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林昊說完這句話之後,在場眾人的臉上露出了無比嚴肅的神情,他們冇有想到事情竟然會發展到這樣的地步。與此同時,周琦來到了林昊的身邊,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她轉過頭看向了倒在地上的劉浩然。

“剛剛所說的事情全部都是真的,我可以以我們大周皇族的名義發誓,如果你們的王國真的想要對我兄弟動手的話,雖然我不能夠把你怎麼樣,但是我私人的名義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而且我勸你們也要考慮一下北方雪國的影響力,不要因為一個扶不起的阿鬥就影響了自己整個王國的命運。”

實際上不僅僅是在中州的眼中,看來就在北方雪國的眼中,看來這個所謂的王國也是那麼的不值一提,想要對付他們是非常容易的一件事情。

“我們是負責保護繼承人的護衛,所以關於國家的事情,我們冇有權力決策。我希望各位能夠允許我將繼承人的屍首帶回到我們的王國之中,至於王國那邊是怎麼決定的,到時候會由王國與你們進行溝通。”

侍衛隊長臉上的神情變得淡然了一些,畢竟在這裡造次的話,他們這些護衛也會立刻死在這裡。

“放心吧,我們這裡是不會和你這種人計較的,你可以隨意的把人帶走回去,告訴你們王國的國王,讓他辦事小心一點。”

周琦笑著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了下來,與此同時這些侍衛便將劉浩然的屍體帶離了,這裡比賽也隨之進行了下去。

“冇想到你小子竟然玩輸了這一套,看來那個人選擇和你作對,真是一件非常錯誤的決定。”

當著眾人的麵,周琦直接把林昊帶到了自己的身旁,兩個人並排而坐周琦,如此的做法自然也表明瞭自己的一個態度,那就是自己與林昊之間的感情是不分身份的差距的。

“如果所有人都像你這麼去想的話,那麼我就冇有這麼多的麻煩事了,但是不管怎麼說還是要小心一點比較好,對了,我想要瞭解一下那個所謂的王國,究竟是怎麼樣的?”

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疑惑的神情,雖然林昊知道那個王國的實力應該並不是很強,所以林昊也並冇有把他們放在眼中,但是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如果能夠提前瞭解一些,對於接下來的戰鬥也會有著相當大的幫助。

“他們是一個邊陲小國,所占據的地方倒也不是非常的富饒,但是卻能夠依靠捕食一些野獸為生,因此他們王國的戰鬥力很強,用草木皆兵來形容也毫不為過,幾乎每一個人一旦到達了戰鬥狀態,全部都可以參與到戰爭之中,在他們的國度之中並冇有男女之分,所有人都擔當著同樣的職務。”

周琦臉上露出了一絲感慨的神情,略帶羨慕的說道。

“如果我們中州也能夠達到這種狀態,那麼豈不是無敵了。”

“我說你還是省省吧,如果你們中州能夠做到這一點那麼就要引起整個神武大陸人的擔憂了,現在這樣不是很好占據著首要的位置。”

林昊笑著點了點頭說道,的確就如他所說的那樣,如果中招也達到了全民皆兵的狀態,那麼恐怕引起生物大陸所有人民的擔憂,之所以現在的神武大陸能夠保持安寧,就是因為神武大陸之中雖然有著小規模的戰鬥,但也算得上是穩定,各種勢力鼎足而立,在中州的引領之下趨於和平,如果真的做到了中州一家獨大,那麼對於神武大陸來說將會是一場莫大的災難。

“關於你所說的一切,我又何嘗不明白,隻是我作為中洲的未來繼承人,自然也會有這樣的想法,畢竟這些事情涉及到許多的東西,如果我要是冇有任何的建樹那麼在1號的曆史上將會怎麼評價我?”

現在的周琦雖然並冇有成為真正的掌舵人,但是它已經成為了預備的領導者,思考問題的方式自然也發生了轉變。

感受到周琦的變化,林昊並冇有多說些什麼,隨著時間的推移已經到達了決賽,這一次的決賽是由林昊和一名青年戰鬥。

“接下來就是你最後一場比賽的人一定要小心一點。”

周琦拍了拍林昊的肩膀,臉上露出了一絲意外的神情,他看了一眼,此時站在比武場上的那名青年,這個青年頂著一顆碩大的光頭手中拿著一把彎刀,他並非是來自於神武大陸之中的任何一個王國,也不是一個江湖門派的傳承,看起來更像是一介散人,不過一介散人能夠做到這樣的地步已經實屬不易了。

“這個小子有點意思也算是一個人才,跟他過過招比較有趣。”

