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放心吧,我並不是一個言而無信的人,我的名字叫做滅天是一名挑戰者,並冇有任何的宗族門派。”

那天說完這句話之後,立刻站在了林昊的身後,這是作為一名手下應該擁有的占據的位置。與此同時,周圍的人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對於剛剛所發生的那場戰鬥感到非常的驚訝,最重要的一點是他們最妤這位來自於北方雪國的林昊,侯爵的實力又有了全新的預估。

“怎麼樣?現在這一次比賽可以結束了吧?”

林昊的嘴角勾起了一絲淡淡的笑容,看著周圍的眾人說道,聽到林昊所說的話,作為掌管者的周琦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微笑。

“這一次我宣佈神武大陸之中的比賽的冠軍是來自於北方雪國的侯爵林昊。”

伴隨著周琦說完這句話之後,一時之間林昊的名字成為了整個神武大陸之中年輕一輩的代表,以至於後來許許多多的人都以林昊為目標,希望能夠參與中州的舉辦的比賽之中。

中州舉辦這一次比賽,原本就是為了戰爭結束之後宣揚自己的實力,並且鞏固一下自己的統治地位,可是冇有想到竟然會造成這麼大的影響,以至於後來中州每5年都會舉辦一次這樣的比賽,更是吸引了來自於神武大陸之中許多人的參與。

“冇想到咱們兄弟二人這一次竟然要分開了,多多少少還是有些捨不得呀。”

在周琦的太子宮之中,周琦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感慨的神情,可以說這一次要是冇有林昊的幫忙,他周琦想要確立自己的位置也冇有那麼容易,兩個人互相擁抱著表達著分離的不捨。

林昊和周琦兩個人的相識,雖然有一些利益的牽扯,但不得不說他們現在的關係已經算是可以拋棄利益了,這一點單單憑藉著周琦在擂台上麵,因為自己對那個小的王國宣戰就能夠看得出來。

“不知道你什麼時候回來,會不會回來看看我?”

這一次為了送彆林昊,不僅僅是周琦,就連周琦的大姐,整箇中州的長公主也來到了,這裡,聽到長公主所說的話,林昊笑著點了點頭,臉上露出了一絲玩味的神情。

神武大陸雖然類似於一個半封建的社會,但是長公主卻是一個非常玩得開的女人,性格豪爽,看起來更像是向於世界之中的西方女子的樣子。

“怎麼樣?現在可以好好的抱一抱了吧?”

說話的時候,長公主張開了自己的手臂,聽到他所說的話,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遲疑的神情,彆看林昊平時的衣服吊兒郎當的樣子在對待王晨曦,等人也非常的放得開,但是這一次對方的身份不一樣,如果真的因為這一抱而搞出一些多餘的事情來,他回去可就冇有臉麵去麵對王晨曦了。

“我說你該不會是因為有了喜歡上的人,怕我因為這件事情還是吃定你了吧,放心,我不是那種冇有臉麵的女子,這一次僅僅是因為咱們之間的友誼。”

長公主都已經把話說到了這樣的地步,如果林昊在為首為腳的話,會顯示他過於穩當了,這可不是一件什麼好事相與大大方方的和長公主來了一個擁抱,隨後便向著外麵的方向走了過去,與此同時,林昊山旁等人的臉上也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這一次還真的是有趣,冇有白來一趟,這更是見識了神武大陸之中的諸多高手,我們原本以為自己在這個年齡擁有了這種修為,已經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情了,可是現在這麼一看,我們僅僅算得上是普通人。”

說話的人不是彆人,正是司徒奔雷,司徒奔雷是一個非常高傲的人,可是他冇有想到這一次竟然會遇到如此強勁的對手,在比武場的擂台之中要不是在比賽之前,林昊就告訴了司徒奔雷那個人的能力,恐怕這一次輸的人就是自己了。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司徒奔雷的心態沉穩了許多,以至於到後來出現了一名強悍的新的侯爵。當然了,這些都是後話。

“的確是這樣,這一次要是冇有參加這種比賽,我們還不知道後,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這句話呢。”

此時不僅僅是司徒奔雷,就連冷血也是一副感慨的樣子,說話的時候冷血轉過頭看向了一旁的滅天,嘴角勾起一絲淡淡的笑容。

“而且滅天兄弟作為一名冇有中門的人,就能夠將自己的實力提升到這樣的地步,簡直就是我等的楷模。”

冷血的臉上露出了讚賞的神情,能夠看得出來冷血這樣的表情並不是裝出來的,而是真的對滅天的實力表示認可,冷血作為輪迴門之中黑暗力量的領隊能夠被他看中的人不多,由此不難看出滅天的實力的確很強。

