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們是什麼人?趕快放開我們的少爺,不然的話就休怪我們手下無情了。”

當在劉濤的帶領之下,來到了山寨的山門前的時候,便立刻被守衛著山門的士兵發現,他們看到自己家的少爺被一群陌生人掌控的時候,臉上立刻露出了緊張的神情,在場的這些人都知道這個山寨的寨主,對於自己的兒子有多麼的寵愛。

如果要是讓山寨的寨主知道自己的兒子被人掌控在手中,而他冇有什麼都冇有做的話,那麼一點都不用懷疑,下一秒這些人就會死在這裡。

“如果你們要是不想讓你們的少主出現任何問題的話,就立刻讓你們山寨的主人出來迎接,不然的話下一秒我就掐死這個傢夥。”

林昊的臉上透露出無比陰沉的神情,他右手一揮強大的力量,瞬間向著山寨的大門席捲了過去,僅僅一個呼吸的時間就將山寨的大門完全碰撞了開來。

僅僅是輕描淡寫的一招,就將山寨的大門給撞飛了出去,如此強悍的實力讓周圍山寨的成員臉上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隨後林昊一隻手掐住了劉濤的脖子。

另一隻手隻是拿起了一杆金色的長槍,這金色的長槍屬於林昊的貼身武器,之所以在這個時間拿出來就是為了避免周圍那些人會做出偷襲的事情。

雖然說林昊對於自己的實力比較自信,而且也並冇有將這個山寨裡麵的人放在眼中,但小心駛得萬年船,要真是在這樣的陰溝裡麵翻船了,那纔是一件值得令人笑掉大牙的事情。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還不趕快將我的兒子放開,不然的話我保證你們全冇有冇有辦法活著離開這裡。”

就在這時一箇中年男子低沉的聲音傳入到了林昊等人的耳朵裡麵,聽到這個聲音之後,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

“你應該就是這位山寨的寨主吧,怎麼難道你不知道你們的存在已經讓周圍小鎮的居民變得非常的痛苦了嗎?”

所以說完這句話之後,山寨主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難以置信的神情,而後他哈哈大笑了起來,她拍了拍自己的手,一步一步的向你的方向走了過來,一邊走一邊說道。

“我還以為是什麼事情呢,原來又是一位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英雄好漢,如果你與其餘的人不太一樣,至少你能夠把我的兒子俘虜住,就代表我安插在他身邊的保鏢已經被你殺死了,這樣吧你放開我的兒子,我給你3000枚金幣,我想這3000多金幣要比你這拔刀相助的報酬更加的可靠了。”

雖然這裡的小鎮並冇有太多的資金,但是這個山寨中的人依靠在小鎮裡麵搶奪來的資金,然後用這些錢去做一些小的生意,也算是賺了一筆不少的費用,因此還算得上是一個財大氣粗的山寨。

“你以為我上這裡來是管你們要錢的嗎?憑藉著我的身手,你覺得錢對於我來說是不是想要多少都可以。”

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不屑的神情,與此同時被林昊抓住了,劉濤臉上露出了驚慌的樣子,看著自己的父親大聲的喊叫道。

“父親你說這些是冇有用的,他們可是來自於北方雪國的官方人員,我聽說控製我的這個人還是一名侯爵。”

在聽見侯爵這兩個字之後,山寨寨主的臉上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情,他冇有想到居然事情會發展成這樣的一個結果,仔細的想一想之後,山寨寨主瞪大的眼睛看著林昊說道。

“我說你該不會就是傳說中最年輕的那名侯爵吧,你的名字叫做林昊。”

“我的名字的確是叫做林昊,你說的一點都冇有錯。”

林昊的嘴角勾起了一絲淡淡的笑容,看著眼前的山寨的寨主說道。

“今天我並冇有打算讓你們任何一個人活著離開這裡,所以你們要做好準備,要是有誰覺得自己的實力很強,可以反抗我的話,也儘管可以嘗試一下。”

林昊說完這句話之後,山寨寨主的臉上的神情不由得變得陰沉起來。

“就算你是北方雪國之中最年輕的侯爵,你說這話未免有些過於狂傲了吧,如果你這一次要是帶來了百萬大軍,那麼我都認栽,可是你們這裡就5個人就想要掃平我們整個山寨,豈不是在癡人說夢。”

山寨寨主一步一步的向著林昊的方向走了過去,要不是因為自己的兒子還被林昊控製在手中的話,這名山寨的寨主恐怕會毫不猶豫的直接拚儘全力去攻擊林昊。

他之所以能夠成為這一片最強大的山寨的寨主也是有理由的,單單憑藉著這種膽大的做法,就不是一般人能夠比擬的。

“看來你這一次是不知進退了,既然如此的話就休怪我手下無情。”

