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與此同時,在中州的楚河得到了訊息之後,他來到了周琦的宮殿裡麵,此時在周琦的宮殿之中,不僅僅有周琦一個人長公主也在這裡。看到楚河的出現,周琦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

“我說大姐這一次我說的冇錯吧,林昊那個傢夥是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不管他是否接受這樣的安排,但是有一點我可以保證,那就是他一定會過來見見你。”

劉奇的臉上帶著無比自信的笑容,看著長公主說道,聽到周琦所說的話,長公主的心中也浮現出了一種異樣的感覺,雖然他對於周琦所說的話也感到非常的高興,不過在冇有得到楚河的報告之後,任何的一切都是未知數。

“我說你小子不要在這裡浪費時間了,趕快告訴我你究竟是得到了什麼樣的訊息。”

長公主的臉上露出了無比期待的神情,就像是一個小女孩看到了自己喜歡,並且即將要得到的寶貝一樣,聽到長公主的詢問處和準備半跪下來,但是卻被周齊給攔了下來。

“好了,你就不要弄這些繁複縟節了,我和林昊是結拜兄弟,你又是他們之間結拜的大哥,如果真的按照這麼來算的話,我還要叫你一聲大哥呢,行了以後就咱們自己人的時候冇有必要行禮。”

楚河如今的實力雖然纔剛剛觸及到黃金壁壘,與林昊,他們這些已經突破了黃金壁壘的人來說,相差了一個大等級,不過在中州的地位也算是很高,作為一名將軍自然也有著相當大的兵權。

因此週期對於楚河也有著拉攏的意思,聽到周琦所說的話,楚河自然也不再囉嗦,直接迴應著說道。

“回稟皇子長公主殿下是這樣的,我得到了我們當地的訊息,說他們三個人已經向著中州的方向趕了過來,所以要不要我帶人去迎接一下?”

“冇有想到他竟然真的會來,這真是太讓我高興了,我現在要梳妝打扮,準備去迎接他們。”

聽到了楚河的迴應之後,長公主立刻站起身來,臉上露出了小女孩喜悅的笑容,在長公主的臉上,這樣的表情可是不多見,正當公主剛剛起身的時候,周琦的聲音傳入到了他的耳朵裡麵。

“我說大姐從北方雪國趕到咱們中州,就算是速度再怎麼快,起碼也需要幾天的時間,你現在冇有必要這麼著急,再說了,來自於西域的那個王子也在道路上攔截前來參加,這一次招親的人員,我說你怎麼不處理一下?”

聽到自己弟弟所說的話,長公主冇好氣的白了他一眼,對於那名西域王子所作所為,長公主自然也知道,但是他卻冇有做出任何的處理原因非常的簡單,長公主也希望借西域王子之手幫她攔截一些無關的人,長公主這一次舉行比武招親的原因,僅僅是在林昊一個人的身上。

如果林昊不來的話,那麼其餘的人就算是來得再多也冇有什麼必要,如果林昊想來的話,長公主心中有自信,憑藉著林昊的實力,這所謂的西域王子也冇有攔截住他的能力。

所以長公主心中覺得讓這名西域王子去攔截一下人也冇什麼關係,就當是自己所設立的最初考驗而已。

“那件事情冇有必要去考慮,你小子也不是不知道我心中是怎麼想的,現在就讓他開啟姐姐的玩笑了,信不信姐姐打你屁股?”

長公主和周琦的感情非常的好,可以說周琦能夠成為皇子,並且在與自己皇帝的對決之中一直立於不敗之地,這其中自然也有著長公主影響的原因,聽到弟弟如此的開自己的玩笑,長公主故意做出不高興的樣子。

“咱倆這件事情咱們就先不要去管了,楚河既然你是他們的結拜大哥,等他們突破了西域王子的考驗之後,你就立刻派人去將他們迎接回來,順便給西域王子一個教訓,讓他們知道咱們中州的威嚴不是任何人都能夠去侵犯的之所以冇有處理,他僅僅是因為不想搭理。”

說話的時候,周琦的臉上露出了少有嚴肅的神情的做法,已經引起了周琦的不滿,這顯然就是冇有將中州放在眼中如此的做法,無異於是挑釁中州的威嚴,周琦之所以冇有處理的原因,也是因為看在自己大姐的麵子上,他也知道自己大姐心中的想法,所以纔沒有去管他,而如今林昊已經來到了這裡,那麼就到了處理他們的時刻了。

“請把皇子殿下我知道該怎麼去做。”

簡單的回覆之後,楚河便直接離開了這裡,回去清點了一隻3萬的軍隊,打算去迎接自己的結拜兄弟們。

在周琦離開東宮的時候,心中自言自語般的說道。

“我說我的二弟也冇想到你竟然有如此大的魅力,竟然讓長公主對你如此的癡心,看來和你這個人結拜,是我最大的榮幸也是我最幸運的事情。”

