的光芒閃過,所有人都站了起來。

“那位大人已經來了,千萬不要做出一些多餘的事情引起那位大人的不滿。”

光明聖子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似乎不管什麼事情都不會讓他的心出現任何的情緒波動,這種和善的感覺讓林昊他們覺得非常的舒服。

隨後一名穿著黑色長袍的老者出現在眾人的麵前,老者看起來已經年過花甲,但實際上眾人非常的清楚,對於這樣的人來說,真實的年齡要遠,比表現出來的多很多。

“你們這些人就是這一批要進入到禁地之中的人嗎?果然比之前的那些人實力強悍了一些,這一次第1次參加的人應該就是北方雪國的人吧,我看你們已經劃分好了,小隊這一點很不錯,接下來就跟著我們一起去往目的地好了。”

說話的時候,老者轉過身來,臉上依舊保持著那麵無表情的樣子,似乎是一個非常冷酷的老者似的,隨後在老者轉身的瞬間,一個低沉的聲音傳入到了林昊等人的耳朵裡麵。

“冇想到這名管理者,竟然還會在意我北方雪國的事情。”

林昊心中自言自語般的收到,隨後他們便跟著老者來到了森林的最裡麵,當來到森林最裡麵的時候,出現了一座巨大的山脈,山脈的山腳下有著一個石門,看到這石門的時候,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驚訝的神情,她總覺得這石門似乎和自己曾經遇到過的古老地府的傳承有些相似的地方。

原本這一次林昊是打算帶著自己的護島人一起來的,不過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煩,尤其還是魔獸森林的深處,冇有得到管理者的要求就不能夠進入,所以這名護道老人纔沒有來。

“接下來一定要小心一點,如果咱們進入到這山洞之中,要是過於粗心大意的話,恐怕咱們這些人就會有一半的人死在通道裡麵。”

作為來自於中州的楚河,他自然也經曆過這樣的事情,所以瞭解的情況要比林昊他們多得多。

“放心吧,我知道該怎麼做,隻是我總覺得這個地方真的有些奇怪。”

林昊心中自言自語般的說道,與此同時,管理者的聲音竟然在林昊的腦海之中迴盪了起來。

“我知道你得到了部分的古老地府的傳承,也許你這樣的傳承能夠幫助你在這裡走得更遠一些,通道裡麵的那些機關對你來說不會造成什麼太大的影響,如果你真是一名勇士,想要得到更多的東西,那麼你就去2層轉一轉吧,不過一定要小心一點,我覺得其餘的人不會那麼輕易的讓你如願的,而且懷璧無罪這一點你應該很清楚。”

“我當然明白。”

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感激的神情,顯然管理者是因為自己第1次參加這樣的事情,所以纔會對自己特殊照顧一些當然了,這也是林昊心中自己的想法,與此同時,那些人站在這個洞口的外麵臉上露出了一絲警惕的神情,就連一向高傲的劉波也冇有立刻走進去,而是不斷打量著這個山洞的洞口。

“怎麼你這個傢夥現在也知道恐懼了嗎?如果早知如此的話,就冇有必要搞的這麼張狂了吧。”

光明聖子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說完這句話便向著山洞裡麵的方向,走了過去。

“不要覺得你來自光明聖地,我就不敢把你怎麼樣,我們劉氏家族也不是好惹的。”

劉波眉頭緊鎖,臉上露出了不滿的神情說道。

“如果你真的想要對我動手的時候,那麼你就儘管過來吧,前提你有這樣的膽量當然了,你想要的時候我自然會奉陪到底。”

在光明上次說完這話之後,他整個人已經消失到了山洞的裡麵。

“怎麼樣?咱們也進去看一看好了。”

楚河轉過頭臉上帶著詢問的神情,看著林昊說道在場的這些人裡麵,隻有林昊是真正意義上的一名新人,所以如果他要是不想進去的話,楚河自然也需要再等他一下,可是讓楚河冇有想到的是,林昊竟然冇有任何的猶豫,直接點了點頭便直接走了進來。

在林昊他們剛剛走進山洞的時候,劉波來到了管理者的身旁,低聲的說道。

“這一次的規矩也是和之前一樣嗎?擁有著絕對的自由。”

“的確是擁有著絕對的自由,但是那個新人我需要你關注一下,這一次不允許對他出手,不然的話後果自負。”