林昊自言自語般的說道,與此同時他也來到了比武場之中,此時的那名光頭臉上帶著一絲硬朗的神情看著眼前的降雨,那樣子就像是一隻獅子,即將要對自己喜愛的獵物動手一樣。

“好犀利的眼神啊。”

林昊心中自言自語般的說道,與此同時揮動了一下手中的長劍,嘴角勾起一絲淡淡的笑容。

“你是一個實力很強的人,能夠和你過招是一件有趣的事情,希望你千萬不要讓我失望。”

林昊說完這句話之後,那名光頭抬起頭來一雙眼睛死死地盯著林昊。

“來自於北方雪國的侯爵,你也是我的目標,我這一次就要在這裡打敗你同時揚名立萬。”

說完這句話,光頭以極快的速度向著林昊的方向衝擊了過來,手持著圓月彎刀瞬間向著林昊的頭部砍了過去,在光頭做出劈砍動作的瞬間,林昊聽到了壓縮空氣的聲音,這也就代表了光頭的力量非常大,甚至於連周圍的空間都受到了影響。

如果是聖賢級彆的強者能夠使用出這種力量,倒是一件情有可原的事情,但是作為一名普通的高手來說能夠做出這樣的力量,就是一件值得思考的事情了。

就在光頭手中的彎刀即將觸碰到自己身體的瞬間,林昊揮動著手中的長劍,以極快的速度揮砍了過去。武器與武器之間的碰撞迸發出來的強大的能量波動,一時之間能量法則竟然隱約出現,它們兩個可都是黃金級彆的實力,兩個黃金級彆的實力的對抗,竟然能夠出現能量法則,讓周圍圍觀的眾人臉上露出了驚訝的神情。

“你的確算是一個非常厲害的人,能夠和你戰鬥對我來說是一種榮幸。”

林昊說完這句話之後,光頭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驚訝的神情,隨後光頭的嘴角勾起了一絲淡淡的笑容,看著像你說的。

“怎麼你這算是在拉攏我嗎?”

“拉攏一個真正的強者也是一件理所應當的事情,有什麼不能夠承認的嗎?”

兩個人在說話的時候,武器與武器之間又碰撞了一下。強大的能量波動瞬間向著周圍擴散了出去,林昊在自己的武器上凝聚了強大的力量,但是和光頭來一次硬碰硬的戰鬥,林昊這一次並冇有動用自己真神級彆的力量,林昊覺得在麵對這樣的一個鐵骨錚錚的好漢的時候,使用這種力量是一件非常不尊敬對方的事情。

“我作為一名挑戰者,已經很久冇有遇到像你這樣的對手了,我知道你是北方雪國的侯爵,也需要一些實力強悍的手下,如果你這一次能夠打敗我,並且你不嫌棄的話,我就願意跟隨在你的身邊。”

在光頭說完這句話之後,林昊的臉上露出了無比興奮的神情,對於林昊來說他現在急需的就是真正屬於自己的力量,冷血等人雖然對自己忠誠,但那卻是屬於輪迴門的力量,而張廣也是王丞相送給自己的禮物。

眼前的這名光頭挑戰者擁有著非常乾淨的身份,絕對不會和任何一方的利益有牽扯,聽到光頭這麼一說,林昊還真有一種想要把它收入麾下的衝動。

“你算是一個真正的好漢,我信任你,既然如此,咱們就好好的比拚一下,正好讓你見識一下我的真正實力。”

金色的光芒從林昊的手中凝聚了出來,看到這種力量之後,觀眾席上的冷血臉上露出了一絲驚訝的神情,他知道一旦出現這金色的光芒,就代表林昊要使用自己真正的力量了。

“冇想到那個光頭竟然會有這樣的實力,能讓老大使用出自己真正的力量來,接下來的這場比賽可是有看頭了。”

在場的這些人裡麵冇有任何一個人距離,林昊比這個光頭更近,所以光頭能夠非常輕鬆的感受到從香雨的身上傳來的這種強大的壓力。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光頭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難以置信的神情,她能夠感受得到從林昊的身上傳來的這股強大的壓力,以及伴隨著的那熾熱的溫度,在這一瞬間,光頭感覺自己所麵對的並非是一個人而更像是一輪太陽一樣,這樣的壓力讓光頭忍不住的想要膜拜,他現在彆說是移動一下,了,就算努力的支撐著身體不跪拜下來,已經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這就是他真正的實力嗎?看來真是一個恐怖的敵人。”

一時之間光頭感覺到自己的精神變得恍惚起來,那樣子就像是被誰重重地打了一拳一樣,與此同時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就在光頭回過神來的時候,隻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傳入到他的耳朵裡麵。

“真的不好意思,你現在已經輸了,按照約定你應該可以成為我的手下了吧。”林昊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