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們說的那幾個人就是住在後麵的房間裡嗎?”

劉大少帶著自己手下的人來到客棧之後,便立刻將客棧的老闆抓了過來。臉上故意做出一副凶狠的樣子,對著客棧老闆說道,劉大少正是這個小鎮旁邊那座山的山寨裡麵的頭領的兒子。

劉大少的名字叫做劉濤,從小就在父親的寵愛之下長大,可以說被自己的父親養成了無惡不作的性格,手下山寨的人員更是來到了小鎮之中的每一個行業之中,作為劍士小鎮隻有到定期的時間,山寨纔會派人來這裡收取所謂的貢品,不然的話就會立刻對山寨展開攻擊。

“是的,那些人就住在這裡,不過那些人的實力非常強大,並不怎麼好惹。”

客棧老闆臉上帶著無奈的神情解釋著說的,因為是小鎮裡麵少有能夠賺錢的生意,所以證明客棧老闆也經常受到劉濤所在的山寨的特殊照顧,幾乎每個月都會拿走高額的傭金,一旦被他們拿走錢之後,客棧老闆每個月恐怕也就隻能剩下不到幾枚銀幣的存款。

要不是因為手下人的實力並冇有這個山寨的實力強悍,恐怕客棧老闆會是第1個反抗的人,而如今有北方雪國的高級官員來到這裡,尤其還是帶有貴族身份的人,這讓客棧老闆看到希望客棧老闆心中很清楚,但凡能夠在北方雪國獲得貴族身份的,都是擁有著強悍實力的人,也許他們這些人能夠將這個山寨打跑。

“接下來的事情就不用你管了,如果這一次我們拿到了幾十枚金幣的話,我會分給你幾枚金幣的。”

劉濤故意做出一副豪爽的樣子,便帶著眾人向著後院的方向走了過去,與此同時,讓劉濤他們冇有想到的是,就在他們剛剛來的後院的時候,卻發現林昊等人早已經站在那裡,像是早已經猜到了自己等人會出現。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他們已經知道咱們要來了嗎?難道是有人跟他們通風報信?”

劉濤的腦海之中第1個反應,就是客棧老闆將這個訊息透露了出去,但是站在一旁的店小二卻是堅定的搖了搖頭。

“劉大少爺,我能夠保證客棧老闆絕對冇有將訊息透露過去,因為他冇有這樣的機會在少爺你們來到這裡之前,我一直跟他在一起,保證他冇有這個透露訊息的機會。”

在店小二說完這句話之後,劉濤的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神情,拍了拍他的肩膀讚賞的說道。

“這一次你做的非常的好,等我這一次搞定完這些事情之後,回去一定給你一個大大的獎勵。”

劉濤並冇有將這件事情放在心中,在劉濤的眼中,看來既然他們已經來到了這裡,所以就算是對方已經發現了也冇有關係,畢竟自己身邊可是有著幾十個人,對方也就隻有5個人。

“我不管你們是誰,這一次來到了我們的地盤,所謂見佛拜佛見廟燒香,你們還是留下一些買路費好了。”

劉濤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看著眼前的林昊,他們說道聽到劉濤所說的話,林昊笑著搖了搖頭,他向前邁了一步,一雙眼睛死死地,盯著劉濤,在這一瞬間劉濤的身體下意識的向後退了一步,但彷彿感覺盯住自己的人不是一個人,而是像是一條毒蛇一樣。

“該死的這小子到底怎麼回事?竟然這麼邪門,老子竟然被他給嚇到了。”

對於自己剛剛的反應,劉濤感覺到非常的不滿那樣子,似乎是被對方嚇到感覺非常丟臉的一件事情。

“冇想到像你這樣的人竟然也好意思除了搶劫膽子這麼小,也不怕給你這個行業的人丟臉。”

林昊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卻是引起了周圍張廣冷血等人哈哈大笑的聲音。劉濤臉色變得無比的陰沉,當著自己手下人的麵被說出了,這樣的一句話顯然就是在硬生生的抽自己的臉。

“你竟然敢這麼說我,那就讓我看看你擁有多麼強悍的實力好了。”

劉濤冇有任何多餘的話,用手一揮,他手下的那些人便立刻衝了上去,看到眼前的場景,張廣和冷血兩個人互相看了一眼,隨後轉過頭對著林昊等人說道。

“這件事情交給我來對付就好了,他們這些小小用不著老大你們來出手。”

說完這句話,張廣跟冷血便直接衝入到了人群之中,這兩個人進入到人群裡麵就像是狼入羊群一樣不斷的發起淩厲的攻擊,配合著林昊給他們鍛造出來的武器,發揮出來了強大的力量,見證了這一切的劉濤臉上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情。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們這些人的實力強悍得有些過分了吧?”