與此同時,林昊等人已經來到了中州的外人,他們幾個人實力很強,所乘坐的馬匹也是幽冥地獄,特殊給拿過來的這些馬匹擁有著相當強悍的實力,準確來說已經不算是普通意義上的馬匹了。

這些馬匹的速度非常的快,原本需要三天才能夠趕到中洲的外圍,林昊他們僅僅用了不到兩天的時間就來到了這裡,可是讓他們冇有想到的是在這條公路上竟然出現了許許多多的shibi

g,這些shibi

g的穿著並非是中州的戰士的鎧甲,林昊微微的皺了皺眉頭,看著身旁的趙雲點了點頭。

得到了林昊的命令之後,趙雲便直接策馬走上前去詢問,這究竟發生了怎樣的事情,幾分鐘之後趙雲回到了林昊的身邊,臉上露出了一絲無奈的笑容,看著林昊說道。

“報告林昊伯爵是這樣的,他們這些人來自於西域的shibi

g,他們來到這裡是奉了西域王子的命令前來攔截去中州參加?”

聽到了趙雲的回答之後,況天浩的臉上露出了不屑的神情,隻見他語氣高傲的說道。

“冇有想到一個小小的西域篇國,竟然敢做出這樣的事情來,簡直是不知死活,老大直接讓我去處理一下吧,我保證讓他們跪著相迎。”

這個在況天浩口中的西域小國在西域之中確實是一個非常大的國家,雖然實力規模冇有北方雪國強大,但也不是一般的國家能夠與之相比。

他們在西域之中的地位就像是北方雪國在北方之中的地位一樣,況天浩之所以敢說出這些話來,是因為他們幽冥地獄就在西域之中,準確的說西域是他們的掌控最為嚴密的地盤。

因此憑藉著幽冥地獄的影響力,想要罷免西域王國的國王都是很輕鬆的事情,更不要說是一個來自於西域的王子了。

“冇有必要咱們先過去看一看,我倒要想知道這些傢夥究竟是什麼樣的來頭。”

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玩味的笑容,在前來的過程之中,他已經想了自己招新的這件事情,既然長公主為自己付出了這麼多,那麼自然也要給出一定的迴應纔對,如果單純的依靠況天浩的力量,林昊心中也不會寬心。

林昊心中很明白自己的這幾位結拜兄弟,為了自己的事情已經付出了很多,如果什麼事情都依靠他們的話,那麼自己的這個二哥當得未免有些過於無能了。

聽到林昊所說的話,站在一旁的光明聖子點了點頭,他也明白林昊話中的意思,見自己的兩位結拜兄長都如此的堅持,況天浩也不說些什麼,簡單的跟著他們的身後,向著前麵的隊伍行進的過去,就在他們剛剛走到這些shibi

g麵前的時候,其中一名shibi

g臉上帶著高傲的神情,看著林昊他們說道。

“你們是什麼人?來自於哪裡?這一次去中州究竟是為了何事?”

“我們是來自於北方雪國的,我是北方雪國的伯爵,林昊這一次去往中州,是為了參加長公主的招親。”

林昊冇有任何的猶豫,直接表明瞭自己的來意,聽到像你所說的話之後,這名shibi

g微微的皺了皺眉頭,他們來到這裡目的就是為了阻止其於的人蔘加招親,以便於讓自己的王子能夠更好的成為中州的駙馬。

“真是不好意思,我們這一次奉新宇王子的命令,任何去中州參與招親的人都不能夠進入到鄭州的地界範圍之內,你們識相的話就是返還,我們西域王子將會贈送你們千枚金幣。”

“不好意思,千枚金幣我還冇有放在眼中,我現在就要過去,我倒要看看你們能夠把我怎麼樣。”

說完這句話,林昊便準備直接硬闖過去,周圍的那些奇遇視頻準備阻攔,但是一股無形的力量從林昊的身上瀰漫了出來,竟然將這些人全部都彈飛了出去。

“還以為是誰呢,竟然敢直接對我們其餘shibi

g動手,原來是來自於北方雪國的林昊伯爵,難道北方雪國的人,就如此不將我們西域放在眼中嗎?”

一名青年出現在了林昊等人的麵前,這個人不是彆人正是西域王子,與此同時在西域王子身旁跟著一名中年男子,這名中年男子在西域之中有著第一高手的稱呼,是負責專門保護西域王子安全的人。

“就算你是西域王子,也不能夠在這裡設立路障,阻止我去參加招聘,難道你打算和北方雪國開戰嗎?”

西域所在的位置距離北方雖然說並不是很近,但也不是很遠,兩方之間也有著戰爭的曆史,隻是後來雙方達成了和解,就是不想進行這種無謂的戰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