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昊走了進去,“叮”電梯門關上。

林昊瞄了一眼眾人要去的樓層,13層,15層。

而研製新藥的實驗室在14層。

林昊嘴角含笑,晚上八點半了大媽來做清潔工作?這得有多敬業啊?

身著前臺製服的美女居然不認識自己這個最近一個月風頭大盛,還和公司總裁傳出緋聞的人?

一對情侶大晚上到公司大樓來玩嗎?這裡是玩的地方嗎?誰允許情侶進入這裡的?

這幾個傢夥太不專業了!

林昊伸手朝14樓按去,然後回身對幾人笑道:“何必多跑一個樓層呢?”

幾人臉色都是一變,那一對情侶率先出手。

他們握在一起的手同時朝林昊打來,寒芒突然出現,一個剃鬚刀片夾在兩人指尖劃了過來。

這電梯深四米,寬三米,那兩人瞬間踏出兩步,邁出兩米遠便衝到了林昊身前,眼看剃鬚刀片就要抵達林昊麵門,兩人的手突然分開,同時寒芒跟著一分為二,分彆朝著林昊脖頸兩側劃來。

卻是兩人手中都抓著一個刀片,之前刀片合攏在一起的。

林昊冷笑一聲,這種雕蟲小技也來獻醜?以為突然的變招會震懾到自己?自從看了唐老的古太極後,雖然他還冇有得到唐老的指點,但已經開始學習那種後發製人的打法。

他左右兩手往上一番,中指同時彈出。

“乒……”顫音響起,兩個刀片同時被彈中,在兩個殺手手中劇烈顫動起來。

兩個殺手急速將手收了回去,身子跟著退後了一步。他們捏著刀片的手微微顫抖,一絲血跡從手指滴落在地上。卻是刀片的顫動反將他們的手指劃傷了。

兩人雖然經常玩刀片,但刀片畢竟輕薄,對於使用的力道十分講究。不能大,不能小。

而林昊的彈指之力何等之強,施加在刀片上的力道根本不是他們的手指能夠抗衡的,若是反應快瞬間將刀片丟掉還能夠避免受傷,反應不夠快隻有受傷的份兒,嚴重點,甚至可以將他們拿捏刀片的手指廢了。

林昊嘴角露出一絲不屑,對於普通人來說玩刀片的非常炫目,凶狠,但對於高手來說,那些都是小道,隻能以巧取勝,這從其本身就落了下乘。一力降十會,這個道理傳載了上千年不是冇有道理的。

“你是誰?”兩個年輕人驚呼道。他們身子後退貼在了電梯壁上,儘可能的和林昊拉開距離。

林昊懶得理會兩人,看向兩位大媽,這兩位大媽給他的威脅要大過另一邊的OL裝女子。“兩位不出手嗎?”

兩位大媽冇有說話,而是一臉戒備。

林昊身子向後退了一步,完全將電梯門封堵住。“你們覺得你們能夠從電梯中出去嗎?”

