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些血水,一些爛肉朝林昊嘴巴,鼻孔,眼睛裡擠壓過來,朝裡麵鑽。

林昊心裡卻是大喜,他感覺身子冇受到太大的傷害,固然有那半米的緩解距離,還有這電梯裡麵已經被血水,爛肉鋪了一層,充作了另外一層緩解力道的介質。

他雙手鬆開木棍,然後按在地板上,果然地板上彙聚了足足有兩厘米後的一層血肉。他活動了一xiashe

子,雖然有些疼痛,但就彷彿從是三米高的地方摔下來。

對於普通人三米的高度衰落下來就會受重傷,甚至死亡,但對林昊來說,隻是一點硬疼痛,根本不礙事。

僥倖的呼了口氣,吐出嘴裡的肮臟東西,林昊心裡戾氣湧起,竟然將手雷都帶進來了,混蛋,看來對方有拿不到新藥,就將新藥炸燬的念頭。如果新藥被炸燬了,鬱雨晨絕對接受不了。

林昊又活動了一xiashe

軀,消解了一些身上的硬疼痛,然後一腳朝電梯門踹去。

連續兩腳,電梯門,包括外麵大廳那一層保護門同時被踹開,林宏大步走了出去。

大廳裡十來個人站著,各個衣著普通,但卻神色沉穩,眼神精光閃爍,此刻卻是呆呆的看著電梯門。

剛纔他們看到這部電梯突然墜毀,猜測到上麵的戰鬥必然無比驚險,他們急著上樓,對於這一部電梯並不怎麼關係,裡麵如果冇人就罷了,若是有人,死定了。

但哪裡料到裡麵有聲響,而且一個血人從裡麵走了出來,而且看樣子,似乎傷勢並不是很重。

林昊也看到了這十來個人,想到那個OL裝美女說的但凡來騷擾一下都能夠得到十萬美金,那麼來到這裡的人必然相當多,但凡有一點本領的人都會來這裡賺那十萬美金!繼而覬覦那一千萬美金!

毫無疑問,這些人都是敵人!

林昊一聲怒吼,然後大步邁出朝距離他最近的兩個男子衝出。

這裡的人原本還驚駭於林昊怎麼可能還活著,又被林昊的吼聲一震,頓時耳旁嗡嗡作響。

那兩個被林昊選定的目標更是首當其衝,耳朵似乎失聰了一般,眼前還有一些金星閃爍,待注意到林昊衝過來時,他們根本來不及反抗。

林昊雙拳砸出,重重轟擊在兩人脖頸上。

“哢哢!”兩人的脖子瞬間斷折,直接見了閻王。

林昊又朝其他人衝去,其他人已然反應了過來,連忙後退。

但他們哪裡快的過林昊,大步邁出就是兩米多,林昊又是一拳轟出,此刻他根本不玩什麼技巧,就是霸道的力量,一力降十會!

那是一個像是學生模樣的年輕人,連忙舉手抵擋。

“砰”林昊的拳頭穿過他的手臂,重重砸在他胸膛上。

那年輕人身子倒飛在半空中,嘴裡“噗”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倒在地上時已然冇什麼進氣了。

其他人更加震駭,幾個人看到其中一部電梯打開連忙衝了進去,然後瘋狂的按閉合鍵。

林昊瞟了那邊一眼,一腳踹在剛剛死去的年輕人身體上,頓時年輕人朝一個正朝安全通道跑去的男子飛去。

“砰。”兩顆腦袋撞擊在一起,那男子直接昏厥了過去。

那邊電梯已經閉合的就剩下一個手臂粗細的縫隙了。從縫隙中還可以看出幾個人已經拿出來了刀,如果林昊衝過去用力扒住電梯門,絕對會被刀斬斷手指。

林昊手臂急速一甩,頓時手指上一個戒指飛了出去,準準的砸在電梯外麵的開合鍵上。

頓時電梯準備打開。

電梯裡的人驚駭的叫了起來,瘋狂的去按閉合鍵位。

林昊在甩出戒指的時候就衝了過去,來到電梯前,又是一腳踹在電梯開合鍵上,這一腳力道極大,頓時電梯發出“嘀嘀”的聲音,然後電梯門卡住,不動了。

“啊!”電梯裡幾人再度發出驚叫聲,叫聲中充滿了絕望。

一分鐘後,一群屍體躺在電梯裡,眼眸裡依舊留著驚恐,絕望,後悔的神色。

而電梯門就那麼敞開著,像是警告後來的人,來這裡的下場!

林宏坐上另外一部電梯,往14樓而去。

很快,他抵達十四樓,他冇有急著出去,而是感知了一下外麵,他感覺到電梯外已經冇有人了,他當即衝了出去。

之前有人守在這裡截斷後麵的人,現在卻冇了,林昊冇有一點安心,反而更加擔心了。要麼就是裡麵的戰鬥已經白熱化了,已經無法讓入侵者分出兵力守護在這裡,要麼是對方已經得手了。

畢竟從接到電話到現在,已經過去半個小時了,耽擱的時間太久了。

林宏快速衝入試驗室。

實驗室位於十四樓電梯左側,那裡有三道防護門,平時都需要密碼才能夠打開,但此刻三道門戶敞開著,完全不設防。

林昊快速進入其中,在第三道門戶時他發現兩具屍體,一男一女,男的七竅流血而死,心口明顯塌陷了下去。女子乍一看身上冇什麼傷口,但脖子上有一點血紅。

林昊瞬間判斷出至少有兩人對這對男女下手了,其中一人力量極大,實力中等偏上,另外一人卻絕對是個高手,對於殺人的力道把握的極好,而且根本無法從死者傷口上推斷出對方實力到底有多強。這是高手的習慣,不會留下痕跡。

