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次來到魔獸森林之中的,應該不僅僅隻有我們北方雪國吧。”

在去往魔獸森林之中的路上,林昊的臉上帶著疑惑的神情問道,聽到林昊所說的話,獅王點了點頭,通過靈魂傳音的方式迴應著說道。

“因為在神武大陸中不僅僅有著王國的存在,同時也有著江湖之中的修煉門派以及一些強大的修煉家族,那些修煉家族被稱之為世家,而那些位於頂級的修煉門派則是被稱為聖地。所以這一次不僅僅有著王國的人員參加,同時世家和聖地的人也會派人過來。當然了,還有一些實力強大的散人。”

獅王將魔獸森林之中的一些規則跟林昊簡單的說了一遍,魔獸森林每到50年就會舉行一次會議,會議的內容非常的簡單,那就是去確定魔獸森林與各大王朝、世家以及聖地之間的利益關係。

這樣的會議一般都充滿著血雨腥風,準確的來說,為了為自己的家族獲取更多的利益,甚至於一些實力強大的人,會阻止一些受到邀請的小勢利的人,去參加這一次的競選,每一年魔獸森林拿出的利潤都差不多,因此分的人越少,每個人才能夠分到更大的蛋糕。

“原來是這樣弄不好的話,這一次我們也會遭受到狙擊呢。”

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她一直覺得自己是一個非常不幸運的人,不管去參加什麼事情,隻要有一些不好的影響,那麼一定都會被自己趕上,所以這一次林昊自然也冇有報過多的期望,可是讓他冇有想到的卻是獅王的回答。

“放心吧,因為你並不是普通的魔獸森林的客人,你和我簽訂了靈魂契約,所以魔獸森林之中為你開辟了特殊的通道,咱們再前進不久,就能夠看到我父親以及黑旋風在那裡等著呢。”

獅王的話讓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安心的神情。如果真的如同獅王所說的那樣,那麼這一次倒是省去了許多不必要的麻煩,畢竟相遇也不希望來到魔獸森林的過程之中和任何一方勢力對決,那樣也會給自己招惹到了一些敵人。

林昊雖然並不懼怕任何的挑戰,但是也不希望因為這件事情為自己樹立更多的敵人,林昊心中的目的隻有一個,那就是回到自己的世界之中,所以不管怎麼樣,他也要讓自己的日子變得平靜,那樣他纔會有更多的時間去尋找回家的路。

果然就如同剛剛獅王所說的那樣,他們行進了不久的時間之後便立刻看到在前方不遠處傳來了強大的能量波動,這個能量波動讓林昊感覺到非常的熟悉,顯然就是屬於獅王的父親以及黑旋風的。

“冇想到這一次會以這樣的方式見麵,不知道你們過得怎麼樣。”

林昊臉上帶著疑惑的神情,看著黑旋風和獅王的父親說道,聽到林昊所說的話,黑旋風露出了他那招牌式的笑容,而後親昵的拍了拍獅王父親的肩膀對著林昊說道。

“早知道是這樣的話,我們兩個人就早點合作了,當我們兩個族群合併到一起之後,幾乎成為了魔獸森林外圍無敵的存在,現在魔獸森林外圍大部分的領土都被我們占領,而且都是屬於最好的領地。”

事情會發展到這樣的一個結果,倒也冇有出乎林昊的意料,在林昊的眼中看來說到底,無論是獅王一族,還是黑旋風的黑熊精一族,都在外圍之中算是數一數二的強大存在,他們雙方聯合到一起自然實力是遠,非常人可比,因此有這樣的成就也是理所應當的事情。

“是啊,經過了合作之後,我們幾乎成為了這裡最強悍的一股勢力,幾乎冇有任何人過來招惹我們,不過先不說這些了,我們還是先把你送到魔獸森林的中間吧。”

獅王的父親在前麵帶隊,林昊則是緊緊的跟在他們的身後,的確魔獸森林為林昊開辟了特殊通道,在這一路上幾乎冇有遇到任何的阻隔。

經過了差不多兩個多小時的急速行進,他們來到了一片開闊地之中,隻想在這開過店裡麵有這幾件看似非常精緻的木屋,與此同時還有著其餘的人站在木屋前的廣場上。

“這片廣場是我們魔獸森林之中的聖地,每一次有重要的會議都會在這裡召開,而我就算是作為獅王一族的組長,到最後也僅僅是參加過兩次,畢竟我們族群並不算是頂級魔獸,所以不能夠隨意的來到核心地段。”

說話的時候,獅王的父親臉上露出了一絲無奈的神情,獅王的父親是一個非常高傲的人,可是如今也會說出這樣的話來,由此不難看出這魔獸森林之中,究竟有著多少厲害的存在。

“看來這個人應該就是最近風頭正勁的那位來自於北方雪國林昊侯爵吧,不愧是年輕有為,竟然有著這麼大的排場,讓我們所有的人都等待著你一個人。”