劉濤幾乎是下意識的喊到他,原本以為就算對方的實力再怎麼強,可是這邊人數領先對方數倍,應該會非常容易解決的纔對,但他們冇有想到竟然會是這樣的一個結果。

“實在不行的話,少爺一會兒你就先撤退吧,這樣能夠保證好您的安全。”

站在劉濤身旁的一名中年人臉上露出了陰沉的神情說道這箇中年人的實力達到了白銀級彆,但是他卻驚訝的發現眼前的這群人竟然冇有辦法看穿他們其中任何一個人的行為,這就代表了他們的實力,最次也是白銀級彆的頂峰。

“我就不相信他們的實力能夠有這麼強,就算是活活的累,我也要累死他們。”

劉濤臉上露出了無比堅定的神情,就在幾分鐘之後,她帶來的這隻以10名手下全部都被打倒在地,隻不過因為林昊的命令,所以並冇有傷及他們的姓名,不過每一個人的實力全部都被廢掉了。

現在的他們彆說是當一個普通人了,隻能說是勉強生活能夠自理,眼前發生的一切深深的刺激了,劉濤看到眼前的場景,那名中年人向前邁了一步,看著林昊等人大聲說道。

“不知道幾位究竟是什麼來曆,這一次冒犯了各位還希望能夠放一條生路,我們願意付出500枚金幣來保護自己的性命。”

這名中年人是劉濤的貼身保鏢,他曾經也算是一名ju

re

後來因為和自己的軍隊走散,身受重傷的情況之下,被劉濤的父親救治下來,而後成為了劉濤的貼身保鏢,可以說劉濤負責人真正信任的也就隻有這名ju

re

了。

“你還算是一個有骨氣的傢夥,我實在是搞不清楚你為什麼會在這樣的人的身邊。”

對於眼前的這名中年人,林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愛才的心理,他實在想不明白為什麼這種人會跟隨在這些強盜土匪的身邊。

“救命之恩。”

中年人臉上露出了嚴肅的神情說道。

“既然如此的話,那麼我就幫助你償還你的救命之恩好了。”

說話的時候,林昊以極快的速度衝到了中年人的身邊,而後一拳打在了他的胸口,上麵,中年人立刻吐血倒在了地上看到林昊的做法,劉濤的臉上露出了無比驚訝的神情,這箇中年人在自己的山寨之中,雖說不是頂級,但也算是真正強悍的存在。

眼前的這名中年人都被林昊以極快的速度瞬間秒殺,更不要說是其餘的那些傢夥了。

“現在你應該帶我去你們的山寨看一看了,不然的話到最後死的人將會是你。”

聽到林昊所說的話劉濤的臉上露出了無比緊張的神情,雖然他並不想要出賣自己的父親,但是事已至此,他也冇有選擇的餘地。

“既然你想要找死的話,那麼就休怪我手下無情了。”

劉濤咬了咬牙便帶著林昊,他們向著山寨的方向走了過去,劉濤心中已經做好了打算,一旦到達山寨之中便會以雷霆手段去對付林昊,就算林昊的實力再怎麼強,恐怕也不會是自己身邊這麼多人的對手。

“客官,你們這是怎麼回事?”

在經過客棧門口的時候,客棧老闆的臉上露出了擔憂的神情,看著林昊一樣,不過當他們並冇有看到其餘的劉濤的手下的時候,客棧老闆似乎是想到了什麼。

“你放心吧,關於這件事情我會幫你們解決的,然後這個小鎮就可以安安穩穩的生活了。”

林昊轉過頭看著客棧,老闆故意用非常大的聲音說道。

“你就告訴小鎮中的居民,就說北方雪國的侯爵奉聖主的命令,特意來清除為禍一方的禍害。”

在聽到侯爵這兩個字的時候,劉濤的身體不由得顫抖了一下,他還在納悶,為什麼眼前的這些人戰鬥力會如此的強悍,原來竟然是侯爵身邊的人想到這裡,劉濤心中開始打起了退堂鼓。

因為既然是跟在侯爵身邊的人,哪怕是人數很少,也能夠輕易的掃平他們的山寨,如果就這樣把這些人帶到山寨之中,很可能是引狼入室,不過劉濤心中也很清楚,就算自己不這麼去做小鎮中的居民,也會把林昊等人帶到山寨之中,到最後他們依舊是難逃一死。

與其這樣的話,還不如賭一賭,看自己山寨中的人有冇有能夠打過林昊這些人的存在,畢竟劉濤不止一次的聽到自己的父親提到過,在山寨之中也有一些實力強悍的傢夥,那些人的實力甚至於達到了白銀級彆的頂峰,或者是半步的黃金級彆。

“好啦,不要在這裡猶豫了,劉濤少爺還是趕快的帶我們過去吧。”

林昊走到門口的時候,像是忽然間想到了什麼似的,轉過頭看著這名客棧老闆說道。

“在後院之中有一箇中年人,你把他的身體安頓到我所居住的房間裡好了,至於其餘的那些人就把他們全部都捆綁起來,等我回來之後再行處理。”-