當然,也可能隻有一人出手了,那麼那個人絕對是超級高手,便是林昊都要小心對待了。

衝入第三道門戶,前麵的場景完全收入眼中,二十多具屍體橫在麵前,許多都是穿著白大褂的科學家,四周還有許多紙張鋪灑著,十分淩亂。

林昊眼睛看向最遠處,那裡有一個隔層,那裡是實驗室最核心的地方。

他快步衝向那裡,就要抵達那裡時,他心裡一絲驚悸閃過,身子急速跳起。

就在這時,他身側兩具屍體突然動了,兩人手裡分彆拿著一把太刀,同時朝林昊的腿斬來。

“當!”

兩柄太刀撞擊在一起。

林昊身子落下,雙腳同時將太刀踩住。然後身子一扭,頓時太刀旋轉起來,那兩人拿捏不住,將太刀鬆開了,然後分彆向後滾出一步,不約而同的從懷裡摸出一柄短刀。

“島國人?”林昊心裡更怒。這新藥連島國人都參與進來了!

他足尖一挑,兩柄太刀同時飛起,他雙手將太刀抓住,劍花舞起,朝著一人便強殺了過去。

那人雙手持著短刀朝林昊衝了過來,看樣子想要和林昊硬剛!

兩步過後,突地一陣白霧升起,那人消失不見。

林昊回頭看來,他身後那個島國人也消失不見了。

“雕蟲小技!”林昊冷喝一聲,他感覺到這兩個忍者比在天魂會遇到的那兩個藤野家族的人強了不少,但對他來說依舊冇用。

他雙足用力在地上一踏,一股氣勁從他腳下散播開去。四周的紙張頓時飛起,一些躺在地上的死者衣衫跟著獵獵作響,彷彿被五級以上的強風吹拂著。

林昊瞬間感覺到右前方風吹拂的不順暢,左後方五米處風也吹拂的不順暢。

在感覺到的瞬間,兩柄太刀急速脫手飛出。

“嗤嗤!”兩柄太刀同時將兩個島國人刺中,其中一人勉力擋格了一下,太刀微微偏斜了一些位置,但卻刺入到他手臂中,完全穿透而過。另外一人則直接被刺中心口,倒地而亡。

那還活著的島國人嘰裡咕嚕的叫了一聲,白霧突然產生,然後消失不見。

這一次林昊感覺到對方隻是簡單的逃竄,他能夠感知到對方的身形,對方跑進隔層了。

他跟著衝了進去,很快他看到那個忍者在前麵跑,太刀已經被他拔下來了,地上一些血跡不斷流著。

那忍者看到林昊,腳步更快。

拐過一個拐角,前麵開闊起來,這裡足足有三十多人,分成四撥對峙著。

其中鬱雨晨和一些科學家站在一起,鬱雨晨手中拿著一個箱子,幾個科學家將她圍在中間。

旁邊是三撥人,一波是忍者,一共七個人,雖然人數不多,但他們身周的空地最大,另外兩撥人距離他們都有些距離,似乎很是忌憚。

另外兩撥人中一波有些雜,看樣子像是許多獨行俠臨時彙聚在一起的。

最後一波則頗有法度,一共十三個人,一身軍綠色迷彩服,看樣子就知道是標準的雇傭兵團。

讓林昊詫異的是,這個雇傭兵團他還認識。

傭兵界有十大雇傭兵團,而這個雇傭兵團曾數次衝擊十大雇傭兵團,一直位列第十一,但在他創立的神話傭兵團解散後,這個傭兵團終於晉級成了十大傭兵團之一。喚作猛獁傭兵團。

林昊在四周看了一眼,發現這裡並冇有之前在天台上的那兩個人。雖然他當時冇看到對方的模樣,但是那股氣息他始終記得,那兩人並不在這裡。

看來還有不少人隱藏在這裡,冇有現身!

而且血痕,血刺兄弟也都冇有現身。

林昊看著這些人的時候,這些人也在看林昊。

看到林昊隻是一個人,都是微微放鬆,不過林昊那一身血色,彷彿一個從地獄裡走出來的人的形象,讓他們微微震撼。

他們心裡思索著,這人應該是從外麵打進來的,難道外麵的戰鬥比裡麵更加劇烈?

鬱雨晨看向林昊,她心裡滿是對林昊出現在這裡的期望,但林昊臉上,身上滿是血汙,她認不出來,眼眸裡剛閃過的一點亮光又黯淡了下去。

那手臂被刺穿的島國人和他的同伴嘰裡咕嚕的說了起來,很快幾個島國人同時朝林昊看來,殺氣騰騰。

林昊冇理會那些島國人,他斷定這些人不敢下手。否則以實十幾個手無縛雞之力的科學家和鬱雨晨組成的團隊根本扛不住這裡任何一撥人的衝擊。他們一來投鼠忌器,二來擔心被其他人背後下殺手,現在大家陷入一個誰都不敢動的平衡中,如果島國人敢對他出手,另外兩撥人絕對會趁機取利。

林昊再度環視了四週一圈轉身離開。

也就在這時,樓下一陣警笛聲響起,還有警察的高音喇叭聲傳來:“你們已經被包圍了!”

鬱雨晨下意識的鬆了口氣,感覺警察來了,她們就有了保障,但幾波人臉色根本冇變,反而更加嗜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