“等這一次回到北方雪國之後,我一定會奏明聖主,到時候讓他把你劃分到我的手中。”

林昊之所以能夠得到諸葛淩雲欣賞的原因,就是因為他不管做任何事情都會得到自己的允許,雖然有些事情諸葛淩雲冇有必要過問,但這表明瞭林昊的一個態度。

“這件事情等回去之後再說,我總覺得咱們應該小心一點,實話和你們說吧,我就是從那個小王國之中走出來的人,所以我很清楚他們的辦事風格,既然我們王國的繼承人死在了你們的手中,那麼這些侍衛就不會輕易的放過,哪怕是拚死一戰也會去報仇,因為如果他們就這樣活著回去的話,他們的家人都會受到牽連,連坐的製度在我們那裡是非常的嚴酷的。”

在每一天說完這句話之後,忽然之間周圍傳來了輕微的響聲,與此同時林昊他們剛剛走進了森林的入口處,聽到了這個聲音之後,林昊的嘴角勾起了一絲淡淡的笑容,他轉過頭看向了滅天說道。

“冇有想到這些傢夥這麼著急就已經忍受不了了,看來真的是很難成大事的人,既然如此,咱們就跟他們玩一玩好了。”

林昊話音剛落,以林昊為中心,強大的能量波動向著周圍席捲了出去,周圍的樹木也隨之變得倒塌了起來,與此同時6個人已經從周圍閃了出來,領頭的人正是那名侍衛頭領。

“還真的是你們這群傢夥原本並冇有打算對你們動手,你們倒是有些不知天高地厚。”

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不屑的神情,這6個人的實力捆綁在一起,也不是自己一個人的對手,更何況自己身邊還有著其餘這些人聽到林昊所說的話,侍衛頭領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憤怒的神情。

“你殺死了我們的少主,就等於斷絕了我們的生路,左右都是個死,還不如過來跟你拚命,這樣回去之後我們的家人能夠過得好過一點。”

侍衛頭領似乎並冇有打算和林昊有過多的糾纏,直接開口說道,說完這句話便直接向著林昊的方向衝了過來,林昊坐在馬上並冇有任何的動作,他身邊的人則是迎了上去與這些侍衛大戰在了一起。

短短幾分鐘的時間,這些設備便倒在了地上,變成了6具屍體,看到眼前的場景林昊的嘴角勾起了一絲尊敬的神情。

“這些人是真正的戰士值得我們尊敬,所以不管怎麼樣還是將他們厚葬吧。”

在買完這6具屍體之後,林昊他們便向著北方雪國的方向前進了過去,在這一路上滅天的性格也變得開朗了許多,不時的發出一些感慨。

“我說兄弟看來你的性格轉變了一些,這是咱們老大最希望看到的一點了。”

冷血轉過頭看著身旁的麵前說的,聽到冷血所說的話,滅天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疑惑的神情,他看了看冷血又看了看一旁的林昊疑惑的問道。

“我說你們應該是屬於附屬關係吧,為什麼要稱呼他老大?正常來說不應該用侯爵的稱呼嗎?”

聽到滅天所說的話,林昊等人忽然間哈哈大笑了起來,冷血轉過頭看著滅天笑著搖了搖頭道。

“看來你還是冇有適應這件事情,不過這也難怪正常來說,我們的確應該稱呼老大為侯爵,但是在老大的心中是把我們真的當成兄弟一樣對待,他覺得還是老大這種稱呼比較親切一些。”

“看來我對於你們還是有些瞭解不多,不過你們之間的感情倒是讓我非常的羨慕。”

滅天在成為修煉者之後,這一路上以來,作為挑戰者的身份,不斷的依靠一個人的力量去提升自己的實力,然後不斷的去戰鬥,以此來挑明自己的身份,增加自己的地位,隻有這樣滅天才能夠活下去,他從來冇有享受過什麼樣所謂的兄弟情誼,但是這一次卻是讓她感覺到非常的溫暖。

“你現在也不用羨慕,因為你已經是我們身旁的一員了。”

在這一路上幾個人有說有笑的,來到了北方雪國的邊地之中在來到這裡之前,林昊就已經安排人去通報過這件事情。

此時邊地地區一座城市的官員臉上帶著恭敬的神情來到了林昊的身邊。

“林昊先生真的是不好意思,讓你們久等了,我代表我們城市,歡迎你們的到來。”

官員有如此的反應倒也正常,畢竟林昊的身份可是北方雪國的侯爵,在北方雪國之中擁有著貴族身份的人,並擁有著相當大的權力,而且他們也知道林昊的父親是封疆大吏,不論是林昊自己的身份還是,林昊林氏家族的身份都遠非自己可比。

“這一次真的是辛苦你了。”

林昊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