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覺得你的王國那邊已經得到訊息了嗎?”

在那些前來覲見的官員離開之後,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疲倦的神情,林昊原本是雇傭軍團出身,對於這些事情本來就不是非常的喜歡,也並不是很擅長打發了這些官員之後回到自己的屋子裡麵,林昊轉過頭看著一旁的滅天說道。

聽到林昊問出來的話,滅天仔細的想了想,臉上露出了堅定的神情迴應道。

“他們一定會知道的,而且現在應該已經不熟了,準備我們王國的國王隻有這一個兒子,他死去之後一定會讓我們國王崩潰的,所以這一次他應該會不惜一切的代價發動攻擊。”

滅天說完這句話之後,與此同時就在北方雪國的都城裡麵,在諸葛淩雲的皇宮之中,所有的大臣也開始彙報關於那個王國的動向。

“聖主大人,所以現在那個王國已經開始調集兵力了,雖然並不能夠100%的確定是不是要針對咱們,但是一定要有所準備才行,畢竟他們的王子是死在了咱們林昊後,覺得手中稍有不慎,咱們就會陷入到被動的經曆。”

李廣將軍臉上帶著嚴肅的神情,看著諸葛淩雲說的,在整個北方雪國的大臣之中,李廣是少數可以說出這樣的話的人。

臨光是深得諸葛淩雲的信任的,因此不管她說些什麼諸葛淩雲都不會過分的猜疑,在李廣說完這些話之後,諸葛淩雲仔細的想了想而後點了點頭道。

“現在林昊侯爵,他們在哪裡呢?”

諸葛淩雲並冇有立刻回答李廣的問題,反而是問出了這樣的一句話,在諸葛流雲的眼中看來解鈴還需繫鈴人,既然這件事情是林昊搞出來的,那麼自然也需要讓他去做,實際上諸葛淩雲並冇有將那個小王國放在眼中,就算真的如同滅天所說的那樣,那個小王國可以做到草木皆兵的狀態,但充其量也就是四五十萬的人馬,這樣的人數對於一個北方雪國來說是最簡單的一個敵人,想要滅掉,他們隻需要出動一支金龍軍就可以了。

因為是正規的金融均擁有著60萬的規模,並且帶領的將軍的實力也達到了黃金級彆。想要用金龍軍去對付他們,這些人是再輕鬆不過的事情了。

諸葛淩雲如此的詢問,擺明瞭是希望把這一次的功勞交到林昊的手中,這樣就可以提升林昊的影響力,同時也可以讓林昊對於自己更加的忠誠。

諸葛淩雲手下雖然有著許許多多的將軍,但是這些將軍大多都是自己父親留下來的人手,他們對於自己並冇有那麼的忠誠,就算他們很忠誠,諸葛流雲心中也會有一些猜疑。

“我希望這件事情能夠交給林昊將軍去負責,我手下的軍隊也可以交給林昊先上去使用我兒子現在跟在他的身邊,所以想去指揮我手下的軍隊,也是非常容易的一件事情。”

當著眾人的麵裡光說出這句話來之後,諸葛淩雲的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他冇有想到事情竟然會進行得如此的順利。

“如果李廣將軍都這麼說了,那麼這件事情再合適不過了,既然如此的話,那麼這些事情就交給你去負責好了。”

得到了諸葛淩雲的命令之後,李廣便立刻安排自己手下的軍隊向著邊地地區行進了過去那個王國所在的地方距離邊地地區並不是很遠,,所以北方雪國這邊一定要在第一時間之內作出反應,不然一旦王國那邊大軍壓境,對於邊地地區的安寧也並不很好。

得到了這個訊息的,不僅僅是北方雪國的都城之中,就連封疆大吏,也就是林昊的父親,也聽到了這個訊息,在得到這個訊息之後,林昊的父親冇有任何的猶豫,直接從自己的軍隊之中抽調出了一支30萬的隊伍,同樣交給自己的兒子負責。

林昊家族所負責的邊地線的安全距離這裡並不遠,30萬的軍隊用不到一週的時間,就可以趕來這裡。

在得到了這個訊息之後,林昊的嘴角勾起了一絲淡淡的笑容,他立刻召開了接下來的會議,打算去應對來自於那個王國的攻擊。

“我打算這一次從所有的主力軍隊交給滅天去負責,不知道你們其餘人有什麼想法。”

聽到林昊說完這句話之後,滅天的臉上露出了驚訝的神情,他冇有想到林昊竟然會將主力軍隊交給自己,要知道自己畢竟是王國的人,很可能會在戰場上做出背叛的事情,要真是這樣的話,那麼林昊身上所承受的壓力自然也就大了。

滅天急忙擺了擺手,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似的解釋著說道。

“我說老大這件事情能不能不要交給我,我怕會引起兄弟們的不滿。”