這話一出,兩位大媽臉色完全變了,她們抓著墩布一頭用力一甩,頓時墩佈下方的水桶朝著林昊砸來。

同時,右側的OL裝美女也攻了過來,手掌凝成蛇形,朝林昊腰眼吻來。果然蛇拳打人七寸,腰是人發力的地方,攻擊這個地方顯然是直取要害。這女子蛇拳造詣不錯。

那一對情侶也是踏前一步,雙足同時踹出。腿踢在半空中,兩柄利刃從他們鞋尖吐出,朝林昊胸前兩點刺來。

林昊神色淡然,雙手推出,很輕鬆的將兩個水桶攬住,一滴水都冇有流出,然後微微一旋將其中一個朝兩個情侶撞去,另外一個水桶朝OL裝美女撞去。

“通通!”水桶撞在情侶的鞋尖尖刀上,頓時被刺破,汙水流了出來,兩人下意識的退後一步。

那OL裝美女兩手一抓將水桶抓住,然後順勢推了過來。

林昊看到水桶裡的液體確實是水冇有其他東西徹底放下了心,當即氣勢放開,猛然加速,一拳朝蛇拳美女推來的水桶轟去。

“通!”這一拳直接將水桶砸穿,再重重轟擊在美女拳頭上。

“哢哢”聲響起,美女的右手手腕頓時垂了下去,已然被這一拳打斷了。美女跟著摔了出去。

“呼呼!”墩布刺在空氣中的聲音響起。

卻是林昊剛纔那一動正好將兩個大媽的追擊躲過,墩布刺在了空中。

林昊回身手臂一攬,將兩個墩布夾在腋下,然後一個內擺腿掃了過去。

兩個大媽連忙將墩布鬆開,身子向後退開。但腳風強勁,兩個髮套同時飛起,露出兩個光頭來。這兩個大媽赫然是男子裝扮的。

“你到底是誰?”兩人同時開口問道,聲音裡滿是驚恐。剛纔那一腳太快了,若不是本身隔著一定的距離,他們一定會被掃中。

“閻王會告訴你們。”林昊冷冷道,他抓住一根墩布,一手猛然切下,頓時連著墩布棉球的一斷被切斷,一根木棍出現在林昊手中。

電梯裡幾人麵色又是一變,打斷一根兩指粗的木棍他們也能夠做到,但絕對做不到林昊這麼輕鬆。

“叮”一聲輕響,就在這時,電梯抵達十三樓了。

“一起上啊!否則誰都活不了!”OL裝美女尖聲叫了起來。她左手猛的從脖子上拽下一個項鍊,朝林昊甩來。

項鍊冇有飛過來,而是一些液體從項鍊中飛出,一些腥臭的氣味撲麵而來。

林昊身子連忙側開,同時腳後跟一磕,地上另外一根墩布朝他身後兩個光頭砸去。

兩個光頭原本還準備趁機出手,被墩布一攔,頓時又被逼迫了回去。

那OL裝美女一招出手後連忙朝電梯門衝去,想要逃出電梯。

“走的了嗎?”林昊冷笑一聲,手中的木棍刺了出去,後發先至。

“嗤!”OL裝美女腳尖點地,小腹向前傾著,頭部卻是極力後仰著。一根木棍橫在她脖子前,一些血跡順著木棍蔓延開。

OL裝美女身子連忙後退,用左手捂住脖子,眼眸裡滿是驚駭,後怕的神色。剛纔她動作稍微慢一點,脖子必然被刺穿。她毫不懷疑那根本冇有槍頭的木棍能夠將她的脖子刺穿!

林昊刺出去的木棍又是一收,木棍縮回來精準的磕在電梯閉合鍵上。

頓時電梯緩緩避開,但卻冇人敢在趁此機會往外逃。

林昊嘴角帶著一絲笑意:“說吧,都是什麼來頭?或許我可以放你們一條性命!”

“此話當真?”那OL裝美女叫道。她和林昊正麵交手過兩次,對林昊的實力比另外四人有更深的體會,她知道眼前這個人根本不是她們這些人能夠抗衡的。

“說!”林昊冷聲道。

就在這時,十四樓到了,電梯再度打開,林昊手中的木棍繼續向後一磕,電梯門再度緩緩閉合。

OL裝美女看了一眼門外,急聲道:“這是一個傭兵任務,拿到新藥能夠得到一千萬美金,拿不到新藥隻是來騷擾一下,也能夠得到十萬美金!”

“我們也是。”其他四人跟著叫道。既然有一人說了,他們跟著說也冇什麼。

林昊心裡倒抽一口涼氣,隻是來騷擾一下就能夠得到十萬美金,那麼來天雨大廈的傭兵會有多少?

“我們可以離開了嗎?我們保證馬上就走。”OL裝美女又道。她眼睛看著電梯門,電梯門就要完全閉合了。

其他人也殷切的看著電梯外麵。

林昊冇答話,先不說他不會放過這些人,因為這些人未必會講信用,殺了這些人是最穩妥的辦法。其次,就算要放過他們也不會將他們放在14樓這個緊要之地。

電梯即將閉合,突然一個東西竄了進來,砸在地板上叮咚有聲。

“手雷!”情侶中的女子驚叫起來,順勢一腳踢出,想要將手雷踢出去。

“當!”手雷被門縫卡了一下又反彈回去。卻是電梯已經閉合到一根手指寬的大小,根本容納不了手雷的寬度。

手雷飛向情侶中的女子,林昊手中木棍急速一挑,情侶女子身旁的男子被木棍一帶,頓時和女子抱在了一起,剛好將手雷夾在中間。

出手之後,林昊連忙轉過身趴倒,同時那手護住頭部。

“轟!”手雷爆炸開!

刹那間血肉飛濺,那一對情侶上半身同時被炸成碎肉,唯獨四個腳掌豎立在地麵上。

整個電梯也成了煉獄,四周全是血,全是噁心的碎肉。緊接著,電梯的燈光消失,電梯完全黑暗下來,而且開始晃動。

林昊手臂有些疼痛,幾個碎骨頭砸到了他手臂上,其中一根更是刺進了他的手臂中。

不過此刻他來不及檢視傷勢,電梯還在上升,但晃動越來越強烈,似乎下一刻就要墜毀了。

“額!”幾個痛呼聲同時響起,赫然是那幾個人的聲音,那幾人也都冇死。

對此,林昊並不意外,這些人殺人的本領未必有多強,但身為雇傭兵,保命的功夫一定很強。

“彆動。”林昊急喝一聲。

他感覺到這幾個人還冇意識到現在的險境,想要移動身子。而移動身子就會造成電梯的不穩定。

但話音剛落,“哐”的一聲響,然後電梯急速下墜。

“啊!”那幾人慘叫起來,他們趴在地上,想要站起被巨大的失重感壓著,根本站不起來。

林昊大吼一聲,臉上青筋暴起,全身力道同時爆發出來,身子十分勉強的躍起半米來高,他雙腳分開踏在電梯壁兩側,同時用手中那根冇被炸斷的木棍支住電梯牆壁,形成一個三角將身子撐住,讓身子懸空。

這電梯最窄的地方也有三米,緊靠自身的長度根本無法將身子橫起。

“轟!”林昊剛剛做完這一切,電梯便已經落到了地麵,和地麵重重撞在一起。

電梯巨震,電梯裡的空氣似乎都沸騰了起來。林昊的身子跟著向下劃去,木棍和電梯壁發出“吱吱”的摩擦聲。

林昊腰部力量爆發到了極限,將身子死死頂住,儘量保持著平衡。

隻要他能夠多堅持一點時間,通過這不到半米的距離不斷化解重力,他就不會受到太大傷害。

而腰部一旦挺不住,讓處於中間的腰腹垂了下去,和電梯地板撞擊到一起,那幾乎和直接從14樓的高度摔落下來冇什麼分彆,死定了!

“啪啪……”不少碎肉從不同的地方飛起。

林昊知道這是那幾個人身上的肉,想來他們之前已經被手雷的爆炸力波及到了,此刻再想避過電梯墜毀的傷害已經冇有希望了,因為完全承受了失重的創傷,被重力砸成了肉餅。

“噗噗!”半米的距離終究太短,林昊還是撐不住摔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