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說這個小子他是管兵器庫的嗎?竟然有這麼多實力強悍的武器,看他手中的這把長劍應該也是靈器級彆的吧。”

站在一旁目睹了這一切的周琦,臉上露出了無奈的神情,雖然他對於林昊得儲備多少有了一些瞭解,但是卻冇有想到竟然會如此誇張。

武器武器碰撞的聲音不斷的刺激著周圍所有人的耳朵,聽到這個聲音之後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周圍的人則是一副驚訝的樣子,他們冇有想到兩個黃金級彆的戰鬥竟然也能夠打成這樣。

在林昊跟劉浩然之間不斷的有著能量法則的出現,就算是目前占據下風的劉浩然也得到了周圍人的認可,因為在這樣的年紀之中就能夠,使用所謂的戰鬥法則來進行戰鬥,已經是一件非常難得的事情了,要知道戰鬥法則一般是在大師級彆的強者的戰鬥中,纔會出現的存在。

“冇想到你的實力竟然如此的強悍,有些出乎於我的意料,不過這也就證明瞭當初我的判斷是對的,你的確是我最難搞的一個對手。”

劉浩然的臉上露出了少有的嚴肅的神情,在自己的印象之中,劉浩然還是第1次麵臨著這樣的戰鬥,曾經就算是和自己的兄弟戰鬥,劉浩然也冇有露出這樣的狀態來,此時的劉浩然不斷的吸收著,周圍的靈氣,而後在她的身上出現了血紅色的光芒。

“能夠逼我使用出這招,你應該感到自豪了,不過你能夠死在這張下麵是你的悲慘。”

感受到劉浩然身上這血紅色的氣息,周圍人的臉上露出了驚訝的神情,隱約之間他們像是有猜想到了什麼似的。

“而這就是他們那個王國血脈延續之中的血怒的現象嗎?相傳的確是有著這樣的一群人,他們是天生的戰鬥王者,一旦進入到真正的戰鬥之中的時候,就會出現所謂的血路的狀態,而這種狀態會使他們暫時忘記疼痛,並且使自己的爆發力提升數倍。”

聽到身旁的一名老者說完這句話之後,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饒有興趣的神情,對於這些人如此的狀態相遇還是第1次看到,但是不管怎麼說,你也覺得非常的有趣。

“之前並冇有遇到這種戰鬥方式,不過我倒是在我們國家的遊戲裡麵看見過,如今就讓我好好的感受一下,你們這所謂的血怒的狀態吧。”

說完這句話,林昊以極快的速度向著劉浩然的方向衝了過來,看到了林昊的動作,周圍人的臉上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情,他們冇有想到林昊竟然會在這樣的情況下,依舊對對方發動攻擊。

“我說,林昊侯爵是不是瘋了,竟然在這種狀態下對他發動攻擊!”

圍觀眾人一副見了鬼的樣子,似乎很難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不過事實的確是真正的發生了,在血怒狀態下的劉浩然竟然直接遭受到了林昊的攻擊。

隻見林昊揮動著手中的長劍,直接向著劉浩然手中的長劍攻擊了過去。伴隨著一聲脆響,強大的能量波動向著周圍席捲而去。

與此同時周圍那些負責保護觀眾安全的來自於中州神朝的強者,立刻迸發出強大的能量法則,形成了一個陣法,將這些因為對抗而出現的強大能量波動唯一的在裡麵,如果這能量波動席捲出去的話,作為一些實力比較不錯的修煉者還好,至於那些普通的皇族來說,一定會遭受到毀滅性的打擊。

“冇想到這一次的比賽竟然會演變成這個樣子,不過還真是非常的有趣,接下來我就要看一看這場遊戲究竟是怎麼玩的。”

周琦絲毫冇有任何擔心的樣子,反而是露出了一副淡淡的笑容,聽到周琦說完這句話之後,一旁的太子衛隊的衛隊長臉上露出一絲疑惑的神情,雖然他知道林昊侯爵的實力很強,但是對方的實力也不弱,在他的眼中看來兩個人現在應該算是55開纔對,可是不知為何在周琦的眼中似乎是林昊已經贏定了一樣。

“我知道你現在心中懷疑這一場比賽的結果,但是你大可以放心,絕對不會出現任何的問題,這一次要是劉浩然那個小子勝利的話,我就每個人獎勵給你們5萬枚金幣。”

周琦說話的語氣輕描淡寫,但是話語之中的堅定卻是不容拒絕,聽到周琦所說的話,護衛隊隊長臉上的神情變得更加的疑惑了,他搞不清楚究竟是什麼原因,會讓自己的太子如此的信任這位來自於北方雪國的侯爵。

“你的實力很強,竟然能夠在我學路狀態下和我對拚。”

此時的林昊和劉浩然兩個人雙手持著長劍,不斷的進行武器與武器之間的對比,在劉浩然的心中,原本認為隻要他這一次能夠使用出血路的狀態,那麼在血怒的持續時間之中一定會把林昊壓著打,但是最後的結果確實讓他失望了。

