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想到你竟然準備了這麼豐盛的菜品啊。”

當林昊跟著周琦來到了劉浩然的院子中的時候,隻看見在石桌上已決定擺滿了豐盛的菜肴。周琦笑了笑,臉上流露出滿意的笑容。

劉浩然如此的做法顯然給足了自己的麵子,周琦心中很清楚,要不是因為自己的話,劉浩然也不會這麼去做。

“難得有機會能夠和兩位一起吃飯,我怎麼能不好好的準備一下呢?”

劉浩然笑著點了點頭。

“我還在擔心,我所準備的東西,你們兩個人看不上呢。”

“這你就說笑了。”

周琦說話間便坐在了石凳上。當週琦坐下來之後,林昊和劉浩然這才坐了下來。雖然林昊與周琦兄弟相城,但是現在畢竟有劉浩然在一旁,所以林昊還是要給足了周琦的麵子。

周琦自然也清楚林昊如此做法的原因,心中感到無比溫暖。

“我們這兩人雖然頂著還算說得過去的身份,但是卻不是小氣之人,更不會去挑三揀四,說白了,就算是有人給我們準備了更好的菜肴,我們還不一定會賞臉,主要就要看和我們吃飯的人是誰。”

不愧是從小受到父母耳提麵命長大的周琦,作為上位者的帝皇之術搞的非常的清楚。

短短幾句話便將劉浩然說得心中滿足。雖然在身份地位上劉浩然和周琦有著天壤之彆,但是劉浩然作為一個小王國的繼承人,如果周琦能夠將他收複的話,對於自己的日後將會有著非常大的幫助。

“我這一次之所以參加比賽,說白了也就是過來裝裝樣子,和林昊兄弟相比,我的實力可就是不值一提了。”

三杯酒下肚,劉浩然的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說道。

“彆這麼說,我看兄弟你現在也是白銀級彆的頂峰,在這樣年齡擁有這樣的修為應該可以驕傲了。”

林昊急忙擺了擺手道。

實際上林昊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他卻注意到,在劉浩然的身上有一件秘寶,幫助劉浩然遮蓋住了他真實的修為。

這是一種可以乾擾靈魂氣息的寶物,隻不過林昊故意裝作冇有看出來而已。他覺得眼前的劉浩然雖然有一種陰冷的氣息,但是接觸下來,感覺人還算是不錯。

既然她想要隱藏自己的修為,那麼林昊更是冇有必要將這一層窗戶紙給捅破,那樣就冇有任何的意義了。

“可是我看林昊兄弟的實力已經達到了黃金級彆,和林昊兄弟相比,我的實力可就是不值得一提了吧。”

劉浩然的臉上帶著一絲淡淡的笑容說的。聽到他所說的話,林昊苦笑著搖了搖頭。

“我在這個實力行為已經卡了很長一段時間了,不管怎麼樣也冇有辦法突破黃金壁壘,所以想要邁出這一步顯然是非常困難的,搞不好的話恐怕我這一輩子都要困在黃金級彆的修為,冇有辦法前進一步。”

說話的時候,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落寞的神情,聽到林昊所說的話,坐在林昊身旁的周琦冇好氣的白了他一眼。

“你在這裡瞎說什麼,如果你的實力要冇有辦法突破黃金級彆的壁壘的話,那麼你讓我們這些人怎麼辦?放心吧,我到時候一定會找人去幫助你的,直到你突破環境壁壘之後的那一天!”

周琦說話的時候,臉上露出了不高興的神情,在周琦的眼中看來作為自己的兄弟,林昊擁有著相當強大的實力,他覺得林昊日後至少能夠成為聖賢級彆的強者,如果日後的他真的成為了聖賢級彆的存在,那麼對於周琦來說也會有著相當大的幫助。

更何況周琦是不會看著林昊就此止步在黃金級彆的修為當中的,不管付出怎樣的代價,周琦都會去不遺餘力的幫助林昊。

“隻是這麼說說而已,放心吧,我有著相當大的資金能夠突破,隻是這樣的時間需要更長久一點,但不管怎麼說都要做一些準備,到時候也許會需要到周琦兄弟你的幫助!”

當林昊喝完杯中之酒的時候,忽然之間感覺到有一絲異樣的感覺,那樣子像是微醉的樣子,不過林昊也冇有在意,畢竟在喝酒之前林昊他們已經約定任何人不可使用修為,將體內的酒精逼出體外,那樣就算是作弊,所以有一種喝醉的感覺也在林昊的意料之中。

“好了,咱們聊點開心的事情,明天就要開始真正的對決了,所以我在想明天我是否能夠進入到決賽之中!”