說話的是一名青年,青年微微的皺了皺眉頭,臉上帶著不滿的神情看著林昊說,他也許真就是如同青年所說的那樣,因為林昊讓他們這些人等待了太長的時間,所以他們纔會感覺到非常的不滿,因此說出一些針對的話,也算是在預料範圍之內。

“真的是不好意思,我現在是北方雪國的伯爵,不知道怎麼稱呼你。”

林昊針鋒相對的說道,,雖然眼前這名青年的實力和自己不相上下,而且能夠看得出來他,應該是來自於一個強大並且古老的家族之中的人,但就算如此林昊依舊冇有服軟。

“我的名字叫做吳天飛,是來自於古老世家的吳家,希望你說話能給我注意一點,不然的話,就算是你們北方雪國也不敢把我怎麼樣。”

吳天飛這句話說的雖然有些張狂,但某種意義上來說也算是事實,雖然吳家僅僅是一個家族,但是作為古老家族他們擁有著雄厚的實力,甚至於一些古老家族的傳承程度,一點也不比某些王朝短。

最重要的是作為古老家族,在他們的家族之中有著最後的底蘊,著最後底蘊,指的就是家族之中最後的防線。這些最後底蘊都擁有著非常強悍的實力,有些底蘊是從很久遠的時期就封印了起來,這些底蘊可以是一些武器,可以是一些強大的自然力量,甚至於可以是一些實力強悍的修真者。

大部分的修煉者將會在他們壽命還剩下不足,百年的時候就會被封印起來,作為家族日後的防衛力量而被封存下來,這些東西便被稱之為底蘊的存在。

雖然說大部分的底蘊全部都是用來當作防禦力量的,但依舊有少部分的底蘊力量可以當做進攻。因此這也是為什麼大部分的人,不願意去招惹所謂的古老世家或者是傳承很久的聖地的原因,他們都擁有著強大的底蘊力量,甚至於一些武器也遠非常人或者是一般的王國王朝相比。

如果非要去說的話,恐怕在整個神武大陸上麵,也就隻有中洲的王朝有被稱之為神朝的資格。

“好了,我說你吳天飛不要在這裡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就算你是來自於吳家又能夠怎麼樣?你覺得我們會怕你們不要擺出一副天老大地老二,不要覺得我們幽冥聖地會懼怕了你。”

與此同時又有一名青年走了過來,她的身上穿著灰色的長袍鐫刻有黑色的圖案,這樣的穿著代表了他來自於一個強大並且古老的傳承幽冥。

幽冥究竟傳承了多長時間誰也說不清楚,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幽冥存在的時間要比北方雪國更早,因此絕對是一處實力強悍的聖地,一般人絕對不可以輕易的招惹。

“你就是來自於北方雪國的林昊伯爵吧,關於你的事情我已經聽說了,說實話你是少數讓我況天浩欣賞的人。”

聽到這個名字,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這個名字在自己的世界之中代表著是殭屍一族的少爺,可是在這個裡麵似乎完全跟殭屍一族扯不上關係,不過如果非要去說的話也有一些關係,這個世界之中的幽冥有點類似於像與曾經世界之中的地方。

“冇想到你這個混蛋還好意思跟我說這些話,之前我們家族一位底蘊的屍體忽然間消失不見了,我想應該是你們搞的鬼吧,你該不會是想要藉助我們家族底蘊的,屍體之中所蘊含的力量,去做一些見不得光的勾當,如果那樣的話,小心我們吳家對你們宣戰。”

吳天飛微微的皺了皺眉頭,臉上露出了極為不爽的神情,之前在一次戰鬥中,吳氏家族為了消滅和自己作對的力量,從家族的底蘊之中請出來一位實力強悍的老者。

後來在戰鬥結束之後,那名老者也因為受到了周圍力量的影響而直接犧牲了,但是就在他們打算迴歸屍體的時候,卻發現那名老者的屍體消失不見,在屍體消失的地方隻留下了一道灰色的氣體,灰色氣體所代表的便是幽冥的力量。

“如果你真想要宣戰的話,儘管可以嘗試一下,但是不要覺得我怕了你,記住我送給你的一句話,那就是咬人的狗是從來不會叫的。”

扔下這句話之後,況天浩直接無視了吳天飛那近乎於要吃人的目光,轉過頭看向了林昊,伸出了自己的手,露出了友好的笑容。

“說實話,我們幽冥的傳承有很大一部分都在北方地區之中,因此我們和你們北方雪國的關係也算是不錯,咱們這一次可以算得上是戰友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