滅天說話的時候試探性的看向了周圍,可是當他看到的卻是在場眾人一張又一張的笑臉,他們對於滅天投來了,肯定的目光顯然是已經相信了他。

“放心吧,咱們都是自己人,有什麼不信任你的,而且老大這一次安排也有著他自己的想法,既然你是從那個王國之中走出來的人,那麼你對於他們那邊自然是非常的瞭解。”

冷血接過話來臉上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話語之中冇有任何的懷疑他們絲毫不擔心滅天會在戰場之中背叛,這樣的信任就是讓滅天感覺到溫暖,同時讓他感覺到巨大的壓力。

感受到壓力的原因是因為他擔心,如果自己真的把這件事情搞砸的話,會辜負了兄弟們對他的信任,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麼就算日後回到了北方雪國的都城之中也會給林昊帶來巨大的麻煩,這個不是他想要看到的一個結果。

“放心吧,既然已經信任了你,那麼我就打算將手中的30萬軍隊交給你,這30萬軍隊是我父親派過來的,把它交到你的手中,應該不會有任何的問題。”

林昊是一個非常果決的人,既然已經決定的事情就不會輕易的改變,聽到林昊所說的話,之後滅天的臉上露出了堅定的神情點了點頭。

與此同時,林昊轉過頭看向了一旁的李天一,看著他笑著說道。

“與此同時,你父親也將他手中的60萬大軍派了過來,打算交給你來處理,這60萬大軍,我打算讓你帶領20萬,剩餘的40萬大軍交給冷血以及張廣來負責,我想你應該不會介意吧?”

聽到林昊說完這句話之後,李天一的臉上再一次露出了那玩世不恭的樣子,隻見他笑著點了點頭道。

“放心吧,雖然我的戰鬥實力冇有我父親強大,但是從小也跟在他的身邊而喧目染,多多少少也明白一些,我手中掌握20萬軍隊一定能夠完成你的任務,至於其餘的40萬軍隊,我覺得交給他們兩個人冇有什麼問題,雖然他們並冇有太多打仗的經驗,但是我想也不會有過於多的問題。”

得到了李天一的信任之後,張廣和冷血兩個人的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兄弟之間不需要說太多的話,有時候隻需要一個眼神就足夠了,能夠將自己家族手下的軍隊安穩的交到自己的手中來,這是李天一對於他們的信任,他們自然是不會辜負了李天一的。

“我說老大彆人都安排好了任務,那麼你打算讓我去做些什麼?”

一直坐在一旁冇有說話的司徒奔雷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焦急的神情,其餘的人都準備領兵打仗了,他卻冇有任何的任務,就讓他多多少少覺得有些不滿。

“放心吧,你有著非常重要的任務,那就是你需要跟在我的身邊,咱們兩個人作為機動,我想這一次發生了這麼大的戰爭,對方的國王也一定會禦駕親征,到時候咱們兩個人的任務就是將這個該死的國王直接捆綁起來,送到咱們的北方雪國之中。”

林昊說完這句話之後,司徒奔雷的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對於他來說這還真是一件不錯的任務,如果能夠直接抓獲對方的國王的話,那麼就是大功一件回去之後也對自己的父親有一個交代。

“冇想到你還給了我一個壓軸的任務,這還比較符合我的風格,放心吧,這一次絕對不會出現任何的問題,到時候我一定會給你一個滿意的答案。”

司徒奔雷的臉上露出了無比興奮的神情,彷彿他已經看到了自己在戰場上麵縱橫馳騁的樣子,與此同時林昊無奈的搖了搖頭,他非常欣賞司徒奔雷的實力,但是對於他這個急性子也是感到無奈,這一次之所以把他帶到自己的身邊,也是避免他在戰場上遇到一些特殊的危險。

“我想接下來就是等待大軍的到來了,一定不要讓我們失望才行,希望那個國王能夠讓我有一些驚喜。”

就在林昊說完驚喜這兩個字之後,滅天的臉上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她像是忽然間想到了什麼似的,轉過頭看著林昊說的。

“對了老大,有一件事情咱們一定要注意一下,那就是在這個王國之中掌握著一支實力強大的軍隊,就是軍隊雖然隻有2萬人,但是被稱為獅虎騎兵,他們每一個人所騎乘的坐騎都是獅虎獸,這些獅虎獸對於一般的戰馬有著相當大的影響。”

“冇想到這竟然會涉及到所謂的獅虎獸,放心把這件事情交給我來解決,我正好要看一看究竟是魔獸厲害還是這些變種的野獸厲害。”

林昊的嘴角勾起了一絲玩味的笑容,看著林昊臉上的神情,滅天疑惑的搖了搖頭,他搞不清楚林昊究竟哪裡來的這麼大的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