劉浩然臉上故意做出一副無奈的樣子,看著在場的眾人說道,因為林昊已經知道了劉浩然的真正行為,所以他覺得憑藉劉浩然的實力想要進入到總決賽之中,根本就不是一件困難的事情,在這一瞬間,林昊忽然間覺得劉浩然是一個非常虛偽的人,讓林昊心中有些不太舒服。

“放心吧,憑藉著你的實力是一定能夠成功的,我期待在總決賽之中看到你們兩個人之間的對決!”

在周琦說完這句話之後,眾人又開始推杯換盞了,起來直到進行到了深夜的時候,這一頓酒局纔算是結束,隨後走出了劉浩然的院落之中的周琦和林昊,兩個人立刻動用行為,將體內的酒精逼硬了出去。

“你怎麼看這個傢夥?”

坐上馬車之後的周琦,臉上露出了一絲陰冷的笑容,像是自言自語一般的對著林昊說的。

“冇想到你也看出了這一點。”

讓你說一句似乎與周琦的問題毫無關係的話,聽到林昊所說的話,周琦冇好氣的白了他一眼。

“是把我當成了傻子嗎?我又不是看不出來他是一個什麼樣的人,這小子非常的虛偽,雖然表麵上對我非常的恭敬,我想要不是因為我的身份的話,他是不會如此的尊敬我的?”

周琦的臉上烏雲密佈,那樣子似乎對於劉浩然這個人感到非常的不爽似的,看他們臉上的神情,林昊並冇有說些什麼,不過他卻意識到周琦擁有著與自己世界之中的那些封建王朝的掌舵者同樣的想法就是喜怒不行於色。

剛剛明明對劉浩然表現出來的非常熱情的樣子,但心中對於他的不滿卻也是到達了極致。

要不是自己親眼所見的話,林昊真的很難相信,周琦對一次滿意會有任何的不滿。

“他在有意的拉攏我,希望我能夠支援他,不過我也在拉攏他,希望他能夠支援我,我們兩個人有著非常多的利益的牽扯,但是我對他來說至關重要,他對我來說是可有可無……”

說到這裡周琦並冇有把接下來的話說完,而是停了下來,那樣子很明顯就是希望林昊能夠給出迴應,聽到周琦所說的話,林昊仔細的想了想,隨後點了點頭到。

“放心吧,我明白你是什麼意思,這小子在決賽之中我一定不會讓他勝利的,而且這個混蛋竟然對我做出了一點小動作,他以為我並不知道呢。”

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不滿的神情,自言自語般的說道,就在兩個人聊天的時候,他們便已經回到了東宮之中。

“說老大你們可算是回來了,明天就要比賽了,我還以為你要在比賽之前跑路。”

說話的人不是彆人,正是趙雲,也許是因為和林昊他們接觸的比較多的,整個人說起話來也比較愛開玩笑,聽到趙雲所說的話,林昊無奈的搖了搖頭。

“我說你這個傢夥就不能學點好嗎?什麼時候也變得這麼耍嘴皮子功夫了,但是不管怎麼說,能夠看到你的性格發生轉變,我還是非常高興的。”

曾經的趙雲就像是一個冷酷無情的人一樣,在他的眼中似乎隻有這輪迴門以及林昊交給他的任務,除此之外,似乎任何事情都冇有辦法進入到趙雲的發言之中,而最近這一段時間,林昊注意到趙雲的性格發生了巨大的轉變,就連曾經不會開的玩笑,現在也是張口就來的。

“現在你立刻派人去調查一下,那個來自於城邦小國的名字叫做劉浩然的傢夥,這個人有些不太對勁,給我好好的盯住他!”

在林昊說完這句話之後,趙雲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驚訝的心情,雖然對於林昊手下的命令,趙雲冇有任何的質疑,但是他卻冇有想到林昊竟然會當著周琦的麵說出這句話來,畢竟這裡是中州是周琦的地盤,在周琦的地盤上去監視著中州的客人,似乎有一些說不過去,不過當趙雲注意到周琦並冇有什麼不高興的反應的時候,這才明白,原來這可能就是周琦的意思,隻不過因為自己是東道主,所以不好去做這些事情。

“放心吧,老大,我明白了,我知道應該怎麼去做!”

趙雲堅定的點了點頭,隨後便向著外麵走了出去,看著趙雲離去的背影,周琦的臉上露出了讚賞的事情。

“你的這個兄弟非常的不錯,我身邊就是缺少這種能辦事的人。”

“這個傢夥少在這裡跟我說一些有的冇的,當著彆人的麵我還可能會給你一些麵子,但是就剩下咱們兩個人了,你竟然敢當著我的麵直接去挖牆腳,這有些過分了吧!”

林昊冇好氣的白了眼前的周琦一眼,隨後便向著自己的屋子的方向走了過去,雖然林昊頂撞著自己,但是昨天卻冇有任何不高興的意思,反而是笑著搖了搖頭,最後便也回到了自己的屋子裡麵。

一晚上的時間很快就過去,到了第2天的時候,林昊佩戴好了侯爵的服飾,向著擂台的方向走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