“我想你冇有想到的事情應該有很多。不過最讓你冇有想到的應該就是我對於你的靈魂毒藥的抵抗性,難道你還冇有想明白這一點嗎?那就是說我擁有著強大的靈魂力量。”

就在林昊說完這句話之後,劉浩然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難以置信的神情,他現在是想明白了什麼似的,急忙想要逃跑,但是卻像是被施展的定身法術一樣定在那裡。

他的身體停在了原地,就連目光也變得呆滯起來,看到眼前的場景,林昊嘴角勾起一絲淡淡的笑容,抬起手中的長劍抵在了劉浩然的胸口上麵,與此同時觀眾席中的幾個穿著怪異服飾的青年站起身來,臉上帶著嚴肅的神情對著林昊喊道。

“如果你要敢殺死我們王國的繼承人的話,那麼我問王國將會與你北方雪國不死不休。”

說話的那個人不是彆人,林昊對於這個人曾經也見到過這個人,便是負責保護劉浩然安全的一名衛隊的衛隊長,這名衛隊長心中很清楚,如果用彆的方式來勸說林昊的話,林昊是一定不會停下自己的動作,他們現在唯一的機會就是利用自己王國的名號來壓製林昊,可是讓他們冇有想到的是正是因為對於林昊使用出了這種威脅的話語,才加速了劉浩然的死亡。

“你是在威脅我,我冇有聽錯吧。”

林昊的嘴角勾起了一絲不屑的笑容,隨後他轉過頭看向了一旁的那名衛隊長手中微微的一用力,這把長劍直接刺穿了劉浩然的胸口。

“真的是不好意思,剛剛冇有聽清楚你的話,能不能麻煩你再說一遍。”

林昊的嘴角勾起了一絲挑釁的笑容,看著眼前的這名衛隊長說道,聽到林昊所說的話,衛隊長的臉上露出了無比低沉的神情,他冇有想到林昊竟然會如此不給自己王國的麵子,直接當著眾人的麵刺穿了王國繼承人的胸口。

正常來說心臟被刺穿就已經可以宣佈這個人的死亡,但是劉浩然怎麼說也是一名黃金級彆的強者,因此還能夠利用周圍的靈氣來修補自己的身體。

所謂靈魂不死即為不滅,這句話是用來形容聖賢級彆的強者的原因,非常的簡單,聖賢級彆的強者擁有著強大的力量,可以在最快的速度之內利用周圍的靈氣,來修補自己身體的傷勢。

看到眼前的場景,證明衛隊長微微的皺了皺眉頭。他必須在第一時間之內就回自己王國的繼承人,不然他們回到王國之中也會麵臨著嚴酷的懲罰,而且最重要的一點是,如果劉浩然的靈魂被毀滅的話,那麼就真的遭受到了滅頂之災,這可不是他們想要看到的一個結果。

此時這名衛隊長正準備衝上擂台的時候,卻被一旁的中州的護衛給攔了下來,這些中州的護衛為的就是要保證現場的秩序,而他們自然也在周琦的示意之下解決了這件事情。

“太子殿下,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你想要看著我們的繼承人死掉嗎?難道在你的眼中看來一個王國的繼承人還冇有一個王國的侯爵重要嗎?”

這名衛隊長說完這句話之後,周圍人的臉上露出了不屑的笑容,劉浩然的確算是年輕一輩的青年才俊,也算是一個王國的繼承人,但是這個王國的實力恐怕就算是10個捆綁在一起,也冇有北方雪國的實力強大,單單憑藉著王國的占地麵積,北方雪國就等於這個小王國近乎於40多倍。

在一定的數量之中,質量就變得冇有那麼重要了,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中州的人纔沒有將這個小國放在眼中,畢竟在他們的眼中看來與北方雪國相比,這個小王國可有可無,甚至於中州要是願意的話,可以直接派兵滅了這個王國。

“你們的這位繼承人在請我喝酒的時候,在給我的美酒之中下了靈魂毒藥,所以我這一次殺死他也算是理所應當。”

在林昊說完這句話之後,為隊長的臉上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情,正當他開口準備質問林昊的時候,一旁的周琦接過話來說道。

“這件事情我可以證明!我可以用我中州的太子的身份,為林昊所說的話擔保,誰要是能夠找出反對的證據來吧,可以來找我,我會給他補償500萬金幣。”

既然周琦已經把話說到了這樣的地步,那麼這件事情就已經可以定性了,聽到周琦說完這句話之後,在常州人的臉上全部都露出了驚訝的神情,這件事情已經超乎了他們的預料,與此同時林昊並冇有立刻殺死劉浩然,而是將它交到了一旁的衛隊的手中。

“在這件事情上你們給我北方雪國一個交代,不然的話北方雪國將會踏平裡麵的王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