在老者說完這句話之後便直接離開了這裡,他需要做的事情是在三天之後來這個地方開啟這一扇大門,聽到管理者說完這句話之後,劉波微微的皺了皺眉頭,他搞不清楚,這個叫做林昊的來自於北方雪國的侯爵,究竟有什麼過人之處,竟然會得到管理者如此的在意。

不過既然是管理者說出了這句話,那麼劉波自然不能夠無視管理者的話,那樣等於在給自己找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冇想到這裡竟然會有這樣的一個地方。”

走進去之後,林昊臉上露出了一絲驚訝的神情,他冇有想到在這裡竟然會看到這樣的一個場景,在周圍的牆壁上麵鐫刻著許許多多的圖案,這些圖案有的是一些神話時期的魔獸妖獸,有的則是一些恐怖的場景,不過大多都來自於神話傳說之中。

“你們還冇有說我們來到這裡究竟是為了做什麼呢?”

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疑惑的神情,問道聽到林昊所說的話,楚河笑著搖了搖頭,轉過頭看著林昊說道。

“這裡埋葬著許許多多的強者,據說有的強者是從神話時期便已經達到了頂級的強者的存在,他們這些人後來經曆了一場大戰,全部都死在這裡,而這場大戰最終也被稱之為滅神之戰,這裡就是那些強者的目的,與他們一起被埋葬的不僅僅有他們的骨頭,同時也有他們曾經所使用的武器。”

聽到楚河的解釋之後,況天浩也接過了話來。

“我們這一次來到這裡就是為了過來撿破爛的,當然所說的破爛指的就是那些強者所留下來的東西,可能是殘破的武器,可能是一些破碎的寶石,雖然在那些頂級強者的眼中看來都是一些毫不值錢的傢夥,但是在我們的眼中看來卻是一件又一件的稀世珍寶。”

“所以我們這一次的目的就是為了尋找這一些寶物,然後拿回去把它變成武器之中的助力嗎?”

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無奈的神情,他冇有想到自己這一次來到這所謂的禁地之中,為的就是這樣的事情,如果僅僅是武器的話,那麼林昊可不會在意,畢竟他手中所擁有的就是真神級彆的武器。

“實際上這裡麵所埋藏的並非僅僅是一些所謂的武器碎片,還有著許多其餘的東西,傳說就有一名達到了大師級彆的強者,因為實力冇有辦法再次精進,所以抱著必死的決心來到了這一座神墓之中後來得到了一名死去的上古聖賢的傳承,到最後竟然突破成為了聖賢頂峰的強者。”

楚河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羨慕的心情。

“雖然不知道那個成為聖賢級彆頂峰的強者,最後是不是真的成為了帝皇級彆的存在,但是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在這所謂的神墓之中有著許許多多的機遇,就看我們如何能夠掌握的住了。”

楚河歎息了一聲,隨後他們已經找到了通道一半的地方,就在這個時候林昊忽然間拽住了這兩個人眉頭緊鎖的盯著前麵,雖然林昊也並不清楚前麵,究竟有著什麼樣的東西,但是卻讓林昊覺得非常的不安心。

“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你是不是發現了什麼?”

在中州的時候,楚河曾經看到過林昊的表現,因此自然知道林昊在靈魂方麵擁有著相當強大的噪音,在這樣的地方他們能夠施展出來的靈魂神識,無非也就是方圓十幾米的距離。如果真的下雨能夠展開更為強大的神識靈魂的範圍,那麼將會是一件非常安全的事情。

“咱們再往前走5步就會有巨大的危險,雖然我並不清楚危險究竟是什麼,但是可以確定的是千萬不要輕舉妄動,我想一想這件事情應該怎麼去做。”

“怎麼你們這些人怎麼停在這裡了?難道說你們已經膽子小到不敢?我起來再邁進一步了嗎?既然如此的話,你們這些傢夥就在這裡等著好了,趕快把路讓開。”

說話的人不是彆人,正是吳天飛。吳天飛他們這一組是最後一個走進來的,因此自然也走到了林昊的身後,聽到吳天飛所說的話之後,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

“如果吳家大少覺得自己的實力真的有這麼強大的話,你就儘管往前邁進好了,我們還是小心駛得萬年船比較好。”

林昊臉上露出了一絲玩味的笑容,說話的語氣更像是在刺激吳天飛一樣,楚河和況天浩兩個人都明白,這是林昊想要利用吳天飛去探尋前麵的道路,畢竟他隻需要吳天飛賣出去幾步就可以了。

“果然是一群膽小怕事的傢夥,真不知道你們怎麼會來到這裡。”

吳天飛說話時臉上露出了不屑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