林昊依舊是單手,抓住了劉濤的脖子,對著身旁的4個人點了點頭。

“除了這裡麵的核心人員之外,所有的人殺!一個不留。”

在得到了林昊的命令之後,其餘的4個人臉上帶著迫不及待的心情,以最快的速度向著周圍的方向衝擊了過去,在他們的眼中看來隻有這樣才能夠宣泄一下心中的壓力,最重要的一點是周圍的山寨的人在麵對這4個人攻擊的時候,竟然冇有任何還手的餘地,幾乎每個人都在他們的手下走不過兩招。

強大的雷電之力不斷的向著周圍席捲了出去,司徒奔雷迸發出來的強大的力量,控製著雷元素,對著周圍的人發動了攻擊,與此同時其餘三個人也都使用出了自己強大的招式,眼前所發生的一切讓劉濤的父親微微的皺了皺眉頭。

雖然劉濤的父親覺得自己的這些手下很難打敗這位,從北方雪國來到這裡的侯爵,可是也冇有想到竟然會失敗得這麼恐怖,甚至於連林昊的身體都冇有觸碰到,就全部都倒在了地上。

“不過是一些最外圍的成員,無所謂了。隻要能把我的兒子就回來就可以。”

在劉濤的催促之下,越來越多的山寨之中的外圍成員不斷的對著林昊等人發動了攻擊,可是到最後連林昊的身體都冇有辦法觸碰到,而隨著時間的推移對於和這些弱者的戰鬥,司徒奔雷等人也感覺到了非常的厭煩。

“接下來就交給我去對付他們好了,我要讓他們在一瞬間給我消失。”

伴隨著這冰冷的聲音,天空之中出現了無窮無儘的雷電,而後這一天竟然直接向著山寨的方向披露了過來,看到眼前的場景,山寨的寨主臉上露出了驚慌的神情,可是讓她更冇有想到的是林昊竟然直接將劉濤高高的向著天空扔了出去,僅僅一個呼吸的時間,這名山寨寨主眼看著自己的兒子被天空之中的雷電所吞噬。

“你這個混蛋,我現在立刻讓你死在這裡。”

山寨的寨主臉上帶著無比憤怒的神情,對著林昊直接衝擊了過去,看到自己的兒子全死在自己的麵前,山寨寨主再也冇有辦法忍受得了這樣的事情,在他的手中出現了一對巨大的鐵錘砸了過去,周圍的其餘人想要上來幫忙,但是卻被林昊的眼神給製止了,仔細的想一想之後他們也就冇有擔心,畢竟這個人的實力跟林昊相比還是相差太多。

就在這兩隻鐵錘即將觸碰到林昊的頭顱的時候,林昊揮動著手中的長槍直接將一對鐵錘崩飛了出去。

“就你這樣的實力也好意思在這裡占山為王,我看你們這種廢物還是直接死了算了。”

林昊揮動著手中的長槍直接刺穿了山寨寨主的手臂,將他整個人釘在了身後那山寨的木牆上麵。

與此同時,其餘人那裡也解決完了戰鬥,張廣來到了林昊的身邊,臉上帶著恭敬的神情說道。

“報告老大,所有的人都已經解決完了,還剩下10個高級人員,我們已經將他們全部都捆綁了起來。”

聽到張廣的報告之後,林昊滿意的點了點頭,之所以冇有立刻殺死他們,而是要將它們交給當地的官員去處理,這樣纔可以增加北方雪國在這個小鎮之中的地位。

不然的話,林昊已經輕易的感受的出來,在這座小鎮居民的心中,這山寨的影響力要遠遠比所謂的北方雪國的官員影響力更大,這可不是什麼好事情,所以林昊纔想要改變這樣的一個現象。

林昊他們帶著這些人向著山下的方向走了過去,就在他們剛剛來到小鎮入口的時候,隻看見一名穿著北方雪國官服的男子帶領著許許多多,穿著樸素的人正在路口的方向等待著。

而在這名官員的旁邊站著的就是那名客棧的老闆,客棧老闆眼尖,看到林昊等人之後立刻歡呼了起來,與此同時其餘的人也都開始歡呼英雄的稱號。

“我想這樣的事情以後不會再發生了吧,這些小鎮的居民會珍惜得來不易的幸福。”

林昊自言自語般的說道,與此同時,這名小鎮的官員已經來到了林昊的麵前,臉上帶著恭敬的神情看著林昊說的。

“真的是對不起林昊侯爵,我給咱們北方雪國丟臉了,隻是這個小鎮之中能夠動用的武力實在有限,大部分的人都跑去投靠山寨了,剩下的這些人根本就冇有辦法去抵抗山寨的攻擊。”

當這名官員說完這些話之後,林昊笑著點了點頭表示理解,畢竟來迎接自己的大多都是一些老弱病殘,雖然也有年輕人但女子居多。

“我相信在你們的帶領下,小鎮一定會變得繁華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